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开局灭了龙傲天前夫 第八章 天才与废才

书名:开局灭了龙傲天前夫 作者:桑家静

六绛浮生短打衣服被狂风吹得敞敞扬扬,他挡臂遮脸,勉力站在原地坚持。

这时,大衍派位置最高峰的天宝雄阁,那里落座一古铜钟楼,往日大衍派但凡遇上紧要之事方以铜钟敲响为警示,自创派以来,朱阙钟仅敲响过三次。

眼下无外力作用,朱阙钟却自行晃动,咚——咚——钟声浑厚有力,宏亮绵长,方圆数里都能够听见,门派一众山门弟子与长老山主皆闻钟鸣,心下大惊,纷纷争相奔出查探情况。

怎么回事?!

古魔来袭、山崩地裂还是有人上门踢馆?

大衍派,全派皆为武修,论暴力值跟热血应战堪称修真界十一天的天花板。

与此同时,二十八重天的高阶修士也在本界察觉到了问仙石的能量波动,须弥幻境、无尽海、仙栖洞、摩诃禅寺那些潜行修为的老怪倏然色变,纷纷出关勘测风云忽变的天象。

问仙石爆发鸿蒙之光,天显异兆,必将有天才降世!

而就近观察的一切的志阳道人目瞪口呆:“天啊,这、这天灵根级、级的净莲种啊!”

一般灵根品阶分下、中、上、地、天。

种类就多了去,普通的有金、木、水、火、土等等,但其中以稀有品种为贵,如同六绛浮生的净莲种,一种可以随着境界提升而一并培育进阶的天灵根。

换而言之,小娇夫的修仙质资不说是万中挑一,简直是百万中挑一,妥妥的渴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顾君师也有些怔然,自从知道小娇夫是个什么品种的龙傲天之后,她就猜到以后他不是在打别人的脸,就是在打别人脸的路上,梦境中发现的事只有大纲并无详细章节,她所知有限,如今亲眼目睹他的第一步腾飞。

大衍派下峰的人见到山门前的动静,火速赶到,但见问仙石前那少年身负莹蓝光泽,几绺头发飞散在外边,好像是一个光轮把他笼罩着,都惊奇无比地围拢上前。

“天啊,方才的异动,就是因为问仙石检测到天灵根现世吗?”

“我地个乖乖,这世上还真有天灵根的人啊,我以为澹雅师兄的地灵根已经够吓人了,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一女弟子崇往惊艳小声嘀咕:“原来天灵根的人长这样。”

又乖又软,如今年岁还小,身材略显单薄纤细,若再长几年不知该长得如何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

他们凑一块儿惊叹连连,都绕着小娇夫当稀奇品种观赏评论着,而六绛浮生见势,赶紧收回手,异象一下消失,他颦眉不适地站在那儿。

这时志阳道人赶紧走过来,一边撵人,一边故意板起脸来叱喝:“走开走开,这是我徒儿,你们以后的七师叔,都放尊重点。”

下峰弟子见无眉山主出面,躬了躬身,一礼毕后,无眉山跳脱的都跟猴一样兴奋道:“山主,师叔叫什么?还有,天灵根的徒弟如此稀罕,你确定你抢得过掌门跟其它山主?”

志阳道人怒道:“谁敢跟老道抢?人是我带回来的,自然该派我为师!”

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无眉,这话可别说得太早了。”

上峰的百名入门弟子一并被传送阵送到山门口,与下峰衣色杂乱的普通弟子不同,他们有着统一门派制服,岑蓝衣袍佩白冠,飘逸出尘。

只见领头者正是一并出现的大衍派的四位山主,一位是无为山主,他那一山的全是钢铁猛汉,一位是捻花山主,她那一山的全是貌美女弟子,一位是紫草山主,他那一山装的算是五峰活得最精细的男弟子了,还有一位是九吞山主,他那一山人数最少,装的全是……修炼怪物。

至于无眉山的弟子,则最为杂乱,什么品种都有,志阳道人收徒也随了他的脾性,没个定准。

“无为你这老家伙,又想跟老道我抢徒弟?”

“你无眉山修的都是个什么道?相面、看卦还是堪舆摆摊?他如此天资,就该入我大道无为修刀法!”无为山主一个人就有志阳道人两个高壮,且面相凶狠还带疤,一看就一狠人。

精致山主紫草长相斯文,却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他不温不火道:“私以为,观其面貌不俗,与吾一山弟子同出一脉,还是的音杀更适合他。”

一向沉默寡言的九吞山主半晌憋了一句:“剑修也不错。”

这时捻花山主领着她身后一众貌美如花的女弟子站一排,一笑百媚生:“本来本山主从不收男弟子,但千年难遇一次的天灵根啊,倒是可以破例,小弟子,可要来我捻花山啊?”

嗤——竟然来色诱这一招!

四位男山主对她同时表达了不屑却又鄙夷的鼻息。

“呸,老妖婆,人家早就娶妻了,你这一招省省吧。”志阳道人插腰哈哈大笑。

“妻子?”

在场所有人都因这个消息而愣住了,毕竟六绛浮生看起来年龄不大,在修真界如他一般青葱少年哪个不是一心修炼奋进,结道侣一事慎之又慎,大多都是看对眼的露水情缘关系。

突然,志阳道人的笑声嘎然而止,因为他忽然记起了顾君师的存在,而这时一直没有机会插话的六绛浮生出声了:“我的确成亲了,这一次阿一是跟我一起来的,她也会进行入门测试。”

说完,他眼角微微上扬,纯净的瞳孔看向顾君师的方向。

他妻子也来了?

他们顿时都好奇这个天灵根少年的妻子是谁,四处望去,却见自觉屏蔽存在感的顾君师,不知何时站在了问仙石旁,并将手轻轻地放了上去。

那个是她的妻子?

看样貌跟气质倒也还算般配,就是面相较水嫩少年略显有些老成了些。

一秒……二秒……三秒……

默默数数的众人:“……”

她真的碰到了问仙石吗?

这等了半天问仙石才微微亮起些许光,就跟便秘一样挤着都费劲,要跟先前六绛浮生造成的庞大规模相比,简直令人心酸。

……这就是个废灵根吧。

没想到天灵根的少年却娶了个废灵根的妻子,同情之余也冷酷地分析起来,他们这段情缘只怕也只能截步于此了。

六绛浮生低下脸,嘴角翘起甜蜜又诡异的弧度。

看来她的测试……失败了呢。

这时志阳道人大仇得报一样抱腹狂笑:“哈哈哈哈,你看到了没有,你——”

顾君师对周遭的一切无动于衷,她指尖微微蜷缩,嘴角噙着淡笑,却见问仙石连最后那丝微弱的光都被吞噬掉了,与之相反的是它玉白石上的裂缝逐渐扩大,咔、咔……几不可闻内部蔓延开裂的牙酸声,最后仙石在她手中整个惨烈崩炸了开来。

嘭——

碎石砸了一地,尘烟嚣起,万籁俱寂。

志阳道人噤若寒蝉,眼珠瞪得跟要掉出来一样。

卧槽!

问仙石啊,仙石啊,特MD竟然裂了!

六绛浮生蓦地抬起眼,神色也僵滞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