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 第304章:【无法原谅】

书名: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 作者:席妖妖

一秒记住【御书房文学小说网 www.ysfwx.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弯腰蹲下身,将俩小宝贝抱在怀里,也不在乎小雨衣上的雨水润湿了衬衣。

    “在学校里有没有听老师的话?”他柔声问道。

    “听话,我和哥哥都听话。”两个小家伙踩着小雨鞋,跟着撑伞的爸爸往家里走,今天下雨,家里的豆豆没有跟着出来,平时豆豆都会来这边接他们两个人回家的。

    不过他们也知道若是豆豆生病的话,那会很危险的,所以平时没上学的时候,下雨天两个小宝贝也不会让豆豆出门淋雨。

    谢铮走在中间,两个小娃娃蹦跶着跟在两旁,父子三人慢悠悠的往家里走,来往的车辆和住户看到这一家人,都会露出会心一笑。

    说真的,住在小区里的人家里一般都很美满,很少发生夫妻反目的事情。

    主要是这对夫妻的恩爱是出了名的,人家这么帅且有能力的老公,都能尊重爱慕妻子,疼爱孩子,你长得也没人家帅,没人家能力强悍,有什么理由在外面招蜂引蝶,勾三搭四的。

    人家看上你为的都是你的钱,不然为什么像谢铮这么好的男人还守着自己的妻子孩子做模范丈夫,人要看清自己是吧。

    目前帝一集团的产业都已经彻底稳定下来,有着固定的客源和售货渠道。

    所以许宁一直都在考虑着,如何增加一个新的产业项目,这次她倒是不想借助空间。

    只是一时半会无法决定,只能暂时先缓缓,都是早晚的事情。

    倒是宁瑞地产这几年的发展很茁壮,虽然比不上已经将触须延伸到海外的帝森,可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地产公司。

    并非秦雪娟没有想过往国外发展,只是她到底是上了年纪,精力有限,想着等儿子毕业回国接管公司后,如何发展看他的意思,自己这边暂时先守着公司,稳步发展为第一要务。

    美国这边,许锐和乔伊过了两家父母那关,干脆就搬到一起住了,当然是分房的。

    许锐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既然说是要婚前不发生关系,那就绝对不会食言,所以乔伊自然也就享受着男朋友这体贴的呵护方式。

    这天休息日,陆辞带着两个购物袋过来蹭饭。

    许锐知道陆辞喜欢吃凉面,这天中午的午饭就是凉面。

    没想到乔伊居然也喜欢的很,别看姑娘长得纤细,可是个吃不胖的体质,饭量却并不小。

    或许是和许锐相处的时间长了,那种面子也被她抛到一边,每天都能被男友给喂的发撑,一面抚摸着肚子,一面还满足的发出喟叹的表情,非常的可爱。

    作为饲主的许锐,也是非常的有成就感,他特别喜欢乔伊笑靥如花的模样,湛蓝色的眼睛眯成月牙,让他总能心情愉悦。

    “上午我去了一趟学校,遇到宋柏,听说张杏和她丈夫离婚了。”

    许锐哦了一声,“他们不是去年年底才结婚吗?”

    这还不到一年呢,怎么就闪电离婚了?

    “听说是她丈夫在外面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回来就和张杏闹离婚,张杏想要状告她的丈夫,可人家法院也不管这个,两人婚前可是有协议的,张杏想多要分手费,最后被扫地出门。”

    “有协议的话,那就是她自找的,再说这边的婚姻和咱们国内不同。”

    “是啊!”或许也是因为张杏是华夏人的关系,生活习惯和性情都与这边大不相同,社会观念和经济观念也相差很大,或许最开始对方能对她有点好印象,可早晚是会暴露出问题的。

    对方还是富贵人家,在国内若是娶回一个农村姑娘,恐怕也不会长久的。

    虽然很多人以“灰姑娘”来比喻嫁入豪门的普通女孩子,可你要明白,灰姑娘人家也不是普通女孩子,在亲爹没死之前,灰姑娘可是大家千金的好吧?

    乔伊在旁边听着两人的谈话,也多少知道了这个叫做张杏的女孩子是什么人,就是为了过上好日子而嫁给了一位美国人。

    其实在乔伊的观念里,女孩子向往奢侈的日子,这并不是一件值得被唾弃的事情,只是代表着一种观念而已,就好比男人都喜欢漂亮年轻的女孩子一样,只是乔伊也明白,别人给你的好日子,没有你凭借自己努力得来的要稳固,再者说嫁人要嫁有责任心,有能力,体贴,温柔的男人,这些前缀的条件,其实和拜金没什么区别,同样的男人娶妻要娶温柔贤惠的女子,也是一样的,喜欢钱这根本就没错。

    乔伊是公爵独女,家中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自小就生活的精致,让她过苦日子她或许不会有意见,国外的女孩子相对的,很少在选择爱人的时候,是要要求有车有房有存款的,他们更注重精神方面的结合,可这个精神方面的“精神”,和物质方面的“物质”,其实都是一种要求或者说是条件,不过前者更深得男人的心思,因此物质女孩似乎就活该被人指指点点,被人唾弃诟病似的。

    之前她就不知道许锐家里也是富贵家庭,可通过和许锐的接触,她还是答应了做对方的女朋友,也是因为喜欢许锐。

    在外国人看华夏人都有点脸盲的情况下,她还是想要和许锐在一起,这就是精神方面的契合,单纯的被对方的个人魅力所吸引,和别的外在因素没有关系。

    同一个道理,这个被他们俩说着的张杏,则是因为物质而嫁给现在的丈夫,这也是一种契合,她需要钱过精致的生活,而对方有钱,不过对方若是不想再为她付出,那么张杏只能落得一无所有。

    “亲爱的,你们华夏的婚姻,和我们这边有什么区别吗?”乔伊好奇的问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相对更保守一些。”许锐和乔伊仔细说起了国内的婚姻,比如出轨,在国外似乎并不会有多少人谴责,但是在国内若是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足以让你被无数人诟病,甚至身败名裂。

    乔伊闻言,点点头:“我也觉得在婚姻存续期间,和别的男人发生肉体关系就是不道德的。”

    “乖,你听听就可以,咱们不会出现那种情况的。”许锐端着凉面走过来,放到乔伊面前,看到小精灵那兴奋的眼神,抬手宠溺在她金色的长发上抚摸两下,“我爸妈很恩爱,姐姐和姐夫也恩爱,咱们也会幸福一生的。”

    “亲爱的,我相信你。”

    陆辞见状,突然觉得自己碗里的凉面怎么这么难吃?

    这一对真的要这么不要脸的到处撒狗粮吗?给不给别人活路了?

    闹得他也想现在找个女朋友了,可惜至今没遇到合适的。

    乔伊吃面的时候很豪爽,大概是之前许锐和她说的,吃面的时候吸溜声越大,就是对做面人的夸赞,所以小姑娘明明是个英国贵族出身,做派高雅的大小姐,但是在吃面的时候,真的是让人忍俊不禁。

    陆辞见状,吞咽了两下口水,也不管不顾的低头吃面,男人吃饭怎么能吃不过女人呢,那是对男性自尊的挑衅,坚决不允许。

    张杏离婚后,整个人迅速沉寂下来,虽然也很想回国,可现在她是持有绿卡的人,这样狼狈的回国,不知道老家的人该如何的在她背后指指点点。

    之前和丈夫回去,甚至还带着丈夫回国参加了高中聚会,看到他们对自己那艳羡的眼神,张杏的自尊心得到无限的膨胀,所以除非是死,不然张杏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被打回原形的。

    虽然离婚后没有分到什么钱,可也是有一笔的,结婚这大半年,她并非就存不下钱,至少在美国买一套房子还是很容易的,当然离婚后对方也给了张杏一套房子,钱财一分没有。

    以后如何生活,这个问题张杏突然变得茫然起来。

    几年前她的想法很简单,来国际一流大学的哈佛读书,学成后找一份稳定且令人艳羡的工作,然后找一位相匹配的男人结婚,婚后生儿育女,现在那种梦想却直接被打破了,再想起来都好像是前世发生的一样,让她恍然若梦。

    她的这段短暂的婚姻,在几位华夏同学的眼里,都只值得讨论几句,随后再也没有泛起任何浪花。

    不过她还是准备在美国的大学重新申请就读,或许是知道有学历总比没学历要好得多吧。

    至于她的好朋友,则是给一位上流社会人士做了情人,有钱花,有房住,有车开,大概是被对方手中的金钱给逐渐侵蚀,整个人变得找不到一点曾经的痕迹,穿着性感的服侍,画着优雅的妆容,抽着精致的女士香烟,但是未来却看不到一丝出路。

    张杏这天突然打扮了一下,重新来到哈佛,似乎是要追忆曾经的时光。

    也是在学校的绿草坪上,她看到了三人行的许锐和陆辞,在两人中间是一位金发碧眼,非常漂亮清澈的外国女孩子。

    女孩子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看着许锐的目光璀璨而柔情,然后陆辞在旁边说着什么,三个人的脸上都挂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笑容。

    她心中突然觉得酸涩,也非常的嫉妒。

    原来许锐真的是个看中外貌的男人,让她心中那个虚幻的身影轰然倒塌。

    很快宋柏三人也抱着书,笑呵呵的走上前,那金发女孩子抬手和他们三人打招呼,看起来非常的熟悉。

    这种场面,让张杏心里被无数只蚂蚁啃噬似的,遮挡在墨镜下的表情也扭曲起来了,那个位置本来应该是她的,现在被别的女人占据,她却没有丝毫办法。

    “乔伊今天没有课?”蔡旭坐下后望着对方。

    “我的课在下午。”乔伊笑眯眯的回答,“上午就跑过来了。”

    “哎,我们每天被你们俩这样欺负,心里真是憋屈,咱们是不是也应该找个女朋友了?”宋柏看着身边的几位单身狗说道。

    陆辞摆摆手,“你们仨尽管找,我可不想因为这样的理由就找个女朋友,毕业后也不着急。”

    “你当然不着急。”蔡旭高声道,“你长的比我们仨都好看,以后肯定能有很多女人来对于前赴后继的,我们仨可得凭实力说话,回国后先拼搏两年再说。”

    “你的意思是,但凡是找我的女人,都是看上我这张脸了?”陆辞很不服气,他的能力也很好的好伐。

    “也不全是!”蔡旭摇摇头,补了一刀:“还有看上你家钱的。”

    众人不禁纷纷哈哈大笑起来,就是乔伊也被这几句话给逗笑了。

    “陆辞的个人能力还是很不错的。”乔伊难得说了一句公道话。

    陆辞顿时腰杆挺直了,“瞧瞧瞧瞧,还是有人喜欢说实话的。”

    “不过除了亲爱的,你们在我眼里的区别不是很大,我说的是……”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说的是长相。”

    “……”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乔伊,你还不如不说。”

    好嘛,刚才他还有脸好看,现在在乔伊眼里,脸都不算什么优点了。

    张杏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这些人的笑容太刺耳,在她心里就好似毒药一般,最终落荒而逃。

    魔都,帝森集团。

    这天上午,福婶从港城给秦钊打来了一通电话。

    她在电话中说,最近秦湘恋爱了,对方也曾好几次出入她的家中,对方长得还不错,听说还是一位明星。

    等福婶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秦钊也是知道的,毕竟旗下也有娱乐公司,对于这个圈子里的人就算不是如数家珍,可他也是会看电视或者新闻的。

    知名度还不错,出演过几部收视率很高的电视,不顾一般都是男配角,当然粉丝也非常的多,长相自然不差,娱乐圈里真的没几个长得丑的。

    至于怎么和秦湘认识,福身那边也不知道,好像对方也秦湘住在一个住宅区,大概是平时在小区内早晚遛狗的时候遇到的。

    秦湘那边因为无聊,在家里养了两只宠物狗,都是小狗,一只博美,一只泰迪,这个理由秦钊倒也能相信几分。

    这几年因为福身在旁边照顾着,秦湘非常的安分,平时几乎很少出门,就算是出去也会让福身陪着,她在港城那边没有知心的好朋友,日子过得很简单。

    秦钊却觉得这样的生活规律其实挺好的,若是日子真的热闹起来,秦湘指不定还能再次飘起来。

    福伯福婶别的方面可能不怎样,但是看人这点还是比较不错的,在电话中说那个男人对秦湘很不错,他的前任妻子因为忍受不了寂寞而出轨后离婚,对方现在是一个人住在这边,家里没有孩子,今年三十七岁,和秦钊差不多,性格很温和儒雅。

    福婶说起这个,语气中还带着笑容,她也是认识这个人的,毕竟福婶也是很喜欢看电视剧。

    秦钊这边交代福婶先帮忙看着,至少在了解对方的秉性前,别让秦湘一股脑的扎进去,秦湘看人的眼光,说实话秦钊真的不信任。

    福婶信心满满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这个男人叫徐家森,是港城南城娱乐的一名演员,不是大红大紫,可也是很有知名度的一位演员。

    他和秦湘住在一个住宅区内,就在秦湘家前边隔着一排的别墅内,在他家中有一只二哈,这个年级没有孩子,所以这只二哈可以说被徐家森当成了半个儿子养着,虽然经常拆家,可徐家森已经很疼爱,当然也会适当的教育这只二哈,所以他家的狗子还是很聪慧有灵性的。

    认识秦湘纯熟偶然,是在年初的时候,带着自家二哈在别墅区内散步,然后看到了正在遛狗的秦湘。

    秦湘家里是两只小型犬,二哈看到后就上前去追赶,徐家森没拦住的空档,却发现对方家的两只小狗根本急不害怕自家二哈,三只狗,两条阵营,直接汪汪起来了。

    二哈的汪汪声比较有力,那两只小狗的叫声就显得奶声奶气,不过看起来虽然怯怯的,却还是挡在二哈面前冲着这只庞然大物不肯退后,大概是要保护站在它们身后的女主人。

    这一幕不说是秦湘,就是徐家森也忍不住乐在其中。

    也是在这天,两个人算是认识了,之后在早上遛狗的时候,偶尔能碰到,当然两人并没有相约时间,并非每天早上都能遇到的。

    徐家森发现秦湘是个很安静的女人,她不说话的时候会给人一种稀薄感,好似整个人会隐形术一般,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到她。

    对于前妻的背叛,徐家森很少也女性接触,就算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和这张脸,向他示爱的同行女明星或者是女粉丝太多太多,可徐家森依旧非常的谨慎,男女关系从来都不会让公司操心。

    说起来公司知道徐家森的情况,他的前妻也是圈内人,出轨的对象是个外国男人,之后被徐家森发现后,快刀斩乱麻的分开了,因为出轨的是女方,徐家森也是未免舆论,分给了对方一半的家产,原本家中有三套房产,徐家森只留下了这套房子,将他和妻子的婚房给了对方,想到妻子做出来的事情,那套房子徐家森是不打算再住的。

    离婚后对方卖掉国内的两套房产,直接带上一大笔钱远走海外,如今都七八年了,对方没有再回来找过徐家森。

    对于这种结果,徐家森是很满意的。

    虽然他在物欲横流的娱乐圈里求生,可婚姻是容不得出轨这种事情存在的。

    他不了解秦湘,可是却觉得自己对秦湘很有好感,她身上似乎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在吸引着自己。

    在相识半年后,徐家森终于被邀请到秦湘家中做客,那天是秦湘的生日,来到秦湘家中的时候,发现被邀请的只有他一人,然后随便问了一句,秦湘告诉她她没有朋友,并且还离过婚等等。

    秦湘不是傻子,徐家森对她有好感,秦湘知道的很清楚,可这些年她的胆量越来越小。

    大概是年纪大了,已经承受不起感情的波动了,她想找个人结婚生孩子,过上普通的生活。

    她对徐家森也是有好感的,对方的谈吐,对方的文雅举止,都让秦湘怦然心动。

    可她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也是个离异女子,婚姻里需要什么,这几年她都反复考虑过无数遍。

    对方是明星,婚姻是无法保证安静的,若是有一日被媒体发现他的妻子是自己这样的女人,对他的影响力是非常不好的,对方也是爱狗人士,自己这两年也是被这两只小家伙陪伴着度过的,所以她不想伤害对方。

    还是讲自己的情况告诉对方,然后看对方是什么决定再说。

    若是他真的还愿意和自己交往,那么秦湘是不会感到自卑的,福婶告诉过她,婚姻是相互理解和相互扶持,若是对方选择她,她会做个贤妻良母,而非因为自己的过去,就将自己放在角落的位置,那样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来的自在。

    在这之后,徐家森有一个多月没有找过秦湘,当然秦湘在早上遛狗的时候,也没有再遇到徐家森。

    心里失落的同时,也觉得这才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好在她不是那种为爱情拼尽全力的小姑娘,倒也能看得开。

    在九月初,秦湘再次看到了对方,这是一个带着薄雾的早晨,她带着家里的雪球和巧克力去散步,看到了从远处走过来的徐家森,隔着十来米的时候,就听到二哈那熟悉的叫声。

    看到自家两只小狗狗要冲过去,秦湘弯腰将穿着小衣服的雪球巧克力抱起来,趁着对方还未走近,扭头往家里走。

    “秦湘!”后面徐家森喊住她。

    秦湘停下脚回头看着对方,笑的很礼貌,也带着点点疏离,“徐先生带皮皮来散步?我这边已经结束了,准备回家。”

    徐家森带着二哈皮皮走上前,见到二哈绕着秦湘转了两圈,冲着她怀里的雪球巧克力汪汪叫了两声,两只小家伙也在秦湘怀里转动着小脑袋看着在下面乱窜的皮皮。

    “我这段时间去外地拍戏,昨天晚上刚回来,当然也考虑过你的事情。”他说道:“咱们去前面坐下说吧。”

    秦湘点点头,和徐家森慢慢的往前面的休息座椅走去。

    坐下之前,徐家森从怀中掏出手帕,摊开后放在椅子上,示意秦湘坐下。

    “你知道的,我和前一位太太是因为对方出轨分手的,所以我对自己的婚姻很慎重!”他也没有拐弯抹角,“或许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毕竟工作关系,几乎常年不在家里,但是对于婚姻我是能够保证绝对的忠诚的,因此对于你之前和我说的事情,我考虑了一个多月,并非刻意不和你联系。”

    “没关系!”秦湘笑着点头,“我可以理解你。”

    “不过我觉得自己还是会被你吸引!”徐家森也很苦恼,他知道秦湘的从前不光彩,可心里还是无法放弃,“所以我决定了,决定正式追求你,万一我能成为那个让你有安全感,并且能够让你那颗心彻底安定下来的那个人,我会感到非常荣幸的,不知道你肯不肯给我这个机会。”

    “……”秦湘有点傻眼,“这和我想的不一样。”

    “其实这和我的原则也不一样,但是原则不能和我结婚共度下半生,你却可以。”徐家森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明明还是有很多年轻且热情的小女孩对他示爱的,可他还是不知不觉的被秦湘给吸引了。

    现在徐家森做出了决定,可秦湘却觉得有点胆怯。

    她沉默片刻后,起身说道:“这件事我需要考虑一下!”

    “可以!”徐家森也没觉得意外,“不过今晚能请你共进晚餐吗?”

    “去哪里?”秦湘问道,“吃饭就找个普通点的地方,或者人少的,你是公众人物,被别人发现不好。”

    “听你的,七点钟我去接你。”徐家森唇角带着一抹笑容,秦湘这是在关心他的,说明她对自己也是有好感的。

    “知道了。”秦湘抱着两只小狗就踩着平底鞋离开了。

    回到家中,将雪球和巧克力放在客厅里,她冲进厨房,站在福婶身边。

    福婶被她突然窜出来,吓了一跳,“小姐,你怎么突然跑进来了?饿了吗?早饭很快就好。”

    “福婶!”秦湘挽着福婶的隔壁,脑袋搁在她肩膀上。

    “怎么了?”看到这个模样的秦湘,福婶也笑的很温暖。

    “徐家森说要追求我!”

    福婶:“……”

    之前消失了一个多月的男人是哪个哟?

    现在突然再次出现,说要追求秦湘,难道是暗中调查了秦湘的身份?毕竟大少爷公司里,听说还有娱乐公司的,这背景可是很厉害的。

    也不能怪福嫂多想,毕竟和秦湘相处这几年,秦湘的性格变了很多,也因为这样让福婶很是心疼,自然事事都为秦湘着想。

    “小姐怎么想的?”福婶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说要考虑一下!毕竟我现在,也经不起一段失败的婚姻了。”

    “这个是得好好考虑一下,不过可以先试着接触接触,小姐你也要长点心眼,别什么都和徐先生说。”

    秦湘听明白了福婶的意思,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哦,对了今晚他邀请我出去吃饭,晚上福婶您就和福伯他们吃吧,不要做我的饭菜。”

    “晚上回来不吃宵夜的吗?”福婶问道。

    “……可以在锅里给我放点粥,不过我应该会在十一点之前回来的。”秦湘看着福婶的目光,笑道:“您别多想,我就是觉得晚饭后或许会去看看电影什么的,绝对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那好吧,小姐在外面要多注意一些,晚上气温会有点低,别忘记多穿点。”

    “好!”

    福婶给秦钊打电话,就是在徐家森追求了秦湘半个多月,然后再次去外地拍戏的时候打来的。

    至于是否能和对方在一起,秦湘还没有决定下来。

    不过福婶看着对方似乎也不是很着急,私下里问过秦湘,秦湘的意思是对方考虑了一个半月,自己为什么短时间就要给对方答案,有些事情,短时间内也是无法看明白的。

    晚上,秦钊在和妻子看电视,当然他喜欢看的是正儿八经的电视剧,不过妻子却喜欢看肥皂剧。

    此时他们看的这部剧,其中的男二号就是徐家森。

    “福婶给我打电话,说是有人追求秦湘。”他开口和贺敏说了一句。

    贺敏将拨开的橘子塞到他手中,“是谁?”

    “于经年!”他抬手指了指电视上的男二号。

    贺敏微楞,然后惊讶道:“是徐家森啊?”

    “嗯!”

    “秦湘很有本事啊,居然让徐家森动了凡心。”贺敏目光中染上一抹笑意,看到丈夫不解的眼神,她继续说道:“这个徐家森出道二十年了,风评一直都很好,在娱乐圈里动不动就炒作的情况下,徐家森可是一股清流了,他之前也是有过妻子的,后来因为徐家森经常在外地拍戏,很少陪着妻子,她的妻子和一位外国猛男出轨了,然后徐家森就和前妻离婚,婚后被对方分走了一半的家产,那个时候拿走了差不多两百万,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目。”

    “徐家森虽然身处娱乐圈,不过从来不会和圈子内外的女人传绯闻,人品非常好。”

    秦钊轻哼一声,“所以这么好的男人,看上了秦湘什么?”

    “她可是你亲妹妹,有这么贬低自己妹妹的吗?”贺敏哭笑不得。

    “她就没做过让我这个哥哥自豪的事情来。”秦钊今天下午让助理去暗中调查徐家森,不是他贬低自己的亲妹妹,而是秦湘真的不是个好的,这些年做的事情桩桩件件,都让秦钊头疼,他要弄明白,徐家森到底看上了秦湘什么。

    若看上的是人,需不需要为徐家森点一排蜡。

    当然若是秦湘这次能彻底的改过自新,那么他作为兄长,还是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的。

    想到这里,秦钊也不觉有些想笑。

    他当然也相对自己的亲妹妹宽容一点,但是宽容的结果恐怕不是秦钊愿意看到的。

    若他现在是秦湘的提款机,她绝对不会和现在这般安分,不过这两年从福婶的口中得知,秦湘的性格似乎真正的沉淀下来了,这样自然是最好的。

    片场内,这次拍摄的是一部古装剧,徐家森在其中饰演一位默默守护着女主的男二号,身份是一位王爷,而男主角饰演的则是一位将军。

    徐家森长相自然是无可挑剔的,气质也非常的儒雅斯文,当然他绝非斯文败类,更不是衣冠禽兽,因为他本身的气质和做派,几乎不会有人拿他来炒绯闻,可就算如此,徐家森也非常的受粉丝宠爱和追捧,甚至他的粉丝非常的团结,但凡是有人想要捆绑徐家森,保证不出半天就会被粉丝给怼的恨不得怀疑人生。

    虽然他很少饰演男一号,但是在他的粉丝眼中,徐家森饰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是让人喜欢的,关键是演技超群,若是这部剧收视率不好,你可以说男女主角演技太差,可以说剧本太渣,但是绝对不能说徐家森的不是。

    此时正是男女主的戏份,徐家森坐在椅子上掏出手机看了看,发现上面有一条短信,打开后看到短信内容,他的眼中划过一抹温暖的笑容,然后手指按下去回复了对方。

    “森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旁边和徐家森饰演对手戏的女二号见状,笑着问道。

    徐家森看了对方一眼,点点头然后摇摇头。

    女二号:这是几个意思?

    “我还在追求她,不过我很希望对方能答应我。”对于感情这方面,徐家森是不会隐瞒的,这是对另一半最起码的尊重。

    “所以森哥是真的谈恋爱了呀?”乖乖,终于啊,不知道对方是哪个幸运儿。

    “还在单恋中。”徐家森的笑容此时很暖。

    女二号心脏不自觉的砰砰高速跳了几下,“圈外人吧?”

    按照徐家森的性格,若是圈内人的话,肯定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现在还没人知道,那肯定是圈外的了。

    “嗯!”

    “说什么呢?”远处,徐家森的经纪人白格拎着两袋水果走过来。

    “你家森哥有喜欢的女人了。”女二号掩唇笑道。

    她对徐家森是尊重,喜欢也是喜欢的,却不是爱情。

    虽然徐家森被很多女人暗中关注,毕竟嫁给这样的男人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不出轨啊,简直就是禁欲系。

    而且他尤其受现在年轻的小姑娘喜欢,有了时光的沉淀,整个人成熟而稳重,长得也好看,不喜欢才怪。

    白格倒是没觉得奇怪,这件事他之前就知道了,从袋子里捞出橘子塞给旁边的女二号和工作人员。

    “这个我作为经纪人肯定是第一时间知道啊,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能让我们家森惦记着,肯定是个非常好的女人。”白格说起这个毫无压力。

    他和徐家森是十几年交情的合作伙伴了,更是好友,知道的肯定比别人多。

    女二号真的是羡慕死了,“你们还真的不怕森哥的粉丝闹起来呀?”

    “他的粉丝很多都结婚生孩子了,还怎么闹?”白格嗤笑。

    “说的也是。”忘记森哥出道二十年了,粉丝群体可不都是父母级别的人了。

    说起来几乎各行各业的都有,商场官场的粉丝也有,他们的思想都是很成熟的,想要闹起来真的不太容易。

    不像他们,谈个恋爱都得躲躲藏藏和做贼似的,就怕曝光后影响自己的前途。

    虽然现在秦湘还未答应徐家森,可是他知道了秦湘的过去,他知道曾经的秦湘很荒唐,可现在的秦湘却让他很怜惜。

    那是在认识秦湘以前的事情,对于过去的事情他无法干涉更无法左右,可他能保证以后。

    若说在婚姻当中,秦湘还会做荒唐事情,徐家森还是会离婚的,可是那都是没影的事情,任何事情只要没发生,都没有如果。

    他是个成熟的男人了,和秦湘也算是日久生情,虽然之前心中或许会介意,可成熟的男人都善于排解和疏导自己的心思,最终他还是放不下秦湘。

    两人之间还是会经常发短信的,她会告诉自己每日在家中做什么,自己也会告诉秦湘正在拍摄什么,或者一些剧组的趣事,当然他并没有唐突的让对方来片场探班,自己好歹是个公众人物,粉丝中难免会有行为过激的,这也是对秦湘的一种保护。

    公司的人也知道他在单恋一位女性,伤心的有,但是更多的却是祝福,公司高层那边甚至也是鼓励态度,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徐家森单身下去吧,他走的也不是偶像路线。

    这一年的国庆节,许宁看到独身前来探望秦雪娟的秦湘,简直别提多意外了。

    而秦湘似乎真的变了很多,看到许宁的第一眼,就起身和她鞠躬道歉。

    “许宁,我为很多年前对你做的事情道歉,对不起!”

    许宁这下子可是差点没被吓到,这秦湘不会是被谁给魂穿了吧?怎么突然变了这么多?

    若是魂穿,会不会向自己报复啊?

    可是要报复自己什么呢?自己可没对她做过什么。

    不过虽然想法没错,可有的人脑回路不同,她现在这么惨,会不会将这种结果归结到她的头上?

    她到时候肯定会反击的,绝对不会给这个被魂穿的秦湘,半点反击之力。

    秦湘见许宁不说话,心中也很是忐忑,她就知道,自己当初那件事做的非常过分,贸然让许宁原谅,那是不可能的。

    哪里知道自己被许宁想成了借尸还魂的恐怖想法,若是知道,估计秦湘自己都要先被吓得翻白眼不可。

    “我知道贸然上门让你原谅我,这很不现实,可我是真心诚意的,当然也不会奢求你一下子就原谅我,我也不能做什么来证明自己,但还是想对你道歉,虽然很迟。”

    “你真的是秦湘?”许宁淡淡的看着对方。

    她说的没错,不是所有的道歉都能被原谅的。

    比如秦耀康夫妇对自己母亲做的事情,他们的死都无法原谅。

    ------题外话------

    天天熬夜爆肝,天天吃宵夜,肉一天天的堆积!生无可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