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演不下去了 第 17 章(这小笨比,狐狸毛落了他一...)

书名:我演不下去了 作者:醉饮长歌

  第十七章


  秦煜城真他妈是人???


  牧沐吓裂开。


  他已经忘记自己是第几次发出这样的疑问了。


  这人真的天天跟他妈个鬼一样!


  走路没声!神出鬼没!


  这真的是碳基生物能做得到的事吗?!


  还总是穿一身黑!


  不管在白天还是晚上都很恐怖的好不好!


  牧沐被吓傻在原地, 满脑子都是幸好他刚刚烧掉了集邮录和笔记本,又幸好他在微信上跟秦煜城说了实话。


  不然说自己在家里或者在美容院,一开门迎面撞上秦煜城,那简直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此处该给原主磕几个响头。


  虽然原主行为过于傻逼, 但他那句“讲话三分假七分真”当真是救了阿宅一条狗命!


  牧沐感觉一口气吊在心口, 颤颤巍巍:“你怎么来了?”


  秦煜城微顿。


  他垂眼看着牧沐, 心头一跳。


  牧沐这话问得就不对。


  他这句话的语境, 是建立在秦煜城知道这间公寓的前提下的。


  但秦煜城本人,对这个公寓确实是完完全全的陌生。


  秦煜城惊叹地看着牧沐,觉得这狐狸尾巴都不用他动手动脑去薅, 牧沐自己一句话就抖了一地的毛。


  怪笨的。


  牧沐的想法可简单了, 他觉得秦煜城能跑到这里来,那肯定是知道原主有这么个小公寓。


  至于为什么知道这个小公寓的存在,却没有发现就大喇喇摆在桌上的集邮录和笔记本, 那就不是牧沐能知道的情况了。


  牧沐紧了紧手里的包带:“你不是要出差吗?”


  “机票是下午五点的。”秦煜城面不改色, “路过附近, 你说你在这儿, 我顺便就来看看。”


  “?”


  您来看我干什么?


  牧沐费解。


  秦煜城直接略过了这个话题, 问:“你要做手工?准备把这里改成工作室?”


  “嗯。”牧沐还是那个说法, “我总得为我自己做点打算。”


  秦煜城想起刚刚看到的微信消息,觉得有点好笑。


  牧家的小少爷不管有没有跟他离婚, 都不至于沦落到为了吃饭发愁。


  秦煜城问:“做离婚之后的打算?”


  牧沐观察了一下秦煜城的脸色,最终点了点头。


  秦煜城发现牧沐好像是认真的。


  “可我还是不准备跟你离婚。”秦煜城十分叛逆。


  牧沐郁闷:“为什么啊?”


  “你猜?”


  秦煜城说着,伸手按了一下电梯。


  他就是好奇,好奇这个牧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到底是在演他还是真的不一样了,到底又有什么目的。


  秦煜城看着郁闷的牧沐, 问他:“你为什么不在家里做?”


  牧沐摇头,从一开始,他就没把秦煜城的房子纳入考虑范围内。


  因为在秦煜城的房子里搞工作,必然就会被秦煜城发现他并不是一个新手。


  牧沐紧张兮兮的抱紧了自己的马甲,找了个蹩脚的理由:“我想体验正常的上下班的生活。”


  秦煜城:“……”


  从没听过这么奇怪的要求。


  秦煜城“哦”了一声,走进电梯:“你接下来要去哪?”


  牧沐:“……”


  最怕男主突然的关心。


  他该不会是还想与阿宅同行?


  秦煜城发出一声催促的鼻音。


  牧沐干巴巴:“……布艺市场。”


  “我跟你一起。”


  牧沐:“……你不用上班的吗?”


  秦煜城看出了牧沐的不情愿。


  但秦煜城十分叛逆。


  “我今天已经算出差时间了,不需要去。”


  牧沐瘪瘪嘴,背着包上了车,给秦煜城开上了导航。


  秦煜城发动了车子,状似无意:“你今天怎么不开车来?”


  当然是因为阿宅不会开车!


  牧沐很有自知之明。


  他根本就没考虑过考驾照的事,倒不是什么别的原因,就是他个人的状态不适合开车。


  牧沐是个连骑车都能骑着骑着走神的人,高中走读期间,他就因为骑车走神连人带车翻进绿化带无数次。


  他这种人要是去考驾照,要是还真的侥幸考过了,上路就是害人害己。


  但这里的牧沐显然是会开车的。


  牧沐抱着包包,面无表情:“最近都起很早,没休息好,担心疲劳驾驶。”


  秦煜城闻言,通过车前镜看了牧沐一眼。


  这话里怨气似乎有点大。


  但秦煜城是不会说“你可以好好休息不用早起”这样的话的。


  无他,这种家里有人比自己起得早,还有人给做饭的滋味实在是太爽了。


  就是爽,就是快乐。


  人就是应该跟别人攀比,不攀比都感受不到自己的幸福所在!


  秦煜城越想心情越好,脚底下油门一踩,“咻”地一下飚了出去。


  秦煜城的车很稳。


  牧沐坐在后座,从包里摸出账本来,开始数购物清单,往里增减了一些东西。


  有了工作室,很多笨重一点的设备就可以考虑购入了。


  这些到时候可以去旧货市场扫货。


  秦煜城时不时透过车前镜看后座的人,看到牧沐皱着鼻子咬着笔杆,盯着手里的本子抠脑壳。


  这过于随性的模样,实在是与他记忆中的那一个相去甚远。


  秦煜城问:“除了布艺市场,还要去哪里?”


  牧沐迟疑一瞬,摇摇头:“没有了。”


  牧沐觉得,原主应该不是那种会去旧货市场的类型。


  因为笔记里说,只要表现出不缺钱的样子、也不暗示他人送礼,大概是出于同类意识,那些二代三代们的戒备就会天然的消去几分。


  ……噢,柳高明除外。


  撇除柳高明那个奇葩不谈,要表现得不差钱、同时也确实应该不差钱的原主,多半是不会跟旧货市场这种地方有联系的。


  牧沐裹紧了小马甲,继续咬笔杆。


  车里安静下来。


  牧沐处理完了账本,刚一合上本子,就听秦煜城问:“我怎么都没听你提过你父母。”


  牧沐:“。”


  来了!


  牧沐冷笑一声。


  你的这个问题,我早已有所预料!


  牧沐无比沉稳地填上了答案:“我们总要离婚的,并不需要这么了解对方。”


  “……”


  秦煜城的好心情因为这句话戛然而止。


  牧沐对他的排斥在这一刻格外尖锐明晰,刺得人心生烦躁。


  牧沐观察着脸色瞬间沉下来的秦煜城,心中一喜。


  他悄咪咪地打开了他收藏的网页。


  网页上是他发的帖子,标题是:闪婚之后发现我们双方并不喜欢彼此,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影响因素,向对方提了离婚,但遭到了对方的拒绝,如何破?


  下面最高赞的评论是:对方拒绝的话很大可能还是不想分手,楼主真的坚定想离的话,一定要分居。


  平时也跟对方划清界限!


  聊天的时候最好都冷酷拒绝!比如对他说“我们总要离婚的,并不需要这么了解对方。”这种话!


  牧沐把这个回复不符合他们现实的部分掐去,看着剩下的那一句话,以为妙极。


  天呢,秦煜城可是爽文男主,被这么说一次,肯定暴跳如雷直接快进到离婚协议了吧!


  但秦煜城看起来……


  牧沐又小心探头,瞅了一眼秦煜城的脸色。


  生气了,但没完全生气。


  可恶!


  是剂量还不够猛吗?


  牧沐眉头紧皱。


  秦煜城脸色阴沉,一路沉默到了布艺市场的停车场。


  牧沐毫不留恋地下了车,拿着他的小本本,找到了布艺市场的指引牌,开始记录最优先要看的几家门面。


  秦煜城停好车走过来,牧沐刚好记录完,合上了本子,抬脚直奔第一个大型品牌总店。


  秦煜城看他这副计划充分的样子,略一思索,也抬脚跟了上去。


  牧沐从小到大都不是什么有钱人。


  他以前裁布的边角料都是经常要利用起来的,别说在购入布料的时候了。


  普通的棉绒涤纶还相对好说,某些特殊的布料可不便宜。


  货比三家少了,至少货比八家。


  但牧沐万万没想到,他刚进第一家的门,就遇到了皮条、啊不是,就遇到了陈老师。


  陈黎站在柜台前,抱着一捆布,跟刚走进来的牧沐面面相觑。


  陈黎:“……”


  牧沐:“……”


  秦煜城看看这俩:“认识的?”


  陈黎摇了摇头。


  牧沐点了点头。


  两人一愣。


  陈黎点了点头。


  牧沐摇了摇头。


  牧沐:“……”


  陈黎:“……”


  秦煜城确定:“认识的。”


  牧沐卡壳两秒,清了清嗓子:“……嗯,这是陈黎,我的美容师。”


  陈黎推了推眼镜:“陈黎,幸会。”


  秦煜城颔首:“幸会。”


  牧沐转而又介绍:“秦煜城,我……老公。”


  陈黎闻言,目光扫过牧沐光秃秃的手,又转头瞥一眼秦煜城的双手。


  很好,两个人都没戴婚戒。


  牧沐说过婚戒买了,但两个人都不戴出来……


  陈黎推了推眼镜。


  好家伙。


  渣男渣女对对碰?


  牧沐忍不住看了一眼陈黎怀里的那捆布:“你买这个是……”


  陈黎面无表情:“个人爱好。”


  牧沐问:“制衣?”


  陈黎看他一眼,没有反驳。


  牧沐两眼一亮。


  天呢!


  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陈黎有这个爱好,多半就有相关的人脉。


  牧沐当即就决定要跟陈老师打好关系。


  但陈老师对他避如蛇蝎,结了账飞速跑路了。


  牧沐眼巴巴地看着陈老师的背影。


  您逃这么快有什么用呢?


  我有您微信的耶。


  嘻嘻。


  牧沐摸到了新渠道,喜滋滋地拿出笔和账本来,摘掉了笔帽。


  秦煜城跟在牧沐后边,看着他无比熟练的摸布料看牌打分计价,这架势,一看就不是第一来这种布料卖场,也一定不是第一次采买布料。


  秦煜城一探头,一眼就看到了牧沐账本上的狗爬字。


  那手字爬得实在是太狗太自然了,半点看不出硬拗的痕迹。


  秦煜城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无语。


  这小笨比,狐狸毛落了他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