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原神从刻晴开始 第一百零九章 幻境

书名:原神从刻晴开始 作者:爱吃鸽子的猫

  “团长,营地之内一切正常,并没有发现奇怪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这时候几位冒险团的成员走了过来,其中一位成员上前禀报道。


  “没有,不可能啊。”团员们探索的结果让磐石感到疑惑,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丘丘人会偷袭自己的营地?


  也不能怪磐石多想,毕竟自己这群人才刚刚到达珉林什么都没干呢,怎么丘丘人就跑来袭击自家营地了,要说没有猫腻怎么可能。


  肯定是那群盗宝团干的好事,虽然这个概率不大,但还有别的可能吗?


  “是那群丘丘人的事情吧?”磐石在苦苦思索,但刚一言不发的甘雨忽然开口了,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是的,甘雨大人,”磐石赶紧回道:“莫非甘雨大人看出了什么端倪来吗?我猜可能是那群盗宝团干的好事,或许这次的委托有些棘手了。”


  “你想多了,这件事情与盗宝团无关,”甘雨不紧不慢地回道,否定了磐石的猜测后反问道:“你没发现那些丘丘人与平时遇到的丘丘人不一样吗?”


  磐石回想了一下后这才回答道:“确实,丘丘人我也杀过不少,相比于之前所遇见的丘丘人,今晚过来袭营的这群丘丘人要更加的狂暴,也更加的顽强,即便是受了重伤不退缩,仿佛失去了理智,成为了只会破坏的怪物。”


  今晚的丘丘人真的比较难杀,要不是甘雨忽然出现在了这里,今晚自己的冒险团肯定会损失巨大的,自己也不能完好地离开这里。


  “冒险团并没有这个本事使得丘丘人这么狂暴,真正影响丘丘人的是业障的力量。”甘雨缓缓地说出了真正的结果。


  业障?一个陌生的词汇从甘雨口中吐出,使得在场的众人都有些疑惑,他们一时之间很难理解这个业障到底是什么意思。


  业障一词郑月并不是太懂,他只是隐约直到过多的杀戮之后就会出现业障。但不是还有系统在吗,于是他在里头找了一番,发现线索指向了一个曾经在剧情之中出现过的人物,不过从资料之中来看,对方应该是进入了池子了。


  那个人…正确来说是三眼五显仙人之一的降魔大圣,人称快乐风男、提瓦特打桩机、原神中身高最矮的男角色(这个划掉)的魈。


  “这件事就到这里吧,你们休息吧,剩下的我们会处理好的。”一番话使得在场的人全体疑惑的甘雨并没有解释业障是什么意思,反而是留下一番话之后离开了。留下了场中一群心痒痒的冒险家们,像极了撩起来之后就不管了的…


  郑月两人跟着甘雨离开了冒险家们的营地,虽然郑月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刻晴不知道啊,她可是好奇得很。


  “郑月,你们两人先回营地吧,接下来的事情重云跟着我去就行。”甘雨对着两人说道。


  这时候重云也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静静地站在了一旁,脸上充满了凝重,,从丘丘人身上沾染的气息就可以推断出来,他接下来要跟甘雨大人去解决的事情很棘手。


  不过重云的内心却是信心满满,这段时间一来他被甘雨调教得很好,修为坐火箭似的飙升,已经接近五阶了,这速度让郑月跟刻晴眼馋无比。


  “甘雨,我们也跟着去吧。”郑月当然知道对方不想让自己跟着去的原因,因为这件事与他此行的目的无关,所以对方想让自己回去养精神。


  先不说自己也很好奇这位仙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旁边的刻晴可是好奇心满满的,要没能跟着去看看她会很遗憾的吧。


  “那好,”既然郑月都说要去了,甘雨也没拒绝,有她在并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先走一步,你们跟着冰蝶过来吧。”


  说完之后甘雨就先一步离开了,原地留下一个冰蓝色的蝴蝶,身上散发着微光,朝着前边飞去。


  哎呀,看着冰蝶飞舞,郑月忽然想道一件事,营地那边还有东西呢,现在几人都过去了留下的东西怎么办?总不能不要了吧,浪费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师兄放心,”重云似乎看出了郑月的心思,开口说道:“我刚刚已经回了营地一趟了,全部东西我都收拾起来了。”


  好,不愧是我的好师弟!郑月心中表达了对重云的肯定,然后就率先动身往着冰蝶的方向追去,说道:“那就走吧,别让甘雨久等了。”


  众人沿着山路一直走,沿途偶尔能够看见一些战斗的痕迹,还有丘丘人跟野兽或者是魔物的尸体,看来这群丘丘人一路之上是见东西就杀。


  目的地离众人的营地有些远,即便是全力赶路,三人也走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在一处山顶之上停了下来,而众人面前的是一片巨大的丘丘人营地。


  这片营地比之前郑月在灵矩关附近探索过的那个要大得多,不过现在这个营地却是破败不堪,不少棚子都倒塌了,还有一些正在冒着火光,一片鬼子进村后的模样。


  看来这里就是那群丘丘人们的营地了,郑月望着这片破烂的营地想道,那么到底要不要进去呢?


  甘雨所留下的冰蝶并没有往里飞,而是停在了营地门口,郑月他们也不好直接走进去。毕竟还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危险呢,还是稳健一点比较好。


  忽然营地门口盘旋的冰蝶化作一道流光落在了重云身上,并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冰盾,看来她是想然重云进去,自己跟刻晴在外面等待。


  “郑月,刚刚甘雨所说的业障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看着重云远去的背影,刻晴一边留意着四周的状况一边朝着郑月问道。


  “业障有很多层意思,”郑月整理了一下之后说道:“有的说业障是生灵所犯下的罪孽的体现,会影响着那个生灵的一切,包括意志。”


  “也有说法说业障就是生灵的心魔,是生灵心中负面的体现,阻碍着生灵前进的步伐,使得生灵迷失前进的方向。”


  “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最后郑月简单粗暴地做出了总结。


  “这样吗?”刻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营地之中并没有什么危险,但甘雨却没让我们进去,是这里面是充满了业障吗?”


  刻晴也不是瞎问的,因为甘雨让重云进去了,重云跟自己比起来除了实力高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本事:降妖除魔。


  而重云是郑月的师弟,那郑月也肯定懂一点这些东西吧,业障什么的应该可以看见吧?


  啊这,这个问题可就问到郑月了,他只是一个快乐一点,有钱一点的普通人而已,能看到什么。


  系统,这里面有什么啊,快替我康康!


  遇事不决找系统,系统都解决不了的就装谜语人,这套东西郑月挺熟悉的,不过对于刻晴他还是会实话实说的。


  【检测完成】


  【丘丘人营地之中有着少量罪业的气息,会对实力低下的人造成影响】


  不知道是不是郑月的错觉,他总觉得系统在说实力低下这几个字的时候语气特别重。


  那我能不能进去看看呢?我二阶的实力不低了吧?使用钞能力升到接近三阶实力的郑月对于现在自己的实力还是有点小信心的,在过来的路上他可是杀过不少魔物的。


  【……】


  【宿主身旁的女子可以,但是宿主的话,系统送宿主一句话:前面区域,以后再来探索吧】


  ?


  郑月直接问号,你这破台词跟谁学的?你也想当应急食品?


  系统,下次说话就正常说,别学这学那的,这好吗?这不好。


  【系统也有系统的自由】


  系统说完之后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


  【宿主是否支付一百元素印记更改系统说话的设定?】


  ……你的自由还蛮廉价的嘛。


  郑月累了,他不想搭理系统了,还是跟刻晴说一说现在的情况吧。


  “营地里面有少量罪业的气息,我进去的话可能会受到影响,你的话没什么问题。”


  刻晴听完郑月的话后跃跃欲试,可是郑月还在呢,她有些不放心。


  “要不你进去看看吧,我自己待在小世界之内就好了。”郑月看见她好奇的样子建议道。


  “这…”郑月的话让刻晴有些犹豫,不过最终她还是摇了摇头:“我陪着你,不进去。”


  欸嘿,谢谢老婆,老婆真好。郑月心中想道。


  “不过我想体验一下那罪业的气息,”刻晴有些犹豫地开口说道:“会有什么危险吗?”


  “没事没事,”在系统处得到答案的郑月即答道:“你可以去体验一下,进营地门你就能体验到了。”


  “好,我立马回来,你自己注意一下周围,”刻晴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的发簪摘了下来递给了郑月:“发簪你拿着,我可随时回到你身边。”


  刻晴头上的发簪已经换过几次,上次在明星斋送她的那支由于导电性能不佳,郑月在她生日的时候又送了她一支金属锻造的,现在这就是生日那会候送她的那之。


  做完这一切之后刻晴才放心,然后小心地往着营地门口走去。


  随着营地门口的距离越来越近,刻晴也变得紧张起来了,她的直觉告诉她里面很危险,不过就现在看着里面安静得很,也没有别的东西在,不知道危险来自哪里。


  就在她一只脚踏入其中的时候,平静的夜空之中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吹得她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在这片营地之中真的有着非常恐怖的东西,她已经在空气之中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了。


  她回头看了看郑月所在的方向,但郑月站在原地好好的,也没有狂风吹拂,似乎这一切只是她的错觉。


  刻晴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明悟,这便是郑月所说的罪业的气息吗?


  想明白之后刻晴毅然地把另一只脚也踏了进去,就在刹那,天地间风云色变,刻晴身旁的场景发生了变化。


  黑色的夜空之中出现了一轮猩红色的月亮,正散发着不详的光芒,营地之内的建筑全部消失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大大小小的尸体,上面正散发着邪异的气息。


  远处一只黑色的大茧正安静地停留在空中,上面散发的强大气息压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她的四周空荡荡的一片,安静得可怕,往前是血腥的战场,退后则是无尽的黑暗,刻晴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是哪里?是幻觉吗?刻晴愕然地想道。


  这诡异的场景并没有因为刻晴的错愕而消逝,刻晴能够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股声音在不断地诱惑着她,驱使着她去破环这周围的一切。


  冷静点!刻晴心中大喊。


  猛的一个深呼吸之后刻晴使得自己强行冷静了下俩,那冥冥之中的声音也减弱了不少。


  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寻找起属于自己与发簪的联系。


  混乱,压抑,闭上眼睛之后的刻晴脑中不断闪过一些血腥无比的场面,试图干扰她的思考。


  但这一切都动摇不了刻晴的思想,她已经抓住了跟自己的那一丝联系,心念一动,雷元素从神之眼之内汹涌而出,身形一闪,她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系统,她怎么了,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不止进入其中的刻晴紧张,在后面看着的郑月同样紧张无比,他看着刻晴一步一步走近了丘丘人营地。


  在刻晴半只脚踏入营地的时候,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对方身形一顿,还回头看了自己一下,这然他有种不详的感觉。


  果然,就在刻晴整个人都进入丘丘人营地的时候直接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的,吓了郑月一大跳,随即便是担心,急忙呼叫出了系统问道。


  可别出什么事情啊,要不现在拿个绳子把她拉出来吧,一直在那里站着怪让人担心的,毕竟营地之内的罪业气息可以影响人的思维啊,早知道就不让刻晴去冒险了。


  【宿主放心,她所经历的环境说不定能够帮助她突破瓶颈呢】


  即便系统这样说郑月还是很担心,那万一要是突破不了呢,是不是就要出大问题了?果然当时就不应该让刻晴去冒险的。


  【宿主请相信系统的专业性,这个环境对她来说只有好处,万一失败了也只是消沉几天而已】


  不过显然系统的话郑月没怎么听得进,还是一脸担心地望着刻晴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