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豪门娇女在六零 第 99 章(一更)

书名:豪门娇女在六零 作者:湖涂

  


  张嫂子心里还是希望李妍能够发挥自己的特长。


  然后心里也担心李妍是不是因为之前没给她安排工作, 心里有所不满,就让林乔她们平时给李妍做做思想工作。


  林乔麻溜的点头答应了。


  等张嫂子走了,她就去找李妍聊天。


  说你这样不行啊, 你之前跳舞的,这是你的特长, 不能白费了这个能力。


  李妍坐在树荫下看着豆子地,“跳舞谁都能跳, 但是这里离不开我。”


  林乔道, “没这回事, 跳舞你是专业的, 种地还有更专业的人来干呢。”


  李妍听到这话, 突然眼睛泛红的看着林乔。


  “……”怎么又哭了呀, 比自己还像哭包呢。真是娇气包。


  娇气包林乔终于找到了个比自己还能哭的人了, 她还有点优越感出来了, “你怎么又哭了呀,咱不能这么娇气,这样不好。”


  李妍问道, “我是不是很没用。”


  “谁说的?”


  “我以为只有我可以给它们力量, 原来我只是芸芸众生中最不起眼的那一个。它们原来并不需要我。”


  比如那个轻易放弃多年感情,抛弃她的人。


  比如文工团里,她以为自己条件好,跳的好,是团里的团柱子。但是在出事之后, 自己就被团里赶回家了。很快就有人顶替了她的位置。


  还有张拓, 她以为张拓是离不开她的, 可是事实证明,他也是可以离开的。就这么离开, 一直都没出现。


  李妍越哭越凶,林乔:“……”她突然有点儿理解顾华垣心情了,当初顾华垣是有多好的脾气,才能忍受她总是哭啊。


  她也无奈,“好了好了,我不让你走了还不行吗?你说我一个女孩子,你对我哭也没用啊。我也没办法给你爱的抱抱。”


  李妍梨花带泪,“你不是说有人比我更会种地吗?”


  林乔:“……但是别人没有你这么用心啊。技术都可以学,心态是没办法取代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之前没让别人种,只让你种?那是因为我信任你。”


  “……”李妍看着她,“真的吗?”


  “比珍珠还真。”


  李妍显然受到了安慰了,心情好了起来,看着那片土地,深情道,“我会很爱惜它们的。”


  林乔:“……倒也不必如此。”


  回办公室,林乔就问肥猫,“原剧情里面有李妍吗?”


  肥猫最近心情很不好,并不想理她。但是为了搞事,还是勉为其难的和她说话,“嗯,有。”


  林乔好奇的问,“她的结局怎么样啊?我看她这个性子,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啊。”


  “想知道啊,你现在去和苏维珍或者李二妹吵一架,我就告诉你。”


  “……毛病啊。”林乔翻白眼,“你是不是当反派当上瘾了。改天我给你看看思想道德。”


  肥猫双眼无神的躺在空间里面。就和一摊泥一样的。


  它特别想告诉这个玩家,没有能量的它,连个棒棒糖都没得吃。


  每天只能冷眼旁观的看着玩家带骗剧情,离原设定越来越远。


  林乔道,“你不说就算了,我也就问问而已。以后我都不找你说话了。”


  这可不行,肥猫立马坐起来了。


  玩家要是不理它,它连搞事的机会都没了。


  要知道,未来还有一个重大的机会打击玩家呢。


  它咳了咳,“关于她的剧情不多,只知道几年后死了。”


  林乔听到那个字,心里一个咯噔,“怎么会啊,张拓呢,张拓对她那么好,还有张家人。而且她来这里了,怎么会死呢?”


  肥猫道,“来这里不代表不回去,她自己闹着回去怪谁?


  那些人总有护不住的时候。反正我觉得她是自己作死。由此可见,这不是一个好人。玩家,我建议你和这种人保持距离。不要再一条道走到黑了。你之前和李二妹这个反派走得近,已经让剧情偏移了。要是发生更多的偏移,我就再也没有知道未来发展的能力了。对你非常不利。”


  林乔坚定的摇头,“如果是这种未来,那我宁愿一直不知道,也要去改变它。”


  “你就不怕你还没回去,剧情改变太多,导致你也出现什么问题吗?到时候可别怪我提醒不了你!”


  “……没事,这不是还有你陪着吗?”林乔故意气它。


  肥猫果然被气的握拳头。


  它现在每时每刻都在后悔选了这么个玩家。


  现在指望她走剧情是不行了,唯一的机会就是阻止原女主苏维珍改变顾华垣牺牲的剧情。按照顾华垣最开始的命运发展,让他牺牲。那时候的黑能量应该会很多。


  既然玩家不想离开这里,那就留在这里吧,反正它自己攒够能量自己离开就好。


  这会儿顾华垣正在王营长办公室里面聊天。跟着一起的还有徐远征。


  王营长最近接到了通知,上面似乎有了换防的想法。今年又要入伍一批新兵。到时候新兵们就先调动到建设兵团来历练。


  而顾华垣这样经历过战火,经验丰富的老兵则要调动到边防部队那边去。


  王营长手底下的干部都还是比较优秀的。


  比如顾华垣的单兵训练和指挥能力,比如徐远征的工程建设能力。


  有些边防部队的领导已经直接和建设兵团这边打了招呼,点名定下这两个人了,说等换防开始之后,就把这两人调过去。


  王营长心里当然舍不得,但是也为两人高兴,所以干脆就把他们找来通知了。


  听到这消息,徐远征和顾华垣都挺高兴的。


  当兵的,谁不想能够守卫边防呢。


  哪怕当初是他们自己申请过来的,那也是因为这边情况比较紧急,当时仗也打完了,他们过来可以出一份力。


  现在这边开荒任务完成的差不多了,当然是希望去更重要的岗位了。


  徐远征当即就说服从组织安排,哪里都行。只要能出出力气。


  王营长点头,又问顾华垣。


  顾华垣问道,“最迟什么时候过去?”


  王营长道,“明年开春。”


  听到这话,顾华垣点点头,“那我晚点再答复您。”


  王营长道,“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你还准备一直在这里种地啊。我可不相信你顾华垣是孬种。”


  “种地也不是坏事。主要是我还挺舍不得大家的,特别是营长您。”


  王营长听着这话就笑了,“少来,我可不吃这一套。算了,你先回去考虑也行,早点通知我。到时候没准你们能分一起去呢。”


  徐远征就乐了,“要是真能分一起就好了,我媳妇和他媳妇感情好,能作伴。”


  出了王营长办公室,徐远征就找顾华垣商量,说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就不信他不想去边防的。


  那边虽然环境也不会比这里好多少,但是最起码干的事儿是本职啊。而且现在虽然没打仗了,但是边防那边也是时有摩擦的,只要不动枪子,和敌人打打拳头也是有可能的。


  顾华垣道,“这事儿得回去和家里商量一下吧,毕竟是要拖家带口的过去的。”


  “……我家维珍应该不会反对,当初我来这里,她二话没说就跟着一起了。你家小乔同志也是个很大方的人。”


  “我喜欢和我媳妇商量,不行?”顾华垣一本正经,“我就喜欢显摆我有个好媳妇,我就喜欢什么都和她说。”


  徐远征:“……”


  ……


  林乔因为知道李妍原本命运会牺牲的事儿,心里一直觉得不舒坦。


  虽然她和李妍关系也就一般般,但是想着一个认识的,活生生的人几年后就会死,心情就郁闷。


  看着李妍的时候,她都忍不住带着怜悯,有心还想劝她别这么辛苦,多休息,活有人干呢。


  可惜李妍完全不知道她的苦心,下工都不着急走,还要坐在豆子地里和这些豆苗聊天。


  林乔就忍不住感慨,虽然比自己还娇气,性子也不好相处。但是能够和豆苗聊天的人,能有多坏呢。


  按着肥猫的说法,李妍同志未来的命运大概是和回到首都有关。


  只要让她别回首都,留在这里,可能就会有很大几率改变命运。


  想想也是,这里环境简单,民风淳朴。一个二妹都能在这大院里搅风搅雨了,可想而知有多安全。


  所以她还是不赶李妍离开养鸡场了,就让她爱上养鸡,爱上种地,留在这里吧。


  晚上顾华垣回家的时候,林乔已经洗好澡,穿上土布做的睡衣了,看到顾华垣回来了,立马拉着他聊天,还没走近就闻着一股汗味,嫌弃的让他先去洗澡。


  顾华垣看着她那嫌弃的捏着鼻子的样子,故意凑近了一下在她脸上挨挨,才笑眯眯的去洗澡。


  见顾华垣只拎着桶,没要热书,林乔喊,“用热水洗,别着凉了。”


  “太热了,用不着。”顾华垣头都没回的甩甩毛巾。


  快速洗了个作战澡之后,林乔已经煮好粥了。放在桌上晾着。炉子上还热着窝窝头,碗里放着凉拌的野菜。


  现在夏天的饭菜好做,林乔也主动承担起了做饭的任务。毕竟不想变成被人鄙视的懒人。


  顾华垣坐下来喝粥吃馒头,林乔则坐他对面没动筷子。


  顾华垣问道,“有事情吗?”


  “有啊,想和你聊天。”林乔双手撑在桌上,支着下巴,“今天张嫂子都说要给李妍换岗位了,让她组个文工团平时给大家表演,李妍拒绝了。”


  “哦,”顾华垣应了一声。


  “你怎么都没什么反应啊,”林乔不满他这么敷衍。


  顾华垣道,“别的女同志,我聊那么多做什么?”


  “这可是你兄弟媳妇呢,我呢,现在对她的工作态度还是很满意的,所以准备培养她留在养鸡场好好工作。你说怎么样?”


  顾华垣点头,“这当然没问题。”


  “那你能不能也和张拓多聊聊,让他以后别回首都啊,就留在咱们这边发展。这样我也不算白培养一个人才了。你说是不是?”


  “张拓也没说要回去吧。”


  “那谁说得准呢。”林乔咬着筷子,她可知道,原剧情是回去了的呢。


  “说起来张拓和李妍到底什么矛盾啊,好像一直没回家是不是?这样不行,我觉得李妍同志情绪不大好,有点儿……神神叨叨的。她现在真把豆子当朋友了。”


  林乔叹气,“我觉得她可能是太孤独了。让张拓多注意点。”


  顾华垣道,“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不好说,改天我劝劝吧。”


  林乔也不知道张拓和李妍到底什么矛盾,但是想着以前那么重视李妍,突然一下子连家也不回,就忍不住感慨,“男人变心就是快。”


  顾华垣听到这话就呛到了,“别乱说,我可不是那种人,至于张拓,他也没那个胆子。”要真有这胆子,也不至于苦这么久了。就是现在的,都还每天偷偷打听李妍消息,有时候还去偷看呢。


  但是每次看人家李妍过的好好的,也没因为他的离开而伤心什么的,张拓自己反而还过的不好。


  反正就他最近遇到张拓的情况,真谈不上好。


  “行了,咱不提她们了,提提你吧。小乔同志,要是咱们突然离开这里了,你觉得什么时候方便啊?”


  林乔喝了喝粥,认真道,“那当然是把养鸡场扩大之后,走上正轨才行啊。现在才刚起步呢。”


  顾华垣道,“你准备多久完成这个目标?”


  “我也不知道啊,我本来想着两年之内的,但是现在时间都过了大半年了,就这么点成绩。我们养鸡场最近都开会了,要加大孵化进度,要扩大鸡群。年底保证可以开始供应充足的鸡蛋给咱们团呢。”


  顾华垣神色有些沉重,也有些犹豫和挣扎,“是这样的,今天王营长和我谈了一件事儿。”


  他把今天的事情和林乔说了一通。


  林乔张着嘴,就觉得挺突然的。


  她在这里的一个愿望就是干点事情呢,要不然早走进度了。还准备完成工作任务就再放心的离开这个世界,谁知道现在顾华垣要带她离开这里了……


  顾华垣道,“我是这么考虑的,工作对你也很重要,我就先调过去,你在这边继续工作。等完成了,再跟我一起去,怎么样?”


  他说完,神情说不出的落寞,看起来有几分脆弱的可怜感。


  林乔的心一下子就怜惜起来了,她琢磨着,这是不是有几分猛男落泪的感觉。可心里是怜惜,嘴上倒是挺诚实,“这样也好。等我完成任务,我就去找你。”到时候就可以安安心心走进度,然后回家了。


  顾华垣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拔凉拔凉的。


  偏偏话还是他说出口的,他抿着嘴笑着点头,“也好,那,那就这样?”


  “行,没问题。我同意。”林乔很爽快的答应了,觉得这样最好,既可以完成自己的工作安排,也能够不拖累顾华垣的事业。


  虽然……虽然是有些舍不得……但是迟早要走的。


  林乔偷偷的叹气,把舍不得这种情绪从心里赶出去。


  晚上顾华垣帮着林乔把蚊帐放好之后,自己就穿着背心出门了,说要去训练。


  林乔道,“大晚上的还训什么啊,早点睡啊。”


  “睡不着,我出去练练,”这要不出去出点力气,心里得堵死了。


  看着顾华垣头也不回的走了,林乔哪怕反应慢点,也意识到顾华垣心情不好了。


  她就想了想,能有什么让他突然心情不好的。左想右想才想到,不会是因为工作调动的事儿吧。


  “臭男人,口是心非。自己说的还怨人,哼!”她气呼呼的躺下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