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27章 竟敢这么戏弄我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喂,请问你是?”喻秋词疑惑地接通电话。


  “我是林酌月的舍友,我叫赵静书,昨天晚上咱们见过的呀!”短发妹子自我介绍道。


  “哦……我知道了。”喻秋词若有所思地道。


  “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约你出来一下,有事和你说。”赵静书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林酌月笑得合不拢嘴。


  “电话里说不可以吗?”


  “呃……我觉得还是当面说比较好吧!”


  喻秋词没有立即回答,昨晚林酌月身边有两个妹子。


  短发的那个还算比较漂亮,可以去看一看。


  长发那个就不太行了,实在提不起兴趣。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喻秋词忽然道:“昨晚朋友在我肩上发现一根长头发,非说我去约妹子了,我真冤枉啊!那头发不会是你的吧!”


  “长头发肯定不是我,我留的是短发呀!”赵静书连忙解释。


  “嗯,那你定见面的时间地点吧!”


  “那就晚上八点钟,来我们学校的烟霞湖边,怎么样?”


  “行。”


  “不见不散。”


  挂掉电话,陈一楠已经好奇地凑了上来:“这又是谁啊?”


  “昨天晚上,酒楼遇见的那个短发妹子。”


  “又一个??”陈一楠人傻了:“这才开学第二天,你已经多少个漂亮妹妹了啊!”


  “哥,给跪了!”萧岳夸张地“噗通”一声跪在喻秋词面前抱住了他的大腿。


  “唉,快别提了。”喻秋词郁闷得直叹气:“我都快烦死了,以后情人节都不知道该陪谁才好。”


  “日!”


  “狗贼!


  “……”


  上午的军训顺利结束,除了文欢欢提前一个小时下课,在阴凉处休息。


  她又险些中暑了,这丫头的身体素质实在不太好,吃得东西也没什么营养。


  中午在食堂,喻秋词刻意从她身后经过,瞄了眼她的午餐。


  一个馒头,一勺土豆丝,一共九毛钱。


  女生饭量小可以理解,但这吃的也确实没营养,还是得补充点肉类。


  喻秋词知道她的经济状况,也了解她其实是个挺不错的姑娘。


  倒也愿意在经济上顶她一手,不求回鲍的那种。


  但是两人现在的关系……就算自己出手帮她,以她的性格也绝不会接受的。


  喻秋词现在也就不去硬拿热脸往她屁股上贴了。


  吃完饭,喻秋词回宿舍换了身衣服,骑着单车朝待装修的店铺行去。


  碰巧的是,路上正看到穿着军训服的文欢欢朝网吧里跑去。


  “你有这上网的钱,还不如多吃两个鸡蛋。”喻秋词无奈地吐槽一声。


  “哼!”


  文欢欢回头冲他噘起嘴,转身就钻进网吧里了。


  喻秋词摇摇头,继续踩起了踏板。


  这丫头的打扮也是奇怪,说她不爱美吧!


  她每天出门都得化妆,军训都挡不住。


  说她爱美吧!


  这明显不合身又难看的军训服,她还穿着满大街溜达。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猜不透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文欢欢上机后,满怀期待地登录QQ。


  结果还是让她失望了,期待的那个人没在线,也没有回她昨天的消息。


  文欢欢有些失落地给他回了一条:【你什么时候才上线呀!】


  他今天没在,难道明天还来等吗?


  文欢欢突然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总不能每天都来一次网吧呀!


  虽然上这半小时的网花不多少钱,但就如喻秋词所说,这钱还不如拿去买个鸡蛋吃呢!


  文欢欢默默考虑了一会儿,最后决定把手机号告诉对方:【这是我电话号码,你看到了一定要给我发短信。】


  ……


  店铺里。


  喻冬阳已经和装修人员沟通了许久,从门头,灯光,道具,试衣间,包括收银台的位置,双方都已经差不多敲定。


  喻秋词过去就是再掌掌眼,扣一扣细节,再谈谈价,敲定工期。


  因为基本是软装,相比硬装的工期要短很多,预计用不了十天就完工了。


  所谓软装,就是灯光道具装饰的变动;硬装则包括水管电线,瓷砖地板吊顶等等。


  至于服装店名,喻秋词考虑从他和哥哥的名字里各取一字,秋与阳。


  但又觉得“秋阳”这俩字比较普通单调,于是后面又加了两个字。


  秋阳杲杲,这是一个成语:秋日阳光,分外明媚。


  至于那个生僻字,客人不认识也无所谓,总不至于认不得那个字就不来店里买衣服了吧!


  反而也可能会因为生僻字,对这家店的印象更深了。


  下午。


  喻秋词在学校军训,喻冬阳去了服装厂,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到了晚上七点多。


  喻秋词吃过晚饭,骑着单车朝长宁大学的烟霞湖畔行去。


  这个湖边,喻秋词当年留下的记忆还不少,他和每一任女朋友都来过这里。


  其中的两个女朋友,是在这里第一次啃嘴唇。


  更夸张的是,某一个月黑风高缠绵悱恻的夜晚,在女朋友的强烈咬球下,把子孙也洒在了这湖畔。


  现在想想,当年为了玩刺激真是胆大包天。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喻秋词那有些硬核的回忆。


  “喂,我已经到湖边了,你呢?”电话里是赵静书的声音。


  “我也快了。”


  “那我就在东南角湖畔的长椅上等你了。”


  几分钟后,骑着单车的喻秋词已经来到湖边。


  虽然天色已经黑了,但长椅旁站着的人影还是能看到的。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喻秋词轻声笑道。


  “没有迟到就好啦!”赵静书不以为意地笑道。


  喻秋词笑问道:“为什么是你给我打电话,酌月呢?”


  “呃……”赵静书迟疑了一下,才笑道:“这个问题的话,我觉得还是让酌月亲自回答你比较好一些。”


  而此时,林酌月已经蹑手蹑脚地猫到了喻秋词身后,手里还准备了一根棍子。


  趁着喻秋词的注意力在赵静书身上,林酌月扬起棍子,咬牙切齿地朝喻秋词腿上招呼去。


  虽然不至于下多狠的手,但肯定也会给这家伙长点记性。


  林酌月是真的讨厌这个流氓,为了抱她占便宜,居然说她屁股上有颗痣,满嘴胡话,简直忍不了!


  你以为你是喻秋词那讨厌的家伙啊!竟敢这么戏弄我!


  而且昨天占了她便宜后,今天居然就来泡她室友,这种见到美女就想泡的人真的是……欠揍!


  “啪!”


  “啊!”


  嗯?


  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