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11章 如梦似幻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同学,你们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就在这时,一个学姐微笑着走了过来。


  喻秋词抬头一看她的表情,便知道这是真心想帮忙的人,不是撩自己。


  “她是你们学校的,我不是,不过麻烦你稍等一下。”喻秋词笑着掏出纸笔,当着林酌月的面写了他的电话号码。


  林酌月不吱声,转开脑袋装作没看见。


  喻秋词撕下纸片塞进她背包里时,林酌月依然视而不见。


  等到喻秋词把拉链拉上,林酌月开始“表演”了,脑袋一扬,小脚一跺,赌气般哼道:“我不要,你赶紧把它拿走!”


  活像小时候长辈把压岁钱塞进你兜里才说不要钱的你。


  喻秋词当作没听见,可以逗她玩,但不能不分情况一直逗她。


  偶尔还是给这丫头一个台阶下,不然真要把她玩废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喻秋词拍拍背包,转身离开。


  “诶,我说了不要你的电话!”林酌月连忙打开拉链把纸片拿出来,朝旁边的垃圾桶丢去:“我把它扔垃圾桶,你看!你看啊!我给它扔垃圾桶里了。”


  喻秋词只是背对着她挥了挥手,并未回头,不配合她的表演。


  林酌月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为什么总是被他欺负啊呜呜……


  等到喻秋词的身影消失在图书馆后面,林酌月便急忙翻开垃圾桶,把方才丢进去的纸片捡了出来。


  上面除了喻秋词的电话号码,还多了他的qq号。


  图书馆墙边,探着脑袋看到这一幕的喻秋词满意的离开了。


  林酌月抬起头眺望着喻秋词离开的方向,只有来来往往陌生的同学。


  她突然意识到,这一次喻秋词是真的走了,他要去北京,两人即将相隔一千多公里,将来不知何时才会见面。


  往后,各自会有各自的生活朋友圈,如果不去主动联系他的话,这辈子见面的机会可能都不多了。


  面对这样未知的离别,方才的告别方式就显得太过仓促,应该一起吃顿饭才好吧!


  可她甚至连一句“再见”都没来得及说。


  反而对喻秋词说的最后一句话好像是,把他的联系方式扔垃圾桶里……


  林酌月突然有点小自责:“刚刚真不该再跟他赌气了呀……”


  而此时的喻秋词,一路都在左顾右盼欣赏着周围的女生。


  长宁大学文科为主,华东科大工科为主,显然前者校园里的女生比例更大,出美女的概率自然也大。


  而且还流传着一个说法,一所学校学生的颜值,和学校的质量通常成反比。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长宁美女的比率也比科大高。


  喻秋词穿过马路,面前就是华东科大的校门。


  当年这所学校是他仰望的存在,也是大部分长大学生仰望的目标,毕竟录取分比他们高了近100分。


  长大学生去对面泡妞撩汉,远不如人家去长大找对象有底气。


  可能是校园里的喻秋词表情举止比较老练的缘故,没人当他是新生,愣是没有学长学姐带他办手续。


  最后他一个人找到了自个儿专业的报名登记处。


  登记处摆着一张长方形桌子,坐着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女人,应该是辅导员,周围有两个帮忙的学生。


  其中一个,正是十八岁的许温润。


  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喻秋词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当年第一次认识她时,她已经33岁,如今时光倒流了十五年……


  还是那张精致唯美的鹅蛋脸,那双澄澈灵动的大眼睛……和后来认识的她相比,面前的她同样十分漂亮。


  只是如今俏脸上那满满的胶原蛋白,的确是33岁的她不可企及的,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逆转的时光印记。


  眼下的她还略显青涩,浑身上下洋溢着满满的少女感;当年的她成熟中偶尔带着俏皮,颇有韵味。


  喻秋词打量了她两眼,便悄悄收回了目光,开始办手续。


  这丫头不能追,更不能表现出想泡她的意图,否则她就会和你疏远了,显得挺高冷。


  不过如果她愿意和你做朋友,也绝对是个值得深交的人。


  和她熟悉之后就会发现,其实她并不高冷,反而有点小逗比,为人仗义,内心真诚,是个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姑娘。


  可惜的是,她不处对象不结婚。


  庆幸的也是,她不处对象不结婚。


  “喻秋词……”看到他的名字,辅导员愣了一下,继而抬起头,朝他展颜笑了起来。


  显然,作为辅导员,她肯定了解关于喻秋词的一些事情,比如全省第八却拒绝清华报考了华东科大。


  “我叫傅蓉,比你们虚长了几岁,以后叫我蓉姐就行。”辅导员笑着自我介绍道。


  她的外形条件还不错,脸庞秀丽,气质清爽。


  虽然整体比许温润略逊一筹,但颜值身材都在线。


  有这样的辅导员,以后大家肯定也是干劲十足啊!


  “傅老师好。”喻秋词笑着应了一声。


  她说叫蓉姐,不能真上来就喊蓉姐。


  “我是第一次做辅导员,没什么经验。”傅蓉笑道:“有什么问题大家多沟通,未来这四年,希望和大家一起努力,一起进步。”


  一旁的许温润有些奇怪,她从上午就在帮傅蓉做新生的报道工作,还没见她对哪个新生这么客套呢!


  思来想去,她觉得有两个可能。


  要么喻秋词是她友人或亲人的亲戚朋友。


  要么是因为,喻秋词颜值很高,嗯……确实是个大帅哥。


  那就只能说,长得好看确实到哪都有优势呀!


  无论哪个原因,许温润心底都有些不自在。


  因为她是想当班长的,现在在这里帮傅蓉做工作也是原因之一。


  如果傅蓉对喻秋词很偏心,自己可就不好说了。


  许温润咬咬嘴唇深吸了口气,加油做好自己吧!


  抬起头时,喻秋词已经走远了。


  此时已夕阳西下,他正向着天边的晚霞大步走去,挺拔笔直的身影漫步在泛红的余晖光晕之中,如梦似幻。


  许温润看得有些恍惚了。


  虽然并不喜欢他这个人,但这幅画真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