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26章 再给我透一次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文欢欢怔了一瞬,男人的话让她十分意外。


  很显然,男人和他儿子,两人之中有一个说谎了。


  可能他儿子突然改口夸了自己,也可能男人在瞒着儿子的话。


  文欢欢想不出他儿子反复横跳的动机,他不爱学习倒挺真的。


  所以男人说谎的可能性大很多。


  他为什么要骗自己呢?


  文欢欢心里突然有点没底了。


  “我……我明天可能不方便去了。”文欢欢下意识婉拒。


  “呃,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吗?”男人的语气依旧不急不缓,带着令人安心的沉稳味道。


  “我白天还要军训,本来想趁晚上兼职家教,但是现在感觉,精力有点撑不住……”


  文欢欢这话半真半假。


  累是真的挺累,如果这工作做得令人舒心,也能坚持一下。


  但现在爸爸说谎,儿子不想学习,做得也不自在。


  做家教也需要“两情相悦”,如果对方就没想好好学习,再怎么为他补习也白搭。


  “那你要多注意身体。”男人轻声道:“等你军训结束了,如果还想兼职的话,可以再给我电话。”


  “嗯。”文欢欢礼貌性的应一声,但她是不打算去这家了。


  ……


  喻秋词叫上喻冬阳,和他一起去宋谷雪家的服装店里逛了一圈。


  两人装作是顾客,宋谷雪佯装为他们做导购,实际上在聊天吹牛。


  顺便告诉喻秋词哪些款式是雷区不好卖,偶尔再给他灌输个开店的知识。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秋天过季比较快,销售期相对短点,第一批货铺上后,你也要多注意天气的变化。”


  喻秋词点点头,小声打听:“你们的货是在哪里拿的?”


  “工厂直销。”


  “价格怎么样?”


  宋谷雪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马上把我们家老底全给你透完了。”


  “再给我透一次就行。”


  宋谷雪悄悄转头看了眼老爸,小声道:“可是这些……我爸真的不让我给别人透。”


  “你偷偷给我透一下,叔叔也不知道啊!这事儿我也不会和叔叔说的,只有咱俩知道。”


  “小雪。”


  身后突然传来了老爸的声音。


  “知道了。”宋谷雪嘴上先应一声,佯装整理着面前的衣服,悄声道:“老爸肯定发现我一直在和你说话了,你赶紧先回去吧!”


  “那这个事儿……”


  宋谷雪噘着嘴没好气地道:“我晚点再给你透还不行嘛!”


  “那拜拜,电话联系。”


  喻秋词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就不拖拉了,揽着喻冬阳的肩膀离开:“款式你也都看了,以后你要是去工厂看货,心里应该有数了吧!”


  “这么多款式,一下子也记不全啊!”


  “没事儿,我手机拍了照片,就是像素有点低。”喻秋词打开手机:“我这有个装修人员电话,你记一下,明天你先联系他去店里看看,我放学就过去。”


  “你从哪弄的电话?”


  “宋谷雪给的,他爹朋友。”


  喻冬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和这个宋谷雪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能不能给我透一下?”


  “……”喻秋词沉默了一下,才道:“以后“透”这个字,咱俩之间就不要乱用了。”


  “为啥?咱俩亲兄弟都不能透一下吗?”


  “……”喻秋词拍拍他的肩膀:“不早了,我得回宿舍了。”


  “行吧!”喻冬阳的手也搭在他肩上:“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再办个本地手机卡,不然这漫游费怪浪费的。”


  “呃,行我再办一张。”


  答应他的事,喻秋词转眼就办了,新卡很快到手。


  在这个地方肯定要呆上挺长时间,不必要的浪费,省省也好。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用新卡,毕竟给林酌月的是旧卡,换了卡她就打不通电话了。


  ……


  女生宿舍403。


  许温润正靠在床头看书,两个舍友却在被窝里八卦。


  “欢欢不会真的去……做那些事了吧!”


  “虽然我不希望是这样,可是你看她鞋子都是阿迪耐克,她怎么那么多钱呀……”


  许温润抬起了头:“咱们就不要说这些了。”


  “不是咱们说的,是有人看到她上小轿车了……”


  “欢欢也不注意点,应该走远一些,别让认识她的人看到呀!”


  “嘎吱……”


  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两个人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文欢欢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走进来。


  看看时间,再有两分钟宿舍大门就关了,差点没回来。


  “欢欢,指甲记得剪一下。”许温润提醒道。


  “是哦!不然明天教官肯定又要凶我!”文欢欢拍拍额头,脸蛋突然耷拉下来:“可是我忘记买指甲刀了……”


  “我今天买了一个,在桌上呢!”


  “谢谢,润润你太好了!”


  许温润不由得抿嘴轻笑,称呼都变成“润润”了。


  ……


  翌日清晨。


  林酌月被宿舍的闹钟吵醒,酒虽然醒了大半,但脑袋还是有一点沉。


  “怎么样,头还疼吗?”短发妹子边穿文胸边朝林酌月笑。


  她的胸型很好看,所以也是相当自信。


  “还好……”林酌月打了个哈欠:“昨晚上辛苦你们了。”


  “我们倒不辛苦,辛苦的是你前男友,他从酒楼一口气把你抱回了宿舍。”然然十分惋惜:“这么好的男友,怎么就变成前任了呢!”


  “他还给你留了电话,估计是想找你复合呢!”短发妹子跳下床,把喻秋词写的纸条塞进林酌月手里。


  “你们在说什么呢?”林酌月一脸懵逼:“我从没谈过男朋友,怎么会有前男友?”


  “啊……?”


  “呃……”


  几个妹子顿时面面相觑。


  “可是那个人……他都知道你屁股上有颗痣呀!”


  “谁说我屁股上有痣啊?我根本没有!你们都被骗了!”林酌月将手中的纸片揉成团,快要气哭了:“这就是个想占我便宜的混蛋!流氓!”


  妹子们一想,当时好像确实太轻易就相信了那家伙。


  他信誓旦旦地说林酌月屁股上有颗痣……也没人能当场去验证啊!


  “呜呜……我被糟蹋了……”林酌月都被气哭了:“我还没谈过男朋友呢……”


  “没……没那么严重……”短发妹子试着想安慰:“她就是把你送回宿舍,我们都在旁边看着呢……”


  “那他抱我的时候就没有动手动脚吗?”


  “真没动手!”短发妹子肯定地道。


  然然闻言,心虚地低着头不敢看林酌月,因为她清楚的记得,喻秋词的手明明一直在摸林酌月的屁股……


  “真的?”林酌月不太信。


  “真的!”短发妹子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她的演技要比然然好太多。


  “酌月,那个家伙长得真挺帅的,你要见了就知道,让他抱着真不恶心。”然然连忙扯开话题:“我要能被他抱,我都幸福死了。”


  这是实话,所以她一点儿都不心虚。


  “就知道帅,那你们去追他啊!”林酌月没好气地道。


  “这可是你说的!”短发妹子马上从垃圾桶捡出了喻秋词的电话号码:“我可真要追他了。”


  “追啊!”


  “好!”短发妹子的确很大胆,直接就拨通了喻秋词的电话。


  “……”林酌月深吸了口气:“也好,你现在把他约出来,我去找根棍子等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