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14章 小太妹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老师……”女生见状,马上爬起来先一步迎上傅蓉:“老师,天都要黑了,他一个男生还来我们女生宿舍!谁允许他来的啊!”


  “……”


  她的第一个问题,就让傅蓉尬住了。


  因为喻秋词就是她安排来帮许温润的。


  女生接着便开始恶人先告状,将她那番添油加醋的言论和傅蓉又重复一遍。


  反正这件事,喻秋词没法证明他看到的是什么,只要一口咬定他看了不该看的,他就是很难洗清。


  就算最差的结果,也是不了了之,他们不可能拿自己怎样。


  不过这一次,她修改了一些细节。


  因为没穿上衣的不合理之处已经被喻秋词戳破,再重复方才的话就太笨了。


  “咱们先把东西拿进宿舍里。”喻秋词对许温润道。


  “你就让她跟老师瞎说吗?”


  “又不会只让她说,等她说完,老师会来问咱们情况的。”喻秋词笑道:“咱先看她跟老师怎么说的,后发制人。”


  许温润想想也对,点点头拎着密码箱站起来。


  方才的事闹的太大,连楼上楼下的妹子都闻声敢来看热闹,以至于喻秋词放眼望去,周围全是十七八岁的妹妹们,只他一个雄性。


  空气里飘荡着淡淡的幽香,令人心旷神怡。


  这景况,喻秋词也是平生第一次见。


  见他起身,妹妹们便自觉让出了一条道。


  喻秋词朝她们微微一笑,偶尔还会有大胆的妹子朝他抛个媚眼。


  她们对喻秋词倒没恶意,想来从头围观到尾的人,也都看出来这事儿是那女生在添油加醋。


  还有一个原因大概是,这货长得确实帅,讨厌不起来啊!


  许温润看着宿舍房号,最后停在一个房间门口。


  “里面没人脱衣服吧!”身后的喻秋词问道。


  “……没。”


  “那就好。”喻秋词探头望去,一眼看到坐在床上靠墙躺着的一个妹妹。


  她穿着超短裤,翘着二郎腿,脚上蹬着一双nike小白鞋,头顶一头妖艳的火红色长发,手臂上还有个纹身。


  这造型,活像个小太妹。


  这样的人高考能拿630分左右,也是挺少见的事。


  房间里就她一人,至于另外两个舍友,要么出去办事了,要么去走廊看热闹还没回来。


  喻秋词走进宿舍,把被褥放在唯一的空床铺上。


  小太妹眼皮都没抬一下,视线一直落在她手里捧着的小说上。


  喻秋词仔细看了眼,小说名叫《水晶般透明》。


  许温润想和她打招呼,但看她“高冷”的模样,还是放弃了。


  喻秋词却逐渐怔住了。


  走近了些,他才发现这小太妹有点眼熟,很像当年一个他追的漂亮妹妹,不过对方没答应他,所以两人没结果。


  只不过那个妹子是黑头发,手臂上也没纹身……


  想到这里,喻秋词突然意识到她和当年的一件事对得上号。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女生应该是叫什么欢,具体实在记不清了,反正名字里有“欢”字。


  但关于她的事,喻秋词听说过,因为当时在学校闹得也挺大。


  当年她爸妈来学校找她,说她把家里钱都偷走了,先是打她一顿,然后要把她带回家,不让她上学。


  她偷钱是真的,但这事儿也怪她父母。


  从小她爸妈就重男轻女,只要她和弟弟闹矛盾,父母肯定教训她,要么训话,要么动手打。


  这样的生活环境下,她的性格难免受到影响。


  她名字里有“欢”字,但她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实在和欢搭不上边。


  高中毕业后,虽然她成绩很好,但她爸妈就不让她上学,要她出去打工挣钱给弟弟娶媳妇。


  她嘴上答应,但瞒着父母报了大学,开学前偷了家里钱跑了。


  她也不打算再回那个家。


  直到后来父母找到了学校……好在有学校出面,最后还是让她读完了大学。


  另外,她身上的纹身是贴的,她穿的耐克阿迪是假的。


  她虽然看起来像小太妹,但私生活却很干净,撩她的人有不少富二代,但她并不看重这些。


  因为她想嫁给爱情。


  后来的确如她所愿,和一个两情相悦的普通男人在一起,嫁给了爱情。


  但遗憾的是,爱情背叛了她,后来老公对她并不好……


  这些事都是喻秋词从同学朋友口中听来的,可能有出入的地方,但总体应该差不多。


  这个女孩的性格有些矛盾。


  她内心虚荣,但又十分纯粹;她叛逆不愿意交朋友,但却坚持相信爱情。


  她用自己告诉别人,人性是复杂的。


  “喻秋……哎呀!你头发怎么还没染回来呀!”傅蓉的注意力当下被小太妹勾走,无奈道:“文欢欢,你这头发不行的!”


  喻秋词转身,看到寝室里多了三个人,傅蓉和回来的两个舍友。


  “我看别人也有染头发的啊!”小太妹这才抬起头,对此不以为意。


  她有一张精致小巧的瓜子脸,一双明亮妩媚的眼睛,说话时红润的嘴巴微微撇动着,带着两分叛逆。


  不过那一头亮瞎钛合金狗眼的火红长发,她的气质居然能驾驭的不错,性感又妖娆。


  “行了待会儿再和你说。”傅蓉摆了摆手,看向了喻秋词:“周云说她正在穿裤子的时候你刚好经过,说你看见了……她内裤……”


  “厉害!三秒钟确实能把裤子提上了。”


  傅蓉抿嘴笑笑,用笑容掩饰尴尬:“我已经单独问了她舍友,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事不怪你,周云她是有点小题大做。”


  “老师明白就好了,如果可以的话,让她向许温润同学道个歉。”


  “我会和她沟通一下的。”


  “我就怕这女人死性不改。”喻秋词轻声道:“虽然她不敢和我冲突,但她要是再找许温润麻烦,或者迁怒到你们三个舍友身上么办呢!”


  “不会吧?这女的真这么恶心嘛!”一个女生有些担忧。


  “这样吧!”喻秋词拿起桌上的笔,写下一串号码:“这是我的电话,如果她敢欺负你们,随时叫我。”


  “行了哥哥。”文欢欢撇了撇嘴:“不就想留个电话嘛!您就别拐弯抹角了,想泡我们哪个就直说吧!”


  你个小太妹!说话太直接了吧!


  喻秋词深吸了口气,笑眯眯地趴在她床前:“竟然被你看出来了,我想泡你,给个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