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19章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我叫文欢欢,谢谢。”


  说完她便准备回座位。


  不过被傅蓉叫住了:“至少介绍一下你的家乡是哪里呀!”


  文欢欢扫了眼讲台下的同学们,又看看傅蓉,淡淡地道:“我觉得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谢谢。”


  “啪啪啪……”傅蓉带头鼓起了掌:“文欢欢同学说得很好,咱们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是一个大家庭……”


  “这妹妹化妆了,看这妆后的效果,7.23分吧!”


  陈一楠都没心思听文欢欢和傅蓉说了什么,低着头像模像样地在纸上计算了半天,很装逼地给她的颜值打了个精确的分。


  文欢欢面无波澜地走回座位上。


  她本想在脸上作出骄傲的模样,让大家看见。


  但心底却装满了委屈,快要溢出,以至于她呈现出来的面部表情,带有一丝的僵硬。


  在场几十人,没有人能理解她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除了喻秋词。


  从小就在极度重男轻女的父母手下长大,不管她做得多好,洗衣做饭,学习成绩一样没落下。


  每天讨好般的生活着,却从没有得到过父母的褒奖,反而一言不合就打骂。


  对她而言,家乡那儿的故事并不美好,更不是一个值得怀念的地方。


  这一次逃出来,她就没打算再回去。


  “看这模样,卸妆后的素颜应该是5.38分,不及格。”陈一楠一本正经地评判着:“就这还是友情分呢!因为平胸都没扣她分,不然她4分顶天。”


  “不过以后要是谈了男朋友,或许还有二次发育的空间。”萧岳在一旁补充道。


  “你个小处-男还懂这个呢!”陈一楠嘿嘿笑道。


  听到二人的对话,喻秋词收回粘在文欢欢身上的目光,回头看看他们,忽然想到了鲁迅先生的一句话: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不过他倒不至于因此讨厌这俩孙子,因为如果不是他重生而来知道文欢欢的情况,他肯定也会跟这俩孙子一样,对这个妆后效果一般的平胸妹子评头论足哈哈大笑。


  只是他知道了这些,就没心思拿文欢欢的颜值开玩笑了。


  况且她卸妆后,不仅不丑,真的很好看。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大家都一样。


  待会儿他上台了,也会有一些妹妹悄悄对他评头论足,只不过妹妹们对他颜值的评价都是一致的罢了。


  许温润上台时,班里的男生们都目不转睛了。


  她和其他人唯一的区别是,在黑板上写下了她的名字,加深大家对她的印象,毕竟她是冲着班长来的。


  许温润的字写得确实非常漂亮,不然她肯定也不会写。


  十个上台作自我介绍的人,有九个不敢看下面的人,既尴尬又想笑,表情管理是十分凌乱。


  许温润就不同了,上台毫不怯场,谈吐十分大方,气场足,台风稳。


  偶尔一个露出整齐洁白牙齿的微笑,男生们心都要酥了。


  一旁的傅蓉也清楚许温润的想法,对她也很满意。


  但因为喻秋词的存在,让傅蓉十分犹豫,后者除了逆天的高考成绩之外,谈吐和气质也不差。


  两个她都喜欢,但是只能有一个啊!


  “保守一点,给她个9.2分吧!目前全班第一了。”陈一楠啧啧评价道:“还有0.8分的进步空间,主要得看她技术如何。”


  “什么技术啊?”萧岳这个纯情小处男下意识问道。


  陈一楠无奈了:“你小子真不懂假不懂啊!”


  萧岳抓抓脑袋,有点尴尬:“真不懂啊!”


  喻秋词忽然觉得,这时候2004年大学里的处男处女,可能比2021年中学里的处男处女都要多。


  放学后,喻秋词一行人跑去食堂。


  刷卡的时候,喻秋词让众人惊呆了,余额9991元。


  陈一楠嗷一嗓子:“我日你哥!饭卡里能冲一万块!”


  周围的同学都懵了。


  文欢欢想想自己卡里的一百块,有点小郁闷,人家卡里的钱比自己全部的家当都多。


  实名制羡慕!


  许温润惊诧过后,忍不住多看了喻秋词两眼,没想到他家里这么有钱,真没看出来。


  穿得虽然干净整洁,但都是杂牌地摊货,一个名牌没有,还挺低调的。


  “我……我是嫌充值麻烦,反正四年时间早晚都吃完。”喻秋词笑呵呵地敷衍一声。


  他也很无奈,本来以为学校先冲个千八百块呢!没想到直接就给冲了一万块。


  整得这么高调,哎呀烦死人了!


  吃完午饭,喻秋词准备去昨晚的店铺,把租房合同签了。


  喻冬阳已经在那边等着了,于是他又打包了一份给哥哥吃。


  反正是学校出钱,只要不是过分到天天请同学在食堂吃喝,像这样偶尔给朋友刷一顿饭,学校肯定也不会过问。


  ……


  店铺里。


  喻冬阳吃着饭。


  喻秋词看了一遍租房合同后,抬头道:“这个租期只能签一年吗?”


  房东吴卫国点点头,双下巴也跟着晃动:“几个月肯定不行的,最少得一年。”


  在这一片商业街上,这个地段相对确实不太好,续约率本来就比较低。


  如果签了三两个月就跑了,他也嫌麻烦。


  “我是说,能不能多签几年?”


  吴卫国愣了一下,这地段别人一开始都不太想签太久,没想到喻秋词脑回路不一样。


  “你想签多久?”


  “三五年都行啊!”喻秋词笑道。


  上海的房价是一年一个样,就算这里地段一般,明年肯定也会涨价。


  而且喻秋词也有把握把生意做好,签得长一些,也免得房东过一年就涨租。


  退一步说,就算自己没做好,过两年也能转手再租出去,说不定还能赚个差价。


  吴卫国琢磨了一会儿,拍板道:“你是老宋朋友,那也是我朋友,那就签到你大学毕业,给你四年吧!”


  他这话算是半真半假,确实有宋谷雪爸爸的面子在里面,但他也想一劳永逸。


  至于房价疯涨个不停,那是后来的人才知道的事。


  那些年每年都有“专家”跳出来信誓旦旦唱衰房价,谁也不知道下一年的房价是否会停滞,或者崩盘。


  吴卫国不是傻,他只是不确定未来房价的走势。


  “但是我只能先给你两年的房租,另外两年今年年底前给你,可以写在合同上。”喻秋词说道。


  “行!”吴卫国也比较爽快:“你是老宋朋友,我相信你。”


  确认无误签完合同后,吴卫国忽然盯着喻秋词看了数秒,皱眉道:“我怎么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面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