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终于抢救了他们的脑子 第145章 第一四五个脑子

书名:我终于抢救了他们的脑子 作者:打僵尸

    当那激昂有力的胡琴之曲响遍整片天空之时, 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的真州大陆的修者们脸上露出了完全不可置信的震惊之情。

    他们在这接连九日的等待之中几乎绝望,虽然心中扔抱有最后一丝希望,希望墨沧澜能够为天下而战、为万灵而出, 但那九日的不言不语不闻不问也几乎耗尽了他们所有的心绪。

    虽然在那些希望着苟且的人在心中无数次抱怨甚至憎恨着墨沧澜为什么不能舍己为人为整个真州大陆一战,但他们却只敢在心里抱怨一番完全不敢把这抱怨说出口。

    他们清楚地知道墨沧澜没有这个义务为他们做这些事情,在曾经被人如此算计过之后。他们所有人都没有给过墨沧澜恩惠,没有人有资格让他报偿。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墨沧澜竟然在最后一刻来到了此处。这种几乎是绝处逢生的转折让所有人都震惊, 震惊过后便是无尽的喜悦了。

    诛邪剑在十寰老祖的手中变成了一把可以破天的魔剑, 然而到了莫不闻的手中它便是一把锋利无比的诛邪之剑。

    十寰老祖的每一次攻击都会被诛邪剑锋锐的剑光打碎、而后反击, 似乎在失去了这把诛邪至宝之后,十寰老祖这个渡劫期的大能就没有办法与莫不闻一战了。

    然而看起来落入下风的十寰老祖却看着莫不闻慢慢地、得意地笑了出来。他的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响遍了整个天剑峰!

    “墨沧澜啊墨沧澜!我还以为你是个多聪明狠绝的人!结果一千年过去了你竟然还是这么愚蠢!”

    “千年前的苦楚还没有让你明白想要走上大道最不能有的便是多余的仁善之心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若今日不来我还对你高看几分!但既然你已经来了,那便接受你的命运、成为老夫最后登仙的踏脚石罢!”

    “这是你自己选的路!可莫要怨天尤人心有不甘!尔等还在等什么?!天梯已至!还不出手吗?!”

    在十寰老祖这话说出来的瞬间, 天剑峰上的修者们忽然之间就感到了好几道庞大可怖的灵压突然显现在天剑峰之上,随着这可怕的灵压一同出现的还有七位众人几乎从未见过的修者。

    虽然没有见过这些人的容貌, 但他们的那可怖的灵压便已经显现出他们让人望尘莫及的修为, 他们是真正的大能, 是动一动手就能够屠灭一方的大修为者!

    “这怎么可能!!”

    “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这些所谓大脑的真正嘴脸!该为天下苍生出面而来的少之又少, 想要在关键时候踩着所有人的尸骨上位的, 却有这么多位!!”

    “这七位大能中竟然还有我炼丹宗的人!哈哈哈哈真是可笑极了, 我炼丹宗竟然有渡劫修为的老祖在, 然而百年前几乎让我炼丹宗面门的凶徒逞威之时, 我们却只能求助于其他宗门!!这是什么老祖?他实在是不配当我炼丹门的祖宗!!”

    这七位老祖大能的出现可谓震惊了在这天剑峰上的数万修者,而在极度的震惊过后便是这些修者极度的愤怒和不耻。

    然而就算是他们愤怒和不齿也不会改变什么,甚至这七位大能老祖在第一时间便齐齐出现在了莫不闻的周围,与十寰老祖一道从四面八方彻底包围了莫不闻,显然是想要一击必杀让他插翅难逃。

    在这个时候, 坐在天剑峰青松顶端的司繁星抿了抿唇,手中的胡琴声骤停。

    她在等待一个结果,并且要根据这个结果做一个决定。

    她与莫不闻并不是因为天剑门老祖和万昭佛寺老僧的喊话才来到这里的。那些曾经做了恶事亏欠了他们的人终究会自食恶果。死了便死了,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但这方世界却不应该因为那些修者的贪念而崩毁。无论是司繁星还是莫不闻对于这片真州大陆都是有着发自内心的喜爱的,它孕育了无数的美景与无数美好的生灵,它如此美好,让人留恋。

    所以在等待了九天之后、在让某些人反复面对内心的煎熬与惊恐之后,莫不闻还是带着司繁星来了。

    只是即便来到这里,他们也不打算硬拼。

    他们是想要这方世界继续留存下去,但若在这世上只有他们二人在努力、没有其他人有着与他们相同的想法,那还是让这方世界把该死的人都弄死吧。

    等到最后所有的生灵都死光了,他们也在死前补上那片天裂,等待着这片世界和土地重新孕育新的生命。

    现在就是那选择抉择的机会了。

    莫不闻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以一敌众。

    这一次在这片真州大陆上的修者,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司繁星垂下眼等待着,莫不闻在十寰老祖他们八人的包围之中也神色未变地等待着。

    然后一声清越的剑鸣从天剑峰上传出,寒光手执长剑凌空而上、直接站到了一位新出现的老祖对面。哪怕他此时的修为与这位老祖差着两个大境界,他面上也没有半分恐惧和犹豫,他执剑而立:“天剑门寒光,请战!”

    下一瞬佛光与魔气同时大盛,灵寂与焚枭一正一邪踏空而来同时站到了两位大能老祖面前。

    “阿弥陀佛,万昭佛寺灵寂有礼了。”

    “哈哈哈!又让我看到了一个魔族的大能,让我看看你与枭破天那老不死到底谁更厉害三分?!”

    再然后便是一片烈烈冰雪直击十寰老祖,司满月如今已浑身血煞之气、如魔如邪,眉宇间却冰冷如霜雪。

    云璇玑和琉璃对视一眼,向着两个大能老祖的方向而去,但却有另外两道身影比他们更快——

    欧阳恭与穆千流各自面向一个大能老祖,刀剑直指:“清玄门,欧阳恭。”

    “清玄门,穆千流!请向老祖一战!”

    不过是须臾时间,八位大能老祖的面前便已经站了八人。

    这画面实在是有些奇异——

    八位老祖面前站的无一不是年龄不足他们十之一二的青年。

    哪怕这些青年的修为距离他们面前的老祖相差甚远、或许在一招之下便会被他们曾经尊崇的先辈们诛杀,然而他们站在老祖面前,却没有一个面带惧色,反而战意勃勃。

    反而是他们对面的那八位老祖,看着这几乎是自己能够一招灭杀的、不自量力的小辈,脸上却都露出了愤怒甚至于无奈的神情。

    时光与信念的差距,在他们之间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或许年轻代表的是冲动与无知,但它同样也代表着坚持与无畏。

    而往往新的世界,便是靠着这坚持与无畏被敲开了通向它的大门。

    “尔等黄毛小儿也妄想与老祖争锋!!”

    “如此,便成全你们,送你们上路!!”

    被小辈们反抗的老祖们怒极,八人几乎同时出手要让这些小辈们再也没有机会与胆量反抗他们。

    上来的八人也同时出手,抵挡着这致命的一击!

    然而,在这个时候,那不知何时停下的胡琴曲再次响了起来。

    莫不闻被围在那十六个人的中间,此时轻笑一声,手中诛邪剑光芒大盛,反击而出!!

    因为有这一曲一剑,八位老祖的攻击竟然没能让寒光灵寂八人直接暴亡,八人虽在第一时间受伤,却没有半点退缩之意,反而越战越勇。

    便是在这时,那在天剑峰上站着的许多修者也终于不再等待。

    便是渡劫大能又如何?!此一战为他们自身,为这方世界,死亦何惧!

    然后便有五人、十人、几十人、数百人如流星一般冲入了夜空之中。向着比自己修为高出不知多少的、或许此生也无法逾越的高山提起了刀剑。

    胡琴初响,奔流的泉水汇集成河海带来温和的力量,它补充着干涸的灵力。

    胡琴再响,如猎猎疾风,扫除身前的所有障碍、如最锋利的刀剑劈砍向敌人。

    胡琴三响,疾风如火席卷天地,引动了地火天雷,发出这方世界的愤怒!

    没有人能在天地的愤怒之中苟活,哪怕是自诩为万物之灵、可夺天地造化的人!

    那抱着必死之心冲上来的修者们忽然觉得自身有了无尽的力量,在他们面前犹如不可撼动的大山一样的老祖,在这时却变的可以撬动起来。

    而后,这八座妄图“通天之山”,便在他们这些后辈的手中,一点点崩解、负伤、最后——

    被那天地之间的烈火惊雷,彻底消亡。

    直至被惊雷烈火吞噬、直至他们以为的不灭法身伤痕累累。这些自以为能够改天换地之人,终于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

    而后,便是极度的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过是想要登仙而已!!为什么拦我?!”

    “苍天不公!!苍天不公——”

    十寰老祖在那一瞬间自爆原神肉身,要拖所有天剑峰上的修者一同而亡。

    此时,胡琴再响。

    那是大地的力量,坚实的土地无言而厚重,无论面对怎样的攻击它包容一切,吸取所有伤害。而后,春风化雨,万物新生,生命破土而出,再化为新的力量。

    一曲终了,十寰老祖与另外七位大能老祖的所有攻击皆化为无,甚至在众人头顶之上的巨大天裂、与充斥了整个天剑峰的全部狂暴混乱的灵力,也随着这响彻了天地的空灵之曲一点一点的消散掉混乱与狂暴,开始了天与地之间的生的循环。

    此曲只应天上有,《仙曲·五行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