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15章 只有魔法能打败魔法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咳……我还有事,先走了。”两个学生当自己的面“调情”,傅蓉有点呆不住了,转身就想溜,不过刚走出门,她又快步退了回来:


  “文欢欢,虽然咱们专业不只你一个人染发,但人家染得低调,蓝色红色紫色可不行的。”


  但文欢欢就是油盐不进:“我不管,我就这样了。”


  傅蓉只觉得心累,转身离开了。


  面对这事儿她也没辙,总不能硬把她拖出去染了。


  当初准备做辅导员时,很期待和这些青春正好的“学弟学妹”们打成一片。


  真做了才明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才第一天,就这么多麻烦事儿,以后可肿么办呐!


  “欢欢,他要追你,你还没表态呢!”一个女生颇为八卦,又把话题拉了回去。


  文欢欢望着喻秋词,轻轻挑了下秀眉,然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颇为憧憬地道:“我将来是要嫁给爱情的。”


  “这么巧,我姓爱名情!”


  “油嘴滑舌!”文欢欢翻个身子,冲着喻秋词哼了一声:“我第一个把你排除了!”


  “还有这种好事?”


  “你……”


  喻秋词把电话号码放在了桌子上:“那个周云要是找你们三个麻烦,随时叫我,找她我就不管了。”


  “我用你管呀!你以为我会怕她?”文欢欢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向众人秀她手臂上的纹身:“看看这是什么!”


  “哟……纹身噶?盒社会?”喻秋词装作吃惊的样子。


  “呵!”文欢欢脑袋一昂,她还挺骄傲。


  “小朋友,你还年轻,千万不要走到违法犯醉的道路上!”


  “去去去……”


  “好啦!你们别斗嘴了。”一个女生笑着打个圆场,岔开话题:“欢欢你头发真不染一下吗?”


  “不染!”


  “你说这个我想起来了。”喻秋词说道:“我表姐当时军训,她有个同学也是染得红头发,教官就拿剪刀直接给她咔嚓了。”


  文欢欢闻言身子一僵,跪趴在床边的木栏上:“染个红头发,还要杀头的呀?”


  “……给她头发咔嚓了。”喻秋词沉默了一下,想说你这脑子是怎么考到这里的?


  “呼……”文欢欢拍了拍胸前的飞机场,松了口气:“反正不是咱们教官就好。”


  “是不是咱们教官我不知道,反正我表姐也是咱们学校毕业的。”


  文欢欢皱了皱眉:“你一定是在骗我。”


  “骗你我这辈子娶不到媳妇。”这种鬼话喻秋词是张嘴就来,谁信这玩意儿谁傻叉!


  “那我也不剪!”文欢欢哼哼着躺尸在了床上:“我死都不会染的!剪我也不染!”


  喻秋词不再多说:“走了,拜拜!”


  “今天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许温润连忙跟上两步道谢。


  “没事儿,早点休息吧!”喻秋词头也不回地道。


  没走多远,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你等一下。”


  喻秋词回头,又是那个周云。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你向我道歉,这事就算完了。”周云冷着脸道。


  “我给你道歉?你在想屁吃!”


  如果向她道歉,就让人觉得自己好像真偷窥她了似的。


  “不道歉你今天就别想走!”周云拦在喻秋词面前,蛮横地道。


  周围看热闹妹妹们又涌上来了,一个个窃窃私语着不嫌事儿大。


  虽然喻秋词很想把这个周云揍一顿,但那可能正中她的下怀。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她揍一顿,事情性质就变了。


  说不定这女的现在就是想激怒他。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喻秋词坦诚道:“但你又生气,又不敢把实情都说出来,有什么意思?”


  喻秋词突然这么坦然,让周云有点晕了:“什么实情?”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许温润连忙快步走来,想帮一把喻秋词。


  “实情就是,你当时在脱裤子,而且一把把内裤都脱了,一片黑不溜秋的我都看到了。”


  “哇嗷……!!!”


  周围的妹子们当下爆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叫声。


  已经走到近前的许温润听到这话,当下捂着额头转身快步回了宿舍。


  “你……”周云的脸色当下一阵青一阵白:“你胡说!你明明什么都没看到!!”


  “我要是没看到,你怎么可能这么生气呢!我现在向你坦白了,我确实都看到了。”


  “你就是没看到!我根本没脱裤子!你血口喷人!!”


  “我知道你很不好意思,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喻秋词十分诚恳:“但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我说了没有没有没有!不要你道歉!!”周云捂着耳朵跑回了宿舍里。


  “那行我不道歉了,但你下次记得要关门!”


  喻秋词劝诫着吆喝了一声,周围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长舒了口气,喻秋词也赶紧溜了。


  他娘的!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


  一路小跑着来到校门口,喻秋词看到了站在校名石前的喻冬阳。


  兄弟俩个头差不多,不过喻冬阳的皮肤颜色较深,是一种颇为健康的小麦色。


  喻秋词的面部线条明朗,棱角分明,是个俊逸的大帅哥。


  喻冬阳的脸部线条比较柔和,两腮还有一点婴儿肥,是个呆萌的小帅哥。


  “哥!”


  喻秋词兴奋地跑了过去。


  “你怎么才出来啊!”喻冬阳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点事耽误了。”喻秋词笑道:“饿了吧!先去吃点东西。”


  “走。”


  喻秋词不住地打量着哥哥,视线几乎一直在他身上,笑得合不拢嘴:“你这头发有点太长了,该理了。”


  喻冬阳乐呵呵地揉了揉脑袋:“还好。”


  “待会儿吃完饭理个发,颜值准再上一个台阶。”


  “嘿嘿……”


  喻秋词带着他进了家大排档,要了三个烧菜,两瓶啤酒。


  酒水意思一下是个心情,不必多喝。


  喻冬阳的胃口十分好,看得出来,这些普通的炒菜,在他眼里都是美味佳肴,可想而知他平时的饮食有多单调。


  “咱还是先去看店铺,再去理发吧!”喻冬阳说道。


  喻秋词大手一指:“旁边那就一家理发店,顺道先理发吧!”


  “好吧!”


  两人走进理发店,里面已经有两个客人。


  看到其中一个正在染发的,让喻秋词差点笑出了声,居然是那个小太妹!


  刚刚还嚣张地嚷嚷着“死都不染”,转眼就灰溜溜跑进了理发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