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炮灰女配不干了 第48章 怒火

书名:炮灰女配不干了 作者:默溪

  不是说出府去了,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太子一边跑一边想着,冷不防被不知从哪儿出来的谢丕撞上,后者嫌弃地退开了些。


  就这么一耽搁,老太爷追了上来。


  “岂有此理,正事儿不知道做,尽学人家偷鸡摸狗。”老太爷提着他的后领将他拎到堂内。


  “不过两只鸡罢了,何须如此。”太子抹了抹手上的油,不满地放下还剩了些肉的鸡架。


  老太爷瞪眼,“偷我的鸡你还有理了?”


  “这哪是偷啊……”


  “嗯?”


  “孤、孤这是午膳没吃饱,晌午又干了好些活儿,饿了。”


  老太爷冷哼,信他个鬼。


  “你就是这么看着的?”他睨向谢丕。


  谢丕倒是不辩解什么,只行了一礼道:“是学生的错,没有看好殿下,请先生责罚!”


  太子忙地点头,“没错没错。”


  “住嘴,真是给你惯的!”老太爷一撩袍子去拿了戒尺过来,“给我去院子里趴着。”


  太子惊道:“为何呀!孤回头赔你两只,不,四只不就成了。”


  “哼,推卸责任,不敬师长,实非储君作为。”


  任他再怎么挣扎,也抵不过老太爷,硬是给他按到了院子里歇脚的长凳上。


  “啊……孤、孤错了……”


  啪地一下,老太爷打在他的屁股上。


  “哎哟,孤不敢了……”


  院子里,叫声吵吵嚷嚷。


  谢丕收回目光,挥挥衣袖,云淡风轻地离开。


  隐在周围的锦衣卫们,对此也早便见怪不怪了。


  三天不打一次,都觉着稀奇。


  处置完太子,老太爷这才去看崔九贞,他从怀中拿出了两瓶子药。


  “白色那瓶擦拭,蓝色的那瓶涂抹,往后必不会留下痕迹。”


  崔九贞看着那个蓝色瓶子,与谢丕送来的一模一样。


  她抬眼看向老太爷,见他穿着靑褐色的云纹锦袍,头上换了根檀木簪,便知这是出过门了。


  “祖父哪儿来的?瞧着像是好东西。”


  “从薛院判那儿拿的。”老太爷看了看她的伤势,“结痂了,切不可沾着水,屋里多放几个冰盆,不可热着。”


  他转头吩咐玉烟和如云。


  两人一同应下,他又询问道:“听说我走后你就摔了,究竟怎么回事?”


  崔九贞顿住,将药瓶放下,“孙女当时想着王家的事,也不知怎的,就踩滑了,当真是邪乎。”


  她偷偷觑了老太爷一眼,不介意这时候给王家上上眼药。


  “说来也是走了霉运,莫不是八字相冲什么的……”


  “胡说八道。”


  老太爷不轻不重地训了声,心里也有些疑问。


  当初交换庚帖,可是合过八字的,空无虽未说好,可也没说相冲啊!


  但,不论如何,这件事确实在他心里记下了。


  背着手出门儿,老太爷想着,要不要寻个机会去好好问问空无那厮。


  正琢磨着,崔恂过来了,询问了遍崔九贞的伤势,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前头的厅堂里。


  “昨儿怠慢了王家,那头似乎颇有微词。”


  “怎么说?”


  “王家原想过来瞧瞧的,儿子给拒了。”


  崔恂坐在一旁,不大乐意。


  “拒了就拒了,我这院子又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老太爷不以为意道。


  “可,就是如此,王家人觉着,咱们不将他们当亲家。”崔恂皱眉,“儿子想,若真对这门婚事不满,就成全他们,儿子亲自登门去替贞儿退了。”


  老太爷睨了他一眼,“此事不急,你先替我去查一查麒麟阁,看看他们可有制过金凤衔珠翠羽钗这样的头面。”


  崔恂一听,面色古怪地看着他,“父亲打听这个做什么?”


  莫不是……


  “瞎猜什么东西。”老太爷瞪了他一眼,遂还是将这事情说了。


  啪哒——


  崔恂将茶碗拍在案几上,气得面色冰冷,“岂有此理,简直欺人太甚,我倒是没瞧出来,王家小子竟是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


  他冷冷一笑,“若这桩婚事不解,他是不是还要藏一辈子,说不准哪日再带回去膈应我家贞儿?”


  “父亲,儿子绝不能容忍王家小子!”他正色道。


  老太爷砸吧砸吧嘴,谁能想到呢!


  “此事究竟如何,待查完之后再行商议,你多打听打听那小子身边的人,总有破绽,若真如贞儿所说,这门婚事便退了!”


  得到允诺,崔恂这才缓了神色,想再说些什么,就见谢丕进来了。


  他朝两人见过礼后,将写好的文章呈给老太爷,顿了下,垂眸道:“先生,学生想回府一趟,收拾些用具过来。”


  老太爷睨了他一眼,“既回去,便多待几日再回来吧!瞧你这鬼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搓磨你了。”


  “没有的事,先生这处多少人挤破脑袋也进不来,我既进来了,自然要多学些东西,一时难以自持也是常事。”


  不急不躁,不卑不亢,老太爷对这个学生还算是满意的。


  他挥手道:“去吧!自个儿吩咐下去,套个马车。”


  “是,学生告退!”谢丕对两人施礼,随后退了出去。


  崔恂神色淡淡,“谢家怕是要出了桩父子鼎甲的美谈了。”


  老太爷闻言,略微带了丝笑意,缓了方才沉重的气氛。


  他道:“此子不可估量,只这性子,倒是颇类我。”


  崔恂惊讶,这是极高的评价了,只是……


  “父亲?这孩子难不成也无意于官场?”


  “倒也不全是。”


  老太爷拈着胡子,摇摇头,不再解释。


  再说谢丕,出了崔家,等到谢府也不过一个时辰。


  知晓他回来,谢夫人老早便着人安排了,又是吃的喝的准备着。


  待见到了人,心疼直皱眉,“怎的瘦成这般,脸色也不好,崔老先生那儿就这么清苦?”


  谢丕拜见了双亲后,这才回话,“不过是昨夜多看了几本书,没注意时辰,忘了歇息。”


  谢迁点头,“多看些好,多学点儿。”


  “说什么呢?”谢夫人瞪了他一眼,遂又道:“还是身子重要,往后不可如此。”


  谢丕应下,“儿子省得了。”


  谢夫人舍不得自家儿子受苦,便催了他先回去换身衣裳梳洗一番,自己则是去厨房端些补汤。


  书房里,谢丕随意挽着发,坐在书案后,手中是一块方帕,正出神地摩挲着。


  谢夫人推开门就瞧见自家儿子正出神地看着什么,见她进来,便压在了书下。


  她眸子闪了闪,笑道:“我给你端了碗参汤,过来趁热喝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