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豪门娇女在六零 第 57 章(二更)

书名:豪门娇女在六零 作者:湖涂

  火车到首都的时候, 正好是早上。


  西北的雪大,首都也不遑多让,下了火车林乔就打了个哆嗦。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的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球了, 依然还是好冷好冷。


  顾华垣道,“回家就好了。”


  林乔哈了口气, 觉得自己结个婚真不容易啊。这可真的折腾。以后她在现实世界结婚,一定只领证, 婚礼都不想办了。


  行李是顾华垣提着的, 林乔只需要跟在后面走。


  还没下站台呢, 一个年轻人就高兴的往这边跑, “顾石头!”


  顾华垣也看到人了, 拉着小乔走过去, 快走近的时候才松手, 和来人拥抱了一下。


  林乔在后面观察, 是个年轻人,皮肤比顾华垣白点儿。属于浓眉大眼型的,看着属于老实类型。


  “弟妹你好, 我是张拓, 开拓的拓。”


  林乔赶紧和人握手,“你好,我是林小乔。”


  顾华垣笑着又给林乔介绍,说张拓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兄弟。如今人留在首都工作呢。这次可请他帮了不少忙。


  张拓笑着扒拉了一把头发,说都是举手之劳。


  看林乔冻得哈气的样子, 他赶紧道, “走走走, 我开车送你们回大院。顾叔本来要来接的,我说我来, 他才没过来。但是人还在家里等着呢。”


  顾华垣笑道,“我和他也几年没见了,有什么变化吗?”


  “还是中气十足呢,前几天又跑外面住两天。”


  张拓笑着道。


  顾华垣也笑着摇了摇头,“都多大年纪的人了。”


  林乔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在说长辈们的事儿呢,小乔同志,你还是第一次来首都吧,等婚礼办完了,在这里多住几天,我带你们到处转转。”


  林乔挺想答应的,但是这也不是她能做主的了。婚礼一办,就得回家了。


  嘴里还是嗯了一声。


  一路上,林乔也透过窗户看外面的风景。


  这会儿的首都,没有什么高楼大厦,甚至还存在一些古代建筑。


  一路过去,四合院随处可见。


  虽然下大雪,但是外面的人还是很多,大家穿着打扮基本上都是工装或者中山装,大多数还是军装。


  这会儿林乔挺想照几张相片的。


  正好,顾华垣也和张拓说起了照结婚照的事儿。张拓之前结婚,就请了师傅上门照的。当时顾华垣还笑话说太小资,轮到他和小乔了,感觉这个还真必须有。


  “都帮你约好了,年底结婚人多,你要不约上啊,可能还赶不上呢。”


  林乔高兴道,“可以在外面来照吗?”


  “当然可以,还可以去故宫照。”


  林乔道,“不需要不需要,咱就在大街上照。多有纪念意义啊。”


  顾华垣虽然不知道这大街上怎么就比故宫更有纪念意义了,但是新娘子发话了,那肯定是听她的,“也行。”


  张拓听着顾华垣妥协的回答,偷偷笑了一下。心道这小子还笑他,自己不也栽了?


  以前多硬气的一个人,现在也成软耳朵了。


  车子一路直奔大院,进去的时候还接受了一下检查。


  进去之后,就是一排排的小洋房。


  林乔从一些门口路过的时候发现,这些小洋房的院子里清一色的种着菜。


  太接地气了。


  车子到了一栋两层小楼前停下来,屋里就有人出来了,顾必成大步走了过来,看到小乔他们下车了,也不理自己儿子,就激动的看小乔,“哎呀,像,真像你父母。”


  林乔:“……”不可能吧。


  顾必成满怀激动的打量林小乔,“孩子,这些年吃苦了,不过以后就好了。你现在和顾石头结婚了,以后就是咱顾家的媳妇。再不让你吃苦了。”


  林乔这才反应过来之前张拓也喊顾华垣这名字呢,“顾石头?”


  “哦,就是华垣。他小名,我给取的。”


  顾华垣:“……”


  林乔笑道,“这名字好,他有时候还真和石头一样。”反正严肃的时候就硬邦邦的。


  “哎呀,小乔可终于来了,我这一天天的盼着呢。”


  张文娟也从顾必成身后走出来,伸手主动握住林乔的手。


  林乔知道,这就是顾华垣的后母张文娟女士。


  因为顾华垣的描述里面,张文娟女士挺照顾他的,所以林乔对她印象也不错。反正也不会相处什么。于是热情的和她握手喊阿姨。


  “来来来,进屋里坐,外面多冷啊。老顾也是的,这大冷天的把孩子拦在外面,多难受啊。”


  顾必成难得笑着说自己考虑不周。


  张文娟心里泛酸水。


  张拓就没跟着进屋了,和顾华垣打了招呼,说等家里忙完了就联系他。


  进来屋里,林乔才知道这洋房内部其实挺一般。


  不像未来的别墅那样装修豪华,反而就是最简单的刷白了。屋里的摆设也很简单。沙发都是简单的木质沙发。


  当然,比起她在西北那地方还是好很多的。


  看来这就是这个时代的豪宅了。


  林乔觉得自己这趟也算圆满了,贫苦的见过了,现在富裕的也见过了。以后可以给自己那些历史不大好的朋友吹牛了。


  张文娟一直在暗中观察林乔,见她眼神瞄了瞄房子周围,心里就有点危机感。


  还有点瞧不上。


  觉得林乔是没见过世面的,如今见到好条件了,没准就想留下了。


  不过她暂时也不着急,先在老顾面前把面子做好再说。


  于是不动声色的招待林乔喝茶。


  她把两个孩子也从楼上房间叫下来。


  两孩子,大的那个是男孩,十三岁,笑的那个是女孩子,才十岁。


  “这是你们弟弟,叫顾华瑞,这是妹妹,叫顾华音。”


  “瑞瑞音音,喊嫂子。”


  两人按着吩咐喊了一声嫂子,然后打量林乔。特想看看传说中被压迫的小丫鬟是什么样子的。


  简直太好奇了。


  这社会竟然还有小丫鬟。


  这怎么看着都不像丫鬟的,长的比大院里面的姐姐们都水灵。


  林乔感觉他们在看自己,就问道,“你们看什么啊?”


  这要换机灵点的,那肯定说,看姐姐你漂亮。


  但是这两个孩子有点实诚,顾华音上次犯了错,这次就没先开口。顾华瑞从小在大院里面天不怕地不怕的,就直接说了,“嫂子,你看着一点都不像小丫鬟。”


  家里虽然只剩下顾家自己内部人,但是场面还是寂静了两秒钟。


  顾必成还没来得及发作,林乔就问,“哪里不像啊?”


  “你太好看了。”


  林乔立马道,“有眼光。”


  “……”


  “哈哈哈,小乔这孩子很自信啊。”顾必成打着哈哈,却还是偷偷瞪了眼自己两个孩子。


  顾华垣笑道,“看来我们不在家的时候,家里人也挺惦记我们的,没少念叨。”


  张文娟:“……”


  林乔虽然也知道做丫鬟不是丢人的事儿,这也是游戏给她安排的身份背景,但是这不代表她就听不出来这些话里的恶意。


  看来顾华垣也不是那么聪明嘛,这后妈也没他说的那么好。


  幸好她来这里了,要不然等她走了,顾华垣还是一个被欺负都不知道的小可怜呢。


  难怪家里在首都,人还跑那么远去吃苦。太可怜了。


  几乎一瞬间的功夫,林乔已经在脑海里面脑补出了顾华垣小可怜的形象。


  尽管林乔没计较什么,但是客厅的气氛还是有些尴尬起来。


  顾必成有心还对张文娟发作一下,但是当着儿子媳妇的面也不好办,只能让他们先上去收拾收拾,待会下来吃东西。


  张文娟立马找补,“是啊,这一路可辛苦了。华垣的房间都收拾好了,去换一身暖和的衣服,下来吃热乎的汤面。”


  顾华垣点点头,领着林乔上楼。


  因为两人已经领了证,家里自然直安排了一间房间,进屋的时候,顾华垣还担心林乔会不好意思,还想着怎么安抚她,结果林乔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一进屋就把门关上了,然后小声和顾华垣道,“可不是我挑拨啊,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你那个张阿姨段位一点都不高。”


  “段位?”


  “嗯,就是等级。”林乔道,“我感觉她有点儿面慈心苦。”


  林乔自己没后妈,但是她塑料闺蜜有啊,而且见过不止一个。有时候她上门去做客,人家也很热情招待,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在说她闺蜜人品不好的。


  顾华垣见她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就笑了,“咱也不在这里常住,别想那么多。”


  “我是替你担心,怕她在你爸面前挑拨你们关系。”她闺蜜的后妈就是这么干的。


  “我都这么大了,还怕这个?”顾华垣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他以前就不在乎,更何况是现在都有自己的家了。


  说句现实点的话,要是以后有了孩子,调派的远了,没准十几年都可能见不着呢。


  他不着急,林乔可替他着急了,怕他会被人绵里藏针的欺负。


  “你放心,我肯定让她不敢欺负你。”要是那个张阿姨太过分,她非得和顾叔叔谈谈,可千万不要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啊。


  这么一想,顾华垣其实和她一样可怜呢。


  他们的爸爸都是有了新人忘旧人。顾华垣比她还惨,她面对的是私生子,好歹还有点舆论上的优势。顾华垣面对的是合理合法的人。


  哎……


  见小乔这么护着自己,顾华垣还挺受用的。


  “嗯,那小乔同志你就费心了。现在可以收拾了吧,待会下去吃饭,上来就睡觉。”


  “哦。”林乔这才开始收拾自己。正准备换衣服呢,就见顾华垣在将行李往柜子里放。


  她道,“怎么都放里面。”


  “咱们都睡这里。”顾华垣面不改色道。


  林乔:“……”


  “家里没客房了吗?”


  “家里就四个房间,没多余的了。再说了,我们都领证了,分开睡,让其他人怎么想,还以为咱们假结婚呢。”


  林乔心猛的一跳。


  这还真结婚啊。


  这,这难道还要洞房吗?


  顾华垣见她紧张,笑道,“行了,别怕。我还不至于呢。咱办婚礼再说。”


  都这么讲究了,那就干脆讲究到底,有点仪式感。他还不至于着急的这点时间都等不了。


  林乔果然冷静了一点。


  想着这就好。真要洞房,她还真一下子没法适应。


  虽然她也不讨厌顾华垣,但是……想想就很奇怪的感觉。


  两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张文娟就在下面喊他们吃饭了。


  因为是上午,所以就简单的做了一顿,待会儿中午还得正式吃一顿。


  顾必成也没吃,就等着他们回来一起吃。他们边吃,他就在边上问,说吃的习不习惯。


  林乔正愁没机会卖惨呢,听到这话就说习惯习惯。这可比在西北那边吃太好了。


  在那边,差不多顿顿都是喝杂粮糊糊。一个月都吃不上一次肉。


  顾华垣:“……”


  顾必成在边界那边吃的也不好,但是因为有守卫边疆的重任,所以吃饱是没问题的,偶尔还要改善伙食,保持营养,确保战士们具有作战的力量。


  现在听说他们的生活,就有些心疼。他不心疼儿子,军人嘛,该吃的苦还是得吃。


  以前他们打鬼子那会儿,别说糊糊了,连草根都吃过呢。


  他就心疼小乔,“孩子,苦了你了。这样,等你结婚就别去随军了,就留在首都。让你张阿姨好好照顾你。”


  厨房里,张文娟的锅铲掉在地上砸的哐当一声响亮。


  林乔都傻了,不知道顾叔为什么会得出这么个结论来。我说你儿子苦,你让我留首都干什么啊?


  她拒绝,“这可不行,我不能留在首都。”


  顾华垣咳了咳,“快吃,凉了。”


  “哦。”


  顾必成看两人这夫唱妇随的样子,心里欣慰极了。看来小乔也很中意顾石头啊。


  都不乐意待在首都了。


  虽然小乔没同意,但是厨房里的张文娟还是不放心,觉得小乔可能是在讲客气话。


  要不然刚才也不会在老顾面前诉苦了。心里想着,真不愧是资本家家里出来的,心眼子就是多。


  吃完饭,林乔就困了。在火车上虽然没怎么动弹,但是睡觉真不舒服。


  顾华垣就带她上楼睡觉,“我出去一会儿,待会回来。”


  林乔打了个哈欠,“早点回来啊。”


  “行。”顾华垣笑了。现在都有人管他了。


  ……


  顾华垣出来还是找的张拓。


  大院里的兄弟,也就张拓在大院时间待的多,其他人都分配到附近的地方。


  要么就是顾华垣一样离得很远。


  不过这会儿正好要过年,加上顾华垣结婚,很多离着首都不远的人都赶回来了。


  早在回来之前,顾华垣就拖他们帮忙收拾自己那个房子了。


  那屋子多年没人住,里面家具都老化了,都要打新的。


  还要买结婚用品。


  可把这些哥们给辛苦了一阵子。


  不过大家乐在其中。虽然多年没见,当年顾华垣在大院里面和他们一起爬树抓鸟情分还是在的。


  特别是顾华垣聪明,小时候帮他们说话,不知道躲过多少次棍棒了。


  几个年轻人见面了,互相用拳头撞了撞。


  一个小个子年轻人道,“听老张说你媳妇长的很精神啊,怎么不带出来和咱们认识认识啊。”


  “结婚的时候自然就见到了。”


  “瞧你小气的,我媳妇你还从小看到大呢。”他找的是大院里面的青梅竹马。


  顾华垣也不和他们歪扯,“我先去看看你们办事效果。”


  张拓道,“你必须放心,绝对妥妥的。”


  顾华垣在外面看房子的时候,张文娟已经在林乔门外面听了好几次动静了。


  见人没醒,眉头就越皱越紧了。


  她还打算着和这林小乔说说话,暗示一下她别有别的想法。


  哪怕顾华垣是老大,这家里也和他没多大关系。


  这房子是部队分的,可不是祖产。是没办法传给老大的。


  结了婚了,还是分出去多好。


  谁知道这林小乔还真能睡啊,这一睡就要睡中午了。这要是不喊,估计午饭都不吃了。


  这得亏了是新社会。这要是在旧社会,这媳妇谁家敢要啊。


  回来不说帮家里干点活,还真把自己当客人了。


  一出门,张文娟就出去溜达了。


  自然又碰上自己妇联几个同志,就问起了她家里的新媳妇。问她怎么还有空出来。


  张文娟就笑道,“家里也没什么事儿,还在睡着呢,我寻思着等醒了再做午饭,要不然饭菜冷了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