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不同时期的爸爸回来了 035(“去,咬他。”...)

书名:不同时期的爸爸回来了 作者:糖丸丸

  035:


  林以沫收到朱凡凡发来的话剧现场她拍的照片, 直说她的新晋偶像帅得人神共愤,照片光线暗沉,林以沫完全看不清好友的新晋偶像长什么样, 但还是附和着赞了很帅。


  来自好友的附和让朱凡凡分外高兴, 她心满意足地收好手机,继续认真看话剧。


  眼尾一瞄, 发现坐在她身边的赵大喇叭不见了。


  朱凡凡“切”了一声,别以为她不知道, 赵大喇叭请她看话剧, 其实是想从她这里套沫宝儿的消息, 她朱凡凡是那种出卖好朋友的人吗!


  肯定是见在她这里套不出话,就走人了呗。


  不过好歹蹭了场话剧, 朱凡凡意思意思地发微信问赵言棠人去哪了。


  赵言棠回得很快:【你继续看吧,我有点事, 先走了。】


  他这会儿坐在一家冷饮店的露天座位,用手机搜“向阳画坊” 。


  虽然没有从朱凡凡这里套出有关林以沫太多的消息,但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他成功知道林以沫每周六会去绘画培训班学习, 这个绘画培训班的名字就叫“向阳画坊”。


  定位一出来。


  赵言棠眼睛亮了。


  发现离他现在的位置也就十多公里,打个车就能过去。


  他犹豫要不要去。


  万一林以沫看到他生气呢?


  装作偶遇?


  全副心思都在考虑这件事的他, 并不知道所坐位置的右后方,四个林屿秋就坐在那儿, 来来往往的其他人都看不到他们。


  等赵言棠起身报出“向阳画坊”四个字时, 就知道他是要去找宝贝女儿。


  林十三咬牙。


  前头刚跟别的女的一起看话剧, 转头又去找沫沫……


  要不是林屿秋拦着, 他刚才就冲上去揍他了。


  他去看林予秋, 林予秋也淡淡地给了他一眼,接着又将视线移向将棒棒糖啃得嘎嘣脆的林三岁。


  林十三:“?”


  几秒后, 他好像懂了。


  林二三的意思是,有最大号在,是不会让他动手的,但林三岁不在林屿秋阻拦的范围中,因为林三岁没有“危险性”,所以反倒可以出其不意地让林三岁上。


  他忙对林予秋点头,表示他明白了。


  只是赵言棠已经坐上出租车,林十三拎起林三岁,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林三岁悄悄瞄了眼林屿秋,重重点头,眼神坚定。


  十几分钟后,赵言棠在画坊对面那条街下车,附近有奶茶店,看了一眼,喜滋滋地跑了进去。


  女生喜欢喝奶茶!


  但他自己是不喝这玩意儿的,店员问他买什么口味,他也不懂:“女生一般喜欢喝什么?”


  这问题问得店员一阵乐呵,调侃一句:“给女朋友买啊。”


  赵言棠也不知哪根筋是搭对还是搭错,烫着脸没否认也没承认,就咧着嘴说:“推荐一个呗。”


  ……


  “不要脸!”林十三撸袖子,瞅神色一直悠然自得,跟着他们活似散步的林屿秋,“你看到了吧!沫沫明明都拒绝他了,他居然还无耻地冒充男朋友,我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


  林屿秋反倒觉得挺有意思:“这不是没承认吗。”


  林十三:“没否认就是承认!”


  林屿秋教育他:“多大的人了,脾气收敛点。”


  话锋一转:“说好的观察他呢。被宝宝拒绝了没有立刻打退堂鼓,说明勇气可嘉。知道给女生买热饮,说明心思细腻,懂得体贴,小男生能做到这一点,算是他的一个小优点。”


  这时,赵言棠已经在店员地推荐下点了款超大杯奶茶,坐在旁边等,门口进来几个女生。


  “呀,赵言棠,你怎么在这?”其中一个女生看到赵言棠,惊讶。


  赵言棠抬头,原来是同班同学,他“哦”了一声,随便打了声招呼。


  同班女生的朋友们朝她挤眉弄眼:


  “这就是你们班的班草?好帅啊。”


  “快介绍一下给我们认识嘛。”


  同班女生就说了。


  赵言棠便朝她们礼貌地点了点头,女生们又问加微信,赵言棠拿出手机,点开二维码让她们扫。


  ……


  “来者不拒,这也是优点?”林予秋这句话,显然是说给林屿秋的。


  林屿秋皱了下眉。


  老父亲在线双标:


  宝宝受男生追捧,那是她优秀应该的。


  赵言棠受女生欢迎,就是招蜂引碟。


  但凡赵言棠找个借口拒绝女生们,哪怕嘴上说一说也好,结果他一点没拒绝地就加了陌生女孩,还加了好几个。这一点让对他挺看好的林屿秋印象分直降。


  于是,当赵言棠拿着做好的奶茶,离开奶茶店往画坊方向走时,终于找到机会的林十三推了推林三岁:“去,咬他。”


  林三岁英雄地朝赵言棠跑了过去。


  ……林屿秋没有制止。


  林予秋嘴角略上扬了些。


  赵言棠看到一个小孩朝自己跑过来,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来着。


  下一秒,剧痛从大腿处传来。


  “嗷――!”


  ……


  画室里按照老师布下任务在画板上画素写图的林以沫右眼皮忽然跳了起来,她心里莫名其妙地咯噔一下,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右眼跳得她心里委实有些不安。


  “以沫,你最近提升很大,加油保持下去哦。”老师来到林以沫旁边,观看她画的,由衷夸赞一句。


  “谢谢老师。”


  冷不丁听到系统的声音:


  ――“宿主,我认为你应该拯救一下你的倾慕者。”


  林以沫:“?”


  然后她脑海里就浮现了林三岁抱着赵言棠大腿咬住不放的画面,旁边三个林屿秋围观,林十三还搁那儿指导:“别光咬一个地方,换一个,多来几口。”


  ???


  林以沫满头黑线,林屿秋们在干什么!


  她立刻举手向老师请假,赶紧去解救赵言棠。


  系统完成自己的提醒,撤下了“直播”。


  这边林三岁听到林十三的大吼,倒也听话地乖乖松口,大眼睛瞄向了赵言棠的屁股――他的同学说在家里不听话,他爸妈就会打屁股,最疼了。


  林十三可谓最了解他这表情,当即蒙圈,这不是毁林屿秋的形象嘛,大吼:“那不能咬!”


  话音未落,两个避免被赵言棠认出来均掩饰自己存在的大号也意识到林三岁要做什么,同时出手,林屿秋一个抬手,将林三岁拉离赵言棠。


  林予秋也是去拉林三岁,但林屿秋比他快,导致他弹出的那缕灵力阴差阳错拍到了赵言棠身上,后者一屁股坐在地上,尾椎骨传来酸爽的感觉。


  赵言棠这一摔,终于从自己被小孩咬的事情里回过神来。


  他的视线里只有林三岁和林十三,也想起他们是谁了――曾经见过林以沫和他们一起。


  屁股和大腿都痛的赵言棠迅速站起来,气不打一处来,看看林十三,再看看林三岁,明白了。


  “神经病啊!指使小孩来咬人,幼稚不幼稚!我哪得罪你了!”


  林十三知道该轮到自己出场了,他拎开林三岁,冷笑着转动自己的拳头走近赵言棠:“我是不是警告过你,离林以沫远一点,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然后,他捡起地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用力一握。


  赵言棠眼睁睁看着那块石头在对方握紧之后,变成细细的粉沫落下。


  他:“!!!”


  咕咚一声。


  赵言棠听到了自己犹如擂鼓的心跳。


  人生头一次看到电视情节亲自在面前上演的他腿有点软。


  这下反倒林十三没意思了,捏块石头就让对方怂成这样,他都懒得动手了。


  正要再放点话,灵魂线上传来林屿秋稳重的声音:“回来,宝宝来了。”


  林十三赶紧回头,果然看到不远处朝这里跑来的林以沫,再看林屿秋和林予秋所站位置,那里空空如也,俩大号居然直接溜了!


  我去!


  林十三随便找了个方向,甩开腿嗖一下也跑了。


  ……?


  林三岁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


  他被三个大的林屿秋扔下了!


  眼看沫沫快到了,他跑不过沫沫的,林三岁也不跑了,生气地在灵魂线上控诉扔下他跑掉的三个大林屿秋,忿忿表示以后再也不听他们的话了。


  林十三用一根冰糖葫芦哄好了他,顺便教他:“等会儿沫沫问你什么,你都答不知道。”


  “为什么宝宝会从培训班里跑出来?”他望向没吭声的俩大号。


  俩大号对视一眼,林予秋嫌弃地挪开,林屿秋心想:难道宝宝和赵言棠这小鬼有心灵感应?


  林十三没得到回答,只好自问自答:“肯定是姓赵的之前给沫沫发了微信,害得沫沫正好撞上。”


  ……


  前一刻腿还有点软的赵言棠被林十三飞快跑没影的动作弄得风中凌乱,然后,他看到了林以沫。


  瞬间明白林十三为什么跑得那么快!


  赵言棠迅速往自己眼睛上重揉两把,等林以沫赶过来,看到的就是赵言棠通红着双眼,连脸都是通红的,一副痛哭过的委屈模样。


  林以沫:“……”


  大的林屿秋们已经不见了,只剩最小号那个,一脸萌萌哒地看着她,透着满满地无辜。


  那一瞬间,她透过林三岁,好似看到所有林屿秋都用这个无辜的表情一起看着她,生动形象地就差在脸上写一句“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不知道”。


  林以沫:“…………”


  当着赵言棠的面,林以沫不能说出她已经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只好问哭成泪人的少年:“赵言棠,你怎么了?”


  赵言棠第一次被林以沫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也没想林以沫为什么及时出现,脑海里乱七八糟地浮现许多不知从哪看过的电视剧画面,其中一幕是说男生面对女生时,也要学会示弱和撕娇,跟女生向男生撒娇一样,会得到不一样的效果。


  福临心至的他立刻指向林三岁,无限委屈道:“有个你认识的男生指使他咬我,那个男生力气很大,他把一块石头捏得粉碎,威胁要打我,我打不过……”


  “这就是他把石头捏成的粉沫!”他示意林以沫看地上的沙沫,“和你一样力气很大。”


  等等……同样力气大?


  再回想林十三的脸,和林以沫……其实是有点相似的!


  赵言棠顿时有了个猜测。


  “林以沫,那个男生,还有这个小孩……”他问,“他们是弟弟呀?”


  “……算是吧,”林以沫用眼神警告林三岁不许说话,顺着他的话,“不好意思,他们性格有点皮……”


  要说赵言棠先前还很气来着,这会儿是一点也不生气了,笑嘻嘻道:“没关系,你弟弟肯定是在和我开玩笑,我一点也没被咬疼。”


  “话说,小朋友,你牙口挺好的嘛。”


  他还反过来夸奖林三岁,笑得没心没肺,配上残留着红意的双眼,加上环境烘托,那种“我其实很疼,但他们是你弟弟,所以我不怪他们,于是假装不疼”的感觉瞬间来了。


  说完,赵言棠又挠了下头,把手中的奶茶递给林以沫,期待道:“幸好它没摔坏,还热着呢,你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