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这豪门嗲精我不当了 排队第二十九天(卧底批皮黑...)

书名:这豪门嗲精我不当了 作者:魔安

  信博总部, 总裁办公室,徐助理像往常一样送了一杯咖啡进去。


  表情严肃,神态自若, 连关门的动作细节都一丝不苟, 镇定到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过什么“钓系女主播在线辟谣,尊享版网约车我tm直接笑到头掉”的视频一样。


  门关上后,办公室里的男人捏了捏眉心。


  季时煜盯着办公桌上的文件, 眼前却是视频里,顾苒早饭都没吃, 洗了把脸穿着睡衣,迫不及待地坐在直播镜头前辟谣的样子。


  仿佛一秒钟都不能容忍下去。


  容忍跟他有不清不白的传闻。


  季时煜深了眼神。


  他望着眼前这间办公室,有一瞬间仿佛突然回到了那一天下午。


  一个很平常的下午,跟任何时候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同,徐辉说顾小姐过来了,顾苒站在他面前,开口问他能不能快点结婚。


  或者说不用结婚, 只抽出短短的一下午时间,两个小时,去领一张结婚证。


  后来,顾苒哭着跑出这间办公室。


  便再也没回来。


  永远也不回来了。


  季时煜闭上眼,胸口是密密麻麻的酸涩与痛苦。


  他自持骄傲矜贵,优渥着长大, 从小到大所有跟他有关的事情, 便一直是他占据主导地位。


  包括和顾苒的这段感情。


  他提的开始,看到她满目星光的样子, 等她踮着脚生涩地吻上来,却从没想过有一天, 她会跟他提出结束。


  她比所有时候都要坚决。


  他这才发现原来分开后慌了的人,不是顾苒,是他。


  季时煜知道这个结束的起因在他。


  他微仰起头,从没有一刻像这样感到过后悔。


  ..............


  顾苒早上被吵起来在线暴躁开麦辟谣直播了一回,下午午觉睡得昏天黑地。


  醒来后发现天都快黑了。


  微博首页一刷全是她早上愤怒辟谣笑到头掉是不是非要总裁翻个白眼踢我一脚有些人才满意的视频。


  早上临时播了所以今晚不直播,顾苒缩在被子里打了个哈欠,开始给自己点外卖。


  她翻到自己常点的那家小龙虾外卖店,本来准备再点一份,结果发现店家页面显示“今日份小龙虾已售空”。


  顾苒:?


  她点了那么多次,为什么今天突然就售空了。


  顾苒翻到评价页,看到今天多出很多新评价。


  “看到猫爪第一美女点了才点的,味道很好!”


  “苒苒吃了都说好的能不好吗。棒棒哒。”


  顾苒:“……”


  早知道就给店名打个马赛克。


  你们买空了我没有了。


  老板应该给我打钱。


  顾苒翘着嘴,只好又在外卖软件上翻翻找找,重新点了一家。


  她点完后起身在房间里走了走,路过窗口的时候,看到那辆车又出现在楼下。


  车灯依旧亮着。


  甚至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很多天的晚上,她往外望过去,那辆车总停在那里,有时候有一两通换了新号的电话,有时候也不打电话,就只是停着。


  顾苒瘪了瘪嘴,不去理会。


  丁则又给她发了最近可以接的几条推广让她选选,还有就是猫爪的一个线下嘉年华活动邀请。


  猫爪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线下嘉年华活动,类似于粉丝见面会,各个频道的人气主播都会受邀参加。


  游戏区主播会在现场直播打游戏,传授游戏经验,还会随机邀请粉丝上来一起排位。颜值区则会在现场像平常再直播间一样在嘉年华上唱唱歌跳跳舞。


  “猫爪第一美女”今年这么短时间爆红后第一次受邀参加猫爪线下嘉年华,受到的关注很大。


  顾苒对于要去参加猫爪线下嘉年华这件事有些紧张,线下面对粉丝的感觉肯定跟平常在直播间面对粉丝的感觉不一样。


  她不是什么明星,说破天了其实也就是个网红,热度只在网上,所以出门很少碰到有人会把她认出来,从来没有体会过线下见到很多真人粉丝的感觉。


  她把自己有些紧张告诉丁则。


  丁则:“你长成这样你跟我说你紧张?”


  “你去照照镜子,你应该是最不紧张的一个好吗。”


  猫爪嘉年华线下见面会还有一个称呼叫颜值区“照妖镜”,大部分颜值区主播当天盛装出席精心打扮后其实都还不错,但每年都不乏有一些线下主播真人跟直播间里相差太大而导致粉丝失望脱粉,所以现在该紧张的应该是真人和直播间里相差太大的主播。


  顾苒鼓了鼓腮。


  丁则:“对了,你明天在直播间里抽个奖,抽十个人送线下嘉年华的门票。”


  顾苒:“哦。”


  第二天,顾苒在直播间里宣布自己要去参加猫爪线下嘉年华的消息,然后在粉丝的呼声中抽奖送门票。


  “抽奖框弹出来了!大家点击黄色按钮即可参与抽奖!冲鸭!”


  与此同时,季时煜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抽奖框,上面有一行小字写着“点击速度越快中奖几率越高哦~”


  他随手点了一下。


  小字变成“你这么慢,我也帮不了你。”


  季时煜没有再点。


  过了一会儿,抽奖结束,系统弹出一个开心大笑的表情框:恭喜您已中奖。


  季时煜稍微有些诧异,觉得抽奖系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正疑惑着,顾苒在直播间里念起了中奖名单。


  “恭喜每天都喝冰阔落,苒苒我脑婆,辅助全服第一,我和苒苒贴贴……”她念了一串id,在念到最后一个时顿了一下,不知道那串字母是什么意思,于是一个一个念出来,“还有wdlpml,这十个用户抽奖获得猫爪嘉年华的门票,待会儿会有管理员跟你们联系兑奖哦,恭喜~”


  季时煜听到顾苒念出自己ID,茫然地反应过来这个有些滑稽的事实。


  他好像真的中奖了。


  中了一张自己旗下直播公司的线下嘉年华门票。


  顾苒抽完奖就结束了今天的直播,“苒苒的鱼塘”粉丝群因为刚才的抽奖开始活跃起来。


  【卧槽,那十个中奖的朋友运气也太好了吧。】


  【抽奖送的票都是见面会第一排,离舞台超级近,只有几米!】


  【羡慕哭了】


  【手都点麻了都没中奖,中奖的兄弟手速是有多快,单身二十年的手速吗】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很快,鱼塘粉丝群里刚才中奖的人纷纷现身,有人在凡尔赛的自己的好运气,有人表示自己那天没空,可以把票有偿转让出去。


  中奖名单被房管挂在顾苒今天直播回放的简介下面。


  ID后面还显示有每个人的等级,这种抽奖其实系统会有一定的限制设置,等级越高的人在直播间的中奖几率越大,所有人看到顺着名单看下去,中奖的人都是星钻用户真爱粉,直到他们看到中奖名单的最后一个。


  一级小号,毫无头衔,id是一串乱码,头像是系统自带。


  所有人看到这个号在中奖名单时通通张大了嘴。


  这种号竟然能抽中猫爪线下嘉年华的票,还是内场前区第一排?!


  看到这里,“苒苒的鱼塘”目前十二个鱼塘全体都沸腾了。


  【这个wdlpml是谁!运气也太好了吧靠!】


  【凭什么他这种一级小号都可以中奖,我好气我好气】


  【不是我说这有点不公平了吧,等级那么低,说不定连是粉是黑都存疑,管理员,能不能查查这个人啊】


  很快,有人找出wdlpml这个人存在于“苒苒的九号鱼塘”,一搜聊天记录,从来没有在粉群里发过言,一翻他主页,唯一一条动态,竟然是点赞“猫爪第一美女”跟信博总裁之间的谣言帖。


  众鱼塘粉看到这唯一一条动态后都又惊讶又愤怒。


  明知道苒苒辟谣过还点赞这种传闻,这他妈不是黑子是谁!


  明显就是那种对家派来潜入他们粉群视奸粉丝动态的卧底批皮黑!


  九号鱼塘里所有鱼粉来势汹汹:


  【黑子滚出克!wdlpml】


  【为什么这种人可以混进我们鱼塘!好气!为什么这种人还可以中奖!wdlpml】


  【管理员快踢人!】


  【一想到苒苒那么可爱有人不喜欢她就算了还混进粉群视奸她找机会黑她我就好生气,wdlpml,说的就是你】


  【不要脸,heitui!wdlpml】


  ……


  季时煜抽中奖后便没有看手机,等他再拿起手机时,发现99+条来自猫爪的消息提示。


  他点开看了看自己的消息,然后越看眉头拧得越紧。


  消息里全是其他粉丝狂风暴雨般的骂声,因为他点赞过那条谣言贴,等级又低,经过鉴定,是卧底披皮黑。


  季时煜看着那些让他滚出克的艾特,吸了口气。


  然后他又看到自己的私信界面多了一个大v头像的人的私信。


  还是那张搞怪半脸自拍,来自“猫爪第一美女”。


  猫爪第一美女给他发过来消息:


  【粉丝群里大家都很激动,如果有冒犯的话,我代大家跟你说一声抱歉。】、


  【不管怎么样,都恭喜你中奖了,祝贺.jpg】


  【不过我还是要再次跟你解释一下,我跟信博总裁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希望你不要再信谣传谣了。谢谢。】


  季时煜看着顾苒发来的私信,对着那句“没有半毛钱关系”,顿了顿,回:


  【是我。】


  他回完这句话,又有些纠结到底要不要坦白身份。


  这似乎除了微信和电话以外唯一的联系方式。


  季时煜试图撤回刚才发过去的那条“是我”。


  私信界面下滑出一条红色感叹号系统提示:


  操作失败,您已被主播拉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