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3章 卟篱卟弃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告别林酌月,喻秋词踩着单车,来到了就近的网吧。


  他还记得许温润的QQ,想试着加一下她,看看有没有回应。


  当年他和许温润的大学是邻居,他在长宁大学,她在华东科大,两所学校面对面。


  大学时期,喻秋词没少朝她学校里跑,不过在校期间,两人并没有任何交集,那时也不认识。


  直到后来两人偶然成了同事。


  无论如何,有母校面对面的这层关系,两人第一次认识天然的会有一丝亲切感。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喻秋词的确只把她当好朋友,没想把她弄到床上去。


  成为同事后,二人慢慢成了几乎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健身……


  总之,和她除了不上床,其他都干。


  和别的女人除了上床,其他都不干。


  这就是喻秋词后来那几年的“感情生活”。


  两人的关系,大概就是所谓的“知己”,也是许多人都不相信的纯洁的男女关系。


  想起这些,喻秋词不由得十分好奇,十八岁的许温润会是什么样子呢?


  大约是高考刚结束的缘故,网吧里爆满,夹杂着的还有一些未成年小屁孩。


  网吧老板也不担心,如果有人突击检查,他会提前收到消息,让小屁孩赶紧出去就行了。


  拿着号码牌等了半小时,喻秋词交钱上机。


  虽然已经十几年了,但他还记得最初的QQ密码,因为这密码太傻笔了:woaini5201314。


  看到QQ的ID,喻秋词又是一阵肝疼:卟篱卟弃滴嗳。


  怀着满满的羞耻感,喻秋词赶紧改了个名字。


  输入许温润的QQ后,喻秋词深吸了口气,有些紧张地点击了搜索。


  果然有这个QQ,喻秋词连忙点开她的资料,省市都是许温润的地址。


  喻秋词舒了口气,是她。


  看着这串熟悉的数字,莫名的有一些感动。


  只是再看她的名字“忘叻爱”,喻秋词就被破功了。


  不过这时的她肯定已经被迫转学和“初恋”分开,此时此刻,她的心态还真就是忘了爱情。


  加了许温润的好友,喻秋词也没指望她马上就回,毕竟这年代学生上QQ几乎都是用电脑。


  对此时的一些高中生来说,现在手里的QQ可能还是个摆设,三五个月不上一次都正常。


  所以,有可能两人都在大学碰面了,许温润还没回自己的QQ消息呢!


  “喻秋词,我真不明白,林酌月最后为什么会选择你!”旁边突然传来一个男生不甘心的声音。


  喻秋词侧头一看,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了这个男生的信息。


  他叫魏文,说来也巧,当年他和自己还是大学校友。


  这家伙也是林酌月的追求者,所以两人的关系,有点像情敌。


  “你说林酌月她选择了我?”喻秋词十分不解。


  “别以为我不知道,前几天她还问你想报哪所学校,明摆着想跟你一起去长宁大学!”魏文气哼哼地瞪着喻秋词:“我学习比你强,性格比你好,长得……咳,我就不明白我哪里不如你了!”


  “你已经明白哪里不如我了。”


  魏文:“……”


  喻秋词转回头没再理他,仔细回忆一番,才明白魏文指得是什么。


  大约一个礼拜前,林酌月确实问过他最想报的大学是什么。


  不过对于重生后的喻秋词而言,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当时喻秋词的答案,就是他后来去的长宁大学,


  那时的喻秋词也以为她想和自己报同一所大学,偷乐了挺久。


  后来才明白,林酌月这么做,是为了特意避开他的学校……


  很显然,当年的魏文也误会了,他以为林酌月要去长宁大学,所以他也跟着报了。


  结果林酌月根本没来,他和喻秋词倒成了校友。


  他们俩都没得到林酌月,但是得到了彼此……


  不过当年两人在学校里,一见面就吹胡子瞪眼骂骂咧咧两句,反正也没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喻秋词撇了撇嘴:“她根本不会来长宁的,别想了。”


  “那她要去哪?”魏文连忙问道。


  “我哪儿知道。”


  其实喻秋词心里很清楚,但也不会告诉这货。


  “你当我傻啊!”魏文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怕我长宁,我还偏就去定了!”


  喻秋词没再理他,关掉电脑下机走人。


  他是不想再和这家伙一所学校,但他要是非要来,到时候对他就得比上辈子用力些了。


  ……


  晚上六点多钟。


  林酌月妈妈已经准备了一桌颇为丰盛的饭菜。


  有些老旧的黑白电视机里正播放着县电视台关于高考的新闻。


  林酌月对这种电视新闻,没有丝毫兴趣,有一眼没一眼的瞄着。


  “同学你好,请问我们可以对你进行简单的采访吗?”


  “呃,可以。”


  瞄到这一幕的林酌月突然愣住,嘴巴里塞着的饭菜一时间都忘记了咀嚼。


  居然是喻秋词?


  当时离开考场的时候,看到他好像是被记者采访了,但没想到还会上电视。


  “其实我感觉不算难,不过可能是我运气好吧!我不会的基本都没考,考到的内容基本我都会……”


  “噗……咳咳咳!!”


  林酌月嘴里的饭菜直接喷在了地上,这说得还是人话吗?


  “怎么回事?”老妈见状有些焦急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慢点儿吃。”


  林酌月呛得咳了半天,才端起水杯漱口。


  “因为我有点选择困难症。”喻秋词皱眉,显得很苦恼:“我纠结去清华还是北大呢!或者干脆都不去了。”


  “噗!!!”


  刚喝到嘴巴里的水又被她喷到了地上。


  “咳咳咳咳……”老爸也被喻秋词这话呛得咳了几声:“这小子说话,好像清华北大是他家开的似的。”


  老妈也是啧嘴摇头:“这孩子真是一点都不谦虚嘛!就算是学霸,也不敢说百分百能考上清华北大呀!”


  “月月,你以后上大学了,早晚会处对象,但是千万不能找这种人啊!”


  林酌月揉揉挺翘的鼻子,干脆低头吃饭。


  因为这则新闻,让喻秋词在认识他的人中出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