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今天夫君杀妻证道了吗 第120章 第一百二十章

书名:今天夫君杀妻证道了吗 作者:白夜未明

    明嫣心里纵是千般万般的不愿意。

    最后迷迷糊糊地, 却还是如男人所愿,叫了几声哥哥。

    她声音又软又甜,叫起哥哥来, 虽然少了些小明嫣语气里的纯真, 却也多了些小明嫣所没有的撒娇和甜腻。

    听得狗男人眼睛都快红了, 愣是生生在这剑境也双修了不少时日。

    神识的双修两人从前未曾尝试过。

    此番尝试,却没想到另有天地。

    用语言描述, 那还真就是从天灵盖,舒服到了脚趾根儿的感觉。

    并且,神识的交融还有另外的好处, 那就是互通心意。

    炽烈的占有欲和浓郁的感情顺着楚玄清的神识传递到明嫣的神识中, 彻底包裹了她,像是一汪海包裹着一条鱼, 又像是一片天空包裹着一只小鸟。

    明嫣无从逃跑, 也不想逃跑。

    只是,狗男人食髓知味, 一番折腾下来。

    饶是神识也累得不行,明嫣只得依偎在男人肩膀上。

    半睁着眼, 继续追剧。

    *

    那日后,小明嫣再上课的时候, 楚玄清无论多忙, 都会作陪。

    他身上也并不是毫无职责,毕竟这么偌大一个侯府, 吃喝开销,都需要钱, 如果他不做事, 那谁来供养小明嫣?

    更别提他以往总还是按照公主的规格供养小姑娘。

    就更是不能松懈。

    但楚玄清深知, 衣食住行上的供养,那都是最基础的东西;作为兄长,最重要的还是要让小明嫣学会读书识理,行事为人。

    小明嫣小孩子心性,不喜欢念书,没关系。

    他便陪在她左右,每练一个字,学一首诗,都陪着她。

    这一招效果果然十分显著。

    有楚玄清在,小明嫣再也不敢上课明目张胆的偷懒了。

    索性是逃不掉,那不如就好好学。

    小明嫣提出意见,曲一阖老先生虽然学富五车,博闻广识;可他那老派的教学方式并不适合自己。

    于是,楚玄清便又重新请来了一位年轻的小先生。

    小先生文质彬彬,腹有诗书。

    他和小明嫣的脾性很合得来。

    没多久,小明嫣就从握不了毛笔,背不出《论语》,变成了下笔有模有样,一张嘴头头是道的小姑娘。

    她在学识上的蜕变是显而易见的。

    而在另一方面,她竟然也成长飞速。

    小姑娘长大了,从那个还带着婴儿肥的小妹妹,出落成了亭亭玉立,花容月貌的少女。少女粉白的小圆脸开始变得精致,平坦的胸部渐渐隆起,无论平日里胡吃海喝再多东西,纤细的腰肢仍然是盈盈一握。

    纵然是冬天里裹上了厚实的棉袄,不施任何粉黛,走在路上,也能引得路人纷纷回首惊叹。

    全京城都知道。

    这一年,楚侯府里出了个仙女似的小姑娘。

    小姑娘是楚侯爷捧在掌心里宠的妹妹,如珠似玉似的宠着,连权倾朝野的摄政王都不敢轻易招惹。

    但京城里,最是不缺那些出身名门世家,自诩高人一等的公子哥们。

    总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对小明嫣一见钟情,然后纠缠不休。

    钦王,便是其中一个。

    说起来,皇城里名门世家的公子哥虽多,但钦王作为摄政王和当今皇帝的亲叔叔,那身份也是独一份的尊贵。

    他年纪也与小明嫣相仿,不过刚刚及冠。

    自打一次在京城里对小明嫣惊鸿一瞥,就彻底惦记上了小明嫣,并且还放出话来,今生非小明嫣不娶。

    若他是那种有勇无谋的莽夫也就罢了。

    大不了他来一次,被楚玄清赶一次。

    偏偏,钦王这人还有些脑子,每次来找小明嫣,都是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并且他心思也讨巧,回回来,也都带着小明嫣最喜欢的新鲜小玩意儿来讨她欢心。

    小明嫣起初觉得,多了这么一个人傻钱多的朋友,还蛮好玩儿的。

    可没想到次数一多。

    钦王的真实目的就暴露了出来。

    他急切地拉住小明嫣的袖子:“嫣儿妹妹,你别跑,听我把话说完。”

    “放手——”小明嫣并不想听他解释。

    两人在小花园里正一起钻研新玩具,忽然钦王就不对劲了,像是着了魔一样,要拉小明嫣的手,还想亲她。

    小明嫣怎么可能同意。

    当时她就甩了他一个大耳刮子。

    身为亲王,被如此羞辱,钦王竟也不恼:“嫣儿妹妹,原谅本王吧,本王也是一时情切。”

    小明嫣冷哼一声:“那我杀了你,也只是一时恨切,可以吗?”

    钦王苦笑:“嫣儿妹妹说笑了,你怎么会杀了本王呢?本王已经知错了,这次是本王唐突,让嫣儿妹妹你受惊了,本王发誓,绝对没有下次。”

    小明嫣说:“放心,你不用说,不会有下次。”

    她最讨厌没有分寸的男人。

    还没熟悉几天就对她动手动脚的,尤其讨厌。

    “可是嫣儿妹妹。”钦王话锋一转,用深情的目光凝视着她,“你也到了该嫁娶的年纪,难道,你就对本王没有好感吗?”

    钦王显然是对自己极有自信的。

    论高富帅程度,整个京城,还有谁能比得上他?

    更何况,他还没有婚娶,明嫣嫁给他便是正妻。

    这是无上的光荣。

    谁曾想,小明嫣态度十分坚决:“一点都没有,奉劝你放弃。”

    “你说谎!”被拒绝地如此惨烈,钦王恼怒,“你对本王笑得那样甜,怎么可能对本王没好感。”

    小明嫣无语看着他:“脑补太多,是病。”

    钦王彻底破防:“你这样的态度,知不知道,全京城除了本王,可能已经没人敢娶你了。”

    小明嫣啊了一声:“你说反了吧?”

    难道不是她站在门口随便招招手,就会有一大堆男人愿者上钩?

    钦王冷冷笑着:“你与你的兄长同进同出,丝毫不顾礼节,现在满京城都在传言,你和你的兄长勾勾搭搭,纠缠不清。兄妹苟合,在我们西玄可是奇耻大辱,除了本王,你以为谁会不介意?”

    小明嫣愣了下。

    “怎么,要改变主意了?”

    钦王高高在上,得意道。

    他就知道,没有哪家的姑娘会受得了这种流言蜚语。

    为了澄清自己身上的谣言,她只能找人嫁了,自证清明;可放眼望去,又有谁能有能力帮她摆平谣言呢?

    不就只剩下自己。

    钦王算盘打得响亮。

    却没想到小明嫣脸色忽然严肃起来,她说:“首先,我和我哥不是亲生兄妹。”

    “什么?”钦王震撼。

    “其次,你真没品,我哥比你好多了。”

    说完,小明嫣猛地一甩袖。

    一溜烟儿跑远。

    ……

    小明嫣不知道的是,这一幕,完完整整都被居高临下的楚玄清看在眼里。

    钦王想要试图对她动手的时候,他差点下来杀了他,也就是小明嫣的反应更快,才救了钦王一条小命。

    可后来,钦王说到兄妹苟合,楚玄清黑眸猛地黯淡,死死攥紧了拳。

    *

    “哥,她是谁?”

    小明嫣拿着串儿冰糖葫芦,边吃边走进楚玄清的书房,好奇地问。

    “媒人。”楚玄清不抬头,语气淡淡地说。

    “媒人?”小明嫣惊呆,“哥你想给我娶个嫂子吗?”

    “不是。”

    “那是……”

    楚玄清翻看书册的手指不自觉颤了颤,说:“是替你找的。”

    小明嫣一怔,手里的糖葫芦哐当掉在了地上:“你不要我了吗?”

    说着她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都不用酝酿的。

    那些眼泪就好像砸在了楚玄清的心上,比任何的伤口都要疼,但他强迫自己不去看不去听:“你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如果他继续留她在身边,只会害了她。

    小明嫣倔强地说:“我不要,你问过我没有!你就是不想要我了,想把我随便推给别人!”

    “不是随便。”楚玄清终于抬起眼来看她,他黑眸幽深,强烈的情绪波动都尽数掩于眼底:“我会替你找一个比我更能好好保护你,比我对你更好的夫君。”

    至于他,他不配。

    像他这般命运的人,理所当然应该孤独终老。

    “你的意思,就是那个人要比你还强喽?”

    “对。”

    “那个人还要比你对我更好。”

    “对。”

    “噗——”

    小明嫣忽然破涕为笑,笑出了声来:“你不想把我嫁出去就直说,干嘛提出这些一般人根本做不到的条件。”

    楚玄清罕见地愣住。

    这些条件,难么?

    小明嫣走到他身边,看着他手中的册子,说:“这是那媒人方才给你的吧?”

    楚玄清:“嗯。”

    他还只翻了前两页。

    “那我们一起看看吧。”小明嫣顺势坐在了椅子腿上,葱白细嫩的手指翻开画册,“这个小哥哥长相不错哦。”

    “他是丞相之子,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楚玄清开口。

    “那这个呢,高高大大的。”

    “不行,他绝不行。”

    这人是个少年将军,五大三粗,没读过书,怎么能配得上小明嫣!

    “唔,前两个都不行,这个总可以了。”

    小明嫣故意笑着说:“还是个难得一遇的修真者呢,听说修为有金丹期。”

    楚玄清眼眸冰冷:“废物。”

    化神期大能在他手里都接不了一剑。

    更何况,只是金丹?

    楚玄清忍不住生气:“这偌大一个西玄,竟无一个强者。”

    小明嫣说:“现在你知道,自己刚刚说的条件有多难了吧?”

    楚玄清沉默不语。

    他意识到,或许自己的确不应该在西玄寻找。

    西玄虽大但毕竟只是凡间的王朝,若要论起强大,传闻中那修真界的三宗九派里方有出世大能。

    这些大能修为高深,或许可以保护好小明嫣……

    楚玄清想得出神。

    他没注意到,不知何时,坐在椅子腿上的小姑娘竟张开了双手。

    “哥,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