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离婚!我不干了 第 78 章(我舍不得)

书名:离婚!我不干了 作者:臣年

  看着她那熟稔招手的动作, 殷墨原本清冷的面庞上终于染上似笑非笑的弧度。


  薄唇微启:“殷太太唤狗呢?”


  虽是这么说着,身体却很诚实的走向傅幼笙。


  她坐在化妆椅上,正仰头看他。


  纤细羸弱的天鹅颈微微上扬, 想要对上他的眼神。


  殷墨走近之后, 顺势弯腰, 修长手臂撑在她扶手两侧,与她视线平行。


  看到他千里迢迢赶来之后, 傅幼笙觉得昨晚那些生气,委屈等所有的负面能量一下子,全部都被风吹散了一样,剩下的便是眼底盛满自己的男人。


  她捧住殷墨的脸,假装端详。


  然后忽然在他唇角亲了一口, 故意说:“哪里像狗狗了, 也没有狗狗那么可爱。”


  殷墨磁性清越的笑声低低响起来:“你就是这么给孩子做胎教的。”


  听到他提到宝宝。


  傅幼笙傲娇的轻哼了一声:“你是为了我来的, 还是为了它?”


  细白小手捂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目光灼灼的看着殷墨。


  争宠的意思非常明显。


  殷墨俯身轻轻环抱住她的身子:“我是为了谁,你不是最清楚?”


  下一秒。


  傅幼笙不按常理出牌, 她垂眸一本正经的看着自个小腹说:“宝宝你看到没有, 爸爸完全没有妈妈那么爱你,等你出生之后,要最爱妈妈!”


  “知道吗?”


  殷墨:“……”


  他也是完全没想到,自家太太居然存着这么‘险恶’的心思。


  指骨曲起来, 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胡说什么。”


  “颁奖典礼什么时候结束, 订明天的机票可以吗?”


  他现在只担心傅幼笙的身体。


  毕竟这段时间他不在家里, 傅幼笙不知道阳奉阴违的背着他胡吃海喝什么了。


  而且还把家里的管家给说服了, 成了帮她瞒着自己的帮手。


  殷墨忍不住无奈的又弹了她一下。


  真是一点都不能让人放心。


  傅幼笙对上殷墨毫无隐藏情绪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微微有点心虚, 老实回答:“今晚就能结束,明天可以回北城。”


  “你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要不先进去休息一会儿?”傅幼笙看着殷墨眼下那一抹倦怠的青色,有点心疼。


  光用猜的就知道,他估计一天一夜都没有睡了。


  不对,可能是两天两夜,


  殷墨素来休息时需要极度安静的环境,在飞机上很难睡着。


  他从国外出差回来,然后在家里没待两个小时后又飞F国,每次都是高达十几小时的飞行时间,哪有时间休息。


  越想越觉得心疼,捏了捏他的指骨:“你是不是傻啊,干嘛非要自己过来。”


  殷墨看着她。


  房间静谧了几秒,他才缓缓开口:“上了飞机后,大脑才反应过来,做了什么事情。”


  因为飞来见她,是心之所向。


  那么一瞬间的决定,甚至没有考虑公司工作怎么安排,更没有想自己当时已经20多个小时没有阖眼,身体已经替他做了决定。


  傅幼笙双唇抿了抿,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强行拉着殷墨到里侧的卧室里。


  大床被她睡过的缘故,还没有整理。


  房间内充斥着她身上浅淡的香气,让人安心又平静。


  殷墨本来发胀的额角,渐渐平静下来。


  傅幼笙拉着他到了浴室:“你先泡个澡解解乏,我让人给你带午餐过来,吃完了就好好睡一觉。”


  她语调难得强势,不容拒绝。


  殷墨含笑看着她:“都听殷太太的。”


  傅幼笙小声嘀咕了句,“这还差不多。”


  说着,又亲自帮他放了水,这才出门。


  看着傅幼笙曼妙纤细的身影离开,殷墨目光缓缓移开,落在旁边浴缸内渐渐浮现蒸腾雾气的热水。


  他们住的是总统套件,隔音极好,所以外面客厅可以当作一个小型化妆室,并不影响里面人休息。


  傅幼笙把闻亭他们喊回来。


  看着空无一人的空间。


  闻亭开口:“殷总去休息了?”


  傅幼笙应了声:“你去弄点清淡的吃食,给他送进去。”


  “快点。”


  闻亭:“是是是,小的这就去。”


  闻亭效率很高,酒店效率也很高,他打电话订了餐之后,不到二十分钟便送上来了。


  等闻亭送进房间之后。傅幼笙已经跟化妆师造型师挑好了配这套旗袍的妆容。


  造型师感叹:“当年傅老师就是以一身旗袍火遍大江南北,直到现在娱乐圈都没有一个人穿旗袍能超越傅老师。”


  “现在穿着这身旗袍,绝对能旗开得胜,拿到最佳女主角。”


  化妆师:“最佳女主角算什么,这才是开始。”


  “傅老师最近那么多优秀的片子上映,不是还入围了跟这个奖项同等的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吗,我觉得哦,傅老师的演技拿影后大满贯也只是时间问题!”


  “借你们吉言,要是能拿到奖,每人再多加一个大红包在。”傅幼笙看着镜子里已经开始化妆的自己,红唇含笑。


  “那您可得提前准备好了。”


  大家好听的话跟不要钱似的。


  尤其当傅幼笙化完妆,又穿好旗袍后,赞美达到了顶峰。


  “太美了。”


  “太有气质了。”


  “这一身要是穿出去,绝对让那些歪果仁都惊艳眼球!”


  傅幼笙身材完美,仪态芳华,自然是最能把旗袍穿出风韵的,尤其是旗袍剪裁贴合她的身体曲线,没有一点不熨帖的地方。


  傅幼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其实早就习惯了穿旗袍的样子,但每一次都会被旗袍本身惊艳。


  前辈们的智慧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怎么能想出并设计出旗袍这样适合女性的衣服呢。


  乌黑蓬松的发丝被化妆师一双巧手挽成了漂亮的发髻,长长钻石链条编进乌黑发丝里,优雅中平添几分仙气。


  可以说是仙女下凡也不为过了。


  颁奖典礼上。


  如造型师她们所言,傅幼笙这身打扮成了全场的焦点。


  甚至有很多国外女明星来找她问礼服是从哪里定制的。


  她们也想要置办。


  简直太美了。


  高潮是在傅幼笙被外国主持人宣布,她获得最佳女演员奖的时候。


  傅幼笙眼底划过一抹惊喜。


  “恭喜。”


  坐在她旁边的导演,编剧,以及楚望舒,同时站起来给她一个拥抱。


  最后是楚望舒扶着穿高跟鞋的她一步一步走向领奖台的。


  傅幼笙看了眼楚望舒,心里有点罪恶的想,如果这个人换成殷墨就好了。


  楚望舒多聪明,自然看出来她眼底那可惜,忍不住低低笑了声:“怕你家那位吃醋?”


  傅幼笙轻咳一声。


  所有灯光都打在他们身上,她一边维持微笑,一边小声回道:“对啊。”


  楚望舒轻轻将她送上很滑的领奖台:“放心,是他让我扶着你的。”


  离开时,楚望舒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傅幼笙的小腹。


  轻叹了一声。


  若是之前还能抱有一丝希望。


  而现在――


  他确实没办法去插入人家完整的家庭。


  所以当朋友是最好的选择。


  傅幼笙惊讶,然后见楚望舒目光落在她小腹上,忽然反应过来。


  他这是知道自己怀孕了。


  殷墨说的?


  傅幼笙想到殷墨那个大醋王,居然主动让视之为情敌的人照顾她,心里得酸成什么样子。


  但是她却清楚。


  殷墨完全是为了她。


  甚至可以忽略自己的醋意,主动请楚望舒照顾她。


  怎么办。


  忽然觉得自家那个男人还真的挺委屈的。


  等回去再好好奖励他吧。


  站在国际的领奖台上,傅幼笙看着下面那些熟悉或陌生的东方西方面孔,胸口轻轻起伏,稳住了心神。


  如其他人那样用英文说完获奖感言之后。


  傅幼笙目光看着镜头,红唇含着笑意用中文说:“最后要感谢我的先生,谢谢他十年如一日的陪伴,我很庆幸,当初遇见你。”


  说着她晃了晃手中沉甸甸的奖杯,眼眸弯弯,“往后十年,二十年,一辈子,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


  这段获奖感言一出。


  国内□□过来看颁奖典礼的吃瓜群众们差点炸了。


  ――啊啊啊啊,我老婆真的太甜了!!!旗袍好美,美瞎我的眼睛。


  ――老婆穿旗袍就是yyds,谁都超越不了。


  ――我老婆在跟我表白!!


  ――殷墨,有人跟你抢老婆。


  ――哈哈哈哈,看着那些歪果仁懵逼的眼神,真的好好笑,我女鹅就是牛逼,恩爱闷不吭声的秀到了国际领奖台上。


  ――我就说柚子一直没有秀恩爱是想要放大招,你们还说柚子不够爱殷总!这得多爱,才能真情实感的说出这样的话。


  ――今夜我们魂穿殷总好吗?


  ――呜呜呜酸了酸了,别人家的老婆,别人家的老公!


  ――今晚殷总一定要好好奖励柚子嘿嘿嘿,坏笑jpg.


  ――你们关注点放在楚神来回送傅女神上领奖台下领奖台的画面了吗,这对也好好磕。


  ――女神要不全都收了吧,建一个后宫。


  ――楼上大胆发言!!!


  ――等等,你们没注意到楚神看傅女神小腹吗???我艹,女神不会是怀孕了吧?


  ――看动图,好像真的有?


  ――妈呀?


  ――楼上这是什么眼力,牛逼啊。


  ――???怀孕?有宝宝了?


  ――……


  原本傅幼笙旗袍傅幼笙国际影后的词条渐渐被新上来的热搜冲到了热搜下面。


  新上来――傅幼笙疑似怀孕直接冲上了热搜第一。


  并且以雷霆之势将整个微博系统弄崩了。


  微博程序员们:这还只是疑似怀孕就把微博弄崩了,这要是实锤怀孕,他们整个微博系统是不是都要不存在了……


  程序员们一边加班,一边泪流满面的记住了傅幼笙这位顶流女明星的超高热度与国民度。


  此时,远在国外。


  傅幼笙回到酒店之后。


  便看到殷墨已经坐在客厅等她了。


  黯淡却柔和的灯光下,男人高挺鼻梁上戴着细框金边的眼镜,安静的坐在笔记本电脑旁,似乎正在办公。


  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


  男人下意识抬眸。


  傅幼笙直直的落入男人那双幽邃却温柔如大海一样的眼睛里。


  男人原本薄凉的面庞上染上一抹浅笑:“回来了。”


  傅幼笙一下子感觉心里有了归属。


  甚至来不及脱下高跟鞋,像是归巢鸟儿一样,投入男人怀抱里。


  房间里温度刚好,殷墨身上温暖如春,傅幼笙忍不住蹭了蹭他雪白的家居服:“殷墨……”


  “嗯。”


  殷墨应了声,顺势搂住她,目光落在她脚上。


  将人直接原地抱起来,抱到沙发上,自然的脱下纤细脚踝上缠着漂亮蝴蝶结的高跟鞋。


  傅幼笙又唤他名字:“殷墨。”


  “殷墨。”


  “殷墨。”


  殷墨替她揉着泛红又冰凉的小脚,耐心的应她:“我在。”


  “老公。”


  傅幼笙垂眸看着男人骨节修长明晰的大掌丝毫不嫌弃的托着她的小脚,大概是怀孕的缘故,突然涌上了一阵感动情绪。


  主动抱住他的脖颈,还涂着口红的唇瓣亲上了男人淡色的薄唇。


  唇齿相依。


  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傅幼笙整个人躺在沙发上,仰头看着悬在她面前的男人隐忍的目光。


  忍不住低低笑出声。


  指尖抹了一下他的唇角。


  雪白指腹上瞬间染上了一点红色。


  在晦暗的光线下,暧昧又迷离。


  傅幼笙曼妙玲珑的身子微微蜷缩,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双手捂在腹部:“怎么办,老公你好像还要忍好久?”


  “我可真是舍不得。”


  殷墨薄唇覆下。


  男人炙热又烈性的气息洒在她敏锐的耳垂。


  傅幼笙心尖轻颤。


  以为他想要做坏事。


  然而,殷墨缓缓说:“我也舍不得。”


  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你心疼我的时候,恰好我也在心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