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16章 原来你想做我弟女朋友啊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眼前的文欢欢化了浓妆,不过妆容有些过了。


  或许是她化妆的技术还太生涩,效果打了折扣,还没她素颜好看。


  喻秋词默不作声地坐在椅子上,就听到文欢欢在和理发师吐槽。


  “要不是怕教官剪我头发,我才不会染呢!头发留了好几年,可舍不得被糟蹋……”


  喻秋词撇了撇嘴,心想你要真不愿意糟蹋头发,最开始就不会去染它。


  这染来染去的不就是在糟蹋头发。


  “两位理发吗?”洗头妹上前问道。


  “我理。”喻冬阳客气地笑道。


  “好的请您稍等一下。”


  听到对话会的声音,文欢欢下意识从镜子里捕捉到声音的来源,刚好与喻秋词似笑非笑的眼神对在一起。


  文欢欢顿时像触电般瞬间弹开目光,一时间脑袋里一片空白,有些不知所措。


  随即窘迫的情绪便蔓延至全身。


  这家伙怎么也在这啊!


  她的目光躲在墙角,不敢再和喻秋词对视。


  “我记得咱们高中都有染头发的呢!”喻冬阳顺着文欢欢的话茬,疑惑地对喻秋词道:“你们大学居然不让染,比高中还严格吗?”


  喻秋词说道:“主要是不能染得像妖怪。”


  “……”文欢欢默默咬牙切齿地攥起了小拳头,你说谁是妖怪呢!


  “咱表姐大学的时候,一个同学染红头发,不就被教官直接咔嚓了。”喻秋词又和喻冬阳分享他刚编的故事。


  其实主要是让文欢欢听,这样唠家常的方式,显得自己的话更逼真。


  “我好像没听她说过。”喻冬阳道。


  “表姐和我说了。”


  “她那二本大学管得比你们学校还严呢!


  “是啊……”


  就在这时,喻秋词突然察觉到一道凌厉的眼神,从镜子里反射过来。


  喻秋词下意识抬头,正撞上文欢欢那双漂亮的眼睛,只是此刻那双眼睛里满是愤怒。


  喻秋词突然意识到,之前骗文欢欢说表姐也是华东科大毕业的,但刚刚喻冬阳说她是二本……


  这个牛皮被喻冬阳戳破了。


  “走,咱们换一家,这里还得等。”喻秋词马上起身。


  喻冬阳还没明白什么情况,愣了一下连忙跟了上去。


  “姓喻的你给我站住!!”文欢欢突然生气地娇喝一声。


  喻秋词的步伐反而更快了。


  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我多没面子啊!


  切~~!


  不过他快走了十几米后,突然发现哥哥不见了,回头一看,他正直挺挺地站在理发店门口……


  “美女……我好像不认识你。”


  喻冬阳心下既不解,又有点不安,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就很嚣张的女生是什么意思。


  “我找你旁边的那个人有点事情,你和他什么关系呀?”文欢欢似笑非笑地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是他哥!”喻冬阳有些紧张,略带敌意地朝她皱着眉头。


  文欢欢被他逗笑了:“你怎么这么紧张呀!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吗?”


  喻冬阳想起了有过一面之缘的林酌月,认真道:“我见过比你漂亮的,虽然就一个。”


  “……”文欢欢拍拍胸口,只当是自己自讨没趣。


  喻秋词返回来,揽住了喻冬阳的肩膀:“我哥人很实在,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吧!”


  “看出来了。”文欢欢撇撇嘴:“要不是他太老实,你早就跑了。”


  “虽然我骗了你,但这是个善意的谎言。”


  “切~~~”


  “你非要明天教官当着大家的面训你,让你出出丑你才满意吗?”


  “谁说教官一定会训我!”


  “一定训。”喻秋词肯定地道:“因为你是出头鸟,咱们全校几万人,你要能再找出第二个染一头红发的,我就做你对象!”


  “好!一言为定!!”文欢欢根本没注意喻秋词说得是什么,她只是很不服输。


  喻冬阳轻吐了口气,笑道:“闹了半天,原来你是想做我弟女朋友啊!吓死我了,本来还以为你和他有仇呢!”


  文欢欢:“啥???”


  “我真怀疑你这脑袋是怎么考上咱们学校的,不会作弊了吧!”喻秋词调侃道。


  喻冬阳却很认真:“弟,高考作弊对脑子的要求更高。”


  文欢欢:“……”喻秋词:“……”


  吃过这个瘪后,憋了小肚子气的文欢欢就不愿意再理这两兄弟了,板着张俏脸一言不发,好像谁欠她几百万似的。


  离开理发店时她也目不斜视,迈着热裤下笔直的长腿,拎着假名牌包,走起路来倒颇有气场,真像个T台模特。


  喻秋词的视线一直跟着她的身姿摇曳,随口道:“哥,以你的感觉,她和林酌月谁好看。”


  “林酌月。”


  “她是妆没化好,这女的素颜也好看。”喻秋词评价道:“我觉得林酌月比她优势的地方是,比她胸大。”


  喻冬阳皱了皱眉:“弟,比胸大小的前提是,首先她得有胸啊!”


  “……哥你最好别这么耿直了,我真怕你以后找不到女朋友。”喻秋词语重心长地道。


  “呃……哈哈!”喻冬阳笑了一声:“说到林酌月,我就见过她一次,都快忘记她长什么样了,就知道她长得好看。”


  喻秋词笑道:“以后肯定有机会见的。”


  与此同时,林酌月已经洗白白钻进了被窝里。


  几个舍友依旧很陌生,大家的性格似乎都比较内向,不太爱说话。


  蜷缩在被窝里,无边无际的孤独感,总是随时随地如潮水般袭来。


  林酌月不由自主想到了喻秋词,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见到哥哥,不知道他车票买好了没有……


  她翻了几个身子始终睡不着,终于忍不住下床,在书桌上翻开一本书,拿出夹在书页里喻秋词留的纸条,上面有他的电话。


  林酌月爬回床上,拿起枕边一部已经有些旧的手机,那原本是爸爸的。


  如果不是离家求学,她还不可能会有自己的手机。


  看着喻秋词的电话号码,林酌月有些后悔,当时就应该把自己的号码给他,让他作选择。


  现在倒好,反倒弄得自己很纠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