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男扮女装的绿茶想攻略我 第112章 112

书名:男扮女装的绿茶想攻略我 作者:锦橙

    很快迎来新春, 考虑到沈予知年后出国,沈家父母决定趁机给他办个送别宴,于是特意邀请来赵家老小一起过年。

    两家人熟络, 得知沈予知将要离开,于是欣然接受邀约。

    除此外赵洛也带来了苏柠西, 她在长辈面前一脸乖巧,分别给众人送上新年礼物。

    顾明音和沈予知也收到了。

    是两张滑雪度假村的门票。

    这家度假村只接受预约制,平日里一票难求。

    顾明音本来对滑雪没什么兴趣, 却架不住沈予知的软磨硬泡,第二天硬是被他拉出门。

    由于顾明音起过早, 这一路基本都是睡过去的。

    直到沈予知不住推她,她才懒洋洋撩开眼皮。

    “音音,你看。”

    顾明音睡眼朦胧看向窗外。

    远山就像一副摊开的画卷,白色成为天地间唯一的色彩, 尽管没有绿意点缀, 烟霞晕染, 却依旧广阔无际, 美不胜收。

    沈予知迫不及待拉着顾明音下车。

    寒风侵袭而来, 她冷得把下巴缩在了毛茸茸的围脖里。

    以往沈予知也是怕冷得, 不过他已康复,就算穿着一件单薄的长羽绒服也没感到多冷,甚至觉得脖子上的围巾有些碍事。

    “音音, 我教你滑雪怎样?”

    顾明音正要搭腔, 觉察到一股不善的视线。

    她顺着视线看过去,对上双略显冷漠的眼神。

    沈予知也发现了他, 挑了挑眉:“阿臣你怎么来了?”

    赵墨臣面无表情把票从口袋里亮出来, 说:“苏柠西给的。”

    沈予知揽过顾明音, “那阿臣你自己玩儿,我和明音先进去啦。”

    赵墨臣骤然脸色一沉,缄默跟在了他们身后。

    顾明音能感觉他的目光锁定着自己,就算不舒坦也不好直接赶人,毕竟这路不是他们家开的。

    此时,久违的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

    系统:[恭喜宿主触发虐渣线任务,请宿主将括号里的内容删除并扭转为爽文剧情。]

    [赵墨臣无法接受顾明音不再爱自己,(终于,他在某个下雪的夜晚,不顾明音的反抗强行要了她,压在她身上狠狠说:“女人,你逃不掉。”)]

    顾明音被这段剧情刺激的打了个激灵。

    她仔细回想了一遍原著,这段应该是女主受不了男主角的虐心虐身,于是决心离去,结果又被赵墨臣纠缠上。这段剧情应该在很厚了,没想到突然被安排到了这里。

    “音音,你是不是冷?”

    沈予知担忧看她一眼,主动解下脖子上的围巾裹在了顾明音脖子上。

    顾明音很是无奈:“我有一条了。”

    “没关系。”沈予知说,“暖上加暖。”

    雪色中他的脸蛋冻得微风,专注的神色透出几分可爱。

    顾明音轻轻抚摸着脖子上那条红色的围巾,上面还带着少年身上的体温,暖烘烘的。

    她重新将注意力投入到题目上。

    稍加思衬,做出修改。

    [[赵墨臣无法接受顾明音不再爱自己,(可是他不接受也得接受。)]

    简单粗暴几个字,直接从源头掐灭他犯罪的火焰。

    **

    两人先去提前定好的酒店存放好行李,旋即换上滑雪服前往滑雪场。

    滑雪场分为高级滑道和新人滑道,像是顾明音这种门外汉只配在新手滑道晃悠。

    顾明音第一次滑雪有点怕,沈予知尽心教着她,终于帮她克服了恐惧。

    顾明音正慢悠悠滑着,一道黑影突然从身旁穿梭而过,风刃划过脸颊,吓得她脚下一哆嗦。

    “赵墨臣你眼瞎是不是?”

    赵墨臣瞥她一眼,尽情摆动着脚下的滑雪板。

    顾明音磨磨牙,气不过,当下发力冲了过去。

    “音音!”沈予知怕她不小心摔了,也急忙追过去。

    顾明音学东西快,上手也快,她很快把脚下那块滑雪板运用的炉火纯青,一时间也顾不上和赵墨臣置气,倏自玩的开心。

    要说人就不能得意忘形,顾明音还没开心多久,滑雪板忽然撞上一块凸起的石头,脚下的滑雪板骤然失去控制,她踉踉跄跄滑出几公分,眼看要摔在雪地,就见两道身影从不同的方向冲了过来。

    下一秒,顾明音被一双长臂护住脑袋,身体滚落到雪里。

    雪很厚,加上有人护着也不疼。

    她抬起头,对上沈予知那双写满担忧的桃花眼。

    “沈予知?”

    沈予知把她从地上带起来,手掌温柔拍去她额头上的雪花,“音音你是新人,一开始不能滑那么快,而且准备工作也没有做好,很容易摔着。”

    一番唠叨后,沈予知关切问道:“怎样,没受伤吧?”

    顾明音摇摇头:“没事,我没受伤。”

    说完这句话,她的目光越过沈予知肩后,赵墨臣冷生生看着她,眼神平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予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眉头一皱,骤然有些不满:“音音,要不要叫阿臣和我们一起?省得你老是偷偷看他……”

    他的语气有些酸。

    顾明音噗嗤一笑,说:“我看宣传册上说山上有天然温泉,晚上还能看见度假村里的烟火,我们晚上要不要一起去?”

    沈予知不感兴趣,但还是点了点头。

    **

    晚餐后,顾明音和沈予知一起去乘缆车上山。

    缆车三人一组,不巧的是赵墨臣正和他们同乘。

    顾明音左边坐着赵墨臣,右边挨着沈予知,气氛凝滞,尴尬的想让人从上面跳下去。

    顾明音忍不住叫出系统:[你故意的是不是?]

    系统:[?????]

    顾明音:[我怎么去哪儿都能碰见赵墨臣。]

    系统:[他是男主角,你要走剧情,非常合理。]

    合理个屁!!

    要她看分明是系统强行修罗场。

    她深吸口气,什么也不说的扭头看向窗外,结果却对上赵墨臣阴沉的侧脸。

    顾明音随即又看向另外一边。

    小恶毒的脸色也很不好,显然不开心这场难得的约会被第三个人插足。

    “景色真好。”顾明音主动开口打破沉默。

    “凑合。”

    “一般。”

    两人同时开口。

    说完彼此对视,彼此错开视线,平静看向各处。

    缆车开始往上爬。

    随着高度上升,车内氛围愈发诡异。

    赵墨臣和沈予知都有一个恐高的小毛病,沈予知尚能忍受,赵墨臣那是一点都忍受不了的。

    他从摇摇晃晃的缆车里看着脚下看不见底的深渊,一阵四肢发麻,头晕目眩,突然后悔跟着他们过来。

    赵墨臣克服不了恐惧,不由自主地抓住了顾明音放在膝盖上的手。

    顾明音:“???”

    “啊呀好高!人家好怕!”

    小恶毒一声尖叫,同样伸出手,这次捏住的是赵墨臣抓着顾明音的那只手,他近乎用了全力,捏得赵墨臣的五个指头尖都是红的。

    赵墨臣不甘心地用了另外一只手掐回去;

    沈予知同样不服气,以牙还牙,掐的更用力。

    顾明音:“……”

    顾明音:“…………”

    这俩哥是在搞啥??

    “阿臣,没想到你还恐高。”沈予知死不松手,脸上挂着核善的笑。

    赵墨臣哼笑声:“你不是也恐高,这难道是一件很稀奇的事?”

    沈予知突然松手,在赵墨臣恍神时挽住顾明音,娇弱的把脑袋靠在她肩膀上,“我是恐高,不过只要有音音在我身边,那我就不害怕啦。”

    装娇弱这一手被她玩的轻车熟路。

    赵墨臣皱眉,隐隐约约觉得有些怪异,一时间却也想不到哪里不对,索性缆车抵达终点,终于让三人结束了这次尴尬的同乘。

    烟火是在晚上12点开始。

    顾明音原本打算和沈予知先去泡温泉消磨时间,万万想不到的是暴风雪马上降临,不单单是温泉,就连缆车都要停止工作。

    这批上来的游客不多却也不少,然而山上只有两家酒店。

    其中一家已经客满,两人只能来到偏远的另外一家。

    天色已暗,寒风夹杂着暴雪呼啸而来。

    顾明音和沈予知步履艰难地来到酒店,谁成想两人前脚进门,赵墨臣后脚就跟了进来。

    “我们要两间房。”

    沈予知把身份证递过去。

    赵墨臣立马开口:“一间。”

    老板娘为难地看了两眼一眼,说:“不好意思,我们酒店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间大床房了。”

    “那我要了。”

    “那我要了。”

    两人又同一时间开口。

    沈予知已经忍他很久了,深吸口气看过去,笑得尽量优雅:“阿臣,你不会忍心让我们俩个娇弱的女孩子露宿风雪吧?”

    赵墨臣扫了眼沈予知那几乎赶上他的个头,说:“女孩看见了,娇弱不见得。”顿了下,“你不能利用性别道德绑架我。”

    沈予知也懒得说场面话,“凡事讲个先来后到,既然是我们先来的,那房子就应该是我们的。”

    赵墨臣冷笑,立马掏出手机对着桌子上的二维码扫了下,完事晃了晃手上的支付信息,勾唇道:“不好意思,我先付款,所以就是我的。”

    沈予知暗暗攥紧拳头。

    两人剑□□张,火气一点即燃。

    老板娘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终说:“同学,我看你们好像认识,要不你们三个凑合一晚?”

    三人谁也没说话。

    顾明音可以接受和沈予知凑合一晚,但和赵墨臣绝对不信!!

    老板娘见他们不松口,继续道:“山上暴风雪都很大,你们谁出去我也不放心,就这样吧,你们三个凑合一晚,都是同学,各退一步嗷。”

    老娘版一锤定音,说完就把房卡强行塞到了顾明音手上。

    顾明音看着手上那把房卡,就像是看一块烫手的山芋。

    风雪呼啸声顺着玻璃窗传到耳边。

    即使在室内,她也感受到了彻骨的冷。

    顾明音最终作罢:“走了。”

    两人一同看过来。

    顾明音说:“一起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