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28章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喻秋词吃痛地揉着小腿转回头,略黑的夜色中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出应该是个妹子。


  “你是有病还是认错人了?”喻秋词皱着眉头:“要不是看你是女的,我真揍你了!”


  “你怎么还没去北京?”林酌月的语气十分吃惊。


  “……”听到她的声音,喻秋词顿时怔了一瞬:“你打我干嘛?”


  “我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问你打我干嘛啊?”


  “……”林酌月先服软了,先回答他的问题:“我也不知道昨晚那个人是你啊!”


  “不是给你留电话了?”


  “我扔垃圾桶了……”


  “等一下。”赵静书忍不住插嘴:“原来你们俩真的认识啊!”


  “废话,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她屁……她的名字呢!”


  “你……”林酌月小脸涨红,气呼呼的突然道:“你昨天抱着我的时候为什么要摸我屁股!”


  喻秋词一愣:“这你竟然知道?!你当时不是喝醉了吗?”


  “你居然真的摸了!!!”林酌月当下又羞又气地抽起了木棍。


  喻秋词这才意识到被她套路了,连忙扣住了林酌月的手腕,他可不想再挨一棍子。


  “你先别激动,这个事情难免有肢体接触。”喻秋词赶忙辩解。


  “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你心里清楚。”


  林酌月哼了一声,转头埋怨赵静书:“你还说他没对我动手呢!没有动吗?”


  “呃……”赵静书讪笑着,眼珠子提溜一转,连忙解释:“因为当时他的手拖在你屁股上,从头到尾就没动过,所以叫没动手。”


  “你……!”林酌月陪陪额头,被她这解释气得脑阔疼。


  黑暗中,喻秋词悄悄向赵静书竖起了大拇指,跟着便听到了林酌月的质问:“你还好意思说不是故意的!”


  “这位美女不是已经为我作证了,我确实没故意动手。”


  “那你就不能抱我大腿吗?”


  “大腿可以摸吗?”


  “可以。”


  “不早说。”喻秋词马上弯腰摸了一把。


  “你……!”林酌月一张脸蛋已经涨的通红,羞愤地原地直跺脚:“我要被你气死啦!!”


  一旁的赵静书目瞪口呆,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感觉自己怎么像电灯泡了呢!


  “不打扰了拜拜……”赵静书转身跑路了。


  只剩下两人,林酌月突然有点不自在,指了指赵静书,随口道:“是她约你见面的,不去追一下吗?”


  喻秋词应得很快:“也对,那我先过去了,不能把人家冷落了。”


  林酌月:“???”


  那我你?


  走了两步,喻秋词突然又停住了脚步:“对了,我昨晚换了个本地新号,你要不要记一下。”


  “不用了。”林酌月很气。


  “那我把号码给你舍友,你要是有事可以找她要。”


  “……”


  林酌月就这么看着喻秋词骑上单车去追赵静书,小脸皱成了一团,内心有点凌乱。


  几个月前那个喜欢自己的家伙,好像一去不复返了。


  莫名的,有点失落。


  原地站了一分钟,喻秋词也没转回来,林酌月才缓缓离开。


  回到宿舍,赵静书已经在床上躺着了。


  林酌月有些意外:“你怎么在这?喻秋词没去找你吗?”


  “没有啊!”赵静书也很疑惑:“你不是和他在一起吗?”


  “呃……我有点事就先回来了。”林酌月找了个借口。


  知道喻秋词没有找赵静书,心情突然明朗了一些。


  她马上来到走廊,给喻秋词打了个电话,只希望他还没换上新卡。


  “喂,请问你是?”喻秋词问道。


  “咳咳……”


  “嗓子不舒服吗?那你打错了,我治不了。”


  “你……”林酌月深吸了口气:“我是林酌月,真的想知道,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去北京?”


  “因为我不想去了,我就在华东科大念书。”


  “你疯了吧!为……为什么啊?”林酌月的舌头突然有点打结。


  “你真的想知道我为什么来科大吗?”


  “特别想,不然我会睡不着觉的。”


  喻秋词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因为一个人。”


  林酌月闻言呆了数秒,随即心跳加速,突然紧张起来。


  这已经算是向自己表白了吧?


  “可是……”林酌月拍拍胸口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缓一缓:“可是我觉得……她不值得你放弃清华。”


  “我不用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喻秋词直截了当地道。


  林酌月只觉得心跳突然空了一拍。


  好霸道啊!


  可是……好喜欢。


  “虽然我知道,我跟她不可能成为一家人,但人生得一知己,也挺难得。”


  想想上辈子,身边也就只有许温润这一个可以掏心掏肺的朋友,她是个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人。


  虽然大学时和几个室友的关系也不错,但毕业后大家都不在一起。


  随着时间的流逝,尽管每年也有联系,但见面很少,仅限于一年一次的聚会了。


  林酌月低着头咬咬嘴唇,我也没说咱们一定不能成为一家人啊!让我再考虑一下可以吗……


  “原因说完了,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先挂了。”喻秋词道。


  “那个……”林酌月连忙道:“你把你的新号码发给我。”


  “嗯,拜拜。”


  ……


  转眼间,十天过去了。


  军训的日子,绝大部分学生十分难熬。


  但对于每天都要去树荫下休息的文欢欢而言就轻松了许多。


  身体素质不好,反而不那么遭罪。


  这天中午,喻秋词去了网吧。


  辅导员让他作为新生代表在迎新晚会上演讲,稿子真得从网上的模板套一下,他也没心思去原创演讲稿。


  先登上QQ,打开消息列表,有几条是许温润当年的QQ发来的,她还留了电话号码。


  看看时间,已经是十天前了。


  喻秋词马上给她发了短信:【这几天一直没上网,不好意思。】


  对方几乎秒回:【你终于上了呀!我还以为你把我删了呢】


  喻秋词:【我怎么会删你呢!】


  等了两分钟,对方没回短信。


  喻秋词便又道:【要不咱们见面吧!你要是不好意思直接见面,先视频也行。】


  喻秋词不想再墨迹了,明知道她是许温润,赶紧开个视频,她肯定很意外,再趁机增进一下两人的关系。


  看到这消息,宿舍里的文欢欢心跳不由得紊乱起来,手指轻颤着把编辑了上百字的短信慢慢删掉了。


  他想见我……


  文欢欢拿起镜子,看看里面的脸蛋,深吸了口气。


  我又不丑,怕什么呀!


  【那我马上去网吧跟你视频,你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