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书后被迫成为大佬 第十章,昨晚我们一直在一起

书名:穿书后被迫成为大佬 作者:书墨染香

  从书房出来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走廊,书房里的谈话还在继续。


  “老公,你说昨晚袭击萧家的是破魔矢,萧家知道这事儿,会不会怀疑我们?”骆暇的声音响了起来,“毕竟这破魔矢,是我们景家的家传术式……”


  “怀疑我们什么?”景致远冷笑,“你也说了破魔矢是我们景家的家传术式,真要我们景家人想破坏订婚宴,会用破魔矢?”


  “说的也是……”骆暇道,“可是要不是我们景家人,那是不是意味着外面有人偷习了我们景家的术式?”


  祖传术式被外人偷习,这可比袭击萧家庶子的订婚宴还要可怕。


  景致远陷入了沉默。


  景织翻了个身,继续晒太阳。


  沉默片刻后,景致远开口了:“还没有确定的事儿,先不要声张。”


  “我知道的。”骆暇换了个话题,“老公,你说小织和那云先生……”


  景致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要是知道景织有继承家主的想法,或许我不该让她去联姻——那云沉,可不是个简单角色。”


  骆暇开口安慰景致远,只不过听声音笑得有些勉强:“小织没有继承景家和陆家的灵力,自己又是软弱性子,你不让她继承家主之位也是为她考虑,别说那云沉不好对付,萧家,陈家,沈家……有哪一家是好对付的?她若成了家主,哎,只希望别被有心人欺负了去。”


  “……”


  景织啧啧两声,感慨:听听,听听,骆暇这话说的多么有道理,于情于理,景织继承家主之位都是件荒唐事啊……那又如何?她偏偏就要捞个家主玩玩,说不定到时候就把那些什么陈家沈家萧家全打趴下了呢?


  ……


  虽说是萧家二房的孩子,但萧珩自幼聪慧,深得萧家老太太的喜欢,这次萧珩和顾卿歌的订婚宴上,整个停车场被毁,萧家不仅赔偿了客人的损失,还丢了面子,惹得老太太发怒,严令下属门生要抓住那个暗中和萧家作对的混账东西。


  云沉到萧家庄园时,顾卿歌正在练功房练习剑术。


  听说云沉来了,她扔下木剑,飞奔着跑到客厅。


  男人坐在萧老太太对面,听老人抱怨昨晚的意外以及表达对云家的歉意,神色淡淡,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云先生放心,等我们查到那人是谁,一定会亲自送到云家交给你处置。”


  一开始没明白老人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等看到顾卿歌,他才恍然昨晚的订婚当事人是自己名义上的养女。


  云沉微微颔首,客气地回道:“老夫人您言重了,有什么需要云家的地方,您请说。”


  哦,要是为了抓住昨晚搞破坏的人,说了我也不会帮你。


  “昨晚监控拍到景家的车离开庄园,开车的是景大小姐景织。那辆车在路边停了一会儿,正好是我们遇到袭击的时候……”


  云沉微微一笑,眼里的光冷了几分:“您的意思是,射出破魔矢的人,是我的未婚妻景织?”


  景织?怎么可能?景织是个什么德行,他们这个圈子里还有人不知道吗?


  都是家主,说话没必要绕来绕去,萧老太太直言:“我倒不是怀疑景织,我是担心她昨晚是不是被控制或是……”


  “没有。”云沉意有所指,“昨晚我们一直在一起,她身上并没有任何术式残痕。”


  年轻人说的直白,萧老太太瞬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老人家尴尬地笑了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


  两人后来说了些什么,顾卿歌一个字也没听清。


  她脑子里只有云沉说的那句话,——“昨晚我们一直在一起”——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孩子,当然知道他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云沉……不是不喜欢景织吗?他说的是真的?还是为了维护景织编的谎言?可他为什么要维护景织?他……是不是对景织动心了?


  没了再见心上人的喜悦,女生失魂落魄地往回走,路上不小心撞到了萧玥,她也只是喃喃说了句对不起后便和她擦肩而过。


  “玥玥,那是你二哥家的嫂子?”和萧玥一起的女孩好奇的说道,“长得真漂亮呀。”


  “嗯,是萧珩哥哥的未婚妻。”萧珩是二叔家的孩子,和她并不亲近,萧玥没有多说,拉着朋友往外走,“听说西街新开了一家花店,老板特别帅气,我们一起去看看?”


  女孩们说说笑笑地出门,在大门口撞见被老太太送出门的云沉。


  笑声戛然而止,萧玥只差没立正站好:“云、云先生……”


  萧老太太瞪了她一眼,无奈道:“要说你多少遍?整天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像什么样子?”


  萧玥低头:“我知道错了,奶奶。”


  等云沉上车离开,和萧玥一起的小女孩们顿时炸开了锅。


  “玥玥!刚才那个男生是谁啊?也是你们家亲戚吗?”


  “他长得好帅啊!你有没有他的微信,能不能推给我?”


  “推给我推给我!”


  萧玥:“……”你们这群傻孩子,没经历过云沉那冰雪似的冷漠洗礼,竟然能对他那样的男人生出心思,太可怕了。


  这么一想,作为云沉未婚妻的景家那位废物大小姐不是更可怜?


  ……


  到了十一点半,云沉还是没有出现。


  等得花都谢了的景织给他发了条消息:“云先生,三十分钟之内你要是还没出现,就会失去你可爱的未婚妻。”


  景织:“【无敌猫猫拳】”


  云沉没回消息。


  景织:“……”


  她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决定拉开房门去花园逛逛。


  路过书房,景织往里面看了一眼,没人。


  景致远不是说了让景歆跪书房?人呢?这就跪完了?


  景织撇撇嘴:比起她挨的那一巴掌,景歆这惩罚还真是轻松呢。


  “小织?”骆暇从景歆房间里出来,正好撞见站在书房门口的景织,她惊讶道,“云先生来接你了?”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路过的佣人听到。


  景织说了云沉下午要陪她逛街,骆暇记在心里,并且表示怀疑。


  云沉那种性子的人,陪女朋友逛街……呵,更别说,景织和云沉的关系还没好到足以同进同出的地步。


  景织心里有人,在和云沉订婚的时候,她跑到她房间里哭,希望她能替她求情,说自己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景织没说那个人是谁,但她知道,绝对不会是云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