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桃花兔 桃花兔28(“小混蛋,你是不是故意设...)

书名:桃花兔 作者:寒菽

  乐茕茕娇气且生气的声音飘下来:“妈!不是说了不要在外面叫我‘美丽’吗?”


  “啪!”


  打开窗户的声响。


  宁西顾挣了一下, 但没挣开阿姨抓着他的手,他眼睁睁地看着乐茕茕扒在窗口,先是抱怨了一句“谁啊?”, 然后一低头,两个人尴尬地对上视线。


  彼此都沉默了。


  要是宁西顾有狗耳朵狗尾巴的话, 此时一定耷拉下来了。宁西顾结结巴巴:“对、对不起。”


  但他还是用期盼的目光把乐茕茕望着, 他都不指望能有个名分, 也不指望被招待,只是卑微地希望乐茕茕不要直接说“我不认识他”。


  那真的太没面子了。


  这点面子, 乐茕茕还是给他了。


  乐茕茕冷哼一声, 没装不认识他,但装了下不知道他会上门, 说:“你怎么过来了?”


  还是不太欢迎他。宁西顾心下叹口气。


  不过好歹见到她一面, 只是这样, 他就心生满足,觉得又可以去面对冷冰冰的爸爸了。


  宁西顾说:“我就路过, 就想着来看你一眼……”


  都说过的话, 又重新说一遍。


  但作为被告白的人,乐茕茕的心情却与之前只是看到文字时不太一样,特别是她在高处, 宁西顾在下面,这样仰望着她, 像是在对神明祈求似的,一双眼眸浸满了情意。


  好似向她奉献自己,却不要求任何赐给。


  就是乐茕茕脸皮再厚, 也要被这灼灼的目光给烧热了,她也确实脸红了下, 竟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想逃避,不想面对宁西顾。


  她心想,一定是因为宁西顾的眼睛生得太好看。


  乐茕茕别扭地说:“好了,你看过了,可以走了吧?”


  又对妈妈说:“妈,你别抓着人家了。”


  她心跳加快下,甚至觉得幸好妈妈在旁边,她可以跟妈妈说话来岔开话题,别开视线,好不去看宁西顾。


  宁西顾特别乖,“哦”了一声,他挪了下脚步,又仰起头,梅没话找话地说:“姐姐,新年快乐。”


  乐茕茕没好气地说:“你不是发过了吗?复读机啊?让你走你没听见啊?”


  宁西顾说:“我就想亲口再跟你说一遍。我不吵你了,我走了。”


  却又被乐茕茕的妈妈抓住。


  乐妈妈埋怨女儿:“你这个人怎么回事,男朋友上门了你这个态度,好歹招待一下啊!”


  “男朋友”?!


  这个词像是一颗雷在宁西顾的脑袋里炸开,把他搞了个大红脸:“阿姨,我不是乐茕茕的男朋友,真、真不是,我还没追到呢……”


  乐茕茕附和,还从楼上指了他一下,说:“就是,就是,而且你看他,两手空空,什么都没带,这是上门的样子吗?他也没个拜年的样子,招待他干嘛?”是啊,他怎么没带礼物?宁西顾立正站直,他难以置信自己翻了一个这样重大的低级错误,完全被乐茕茕牵着鼻子走,忘了他只是来偷偷见一面,根本不用带礼物。


  宁西顾马上说:“我现在去买!”


  乐妈妈说:“不用买,买什么买,人到了就挺好了。”


  说着,就把宁西顾往屋里拉。


  乐茕茕见拦不了了,赶紧趿拉着拖鞋,“吧嗒、吧嗒”地往楼下跑。


  宁西顾已经进了门,泡泡见到宁西顾可亲热了,冲过去就在那蹭他的腿,蹭来蹭去,蹭来蹭去。


  宁西顾想去撸猫,又不敢撸。


  尴尬地站在客厅中间。


  而乐茕茕的爸爸也听见动静,先一步下了楼,正站在宁西顾的对面,一脸幽怨地看着小猫咪。


  乐茕茕也下楼了。


  全家人都到齐了。


  乐爸爸也是个古道热肠的老好人,仍然幽怨地盯着小猫,一边说:“既然来了,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宁西顾不敢回答,看了一眼乐茕茕,像是在等待乐茕茕的指示。


  大过年的。来都来了。


  乐茕茕用捏着鼻子的态度说:“饿了吗?算了算了,吃饭吧。”


  刚才远看,她就觉得宁西顾有点可怜,现在近看,好像更可怜。


  她觉得自己不是个多么善良柔软的女孩子,但她总觉得这个宁西顾让她想起了她捡到泡泡的事。


  泡泡本来是只流浪猫,被她捡到的时候瘦骨嶙峋,被她喂了一次饭,就每天蹲在小区门口碰瓷她,对她撒娇讨好,反反复复好几次,最后在冬天即将来临时,她还是忍不住把泡泡带回了家。


  爸爸说:“我再做两个新菜。”


  要是没客人,他们就热点剩菜随便吃吃了。过年就是这样,做一顿超丰盛的晚餐,然后接下去的几天都吃剩菜。


  乐茕茕见他妈特满意地在那打量宁西顾,她知道她妈这是颜控犯了,不过就算是她这种混迹网红圈,见多了帅哥,甚至连明星都见过的人,在第一次见到宁西顾的时候,也被他的美色晃了眼。


  不然也不至于一个昏头答应了那么荒唐离谱的请求。


  她自己都栽了,怎么能怪妈妈不坚定?


  要怪就怪宁西顾长得太帅,又很会装乖。


  乐茕茕并不觉得宁西顾是个老实人,特别有时候宁西顾茶里茶气的,她现在正在严重怀疑宁西顾会被妈妈遇见都是他精心设计的!


  以宁西顾的心机之深重,完全不是不可能!


  乐妈妈正在那乐呵乐呵地跟宁西顾说话。


  “在哪工作啊?”


  “我还在读书……”


  “研究生吗?”


  “大学生……”


  “这么小啊?”


  “我有在实习赚钱了!”


  “今年几岁啊?”


  “二十二。”


  乐茕茕侧目,靠,明明才十九周岁,过了年,也顶多算二十,他居然有脸给自己加两岁?!


  妈妈点头:“那还好,差两岁。”


  乐茕茕立即戳穿他:“你听他的呢,他报的虚岁,他就二十周岁,跟我差五岁!一小孩子。”


  宁西顾:“……”


  妈妈闻言一惊,看看宁西顾的身板,说:“现在的小孩子营养真好,长得这么高,你是北方人吧?”


  宁西顾说:“南方人,我老家是xx的。”


  妈妈说:“那也不是很远嘛。”


  又问:“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啊?”


  宁西顾说:“做生意的。”


  乐茕茕实在忍不下去,她看她妈不能更满意,恨不得帮她把这个男朋友定下来。


  乐茕茕头皮发麻,见拦不了,走到宁西顾身边,说:“坐过去点。”


  宁西顾乖乖地往边上坐,让出中间位置。


  乐茕茕在他跟妈妈之间坐下来。


  宁西顾坐得更端正了,他闻到乐茕茕身上的香气,既觉得七晕八素,又懊恼自己的唐突。


  正想着,泡泡跳到他腿上,宁西顾只好用撸猫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乐茕茕的爸爸也从厨房过来。


  他们一家三口一起看电视,只是看新闻节目而已,都能你一句我一句聊得特别热闹。没有任何内涵,但快乐不需要任何意义,因为它只是快乐。


  宁西顾没怎么去别人家做客过,更别说是在这种节日。


  他想插话,又无法加入,心下实在是羡慕乐茕茕家的氛围。让他忍不住想,难怪乐茕茕会是个这样娇气又阳光的女孩子,她就是在充满爱的环境里长大的。


  乐家的饭桌上的菜不算是什么玉食珍馐,只是家常菜而已,一个鸡汤锅子,烫点小青菜,陪个三荤两素。


  宁西顾却觉得比昨天前天在家陪他爸吃饭要香多了,他一口气吃了一碗饭,没吃饱,不好意思再要一碗。


  乐茕茕瞥了他一下,对他伸手:“碗给我吧。”


  宁西顾哪敢让她帮自己盛饭,像他在乐茕茕家,都是他……不对,乐茕茕从不吃第二碗饭,他没给乐茕茕盛过第二碗饭,第二碗饭倒是盛过。


  宁西顾赶紧说:“我自己弄。”


  乐茕茕哼了一声。


  乐妈妈都很热情:“没事,小宁,想吃就吃啊,不用客气。”


  宁西顾吃了两碗饭,吃了个半饱吧。他还是没脸在别人家狂吃饭。


  吃完饭,还主动说:“我来帮您一起收拾碗筷。”


  乐妈妈推辞一下,但是宁西顾坚持,就由他去了。


  乐妈妈转过头,拉了女儿说:“虽然年纪小了点,但这不是很乖吗?这年头,都是媳妇儿上门帮着做家务,我基本没听说过那家男孩子去女方家争着做家务的。”


  乐茕茕有点得意,没忍住炫耀:“我调/教出来的。”


  “厉害啊。”妈妈啧啧称赞,“他经常去你家吗?都熟练到习惯做家务了?”


  乐茕茕这才发现说漏嘴,连忙闭嘴。


  妈妈又说:“大晚上,他家还挺远的,要么把他留下来吧。又不是没有客房。”


  乐茕茕犹豫了下,还是说:“不要。”


  要是答应了,感觉她就落入宁西顾的圈套了!


  宁西顾收拾好碗。


  乐妈妈还拿了个大袋子,给宁西顾装了好多手工做的大饺子、蒸糕、点心等等等等,让他提回去吃。


  宁西顾更不好意思了,突然跑上门白吃一顿就算了,他这还连吃带拿的。


  乐茕茕说:“我妈让你拿就拿着。”


  宁西顾收下,说谢谢,特别大一袋,有点重,勒得手疼,但他握得很紧。


  他很喜欢,打算全部好好地吃完。


  宁西顾就这样边提着一大袋食物,边跟乐茕茕往外走。


  外面还下起了雪。


  踩在雪上,会有揉纸般的吱嘎轻声。


  乐茕茕有点生气地问:“小混蛋,你是不是故意设计我吗?你这个人心机太重了,你老是这样,我那么笨,我算计不过你。”


  宁西顾停下脚步,转身,认真地看着她。


  乐茕茕怕了一下:“你、你又要干嘛?”


  宁西顾发自真心地说:“乐美丽,我的确经常对你怀有坏心眼,我也承认我不是十分正直的人,我以前曾在某些时候出于算计去故意接近你。”


  “但这一次绝不是。”


  “这一次我是真的只是因为想见你而来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