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不同时期的爸爸回来了 036(“沈佳佳确诊了急性白血病...)

书名:不同时期的爸爸回来了 作者:糖丸丸

  036:


  正当林以沫准备接过奶茶时, 一只修长漂亮的手从她身后伸出,代替她接过了奶茶。


  “林、林老师!”


  赵言棠的眼睛瞪得像铜铃。


  这位学校的男神老师什么时候来的!


  也不知为什么,对上这位林老师的双眼后, 他莫名心虚 , 心虚中还夹杂着畏惧。


  林予秋轻摇奶茶,淡淡道:“不介意给我吧?”


  赵言棠默默摇脑袋。


  却也忍不住腹诽, 你一个老师抢学生奶茶,好意思吗。


  赵言棠就看着这位男神老师将吸管戳进奶茶里, 当真吸了一口, 末了点评:“挺甜的。”


  那态度……他想到一个词:纡尊降贵。


  虽然林老师只教一班, 但他的名气不仅传遍高一年级,高二高三也有耳闻, 都说这位林老师很温柔,一点也不严厉的吗, 还会和学生开玩笑来着。


  但他为什么觉得在这位老师很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能在心想不停地说:您老赶紧走吧。


  全副心思都在林予秋身上的他, 没有注意到这位男神老师出现后,他喜欢的女孩都没向老师问好。


  直到――


  “要尝尝吗?”


  他看到林老师将奶茶转向林以沫, 用非常温柔的语气询问,他敢保证, 这种语气绝对不是一个老师对学生该有的语气!


  林以沫平时被亲爹投喂惯了, 也没多想, 下意识低头吸了口。


  赵言棠:“!!!”


  他看看林以沫, 再看看林予秋。


  看看林予秋, 再看看林以沫。


  最后视线落在吸管上面。


  他俩是吸了同一根吸管是吧!


  是吧是吧是吧!


  关键他们的动作非常自然,好像这种事情做了无数遍。


  赵言棠想起听到的一些女生的议论, 说什么林老师就是理想型、找男朋友就要以林老师为模板之类的话。


  他的表情唰一下变了。


  好像撞破某个秘密的惊恐和尴尬,二话不说,赵言棠转身飞快地跑了。


  林以沫:“???”


  “赵……”这是她完全没料到的。


  赵言棠怎么突然就跑了。


  难道是她爹做了什么?


  她连忙去看林予秋。


  林予秋无辜回视:“爸爸什么也没做,宝宝你居然怀疑我。”


  林以沫将信将疑:“那你们为什么找赵言棠?”


  “还有你,”她将矛头转向眼巴巴盯着奶茶的林三岁,“为什么咬赵言棠!”


  差点都忘了生气。


  林三岁甩锅甩得理直气壮:“林十三让我咬的。 ”


  没敢拖俩大号下水。


  林予秋又插一句:“宝宝还喝吗?”


  她其实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不要了。”


  林予秋和顺手将奶茶递给眼馋的林三岁,后者抱着咕咚咕咚喝起来。


  林以沫:“……”


  这气完全生不起来。


  躲起来的林十三也跑了回来。


  “你们以后不要找赵言棠的麻烦。”


  她懒得问林屿秋们找赵言棠的原因了,猜也能猜出来,肯定是昨天赵言棠向她告白的事被他们知道了。


  “要是再这样,我会真的生气!”


  然后扔下三个林屿秋,返回了绘画教室。


  林以沫知道,林屿秋肯定也在附近,只是没现身而已,教育了三个林屿秋,剩下这个也不能落下。


  于是,林屿秋收到了宝贝女儿发来的微信:【你也一样!】


  想关宝贝女儿生气的可爱表情,他摸了摸鼻子。


  唉,难得做一次“坏事”,还被女儿抓包了。


  不过宝宝怎么知道他也参与了呢?


  肯定是宝宝太聪明了,猜到了!


  到了晚上,回到家之后,林以沫对着四个林屿秋再度强调一遍。


  等亲爹们分外乖巧地保证完后,她这才放过他们。


  然后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的她站在镜子面前,回想林屿秋问她有没有喜欢的人时的期待表情,无奈。


  别人的爸爸想方设法阻止女儿早恋,他倒好,巴不得她能早恋。


  幸好其他三个林屿秋不跟他一伙。


  ――“可是宿主,在林屿秋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时,你心里闪过一个人的影子哦~”


  林以沫:“……”


  “我不知道你还有这功能。”


  ――“嘿嘿嘿。”


  林以沫被系统笑得浑身不自在,恼道:“闪过一个影子不代表我就喜欢对方,只是下意识闪过而已!”


  系统识趣地没再吭声了。


  林以沫哼了一声,走出浴室。


  多数情况林以沫都是和林屿秋们一起睡的客厅,今天晚上她回了自己房间,然后收到朱凡凡打来的微信视频,两个女孩聊了大半个小时,最后朱凡凡约林以沫明天出门逛街。


  “我妈给了我两千块让我买衣服,沫沫你眼光好,帮我选选。”“好的呀。”


  林以沫爽快答应。


  第二天她就将四个林屿秋打进冷宫,快乐地和好友逛街了。两人相约在一条商业街入口汇合,林以沫到的时候,朱凡凡发信息还在公交车上。


  朱凡凡:【呜呜呜呜,堵车了。】


  林以沫安慰她:【不着急,我在这里等着,记住把包包护在前面,小心小偷。】


  听了叮嘱的朱凡凡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离自己很近的一个男的眼神鬼鬼祟祟像小偷,她赶紧把包包挪到身前,往人群后面挤过去。


  然后就从窗外看到了和在学校完全不同打扮的江序,趁公交车车停着,朱凡凡举着手机拍了一张发过去。


  【我看到江序了!我去,他这副打扮我都快认不出来他了!】


  大家的印象中江序并不是那种高冷学霸――这四个字是属于林以沫的。


  他的性格很随意。


  假如有人请教学习上的事,不管男女,他们下意识会选择江序。


  相比较林以沫,他们一致有种感觉:江序更接地气。


  这不妨碍众人有个思想误区:优秀的学生私底下一定也是懂事稳重的好学生。


  以至于看到江序居然一身不良学生打扮的朱凡凡才会震惊,感觉江序仿佛变了个人。


  林以沫看了眼照片,颇有些意外,然后叮嘱朱凡凡不要乱传。


  【放心吧,我只发给你一个人。】


  等朱凡凡到达,林以沫陪她逛完整条商业街,终于买完衣服,朱凡凡的两千花得只剩下两百,她拉着林以沫:“走,我请你吃自助大餐。”


  两人选了家海鲜自助,拿出学生证可以半价。


  朱凡凡傻眼:“可是我没带学生证。”


  “我带了。”林以沫笑说,现在虽然不为钱发愁,但面对商家的这种半价活动她还是非常高兴哒。


  林以沫右手腕戴了个银手镯,那是林屿秋给她的一个空间手镯――把林予秋的空间戒指还给他后,更加富有的林屿秋就为女儿准备了这个戴在手腕一点也不突兀的空间手镯,空间不大,大概几个平米。


  太大的话不方便女儿找东西。


  林以沫把自己要用到的学习资料都装在里面,要拿东西就掩饰一下。


  她把手放进挎包里,拿出了学生证。


  朱凡凡哪知道其中曲折,只认为好友出门准备齐全,不像她,总是丢三落四的。


  点了锅底,朱凡凡忽然闹肚子,匆匆忙忙去了店里的卫生间,林以沫便去取菜区取菜。


  想起朱凡凡说的她喜欢吃龙虾,林以沫转向龙虾旋转的地方,只剩最后一只,当她用餐夹去夹时,有一只餐夹和她同样落在龙虾身上。


  ……撞虾了。


  林以沫想着没了店家肯定会再上,于是松了夹,龙虾被另一只餐夹夹走。


  但是夹龙虾的人并没有走,她听到有人在远处喊了声:


  “季哥,再来点扇贝。”


  “滚过来自己拿。”


  林以沫听到了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她侧头,对上季柏川幽黑淡漠的双眼。


  上次见到他,开学前在一家商场和林十三林三岁看电影时遇到,那会儿大号林屿秋没回来,季柏川提醒她沈家要对她动手,随后沈崇华雇了四个人,大号林屿秋回来。


  林予秋让沈家人挨个重伤,后续的事情林以沫没再了解了。


  不过季柏川前头提醒过她,转头沈家人就出了事,他应该怀疑过她,所以这会儿看着她的眼神较为奇怪。


  林以沫想了想,率先打招呼:“好巧。”


  季柏川看了眼她的盘子:“一个人?”


  “没有,”林以沫摇头,“和朋友一起的。”


  “哇哦,季哥,这位美女是谁啊?”一个男生蹿过来,看到林以沫,眼睛一亮。


  林以沫的身体天天被灵丹滋养,上周身高突破了一七零,使得她在同龄女孩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再配上她精致细腻的五官、雪白的皮肤,以及眼中有别于同龄人的冷静沉稳,足以让人忽略她真正的年纪。


  季柏川从同伴眼中看到了――男人对女人的惊艳。


  他拧了下眉,说:“楚怜的女儿,前不久满的十五岁。”


  男生显然知道“楚怜”是谁,发出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哈?”


  ――她就是你说过的那个又蠢又弱的小怂包?


  男生差点脱口而出这句话,好在话到嘴边咽了回去,朝林以沫挤出一抹笑:“原来是林妹妹啊,你好你好,我是季哥的好朋友,我叫关寻。”


  林以沫礼貌地笑笑。


  “沫沫!”从洗手间出来的朱凡凡看到林以沫被两个高大男生拦住,连忙跑过来,很凶地喊,“你们干嘛?!”


  和关寻一对上。


  “朱凡凡?”


  “二哥!?”


  原来,朱凡凡和关寻是表兄妹。


  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


  林以沫:“……”


  季柏川:“……”


  关寻也没想到这么巧合,提出合并在一起吃,热闹,林以沫和朱凡凡异口同声:“不用。”


  “你们都是大学生了,我们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有代沟!”朱凡凡拉着林以沫回到座位上。


  忽然遇到季柏川,林以沫不可避免地想起沈家。


  算算时间,在少管所的沈佳佳应该已经出来了。


  还没拿饮料,林以沫去饮料区,又碰到了季柏川。


  “有个好消息,要听吗?”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


  林以沫点点头。


  季柏川看着她的眼睛,几乎畅快地说――


  “沈佳佳确诊了急性白血病。”


  季柏川的母亲便是因白血病而亡,去世一个月,沈云峰娶了已经怀孕几个月的楚怜。


  而林以沫还记得,她八岁时,沈佳佳疑似出现白血病症状,医生没有确诊。


  沈佳佳生病的那段时间,楚怜让她和沈佳佳同吃同睡,一周过后,林以沫开始发高烧,去掉了半条命,沈佳佳则奇迹般地痊愈了。


  那会儿林以沫不知道是沈佳佳把病气过在她身上,她替沈佳佳挡了灾,还真心实意地每天拖着难受的身体祈祷,希望妹妹快点好起来。


  ……


  林以沫目光微闪,和他对视,片刻后,眼睛弯成一汪月牙:“确实是个好消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