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6章 惊了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喻夏语急忙跟了过去。


  他家没电话,喻冬阳都是把电话打到邻居家,再让他和爸爸去接。


  “哥!”


  “嘿嘿!今天出分了,你咋样啊?”


  “还行,我报了华东科大。”


  看到妹妹跟来了,喻秋词便将电话切换到免提。


  “厉害啊!是211吧!还在上海呢!大城市!”


  “嗯……”喻秋词点着头,心底却有点酸。


  喻冬阳没能上大学,但对这些985211,学校地址,他都记得这么清楚。


  他对这些也十分向往啊!


  “这个月我只能寄回去九百块钱。”喻冬阳有点担心:“也不知道你学费凑不凑得够……”


  “这你别担心,我高考成绩不错,学校说会奖励我一些钱呢!”


  “真的?”喻冬阳很惊喜。


  “骗你干嘛!你这个月就别朝家寄钱了,自己多改善下伙食,别天天馒头面条,不然早晚把身子吃垮。”


  “我不吃那些了,我现在都吃米饭,米饭抗饿。”


  “肉也要吃一些。”


  “嗯嗯我知道的。”


  喻秋词明白他只是敷衍,肉肯定还是舍不得吃,不过这种日子也快到头了。


  “等学校给我的奖金发下来,我准备让咱爸和你去做点小生意,以后工地你就别干了。”


  “你奖金能有多少呀!”


  “暂时还不知道呢!过几天才会有结果,反正不管几千还是几万,咱都能整点小生意。”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嗯……没什么事就先挂了,你多注意身体。”


  “才11秒,咱至少等到55秒再挂吧!”


  喻秋词心里有些酸酸地笑了:“行。”


  “我突然想起来,可能真不用担心学费,你考得好,咱妈肯定会来看你,而且还会给你拿学费,说不定一激动再买个手机给你玩。”


  “你怎么知道?”


  “她不就这样嘛!特别爱面子,你要是考了清华,她就恨不得昭告天下;你要考专科,估计她都不想认你这儿子。”


  “哈哈哈……”


  趴在旁边的喻夏语捂着嘴,忍住没笑出声。


  挂了电话,喻秋词才道:“你怎么不和他句话呢!”


  喻夏语低头掰着手指,小声道:“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听听他的声音就好了。”


  喻秋词点点头,出了邻居家才道:“那你先回去吧!我去散散步。”


  喻夏语慌忙跟上去:“我跟你一起走走。”


  “夏语,咱们走了。”身后传来了程思柔的声音:“儿子,你一定要再好好考虑一下,你是你们县的第一个清华学生呀!”


  你们县?


  淡淡的月光下,喻秋词轻轻撇起了嘴,只不过是嫁到了市里而已。


  就好像一个中国人去了美国几天,转头就对国人说“你们国家”一样。


  喻秋词没说话转身回了家。


  ……


  一个礼拜后,喻秋词已经和华东科大招生通过电话,事情也尘埃落定了。


  虽然清华招生办都朝学校打来了电话,喻秋词的想法也没动摇。


  班主任还利诱,报考清华学校奖励10万,否则只奖励3万,喻秋词依旧不动摇。


  最终喻秋词获得的奖励有,学校3万,县政府3万,市地产商5万,以及华东科大承诺的3万,外加学费住宿费全免。


  再加上程思柔给的1万,现在喻秋词手上已经有15万了。


  这笔钱如果拿去买房,在市里差不多能买3套。


  如果拿去炒股,全部梭哈刚刚上市的腾讯,什么都不用干,十几年后一个亿的小目标就完成了。


  他准备拿出一些本钱,让爸爸和哥哥去做生意。


  喻冬阳说想和他在一起,兄弟俩也好有个照应。


  于是喻秋词便将做生意的地点选在了学校附近的商业街,准备让喻冬阳在那开一家店。


  那是喻秋词生活过的地方,他很清楚那条街上的店铺总体效益很好。


  那时喻秋词还认识一个开服装店赚了大钱的老板,因为他其中一个前女友是那老板的闺女……


  ……


  不久之后,班主任录取去学校领录取通知书。


  毫无疑问,喻秋词拿到的是华东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


  他不想让同学们知道他没去清华,再一窝蜂笑他是“傻子”,把通知书塞进包里藏起来就走。


  下楼时,喻秋词看到了抱着通知书愁眉苦脸的林酌月,显然她的学校不太理想。


  这让喻秋词十分意外,思忖了一下,上前问道:“你是哪个学校?”


  林酌月望他一眼,揉揉泛红的眼睛不说话快步走开。


  喻秋词紧跟几步,看着她怀里抱着的通知书,突然觉得有些熟悉,接着一把夺过来。


  果然是……长宁大学,上辈子他的录取通知书就长这样。


  喻秋词瞬间惊呆了,当年她去了帝都的工商大学,这次怎么来长宁了?


  两人突然变成面对面的邻居了。


  “我第一志愿是工商大学,可是没被录取……”林酌月呜呜着嘟囔着。


  “是这样啊!不过也没关系。”喻秋词笑着安慰:“其实长大一点儿都不比工商大差的。”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懂!”林酌月夺回录取通知书快步跑来了。


  “我不懂?不信你去问问班主任啊!长大哪里比工商大差了?”


  “喻秋词,你是不是欺负酌月了啊!”身后突然传来男生不悦的声音。


  喻秋词听声音便知道,是前些日子在网吧遇见的魏文。


  “我刚亲她嘴了,怎么着吧?”喻秋词皱眉道。


  “你……!”魏文涨红着脸指着他的鼻子:“你这人是真不要脸!”


  “呵呵……”喻秋词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


  “你嚣张个屁!告诉你!我被帝都工商大学录取了!以后我和酌月就是校友,而且我和她还是同一个专业!”


  喻秋词又惊了!


  上辈子魏文在长宁大学,林酌月在工商大,这辈子他俩反过来了……


  “嘿嘿!你肯定很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酌月报了工商大的吧?老子就不告诉你!你在清华又如何!”魏文哼哼道:“老子近水楼台先得月!”


  喻秋词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再见!”


  “你还笑?别装了,想哭就哭吧!”


  喻秋词没理他,推着自行车离开,不知道到学校报到那天哭的是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