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养了三个大佬当替身 第 38 章(【一更】现在沈雾沉想她跨...)

书名:我养了三个大佬当替身 作者:渊爻

  “最先……”谢九黎无奈地摇摇头, “只有你会这么做的。”


  顾舟不会,沈雾沉是……还不会。


  这本来是谢九黎独自一人在下的棋,但现在时经寒这枚棋子自己走了一步意外之举。


  谢九黎来这里几个月, 还是第一次真正被打乱步调。


  时经寒率先出人意料, 接下来会产生变化的就是沈雾沉和顾舟。


  时经寒靠在椅子上,他微微扬着下巴, 用一种并不惊讶的语气说:“所以你没否认另外半句。”


  谢九黎用勺子把剩下的布丁分成两半, 淡定地道:“我这个人有一种察觉别人好感度的特殊技巧。”


  最开始的惊诧过后,谢九黎早就冷静了下来。


  说到底, 她才是唯一的棋手。


  “小意知道你今天要做什么吗?”她语气轻松地问道,“所以她刚刚才那么为你争取、不惜和顾舟结梁子?”


  “她不知道。”时经寒顿了顿,“她和顾舟互相看彼此不爽而已。”


  谢九黎想了想,觉得也很有道理。


  时经意和顾舟是有那么点撞人设。


  等慢条斯理地把小巧的布丁吃完, 谢九黎才重新看向桌对面的时经寒:“我今天才发现你也挺狡猾的。”


  “是吗。”时经寒面无表情道。


  明明是个问句, 两个字却被他咬得都微微下沉, 并不是上扬的尾音。


  “不需要回复, 就是不需要同意也不需要拒绝。”谢九黎笑道,“在你的立场而言,就是,你不打算接受我的拒绝。”


  时经寒没有回答, 他伸手去按了一下桌上的服务铃。


  “你之前天天都送我花, 我其实本来也应该想多一点?”谢九黎又问。


  时经寒起身道:“今天以后就可以多想一点。”


  ……


  晚餐是时经寒坚持买的单。


  谢九黎想着这一顿饭比起刚刚时经寒那张银行卡里的五百二十万来说也不算什么, 没有抢着买单。


  回到家时,谢九黎顺口问道:“那明天顾舟生日你打算来吗?”


  “不。”时经寒道,“这次的合同还差个收尾。”


  他说着, 把手中的车钥匙交给了谢九黎。


  ――来去开的都是谢九黎的新车,时经寒早就准备好把之前从谢九黎那里收到的车还给她了。


  “你这样, 我情感上稍微有一点受伤。”谢九黎看着手里的车钥匙,半开玩笑道,“就好像反过来是你拒绝我了一样。”


  时经寒盯着她看了两眼,伸手从谢九黎夹在一侧编发上的月光石蝴蝶发卡取了下来。


  时经寒轻轻一抛,发卡飞起十几公分,又被他凌空抓进了手心里。


  他收起五指握住蝴蝶,道:“那我从你这里拿走这个。”


  发卡只做装饰性用,就算摘下也不会有发丝掉落,但时经寒的手靠近擦过鬓边时,谢九黎还是不由自主地眨了一下眼睛。


  好像时经寒从那里取走的不仅仅是一枚简单的发卡,而是别的什么东西一样。


  谢九黎下意识避开这个话题:“你怎么回去?”


  “地铁。”时经寒道,“也很快,而且可以工作。”


  谢九黎:“……”从这个角度来看,好像是比车来得更有效率。


  她点点头送别了时经寒,等他的身形隐没在夜色中后,一回头就看见了沈雾沉。


  沈雾沉慢了半拍才道:“……你回来了。”


  “嗯,你出来吹夜风?”谢九黎走近过去,顺便看了看沈雾沉手上的伤。


  ――沈雾沉是个疤痕体质,人家一两周就能消失不见的疤,在他身上一两个月不消都很正常。


  沈雾沉主动把双手放到谢九黎面前,曲起手指让她检查。


  “基本没有了,”谢九黎道,“手上的伤本来就好得慢,下次不要再和顾舟打架了。”


  “他穿了西装,”沈雾沉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你答应了他?”有时候沈雾沉的直觉也相当敏锐。


  “他今天只是还我钱而已。”谢九黎淡淡道。


  说完想到沈雾沉的脾气喜欢逞强,她又补充道:“不过时经寒已经毕业有几年了,你不要急着和他比。”


  “谢九黎,”沈雾沉唤她的名字,“你在避重就轻。他来过你家这么多次,这是第一次穿西装,还是和你单独在外就餐。”


  谢九黎叹了口气抬眼看他:“沈雾沉,你在这里永远有那个房间的居住权。”


  她放下沈雾沉的手,安抚地道:“不用觉得不安。”


  沈雾沉垂眼注视着她,一瞬不瞬,眼神简直像是变回了谢九黎第一次在雨夜中见到的他。


  倔强又易碎,像是精雕细琢出来的水晶工艺品。


  谢九黎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接下来沈雾沉也要和刚刚的时经寒一样一鸣惊人,但最终少年人什么也没说,只退了一步冷淡地道:“我去洗澡,晚点见。”


  两人睡前的故事时间还在继续。


  谢九黎下意识地抚了抚鬓边编起的三股辫:“好。”


  ……


  沈雾沉走出浴室,在卧室里的小书架前站定扫了一遍。


  他购置准备在这里的书越来越多了,给谢九黎也已经念到了《冰与火之歌》的第一本。


  谢九黎不太在乎他念的是什么,好像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心满意足。


  但正如同她在这方面给了他优待一般,顾舟和时经寒似乎在她那里也有各自的一席之地。


  沈雾沉刚刚抽出插着书签的《冰与火之歌》第一册,湿漉漉的发梢滴下一点水珠,啪地溅到了他的小臂上。


  沈雾沉停下动作,回到浴室去将头发吹到半干,又对着雾蒙蒙的镜子看了一会儿,迟疑着伸手解开了睡衣最上面的一个扣子。


  他平时穿衬衫都像是好学生一样扣到最顶上,只露出一丁点精致的锁骨,看起来多少有点不易近人。


  但一旦解开纽扣,看起来就像是从青涩迈向成熟的香甜果实一样,在树枝叶片中间露出了一角暗示来。


  做完这个动作,沈雾沉伸展开五指将镜上水汽抹去,蹙眉观察了自己片刻。


  在提醒他该去谢九黎房间的闹钟响起之前,沈雾沉低头用冷水泼了一把自己的脸,才将脸上的热度降了下去。


  擦干手脸、拿着书往楼上去的时候,沈雾沉还在想今天谢九黎说过的话。


  她没有否认时经寒对她表白。


  沈雾沉早在一个多月前的晚上见过顾舟想要趁着谢九黎沉睡去亲她的脸,但那次顾舟没有得逞,沈雾沉也刻意没有去深入思考。――以顾舟所表现出来的,他对谢九黎所怀抱的情感并不是爱。


  但时经寒。


  这个明明是最后才出现的男人,居然会第一个表白。


  不。


  沈雾沉反驳自己。


  他知道谢九黎不可能缺人追。


  但这个认知被前几个月的他刻意无视了。


  归根到底,是沈雾沉自己不想和谢九黎在男女的层面上、与任何权色交易扯上关系。


  他不能面对自己内心对于“性”这个概念的恐惧与厌恶。


  见谢九黎的第一面,沈雾沉觉得她和从前沈父带他去见过的那些人一样。


  他甚至自暴自弃地想在谢九黎面前直接脱衣服和她做,但谢九黎只给他上药、让他好好休息、甚至送他回了学校。


  不该碰的,谢九黎连多一根手指都没有触碰他。


  做得最过分的,似乎也就是偷偷录了他的念书声。


  沈雾沉对于顾舟的排斥,除了他本身不爱和陌生人相处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觉得顾舟不怀好意。


  时经寒和顾舟不一样。


  只是沈雾沉防火防盗防顾舟,忘了还有时经寒这样并不是不怀好意、但能将谢九黎据为己有的路线。


  沈雾沉在谢九黎门前几步放轻脚步声,慢慢走到门口,停住脚步又没有立刻敲门,脑中一片混乱。


  原来时经寒喜欢谢九黎。


  他已经还清欠谢九黎的钱对她表白了。


  ――可沈雾沉,还欠着谢九黎八位数。


  少年人抿直嘴唇在门前陷入踟蹰,抬手几次才对着门板敲了下去。


  “进来吧。”谢九黎在门里道。


  沈雾沉缓缓拧开门把手,浴室里的谢九黎侧身出来看他一眼,边涂护肤品边道:“马上好,你等一下。”


  说完她又倾了回去。


  从门口的角度,沈雾沉只能看见她的小半背影。


  一样的房间,一样的椅子,一样的书,沈雾沉却不知道怎么的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日复一日的故事时间明明已经让他在谢九黎的床前忘记这种紧张感了。


  谢九黎说马上好果然就很快,两三分钟就关掉了浴室的灯,踩着人字拖从沈雾沉背后靠近,道:“等开学你住宿舍就不能天天念了。”


  沈雾沉慢了半拍才下意识道:“顾舟就不住宿舍。”


  “也是,那你自己决定吧。”谢九黎脱了鞋往床上一坐,掀开被子就往里钻去,熟门熟路地在枕头上调整了下位置闭上眼。


  两秒后她又睁开眼:“啊,床头灯。”


  沈雾沉很安静地先她一步把床头灯打开,卧室的顶灯随之自动切合到关闭状态,房间里立刻暗了下来。


  “谢谢。”刚刚支起上半身的谢九黎正要躺回去,沈雾沉却握住了她要回去的手指。


  谢九黎的指尖是圆圆的,没做美甲,甲床偏长,显得她整只手都很修长。


  沈雾沉垂着眼从指尖滑到谢九黎的第三指节,动作停在她的手背上。


  他只觉得自己心跳如雷,但仍然故作镇定地抬眼去看了一下谢九黎。


  小夜灯下的谢九黎也正偏头看他,眉眼之间看不出什么情绪。


  两人对视半晌,谢九黎才轻轻笑了起来。


  她问道:“都几个月了,你还在怀疑我出六千万是因为对你心怀不轨啊?放心,不会对你出手的。”


  “……”沈雾沉复又垂下眼去。


  他的指腹仍停留在谢九黎的最后一节指节上,相接触的皮肤只有一小块。


  可沈雾沉还记得那次自己为了警告谢九黎小心顾舟,就将她按在床头。


  他本可以直接用字句警告提醒谢九黎的,但偏偏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动手。


  “……是这样啊。”沈雾沉轻轻地对自己道。


  “是这样。”谢九黎斩钉截铁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台词。


  沈雾沉看了她一眼又迅速收回眼神,舒展开带着男性特征的手指挤入谢九黎的指缝里,掌心将她的手背全部覆盖住后,收紧五指握了一下她的手。


  谢九黎带着点疑惑的眼神看他操作,但又放纵了他的所作所为。


  一个小时前沈雾沉脑中还朦朦胧胧的那个念头终于从雾中清晰地脱出、显形。


  ――谢九黎确实遵守约定不会对他出手,但现在沈雾沉想她跨过那条线、对他出手。


  沈雾沉不甘地咬咬舌尖。


  作茧自缚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