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037.(视频里的她,会让人感到害...)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作者:林绵绵

  江柏尧坐在医院附近的咖啡厅里, 他面无表情、无喜无悲。


  手边的咖啡早已冷掉。


  他让蒋萱的室友将那个视频传送给他,他看了一遍,看了两遍,再不敢看第三遍。视频里已经很清楚了, 她是故意滚落下去的, 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因为太累了踩空了一不小心摔倒。


  他隐约明白她的用意。


  大概是听说了他跟陈仙贝的事, 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所以才想到用这个办法。


  或许是太过愧疚了,又或许是在慌乱的情况下, 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


  他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跟蒋萱没有关系,错的是他, 是他喜欢蒋萱被陈仙贝发现, 陈仙贝才迁怒的。


  蒋萱可能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不过都无伤大雅, 她没有恶意。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明知道不该怪她,明知道她也很可怜, 但他无法忽略, 他在看了那视频之后, 内心深处产生了那一丝惊疑。


  印象中,记忆里,蒋萱一直都是积极向上,就跟小太阳似的, 无论遇到怎样的事情,怎样不公的对待, 她都坚强的生长。


  可是视频里的她,会让人感到害怕。


  一个对自己狠到这个地步的人,总会让人潜意识里感到不适。


  最后,江柏尧在咖啡厅呆坐了一个小时,给那位华人律师转账了六十万,又在蒋萱的床头留下了一张纸条便悄无声息的走了。


  室友回到公寓,在经过那窄而陡的楼梯时,瑟缩了一下,检查了很久,发现就算客厅的摄像头出现再大的BUG,也没可能会照到楼梯这边来,她害怕到发抖,再想想蒋萱的自残行为,更是要吓尿了。马上跟男朋友打了电话,她想换个公寓住,这里太邪门了。


  诚然,她觉得蒋萱很可怜,也许有抑郁症,也许是别的心理疾病,可是同情归同情,心理上,还是不愿意跟蒋萱再住在同一屋檐下。


  蒋萱那位男朋友应该也是被吓到了。


  她当时都能感觉到,那位社会精英下颚紧绷,明显也很惊诧。


  这就是现实了,连男朋友都会吓到,更遑论她这个非亲非故的室友了,这样想着,对于自己要搬出去的想法跟决定,室友也不觉得愧疚了。


  医院里,蒋萱醒来后,便看到了床头江柏尧留的一张纸条。


  上面的字迹苍劲有力、力透纸背。


  【我有事先回国了,你多注意身体。――江柏尧。】


  她如遭雷击般愣住。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从来没有这样过!不可能前脚刚来,后脚就离开,像这种未经知会她、便留下一张纸条的行为更是没有过,她想要劝说自己,现在他焦头烂额,还要处理退婚之后的烂摊子,必然没有太多时间留在国外,但没成功,她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她抓不住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


  与此同时,封夫人的生日宴会也结束了,乐颜忙了一天,已经筋疲力尽,坐在梳妆台前,兢兢业业的护肤,想起今天在陈仙贝包里看到的东西,她起了个疑心,穿好睡袍来到床边坐下。


  封辞正在翻看电脑,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


  他跟封砚是亲兄弟,在外貌方面十分相似。


  不过,老天爷是公平的,封辞从小到大能力卓绝,封砚不如他,但在相貌方面,胜出几分。


  “老公。”乐颜犹豫了一会儿,咬咬牙说道:“我有个怀疑。”


  封辞抬头看她,“什么?”


  “我怀疑阿砚跟陈小姐认识,”乐颜想了想,补充道,“而且关系应该还很好。”


  封辞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你想多了。”


  弟弟的人际圈他最是清楚不过。


  因为弟弟性子单纯,他很怕弟弟交友不慎,被人算计上当受骗,所以对弟弟的朋友圈子,他十分上心。


  别说是陈仙贝了,阿砚都很少跟异性有密切接触。


  如果阿砚跟陈仙贝认识、并且关系很好,那他不可能不知道。


  乐颜急了,“我没骗你,我越想越觉得不对,今天我不是坐了陈小姐的车吗,竟然发现她包里有一根抽绳,就是那种卫衣帽子上的抽绳,抽绳上的金属扣上刻着FY两个字!”


  封辞皱了皱眉头,“可能是巧合。”


  “我也这么想过。”乐颜说,“可会这么巧吗?”


  封辞一锤定音,结束了她的胡乱猜测,“别猜了,等阿砚醒来了我们再问他。”


  乐颜垂着头,“……你不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吗?”


  封辞:“……”


  他说:“一切等阿砚醒来再说。这件事你别说出去,连妈也不要说。”


  *


  陈仙贝睡着后进了空间。


  只见封砚正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地上望着广阔无垠的天空。


  她走了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戳了戳他,“你怎么了,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我看到你大嫂了。她说你的情况还好,我想,你家里人应该都还好,没听说谁生病住院,所以你不要太焦急啦。”


  封砚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光,随即又很快地熄灭。


  他这样不声不响,很令人担心。


  陈仙贝问:“你究竟怎么了?”


  封砚痛苦闭眼,“我钓到了三条锦鲤。完成任务了。”


  陈仙贝既惊又喜。


  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竟然做到了,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她赶忙起身跑着去了池子边,果然清澈的池水里,有三条花色似锦的锦鲤,漂亮极了,活泼的在池子里游来游去,为这庄园添了更多的生机。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这锦鲤跟有人性一样,见她来到池边,也不躲,还都簇拥着游了过来,鱼眼睛好似在盯着她看。


  明明是一望见底、什么都没有的池子里,究竟是怎么凭空钓到了三条锦鲤。


  陈仙贝很好奇,观赏够了这美丽的锦鲤后,便又回到了封砚身边,问道:“说说看,你是怎么做到的?”


  封砚表情麻木地,“为我好,就不要问了。”


  他什么办法都想尽了。


  三条锦鲤,跟成精了似的。


  钓到第一条,不代表能钓到第二条。


  他承诺给第一条锦鲤,每天给它练一遍《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包括俄语原版。


  天知道他哪里会俄语,英语他说得都不是很溜啊老天鹅!


  他当时是没办法了,看到一旁的书,这才随口说了一句,说你们再不出来,我每天念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念死你们,结果一条锦鲤出来了。


  很好。


  难怪他往里扔蚯蚓没用,丢草也没用,看来空间里的锦鲤也成精了。


  有了这个成功的例子,接下来的两条锦鲤也就没那么难诱惑了。


  他跟第二条锦鲤说,如果你是雌的,我会给你找很多帅鱼来让你天天翻牌子,如果你是雄的,我会给你找很多靓鱼。


  第二条锦鲤出来了,他观察过了,应该是雌的。


  他又承诺第三条锦鲤,会让它受到很多人的追捧,让很多人为它打call,成为锦鲤中的顶流。


  ……


  口嗨一时爽,之后火葬场。


  他都出不去,怎么兑现承诺呢??


  陈仙贝见他不想说,虽然心里很好奇,但还是没追问了,凉亭的石桌上有一把钥匙,应该就是完成任务的奖励了。


  “你没拿钥匙打开阁楼?”陈仙贝以为他是害怕。


  封砚有气无力地回:“阁楼里写着,除空间主人外,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他又来气了,“我都在这里这么久了,不对,我比你还先进来,资历更老,凭什么我还是闲杂人等,不公平不公平!”


  陈仙贝:“……”


  她憋着笑,拿着钥匙往阁楼走去。


  封砚立马起来跟在她屁股后面,止不住地说:“其实我也不稀罕什么奖励,我看这阁楼看着怪悬乎的,要不你也别去了,我真不要奖励。”


  他潜意识里会规避一切危险的事物。


  这个阁楼怎么看,他都觉得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阴森。


  比起奖励,他还是希望陈仙贝安全无恙。


  陈仙贝说:“可是我很好奇。”


  封砚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好奇心会害死猫!”


  陈仙贝还是很好奇。她总觉得,这个空间是不会害人的,更不会伤害她。从第一次进来时,她就对这个阁楼充满了好奇,现在终于拿到了这个钥匙,钥匙不进去,她肯定会抓心挠肝的。


  封砚亦步亦趋地跟着。


  她把钥匙插进锁里。


  下一秒,很轻松地打开了。


  里面幽深黑暗,像是有什么猛兽恶鬼在等着一般。


  陈仙贝抬脚,还未迈进去,封砚一把抓住了她,“你不是吧?我真的不想要奖励,不要你为了我去冒险送死。”


  陈仙贝轻笑出声,一双眼睛明亮又清澈,“我就是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封砚见她坚持,慢慢地松开了手,“好吧,你进去吧,我寻思着这空间跟你娘家似的,肯定不会害你。”


  他进去了,可能是女鬼等着,她进去了,肯定不一样。


  陈仙贝一只脚进去,封砚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来。


  他开始懊悔,当年他爷爷信佛时,他怎么没学着念经呢。


  不然这会儿还能给她祈福试试。


  他爷爷供着的是什么菩萨来着??


  陈仙贝进去了,很快地又出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张牛皮纸,一脸高深莫测,“我就说有惊喜吧。”


  封砚:“?”


  陈仙贝递给他看。


  他有些不敢,但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过来。


  居然、居然是一份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上写着,他的工作时间有两种安排。


  第一种,是二十四小时全天制,无带薪休假,无双休日,为期三个月,三个月后可解除劳动合同,并且有一笔丰厚的奖励。


  第二种,是九九七制的,晚上九点至早上九点,无双休日,无法定节假日,全年无休,为期一整年,迟到早退会按时间延期。


  【建议员工选择第一种,第一种的奖励远远高于第二种,且第二种的工作强度远远也高于第一种。】


  封砚双眼放光:傻子才选第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