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对我动心 第二十二章(喜欢就去告白,你在这里跟...)

书名:别对我动心 作者:翘摇

  第二十二章


  半个小时前。


  印雪打开学校二手交易群, 看见有个人挂出了一款全新的BOSS降噪耳机,粉粉嫩嫩的外观很可爱,于是她立刻私聊那个人, 谈好价格后, 两人就约在图书馆当面交易。


  印雪到了那里,却发现来的人有点眼熟。


  那不是顾寻的室友吗?


  蒋俊楠走过来,也发现印雪有些熟悉, 径直问道:“我们好像见过,你是岳千灵的朋友吧?”


  印雪点点头, 打量他两眼,见这人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不像是会用粉色耳机的人,于是问道:“这耳机是你的啊?”


  蒋俊楠无奈地摸了摸后脑勺,眼神有些不自然,“当然不是我的,我这么一大老爷们怎么会用这种东西。”


  看印雪眼神中有疑虑, 蒋俊楠害怕她以为自己这东西来路不正,立刻解释道:“这我给我前女友买的礼物,结果还没送出去就分手了。这绝对正品,我带了□□的,还有购物记录可以给你看。”


  “哦……这样啊……”


  印雪看了眼购物记录,碎碎念道, “礼物都买好了还分手, 怪可惜的。”


  蒋俊楠感觉再说下去,印雪可能就要猜出自己是被甩了, 这还怪没面子的,便插科打诨地说道:“嗨呀, 我这不是为了融入我们宿舍的单身氛围嘛,不然就我一个天天秀恩爱,多么的格格不入。”


  印雪本来都要掏手机付钱了,听到他说的话,突然抓住了某个重点。


  “你们宿舍都单身吗?”


  蒋俊楠笑了起来,“这很值得惊讶吗?我们学院本来就是著名的和尚学院,连校草都找不到女朋友哈。”


  “啊?”印雪想了想,问道,“你们宿舍那个……那个顾寻不是有女朋友吗?”


  “他有个屁的女朋友!”蒋俊楠说,“哪个傻逼造的谣啊?”


  印雪也迷惑了,“他自己亲口说的啊,有人听到了。”


  蒋俊楠顿了片刻,突然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害,这是他拒绝人的老把戏了,我一年起码看他用十次这个招数哈,一击致命,永绝后患。”


  印雪半张着嘴,想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拖着尾音“啊”了一声。


  “原来是这样的。”


  蒋俊楠突然偏着头,小声问道:“你帮岳千灵问的?”


  “什么?!”


  印雪猛地一激灵,“没有啊,我就随口一问。”


  蒋俊楠笑了笑,别有意味地说:“行,反正就是他自己造自己的谣,根本没有女朋友哈。”


  回去的路上,印雪越想越觉得好笑,岳千灵竟然因为这么个谣言消沉了好几个月。


  所以当她把今天的经历绘声绘色地描述给岳千灵听时,她愣了好一会儿。


  -


  所以,顾寻说自己有女朋友是为了拒绝当时电梯里那个女生?


  岳千灵开始回想当时的场景,顾寻的每一句话,似乎都能和这个目的严丝合缝地扣上逻辑。


  喜悦在她心里一点点地、一点点地放大。


  直至在她胸腔里像沸腾的糖水一般翻滚、冒泡。


  原本死气沉沉的岳千灵,突然在床上打了个滚,用枕头捂住脸,闷闷地笑了起来。


  其实顾寻肯定也看出她喜欢他了,比如圣诞节那次。但他却没有用这样的借口来拒绝她,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对她肯定是有好感的。


  她此刻根本想不起顾寻对她冷脸的样子,只忍不住把这些小的不能再小的,看起来有迹可循的事情用来做阅读理解。


  没一会儿,岳千灵又望着天花板笑了起来。


  想到今晚顾寻帮她挡酒,还怼了那个主管,她更确定这个想法。


  压抑了好几个月的情绪在这一天,因为一个谣言的打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太久没有这样纯粹的开心,岳千灵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嘴角的笑意,那份喜悦根本藏不住,想找人分享,可惜印雪离她太远。


  和岳千灵同住一个标间的黄婕上完厕所出来,看见岳千灵一个人在床上傻笑,愣了一下,问道:“你今晚是不是喝了很多酒?”


  岳千灵扭头看着她,不说话,就是笑,脸上还有点红晕。


  看来醉得不轻。


  黄婕从包里翻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岳千灵。


  “还好我早有准备,就知道这种活动肯定要喝酒,备好了醒酒药。”


  岳千灵盯着她手里的醒酒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坐起来,接过这瓶药。


  “借我用用!”


  说完,她拿着药跑了出去。


  刚出门没两步,她又掉头回来,走到浴室镜子前。


  啧,妆都花了。


  岳千灵连忙从行李中翻出化妆包,坐到桌前仔仔细细地补妆。


  “你干嘛补妆呀?”


  黄婕看她这些动作,忍不住问,“难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活动?”


  “不是啦。”


  岳千灵补好了粉底,笑着说道,“我出去找个人。”


  黄婕走到她身旁,见她认真地模样,笑道:“你这哪儿像找个人,像是去找只鸭。”


  岳千灵:“……”


  她没理黄婕,抿了抿嘴唇,把口红抹匀,转头问:“这个颜色好看吗?”


  “好看好看。”黄婕敷衍地瞟了她一眼,又问,“干嘛呀?相亲吗?”


  岳千灵不知道怎么解释,便支支吾吾地说:“这里环境这么好,等下准备拍点照片。”


  说完,她又去翻自己带来的衣服。


  可是看来看去,只有卫衣、牛仔裤和一些纯色短袖。


  昨天她收拾行李的时候,想着又不能去有女朋友的顾寻面前开屏,便选择了简单舒适的衣服。


  现在看起来,怎么都有点过于素净。


  于是岳千灵打起了黄婕的注意。


  “借点衣服穿?”


  二十分钟后,岳千灵换上黄婕带来的半袖白色连衣裙,拿着一瓶醒酒药,离开了房间。


  这次公司团建一共包了好几十个标间,行政的人给每个部分都发了房间安排表,岳千灵在那上面找到了顾寻的房间号。


  酒店走廊悠长静谧,偶尔有一两间房门没关,传来模糊不清的说话声。


  岳千灵穿着平底鞋,裙摆轻飘飘的,地毯软绵密实,她感觉自己像踩在云上。


  中途有个同事从房间出来,正好遇见岳千灵,双眼一亮,笑着说:“哟,好久没见你穿过裙子了,还纯白色的,就像是个仙女儿。”


  岳千灵朝她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麻烦把‘像’字去掉”。


  同事笑着拍了两下她肩膀,转头找电梯去了。


  走到1024门口,岳千灵理了理头发,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是易鸿,他醉眼朦胧的看见岳千灵站在门口,有一丝诧异。


  “有什么事吗?”


  岳千灵不着痕迹地往房间里看了一眼。


  阳台没有开灯,仅房间几盏床头探射灯透着微弱的淡光。


  他就站在那里接电话,穿着黑色短袖,因隔着玻璃门,背影与夜色融为一体,一双长腿倒是格外显眼。


  “我找顾寻。”


  岳千灵收回目光,轻声说道。


  易鸿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岳千灵是今晚第二个来找他的人。


  他转身喊道:“顾寻,岳千灵来找你了!”


  顾寻回头,视线穿过玻璃门,莹然一灯下,岳千灵纤瘦的身影有些模糊。


  他浅浅地看了一眼,电话里的女声语气突然变了,“我没听错吧?岳千灵?那不是你鞠阿姨的女儿吗?”


  不等顾寻回答,顾萍韵又问:“你们这么晚还在一起?”


  分明刚刚还在强势地争论,一听到岳千灵的名字,她注意力突然就转了一个大弯。


  顾寻不轻不重地叹了口气,“公司团建而已。有点事,先不说了。”


  他挂了电话,推开阳台的门,朝岳千灵走去。


  易鸿同时也转身回房间,不知想到了什么,背对着岳千灵,揶揄地看了顾寻一眼。


  顾寻没接他这道眼波,径直走向岳千灵。


  “有事?”


  岳千灵把黄婕的醒酒药递到他眼前,“呃,我同事带了醒酒药,我看你们今晚好像喝挺多的,所以给你送点过来。”


  其实顾寻还好,没太大感觉,但易鸿确实有点上头,刚刚已经从梁静茹唱到屠洪刚,还说要开浴室演唱会,颇有神志不清的前兆。


  于是他接过药,“谢谢。”


  岳千灵垂下手,张了张嘴,片刻后才踌躇着说道:“那个……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啊,也不知道那个主管会不会为难你。”


  顾寻闻言,想说什么,发现走廊上经过的同事正在打量他们俩,于是想说的话最终憋了回去,只是舌尖抵了抵牙,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不用放在心上。”


  岳千灵嘴角翘了起来。


  她并不知道,其实今天就算不是她,换做任何一个不认识的人,顾寻都会这么做。


  只是这句话还没说出来,身后突然传来响亮的歌声。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嘿!嘿!参北斗哇!生死之交一碗酒哇!”


  “……”


  “……”


  顾寻回头看了一眼,倏地笑了起来。


  悠悠转回头时,正好对上岳千灵也笑弯的眼睛。


  目光相撞那一刻,顾寻嘴角的弧度还未消退。


  那一瞬间,岳千灵感觉四周灯光忽然变明亮了,她双眼倏忽闪烁,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你送的药还挺及时。”


  “嗯,你早点休息,晚安。”


  -


  虽然天色已经不早了,但是许多人兴致未散,三三两两地相约去后山泡温泉。


  岳千灵回到房间时,黄婕正在换泳衣。


  “去泡温泉吗?”


  “我不去了。”


  岳千灵摇了摇头,“总感觉例假要来了。”


  “那行。”


  黄婕穿上浴袍带上浴巾,匆匆出门。


  室内归于安静,岳千灵拿起手机,看见小麦已经在群里发了很多条消息。


  【小麦】:今晚没有鸡会吗?


  【小麦】:人呢?都过节去了吗?


  【小麦】:骆驼校草糯米小麻花


  【小麦】:不是吧,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在宿舍孤零零地过节?


  【骆驼】:来了来了!


  她想了想,反正黄婕还要一时半会儿才会回来,便决定打会儿游戏。


  【糯米小麻花】:来了


  【小麦】:校草轿子抬到你家门口了!


  过了几分钟。


  【校草】:上号。


  -


  今天这把游戏岳千灵打得很佛,还让了小麦几个人机人头。


  “噢哟,你居然让人头了。”骆驼阴阳怪气地说,“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吗?还是你被魂穿了?”


  “这难道不是一个kd七点多的人的基操吗?”


  说着,他们遇上一只独狼,岳千灵把他打残血后,没继续开|枪,“来来,骆驼,你来拿个人头。”


  骆驼笑呵呵地上去补了两枪,一边舔东西,一边问:“你今天心情很好呀,发生什么好事了?”


  岳千灵:“你怎么看出我心情好的?”


  骆驼:“……”


  两人又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了一会儿,骆驼突然说道:“对了,好久没听你提过你那心上人的事情了,怎么样了?”


  岳千灵挑了挑眉,没说话,看见地上有个六倍镜,说道:“这里有个六倍,林寻你来拿不?”


  “标下。”


  自从进入游戏,除了“帮我找个枪补”、“这里有把M24”外,这是他说的第三句话。


  岳千灵标好后,才沉沉地叹了口气,“怎么说呢,我现在就是觉得,我很有希望。”


  “哦?”


  骆驼咳了一声,“怎么说,你们现在走很近?”


  “可以这么说吧。”


  她笑了笑,“唉骆驼我问你,如果一个男生平时不冷不淡的,关键时刻却很护着你,这是不是说明他对你还挺有好感?”


  “嗯……”


  平时接话可快的骆驼不知为何沉默了半晌,才说道,“或许是吧。这个男生平时性格很内向吗?”


  “是的。”


  岳千灵说,“很内向,也不爱说话。”


  骆驼又一次沉默。


  这他妈听起来,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


  完了。


  兄弟,危。


  片刻后,骆驼说:“嗯,那或许是吧。”


  “但是呢……”


  岳千灵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撑着上半身,“唉,算了。”


  见她欲言又止,骆驼反而被勾起了好奇心,“怎么了,你说呀?”


  岳千灵还在想怎么组织语言,就听见一直没有参与他们话题的林寻冷不丁开了口。


  “喜欢就去告白,你在这里跟我们说有什么用?”


  告白?


  岳千灵脑海里开始描绘那个画面。


  不行。


  她不敢。


  见她沉默,骆驼打趣道:“怎么,不敢吗?”


  “什么敢不敢的。”


  岳千灵一边追着一个人机打,一边说,“当代年轻人只会吸引、诱惑。”


  她顿了一下,故作不屑地说:“至于告白,那都是几百年前的老东西了。”


  耳机里响起林寻的一声嗤笑,带着点轻蔑的感觉。


  “高数也是几百年前的老东西,你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