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科举文男主的童养媳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羽扇

书名:穿成科举文男主的童养媳 作者:将月去

    月饼两寸大, 所以刻花纹的模具分上下两部分。

    下面是有十六个小圆瓣,高约一寸的圆形木桶,上面是一个带把手的类似于印章的盖子。

    把包好的月饼放进去, 轻轻一压,花纹就印出来了。

    顾筱要刻的就是上面的盖子,她想了四种来合中秋之景,嫦娥奔月,玉兔捣药,广寒桂树, 最后一个刻一句诗——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上面的花纹并非云纹, 而是刻的菊花, **月份正是菊花盛开的时候,中秋不仅赏月, 还赏菊。

    顾筱把模具刻完,放在外头晒了半天,家里没咸鸭蛋, 又去外头买了八个鸭蛋,还有一块腌好的咸火腿。

    做月饼不能只做咸口的, 所以顾筱又买了两斤干枣,一斤桂圆干, 两斤红薯。

    陈氏上午下午都在家里蒸包子, 看着顾筱忙活, 她道:“这又是做啥呢?”

    顾筱道:“外头月饼贵, 咱们在家里自己做。”

    沈家有炉子, 用铁锅放上头慢慢烤, 应该也行。

    陈氏嘶了一声, 月饼多好吃呀,又香又甜,往年都是沈大郎买回来两块,在屋里偷着吃,顾筱做得多,能吃过瘾。

    陈氏张头望了一眼,“用大嫂帮忙不?”

    顾筱道:“那大嫂帮我把红薯蒸上。”

    蒸好的红薯捣成泥,能做馅儿的。

    陈氏哎了一声,支使闺女把红薯洗了,顾筱打算做四种馅儿,咸蛋黄外头得包层红薯泥,然后再包月饼皮。

    另外三种是火腿,枣泥,豆沙。猪油和的面发油发沙,里头加了鸡蛋黄,颜色也好看,揉成圆球的馅儿再包上油皮,放在模具里轻轻一压,月饼就做好了。

    沈家有不用的破铁锅,顾筱直接把铁当放烤炉,月饼上头刷一层蛋黄液,仔细盯着。

    虽然烟熏火燎,烤出来月饼皮有点干,但是吃起来还挺好吃的。

    周氏最喜欢吃枣泥月饼,跟上回顾筱做的枣糕一样好吃,里面的馅儿那叫一个甜。

    月饼模样也好,不比外头的差。

    顾筱做的月饼不少,给陈氏李氏一人八块,四种味道各两块。

    又用油纸包了两包,放周氏屋里了。

    至于这些月饼是留着自己吃还是送人,顾筱就不管了。

    陈氏想给娘家送去,又想给儿子闺女吃,她想顾筱做的月饼要是能卖就好了,她就能从顾筱这儿买些。

    至于白拿,陈氏是万万不敢的。

    陈氏悄悄跟顾筱咬耳朵,“小小,你说这月饼能不能卖呀?”

    顾筱道:“自家做的,怕是不好卖吧。”

    县城点心铺子都开了几十年了,味道不差,生意哪儿那么好抢。

    顾筱做的月饼好吃是好吃,用的东西也多,就拿咸蛋黄的来说,一个月饼里头塞一个那么大的蛋黄,能不好吃吗。

    做一块月饼花十几文钱,也就自家吃,要是周氏他们知道光买东西花了好几百文,肯定不让她做了。

    陈氏叹了口气,“你做的可比街上卖的好看多了。”

    模样好看,跟画的似的。

    顾筱道:“所以我想把压月饼的模具卖出去。”

    卖模具不卖月饼,不就成了。

    陈氏眼睛一亮,“卖这个好!”

    顾筱道:“我还没和娘说呢,等卖出去再说吧。”

    陈氏也知道顾筱爱做这些小玩意,沈大郎做木工剩下的料子几乎全给顾筱了,沈大郎做一大件还有几十文赚呢。

    月饼模具甭管卖多少,只要能赚钱就行。

    顾筱把四个模具用布袋装好,拎着去了县城里的点心铺子。

    临近中秋,点心铺子里客人不少,柜台上摆着一摞摞点心,蒸的烤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蜜饯果脯。

    小二忙着打包收钱,顾筱在后头排着,等轮到她,顾筱道:“要四块枣泥月饼。”

    小二手脚麻利,把四块月饼用油纸包上,然后再包了一张印了花好月圆的红色方纸,“总共三十二文。”

    顾筱付了钱,问了句,“月饼上头的图案能不能订?”

    小二一愣,“订?”

    顾筱道:“就是按照我想要的图案做。”

    顾筱买了东西,也不像是来找事的人,小二语气良好,“这恐怕不行,我们铺子的点心模具都是有数的……”

    顾筱晃晃手里的袋子,道:“模具我带了。”

    “这,这……”店小二愣了片刻,然后对顾筱道:“那我得问问我们掌柜。”

    店小二不懂,但是点心铺子的掌柜能看出顾筱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订月饼是假,卖模具才是真的。

    他们这种老铺子,点心都是老样子,一来客人认,二来点心味道重要,样子不过锦上添花之物。

    掌柜姓李,年岁不小,他没打算买模具,遂道:“帮姑娘做一炉也行,一块月饼加两文钱。”

    顾筱点点头,把模具递了过去。

    李掌柜没当回事儿,点心样子再好看能多好看,难不成还做出花来,他打开布袋,随手拿出来一个,上面画的是广寒桂树。

    天上宫阙,广寒桂树,琼楼玉宇,当真是一幅画。

    李掌柜咽咽口水,若是他们铺子的点心做成这样,岂不是能卖的更多?

    只是模具不一样而已,一压一印样子就不同了。

    李掌柜又看了两眼顾筱,她坐在那里,根本没提卖模具的事,好像只是来买月饼的。

    “就一样做四块月饼吧,我留着送人。”顾筱伸出手,一样一样地数,“要枣泥,豆沙,蛋黄,火腿四种口味。”

    李掌柜拿着模具,狐疑地看了顾筱一眼,“这模具是姑娘做的?”

    顾筱大大方方地点头,“没错。”

    李掌柜坐到顾筱对面,他让小二去上壶好茶,“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顾筱轻笑道:“买月饼还要问这些?”

    李掌柜脸上堆着笑,他庆幸刚才没说乱七八糟的话,“这倒不是,不过我想和姑娘谈桩生意,自是要知会一声的。”

    茶上来,李掌柜给顾筱倒了一杯,“姑娘有所不知,你看我这点心铺子,客人不少,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来的还是从前那些个老客。”

    “城内城外,一家家铺子开起来,都来抢生意,我这也难啊……”李掌柜偷偷看顾筱,“我们本本分分做生意,做点心用的都是好东西,哎,若是能有个好样子,岂不是能更上一层楼。”

    顾筱道:“卖点心卖的是味道,味道好就行了,样子又不重要。”

    李掌柜:“好样子才能锦上添花呐,姑娘,不知这模具卖不卖?”

    顾筱没动茶水,她问:“掌柜想怎么买?”

    要么一口价买下来,要么给分成。

    李掌柜喝了口茶,做生意的谁还没点野心,就这几个模具,一个没几两银子买不下来。

    看这姑娘以后也不至于只会做这几样。

    中秋后有重阳,春节,元宵节,这点心模具就有不少花样。

    万一顾筱卖给他们几样,再去别处卖……

    李掌柜把茶水一口喝了,“用姑娘做的模具做出来的点心,让姑娘二成利。”

    “若是点心铺子能开到别出去,再定分成。”李掌柜叹了口气,“姑娘看如何。”

    明明只是一个点心模具,一压一印,连力气都不费,就白白分出去二成利,可李掌柜也没办法,只盼着做出来的点心能多卖出去几块。

    二成利不少,顾筱点点头,“我姓顾,单名一个筱字。”

    李掌柜笑笑,亲自拟了契书,签了名字按了手印,小二拿着四个模具去后头让师傅做月饼去了。

    做出来的月饼给顾筱包了八块,然后亲自把顾筱送出去。

    顾筱把契书拿回去给周氏看,周氏不识字,喊大娃过来念。

    大娃读书还是好几年前的事,认得字都就着稀饭喝了,只能勉勉强强看下来,“小婶儿把模具卖给御芳斋了,他们每卖一块点心,就分小婶儿二成利。”

    周氏使劲盯着契书,恨不得盯出一个花来,她声音拔高,“二成利!”

    大娃道:“得用小婶儿做的模具做出来的点心才分。”

    周氏道:“那还少!御芳斋一天卖多少点心呢。”

    一块点心赚五文钱,那分给顾筱的就不少了。

    周氏拍拍胸口,还是不敢相信,“小小,这就给卖出去了?”

    顾筱甜甜一笑,“我想买两块月饼,就是不喜欢他们月饼上头的图案,所以想加两文钱做用这个印,结果他们掌柜看了模具就非要买。”

    周氏咂咂嘴,“卖了好……那赚多少钱。”

    陈氏李氏看着,心里还惊着呢,这卖了模具,以后在家里坐着都有钱赚。

    不过花纹刻的是好看精致,要是她们也乐意买这样的月饼。

    顾筱道:“月饼卖的越多,赚的就越多,娘,若是月饼卖的好,兴许掌柜还让我做别的模具呢,总有钱赚的。”

    顾筱还从御芳斋拎了三包月饼呢,“娘,你尝尝他们做的好不好吃。”

    周氏看了顾筱一眼,“家里都做了,你还买……”

    顾筱道:“想让娘尝尝嘛,再说多的可以给姐姐她们送去。”

    两个闺女周氏也心疼,可顾筱带回来的月饼,周氏心里还舍不得给呢。

    “给她们做啥。”周氏又看了看契书,“大娃,你再给我念一遍。”

    沈大娃:“……”

    沈大娃磕磕巴巴又念了一遍,周氏越听越乐呵,“那小小不就是御芳斋的小东家了,每月拿分红。”

    顾筱道:“娘,卖得好赚得多,卖的不好就赚得少。”

    不然李掌柜为什么愿意给顾筱分红,因为卖的多他赚的也多,卖不出去也不亏,若是花好几两银子买了模具,却卖不出去,那才是亏了呢。

    周氏可不管这些,做生意算啥,她家小小直接当小东家,“怎么可能卖不出去,娘给你捧场去。”

    周氏看契子就看了半天,晚上还特意等沈羲和回来,“三郎,你看看这是啥。”

    沈羲和把契书接过来,一行一行看下去,“小小卖了月饼模具。”

    周氏把月饼端上来,“你看这月饼,再看御芳斋卖的,你乐意买哪个?”

    琼楼玉宇和花好月圆,自然是前面的花样更精致,如果沈羲和买,肯定买更好看的。

    沈羲和看了顾筱一眼,“挺好的。”

    顾筱道:“那晚上就吃月饼,有甜的有咸的,锅里还有甜汤。”

    沈羲和点点头,周氏地把契书收好,“你看小小,为了给你赚束脩,多辛苦。晚上还要熬这么晚等你回来……”

    自从搬过来,顾筱每天晚上都给沈羲和做夜宵,亥时那会谁都睡了。

    周氏看着儿子,恨铁不成钢。

    顾筱立马摇摇头,“娘,我睡得晚,就是顺便给相公做顿饭,不辛苦的。”

    周氏瞪了沈羲和一眼,有这样的媳妇不得烧香拜佛谢天谢地,啥都不懂。

    “那得用功读书,以后做大官给小小挣个诰命回来,那才对得起小小的一番心意!”周氏板着脸训。

    沈羲和虚心受教,“儿子明白。”

    顾筱看看沈羲和,又看看周氏,她当什么诰命夫人,她也没说过要嫁给沈羲和,好像也没说不嫁给他。

    周氏进了屋,沈羲和把月饼端进屋,然后去厨房盛了两碗糯米圆子糖水。

    月饼不小,沈羲和问顾筱都是什么馅儿的。

    顾筱看看花纹,“玉兔的是蛋黄的,嫦娥的是枣泥的。”

    沈羲和把玉兔月饼掰开,一分开,里面的咸蛋黄就到一面去了,他把那半块给顾筱,“什么时候去的御芳斋?”

    顾筱道:“下午去的,上午做了半天月饼。”

    沈羲和咬了口月饼,轻轻点了下头,“家里没咸鸭蛋,是你出去买的吗?”

    顾筱挑眉问道:“不然呢,还能是大风刮来的。”

    沈羲和嗯了一声,他抬头看顾筱头上鹅黄色的纱布绢花,微微愣神,虽然这朵花不是独一份,可顾筱是独一个。

    昨天上午见的到底是不是顾筱,他知道顾筱能赚钱,却不知钱是怎么赚的,今天见到的兴许只是一小面。

    沈羲和不知道该不该问,“还挺好吃的,你也吃。”

    顾筱没跟沈羲和客气,低头咬了口咸蛋黄。

    咸蛋黄腌的流油,吃起来沙沙的,又香又软。

    沈羲和心道,那人即便是顾筱又如何呢,她能赚钱,却没有走,那是不是说明顾筱对他有一丝真情,几分不舍呢。

    御芳斋生意做得好,顾筱完全可以把契子自己收着,赚的钱自己拿,却给了娘。

    “小小……”沈羲和开口道。

    顾筱把咸蛋黄舔干净,御芳斋做的是蛋黄莲蓉的,比红薯泥的好吃。

    她抬起头,“怎么啦?”

    沈羲和深吸一口气道:“我去书坊卖书了,十四两银子,昨天给娘了,娘给我留了二两……”

    “给你留的你就自己花呗,”顾筱把半块月饼吃完,“你用钱的地方多。”

    夜风从窗外吹进来,灯芯忽地晃了一下,沈羲和扭头看了眼外头,站起来把窗子关上,他忽然想起许多事,从那日发现记账的字条,到顾筱送他折扇。

    再到后来印书,先是《三字经》后来就变成是诗词。

    他去送书的时候,张掌柜曾说,诗词最好。

    顾筱现在认得字也越来越多了。

    窗户关上,风虽吹不进来,但能听到风声,沈羲和道:“以后印什么书?”

    顾筱:“不然还印诗书?”

    “也好,”沈羲和舀了一口糯米圆子,“那我到时候连带抄的书,一起送过去。”

    只要沈羲和送书顾筱知道,那她就没那么怕了,她点点头,“行呀。”

    顾筱吃完就回屋了,夜里风大,突然飘起来细雨,到早晨,雨还没停,外头地上一层落叶。

    下着雨,不好出摊,顾筱就在家里做羽扇。

    扇面要缝羽毛,扇柄要弄成白色,顾筱就织了小块白色的纱布,把扇柄给缠上,羽毛缝好还不算,得做扇坠。

    折扇团扇的扇坠都是带流苏的络子,羽扇的坠子用的是白色莹润的珍珠。

    而挂珍珠用的是银色清透的蚕丝线。

    五根蚕丝拧成一股,用来栓那颗珍珠。扇子一摇,珍珠就一摆一摆地,好看极了。

    为了固定羽毛后面的梗,扇面上顾筱也缝了珍珠,这里一颗那里一颗,扇子厚重了不少。

    顾筱把羽扇带到书坊,铃铛捧着小脸,嘴巴张的大大的,“师父,买这扇子的人一定是仙女吧!不是仙女哪儿敢用这样的扇子!”

    顾筱:“……铃铛呀,不论是谁,有钱就能买这把扇子。”

    铃铛啊了一声,“怎么能这样。”

    本来就是为了赚钱,顾筱也不管是谁买的,不过,她也希望买东西的人真心喜欢这些。

    顾筱揉揉铃铛的脑袋,“盛京的那些贵女,和仙女也没差了。”

    铃铛才不信,在她心里,师父才是仙女,她得好好学,以后多赚钱,这样师父做出来的东西想自己用就自己用,想卖给谁就卖给谁。

    铃铛深吸一口气,“师父你看我新做的小猫。”

    为了做这个,铃铛还特意去看小野猫。

    铃铛做了一只狸花猫,顾筱道:“脸这里可以再补一点,猫的眼睛要大,下回选一个大点的黑曜石,你看,舌头胡子都没做……”

    铃铛低着头,顾筱笑了笑,“做的已经很好了,你好好学,学会了羊毛毡,我教你做别的。”

    铃铛惊喜地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她学一样就够了,不贪心,“师父……”

    顾筱道:“等几日,我给你拜师礼。”

    她就这么一个徒弟,自然也要对徒弟好,顾筱去铁匠铺订了一套刻刀,铃铛要做别的,得先学木雕。

    还有拜师礼!铃铛晕乎乎的,“师父……”

    师父给她什么,她都愿意要,每天晨晚各拜一遍,日日擦拭。

    “行了,快做羊毛毡吧,多看多练。”顾筱还是那句话,熟能生巧,就是张掌柜来,做多了也能学会。

    顾筱让伙计把羽扇送到盛京去,自己低头花了几个花纹。

    如果御芳斋月饼卖得好,李掌柜肯定会要新的模具。

    周氏一直操心这事儿呢,还特意拿着钱去御芳斋买月饼去了。

    陈氏道:“娘,你看看得了,家里不少月饼呢,还非得买?”

    周氏眼睛一瞪,“你懂啥,那是普通月饼吗,是小小的一番心血,四个样子呢,怎么也得一样买一块。”

    “小小不都带回来了吗……”陈氏真搞不懂,这么多人,非要过来等着。

    排了一刻钟,可算轮到她们了,周氏看了半天,也没找到玉兔琼宫的,“怎么没有嫦娥和小兔子的月饼啊?”

    小二道:“老夫人,那种卖完了,别的也是一样的馅儿,买别样的也行。”

    周氏:“卖完了?”

    小二笑脸盈盈,“老夫人要想要那样的,明儿早点来。”

    周氏带着陈氏回家,心里觉得真了不得。

    陈氏粗粗算了一笔,这御芳斋一天能卖几百块月饼,一块赚五文钱,顾筱一天就能分二三百文,可不是坐着数钱嘛。

    比她们卖卷饼蒸包子轻巧多了。

    可再一想那花样也不是捡来的,普通人能刻出仙子天宫来嘛,还不是顾筱的本事。

    陈氏笑了两声,“那可真好,娘,咱家娶了小小,真是祖坟冒青烟。”

    这话虽然夸张了些许,但显然周氏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些日子沈羲和印书就赚了二十两银子,还有陈氏他们做生意,也有五两多银子呢。

    过不了多久,买宅子的钱就赚回来了。

    周氏矜持地点点头,“小小孝顺,贴心,还给我做了身衣裳,我中秋那天穿。”

    月饼卖得好,让李掌柜看见了大大的商机。

    有时候吃着吃着饭,他就忍不住想,若把别的点心花样也换了,赚的就更多了。

    大把大把的银子,他家铺子能开到府城省城去。

    李掌柜没那么大的魄力,只想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顾筱真是他的贵人。

    李掌柜把账记好,等顾筱过来拿给她看,“三天,总共卖了一千三百二十四块月饼,枣泥豆沙的八文钱一块,火腿蛋黄的十二文一块,分给你的一千五百二十二文。”

    不少外县人都来这儿订月饼,李掌柜道:“顾姑娘觉得再加点什么合适?”

    顾筱道:“买月饼要么留着自家吃,要么留着送人,可以在外面那层红纸上印点好看图案。”

    现在印的是花好月圆四个字,这还是李掌柜找人刻的呢,不过肯定比不上顾筱刻的了,李掌柜问:“那印什么?”

    顾筱道:“书坊有金色的颜料,李掌柜可以去买一些。”

    “书坊?”李掌柜还没用过金色颜料呢。

    “没错,红色的纸就挺好的,掌柜看这个花样如何?”顾筱把画好的花样给李掌柜看,上面一簇黄色菊花,旁边是两行诗——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如果用金色颜料印,肯定好看。

    李掌柜觉得好是好,就是得给顾筱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