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回似水青春 第2章 珍重!

书名:重回似水青春 作者:五陵

  “别紧张,也不要给自己压力。”饭桌上,老爸喻国风轻声道:“把你的正常水平发挥出来就行了,你要能考上一本,我就连续一个礼拜给你买肉吃。”


  “那要是考上清华买什么?”


  老爸“噗嗤”笑出了声:“你还是赶紧吃饭吧!”


  显然他不信,这也是正常的。


  家里并没有妈妈,因为爸妈在几年前已经离婚。


  她嫁给了市里的一位大富豪,是个开工厂的老板。


  后来大学毕业那年,妈妈回来了,要和爸爸复婚。


  然而没到两年,老妈再次提出离婚,又离开了家。


  这也是后来的喻秋词不再想着结婚的原因之一,毕竟父母的婚姻给她树立了一个不太好的“榜样”。


  他还有个哥哥,高中没毕业就去了外地,现在在工地上干活。


  当初因为老爸有腰伤,干不了重活,只能给人干一些薪水低的杂活。


  再加上老爸又常吃药,供不起两兄弟上学。


  最后学习成绩并不差的哥哥辍学打工去了,让喻秋词继续读书。


  眼下喻秋词最担心的还是在工地上干活的哥哥,当年大一开学后的十月份,他在工地上伤到了腿,落了个三级残疾。


  这辈子这事肯定不能再重演,也不能再让他这么苦了。


  眼下得先挣一桶金……


  吃过早饭,带上文具。


  喻秋词跨上已经掉漆的自行车,便在老旧的巷子里自由自在穿梭起来。


  高中毕业以后的十几年,就很少再回到这里了,如今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风景,免不得十分感怀。


  尤其是十几年后那些失而复还的建筑物,让他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


  第一场考语文。


  拿到试卷后,喻秋词松了口气。


  还好,就是那一套自己已经研究过的试卷,一切完全没变。


  语文拿高分不容易,不过这张卷子,喻秋词还是有把握拿一百三十分左右。


  当时甚至连作文都研究了几个范本,现在自然是信手拈来。


  随后的两天。


  和喻秋词原先预想的一样,所有科目的试卷都是他完成过的,并未出什么差错。


  第二天。


  考完最后一门英语,放下笔的喻秋词长舒了口气。


  其实如今他的英语语法水平本就不错,因为工作的原因,平时看得英文资料也不少。


  再加上原本就做过这张纸卷,如今自然是没多大难度。


  一个多小时,喻秋词便把这张试卷完成了。


  不过肯定不可能全对,抛开作文不谈,个别主观题目难免也会有记忆偏差。


  喻秋词没急着交卷,但是他又不想和同学们挤出考场,于是提前三分钟走人。


  校外有许多望子成龙的家长在候着。


  喻秋词一出现,马上成了他们的焦点,虽然只是提前三分钟出考场,也是最闪亮的那颗星。


  “同学你好。”一个记者小姐姐笑盈盈地迎了上来:“请问我们可以对你进行一些简单的采访吗?”


  “呃,来吧!”


  “你感觉试卷难度怎么样呢?”


  喻秋词挠了挠太阳穴:“这个……其实我感觉不算难,不过可能是我运气好吧!”


  “怎么说呢?”


  “我不会的基本都没考,考到的内容基本我都会,整得我差点以为自己是穿越者了。”


  “……”记者顿时哑然了一瞬。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本来我觉得发挥超常也就能考六百多分,结果现在感觉……真就六百多分了。”


  “呃……你……”记者有点被他绕晕了:“你发挥超常六百多分……现在题目简单还是六百多分?”


  “610和690也是有区别的嘛!”


  “哦……”记者恍然一笑:“既然你考得这么好,但我看你怎么好像不是很开心呀!”


  “因为我有选择困难症,纠结去清华还是北大呢!”喻秋词皱皱眉:“或者干脆都不去了。”


  记者:“……”


  又开始不说人话了呀!


  如果是2020年,喻秋词因为这段采访有可能会变成网红。


  但这是2004年,互联网远没有那么发达,也就翻不出什么水花了。


  随着考试结束,出来的学生越来越多,许多人好奇地望向这边,喻秋词一晃眼看到了一个女孩。


  两人的目光碰在一起,女孩当下有些不知所措地转开了眼神,接着就想溜。


  “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喻秋词对记者道。


  “好的同学,谢谢你。”


  撇开记者后,喻秋词快步跟上了女孩:“林酌月同学,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咱们那个赌注能不能改一改?”


  她就是当初那个当初说只要喻秋词考上清华,就做他女朋友的女孩。


  林酌月有些忸怩地停住了脚步,转回头。


  高考这天她也依然穿着蓝色的校服,扎着马尾辫,一张精致的瓜子脸蛋不施粉黛,清纯可人。


  尤其是那双如宝石般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美得不可方物——要不长得太好看当年也不会跟她表白了。


  “喻秋词,咱们高中的时候真的不适合谈恋爱……”林酌月小声道。


  “我知道。”喻秋词笑道:“所以才让你改一改嘛!”


  “怎么改?”


  “就算我考上清华,你也别答应我的表白了。”喻秋词撇撇嘴,仰头望天:“不然我总觉得,我吃亏了呀!”


  林酌月觉得,喻秋词是自知不可能考得上清华,才跟自己耍嘴皮子的。


  其实所有人都是这么以为的。


  不过林酌月并未在这个话题上戏谑他,想了想,认真道:“你后面三个月那么努力,不管怎么说,考得应该还可以吧!”


  “反正肯定是比你好。”


  “……”林酌月张了张嘴,涨红着小脸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今天以后,咱俩可能就各奔东西,不会再见面了。”喻秋词轻轻拍了拍左胸膛:“衷心祝愿你将来开开心心,平平安安。顺便再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吧!”


  林酌月站在原地,望着喻秋词转身推着单车貌似潇洒的背影。


  停驻片刻,林酌月快步追了上去,与他并肩而行:“喻秋词,我也希望你以后开心快乐。”


  “谢谢。”喻秋词伸出手:“咱们拉个勾吧!”


  林酌月略略犹豫,还是伸出了白嫩的小手,接着就被喻秋词的大手握住了。


  林酌月瞬间懵逼,不是说好的拉勾吗?


  喻秋词握着她的手假惺惺的上下晃动,然而面上却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真诚:“珍重!”


  “珍……珍重……”


  林酌月呆呆地眨着眸子看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嘟囔出这两个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