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替身女配不做人了[快穿] 第 7 章(你竟然跟我发脾气?...)

书名:替身女配不做人了[快穿] 作者:山有青木

  “他一定会生气的,会很生气。”
  一直到坐上车,系统才突然说了一句。


  季雨不当回事:“我来是消除苏月仇恨值的,他生气不是正好?”
  “但关系闹得太僵,会让他对你有警惕心,阻碍后续的仇恨消除计划进行。”系统机械道。


  季雨勾唇:“放心,不会的。”
  “你怎么确定?”系统反问。
  “因为人性本贱,而陆成恰好是最贱的那种。”季雨勾唇,丝毫不掩饰对陆成的轻蔑。
  系统顿了一下:“能仔细解释一下吗?”他有点听不懂。
  季雨启动车子,缓缓开出了停车场。


  一直到正常上路,季雨才长叹一声:“你的智力被限制了,听不懂也正常,不要难过。”
  系统:“?”


  他停顿片刻,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在讽刺自己,正要辩驳一句,突然在她的话里找到了重点:“你为什么说我的智力被限制了?”
  季雨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方向盘的手指突然停下。


  “我是初级系统,智力限制跟高级系统相比不高,这是最初就设定好的,并不是后期限制,”系统解释完,还不忘补充一句,“但只跟人类相比,我的智力在中上水平。”
  “你这不是解释得挺好,还问我干嘛?”季雨好笑。


  系统沉默一瞬:“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你觉得为什么?”季雨眨了一下眼睛。


  系统思索一瞬:“是根据以前看的科幻类电影或小说得出的经验?”
  “没错,是的。”季雨立刻回答。
  系统顿了顿:“我怎么觉得你在敷衍我?”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季雨失望的蹙眉。
  系统听出她语气的不对,立刻跟她道歉,季雨‘勉为其难’地原谅他,并开启了新一轮话题。


  一直到车进入春风里别墅区,系统才反应过来:“你刚才果然是在敷衍我。”
  季雨假装没听到,拎着几大包礼物往苏家去了。


  金菲跟她发完消息就在家门口等着了,一看到朝这边走来,赶紧迎上去接她手里的东西:“你这孩子,买这么多东西干嘛?”
  “太久没回来了,就想给你们买点礼物。”季雨不好意思的说。


  金菲嗔怪的看她一眼:“你能回来就是最大的礼物了,再这么见外我可就伤心了啊。”
  “就这一次,下次绝对不会了。”季雨忙保证。
  “这还差不多,”金菲催她进屋,“你爸一天没出去了,就等着你呢,赶紧进去吧。”


  季雨闻言忙加快了脚步,刚穿过院子走进客厅,就听到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保镖是干什么吃的,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放?是不是不想干了?”
  季雨闻言苦涩一笑,抬头看向坐在客厅里的苏父:“爸爸。”


  “你可别乱叫,我担当不起。”苏父冷笑。
  金菲立刻不满地走过去:“月月好不容易回来,你少说两句。”


  “这是我家,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苏父吹胡子瞪眼。
  金菲也跟着瞪他:“也不知道是谁在家等一天了,你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气走了月月有本事别伤心!”
  “谁伤心了?她是陆家的人,她走了我为什么要伤心?!”苏父虽然继续嘴硬,但声音却小了点。


  季雨红着眼眶走到沙发前:“爸。”
  “别叫我!”苏父发火。
  金菲忙把季雨拉坐下:“别搭理他,他吃错药了。”


  “我每天的药都是你端的,吃错也是因为你!”苏父继续拌嘴。
  金菲毛了:“我就该直接毒哑你,省得你总吐不出象牙来!”
  “你……”


  “爸,妈,你们别吵了,”季雨哽咽着打断他们,“你们要是再吵,我就……”


  就什么?金菲顿时有点慌,苏父也不知所措的坐直了身体。
  系统:“你就要走?”
  “我就给你们一人拿个苹果。”
  系统:“……”


  季雨说完,真就从茶几果盘里拿了俩苹果,一人给了一个。
  金菲先是懵了一下,回过神后忙问:“月月你是饿了吧?”
  “有点。”季雨诚实回答。
  金菲笑笑:“那跟我去厨房看看,顺便再找点东西垫垫肚子。”说罢,警告地看了苏父一眼。


  苏父哼哼一声,到底没敢再说什么,只是板着一张脸跟了过去。
  “你怎么又来了?”金菲无语。
  苏父不高兴:“我怕你们偷我家东西不行?”


  “你……你简直是有毛病。”金菲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季雨忙劝架:“好了好了,不吵架。”
  “谁跟她吵架了。”苏父嘟囔一句,在厨房门口走来走去。


  季雨跟金菲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有点想笑,于是赶紧背过身,生怕苏父看到了找她们麻烦。


  苏家厨子的手艺也很好,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了解苏月口味的原因,季雨觉得这里的饭菜要比陆家的好,于是没忍住多吃了一碗饭。
  金菲看着心疼,不住往她碗里夹菜,苏父也总时不时往她这儿瞄,似乎想说什么但忍住了。


  “我觉得他是想骂你,但又怕影响你胃口。”系统推测。
  “我家小裴真聪明。”季雨夸他。
  系统默默闭嘴了。


  一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吃完之后季雨没有立刻就走,而是一直待到晚上十一点。


  “都这么晚了就别回去了,今天在家住一晚多好。”一直到把季雨送到车上,金菲还在劝。
  磨磨蹭蹭跟在后面的苏父不高兴:“你管她干嘛,人家心里惦记自己家呢。”
  “这也是月月自己家,”金菲横了苏父一眼,又扭头看向季雨,“真的不留下吗?”


  “今天就不了,我明天再过来吧,然后在家住一晚。”季雨温和道。
  一听她明天还来,苏父顿时支棱起耳朵,表情像高兴又故意忍着,看起来十分微妙。


  金菲也十分高兴:“好,那你回去想想还有什么想吃的,给我发个短信过来,明天一早我去菜市场买。”
  “明天早上我也去吧,妈你打电话叫我。”季雨笑眯眯,说完跟苏父挥了挥手,“爸爸明天见。”


  “麻烦精,来这么勤干嘛。”苏父口是心非,唇角到底还是扬了一下。
  仇恨值——
  85


  季雨笑笑,在两个长辈的目送下开车离开了。
  “父母的谅解比我想象中来得容易。”系统电子音提示。
  “逐出家门还要给一大笔钱的爸妈,能心硬到哪里去,”季雨扬唇,“苏月很幸福,可惜她有太长一段时间,都低估了这种幸福”


  系统想到剧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季雨开车回到家后,没有第一时间从车上下来,而是停了车放平座椅发呆,结果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季小姐,暖气还开着,你这样容易一氧化碳中毒。”系统提示。
  然而季雨睡得很沉,没有回应他的话。


  系统又叫了她两遍,在没有得到答复后叹了声气,下一秒一个矜贵的身影出现在副驾驶,抬手将暖气关了。
  他肤色很白、鼻梁高挺,脸上没有半点瑕疵,不论是丹凤眼,还是薄唇和锋利的下颌线,都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淡漠感,而他右眼下的泪痣又削弱了这种淡漠,仿佛世上最纯粹的玉石,干净,遥远,不可靠近。
  他认真地看着睡着的季雨,思考是叫醒她,还是给她盖张毯子。


  在他思考的时候,季雨梦中轻哼一声,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只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


  “我梦到你了。”她小猫一样低喃着重新闭上眼睛,很快又重新睡去。


  梦到谁了?系统顿了顿,抬头看向后视镜中自己的初始模拟形象。


  季雨醒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了,她随手拿开身上的毯子,一边跟系统聊天一边往婚房走:“你猜陆成在不在家。”
  “首先今天是回老宅吃饭的日子,按照惯例他会留宿一晚,其次你惹毛了他,他正在生你的气,所以他应该是不在家的。”系统一字一句的分析。


  “是吗?可我觉得他在诶。”季雨随口道。
  “我觉得在的可能性不大,就算回来过,看到你一直不在,应该也会去找周清清了。”系统坚持自己的看法。


  季雨笑笑:“要打赌吗?”
  “赌什么?”
  “要是我猜对了,你就接受我为你取的所有名字,要是你猜对了,十天内我无条件服从你的命令,你说任务怎么来,我们就怎么来。”


  系统顿了一下:“完全听我的?”
  “对。”


  系统计算了一下自己赢的概率,果断答应了。
  下一秒季雨开门,打开了客厅的灯,坐在沙发上的人不适的眯了眯眼睛。


  “记得说话算话哦小裴狗狗。”季雨唇角微扬。
  系统:“……”


  陆成适应了光线,脸上流露出些许不悦:“怎么才回来?”
  “你怎么没留在老宅?”季雨几乎同时问起。


  陆成顿了一下,更不高兴了。是的,他本来该留在老宅住一晚,但只要想到苏月无视他的话,直接转身就走的样子,他就有种什么东西在脱控的烦躁感,以至于在餐桌上也冷了脸。


  而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他已经刻意在无视苏月了,妈和娇娇还在不停的提起她,一遍又一遍的提醒他,自己的情绪在被这个不重要的女人左右,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心情在老宅多待一秒,吃完饭就直接回来了。


  但他回来之后,家里竟然没有人。


  “怎么不说话呀?”季雨小声问。
  陆成冷着脸看她:“怎么,觉得我今晚不回来,所以就能鬼混到现在才回?”
  季雨脸色一白,不可置信的问:“我是回爸妈家,你怎么能这么说?”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陆成抿了抿唇:“对不起,我没那个意……”
  “我只是晚回来两个小时,你竟然觉得我在鬼混,”季雨打断他,红着眼眶后退一步,“那你每天都不回家,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你在跟别人鬼混?”


  “苏月,你冷静一点,我不过是说错句话,也道过谦了,何必这么大惊小怪?”陆成皱眉。
  季雨失望地摇摇头:“你会这么说,肯定是因为这么想,阿成,我这么爱你,没想到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我需要冷静一下。”


  说罢,她扭头就往外走。
  陆成立刻起身叫她:“月月!”
  季雨及时停下。


  陆成放缓了语气:“是我不好行好吧,我再跟你道个歉,你别生气了。”
  季雨回头看他一眼,咬着唇没有说话,泛黄的灯光温柔了她的轮廓,让她看起来更加委屈了。


  陆成看着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么晚了就别出去了。”
  季雨抿了抿唇,低着头回房间了。


  陆成看着她进屋,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明明他回来是要跟她发脾气的,怎么最后脾气没发成,反而低声下气的哄起来了?
  ……算了,她平时也挺委屈的,要不是刚才冲着自己控诉几句,他可能会像以前一样无视她的感受,说起来她到底还是自己的妻子,婚姻在一天,他就不该太刻薄她。


  陆成捏了捏鼻梁,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卧室走,等走到卧室门口时,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他勾着唇角握住门把往下按。
  按不动。


  陆成:“?”
  “我心情不好,你在客房睡吧。”屋里传来季雨的声音。
  连把人赶出去,都这么温柔。


  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