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7章 车站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这么看来,或许有一种很巧合的可能。


  当年报了长宁大学的魏文,这次报了工商大学,就把林酌月挤掉了。


  这个可能性不小,因为他和林酌月报得是同一个专业,有竞争关系,他的高考成绩又比林酌月高1分……


  喻秋词心里是美滋滋,兜兜转转居然又和林酌月变成邻居了。


  把魏文这个狗东西换成林酌月,太值了!


  心情上佳的喻秋词直奔网吧而去,想看看许温润有没有加他的QQ。


  上机后的喻秋词失望了,添加许温润好友的消息并没有回应。


  不过大约一个小时后,便来了好消息,许温润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喻秋词马上打招呼,激动得敲击键盘的手指都有些颤抖:【你好呀!】


  许温润:【你是?】


  喻秋词:【我马上是大学生了,刚高考完,你呢?】


  许温润:【哦。】


  发现是陌生人后,许温润便没什么兴趣,连回答他问题的意思都没有。


  喻秋词觉得她可能随时会把自己删掉,干脆直接说重点。


  【我今年成绩还不错,已经被华东科大录取,你什么时候高考呀?要加油哦!】


  许温润显然就来了些兴致:【你也报了华东科大?】


  看到她用了“也”字,喻秋词当下放了心,她的人生轨迹果然没变,还是在这所大学。


  许温润又问了一句:【你什么专业呀?】


  喻秋词:【计算机系的。】


  许温润回了个“嗯,我还有事先下了”。


  喻秋词觉得,许温润对自己应该比较感兴趣。


  但她好像又不太愿意继续了解,甚至都没说她也在这所大学,依然是在封闭着自己。


  喻秋词也不着急,反正现在她肯定不会再删自己,另外确定了她还在这所大学就好。


  ……


  9月1号是开学的日子。


  喻秋词来到客车站,准备坐汽车到火车站。


  汽车上大多是学生,显然这个特殊的日子去外地读书的人比较多。


  一上车,让喻秋词既意外又不满的是,魏文这个狗日的居然和林酌月坐在一起,还一脸谄媚地献殷勤。


  让喻秋词稍微舒坦些的是,林酌月似乎并未给他什么好脸色。


  “魏文,陈晓晓找你,她说有话想和你说,在那边围栏旁边等你呢!”喻秋词从过道经过时提醒了一声,一边啐道:“你这狗日的艳福真不浅啊!”


  魏文一听,顿时十分激动,这女孩也是个挺漂亮的姑娘。


  不过内心狂喜的魏文,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瞎说什么呢!我对晓晓一点儿兴趣没有!”


  “那我去跟她说,让她回去。”


  “等一下!”魏文拦下喻秋词,皱眉道:“这事儿你说管用吗?人家又不是找你的,得我去跟她说清楚才行!”


  一转脸,魏文兴冲冲地跳下车,直奔围栏旁边陈晓晓而去。


  喻秋词便拎着包,大大方方坐在了林酌月旁边:“就他这脑子,也想泡你呢!”


  “……”林酌月深吸了口气:“什么叫泡我?你这人说话不要这么难听!”


  “怎么?泡妞也算是脏话吗?”


  林酌月鼓着香腮不理他了,歪着脑袋看向窗外。


  但她并没有赶喻秋词走,至少这家伙不像魏文那样舔着脸呱噪令人厌烦。


  退一步说,就算两人都呱噪……那也还是选个帅一些的吧!


  围栏旁。


  魏文微笑着,故作绅士的模样:“晓晓,你找我什么事啊!”


  “呃……”陈晓晓愣住了:“我没有要找你呀……”


  “啊?可是喻秋词刚刚和我说……”


  话说一半,魏文才意识到自己被这家伙骗了。


  “喻秋词?他在哪里呀?”陈晓晓当下一喜,连忙四下张望:“你可以让他来找我一下嘛!”


  “……”魏文人懵了。


  “本来我就想着……如果今天在车站遇到他,就把心里话告诉他……”陈晓晓低着头,俏脸上羞意渐浓:“如果遇不到,就说明我和他没有缘分……现在既然……”


  “咳……”


  “那个……要不这样吧!你帮我把这封信给喻秋词……可以吗?”陈晓晓红着脸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折叠纸。


  给他?


  给个锤子!


  魏文现在早就恨不得把喻秋词海扁一顿,怎么可能还愿意帮他搭红线。


  不过随后,魏文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转而满是笑意:“行,我就帮你一下吧!”


  “那谢谢你了。”陈晓晓又喜又羞地道:“可是你不要打开看。”


  “我肯定不会看的,放心吧!”魏文保证道。


  回到车上,看到坐在林酌月旁边的喻秋词,魏文不由得怒火中烧。


  “喻秋词,你给我起开!”魏文上去就要拉他的手臂。


  喻秋词冲着司机就是一嗓子:“师傅!他抢人座位!”


  “干嘛呢你!”正义感爆棚的司机大哥比喻秋词嗓门还大:“不想坐就下去!!”


  “是他抢我座位,我刚才明明就在这坐着!”魏文想要争辩。


  喻秋词撇了撇嘴:“你下去了还不让别人坐吗?这是什么道理!”


  “你……”魏文马上向林酌月求助:“酌月你说说,这个位置是不是我的!”


  “我……我不敢说话。”林酌月缩着身子,一脸委屈。


  “你看你把酌月吓得!”魏文更气了。


  喻秋词不搭理他了,懒洋洋的戴上耳机听歌,反正他再敢闹,司机大哥会教他做人。


  怀着满腔怒火的魏文,冷哼一声,不得不先坐在喻秋词后面。


  他打开陈晓晓写给喻秋词的信,毫无疑问,是一封行文极美的情书。


  魏文越看越酸,凭什么这么多人都暗恋喻秋词。


  不过他心里早就想好了对策,悄悄将这封情书第一行撕掉,因为那上面有“喻秋词”三个字。


  没有了收信人,那么人人都是收信人。


  “喻秋词,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魏文突然道:“毕竟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知道晓晓居然喜欢我这么久了。”


  喻秋词有点懵了:“晓晓喜欢你?”


  “是啊!她给了我一封情书。”


  “真的假的?”


  “不信你看看。”魏文将情书递给了喻秋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