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科举文男主的童养媳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感动

书名:穿成科举文男主的童养媳 作者:将月去

    顾筱出了一身冷汗, “我想喝热水……”

    沈羲和道:“我这就去烧,你等一会儿。”

    沈羲和还记着要煮红糖姜水,他把红糖姜末全放砂锅里, 就回屋看顾筱。

    顾筱刚下床换了衣服, 还好买的棉布棉花多,她捂着肚子, 又换了个姿势。

    这疼一阵一阵的, 疼起来恨不得用脑袋撞墙,不疼的时候腰酸腿软,一点力气的都没有。

    顾筱深深呼了一口气, 应该怪白天喝了凉水,现在疼的胃里难受。

    沈羲和推门进来, 摸摸顾筱的额头又摸摸她的手,“还是特别疼, 手怎么这么凉?”

    顾筱缓了缓, “疼……”

    “水一会儿就好,喝了就不疼了。”沈羲和把薄被盖顾筱身上, “多盖点, 捂点汗出来。”

    疼劲儿上来, 顾筱连话都说不出来, 沈羲和坐在床边,拍了拍顾筱肩膀, “我去看看水好了没。”

    一碗多的水, 烧开也快, 煮熟的红糖姜水姜味特别重, 顾筱喝过, 知道喝了就不疼, 忍着难受把一碗全喝了。

    姜水又辣又甜,要是要知道来月事,她绝对不碰井水,顾筱道:“我没事儿了,你去睡吧。”

    沈羲和道:“我还不困,我陪着你。”

    沈羲和在床边坐着,“你睡吧。”

    顾筱哪儿睡得着,姜水祛寒,但不是灵丹妙药,能药到病除,“你明天还要去书院呢,我真没事,你去睡吧。”

    “还是疼?”沈羲和皱了皱眉,他看顾筱脸上没血色,大夏天手冰凉。

    顾筱抿着唇,摇了摇头。

    沈羲和问:“揉一揉会不会好一点?”

    这话说完,顾筱瞪大眼睛和他四目相对,“……你说什么?”

    沈羲和犹豫了一下,手隔着一层被子放顾筱肚子上,“揉揉兴许好一点。”

    夏天的薄被子,就一小层棉花,沈羲和一手支着床,一手给顾筱揉肚子。

    也不知道是姜水的缘故,还是沈羲和的缘故,顾筱好像没那么疼了。

    “好点了吗?”

    顾筱咬了一下下唇,“好像好点了,没那么疼了。”

    沈羲和轻轻笑了笑,“那就好。”

    顾筱想她可以自己揉,沈羲和不是说她睡着了就走吗,那她让沈羲和以为她睡着好了。

    顾筱闭上眼睛,把呼吸放匀,肚子没那么疼了,就没那么难熬。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沈羲和动作停住,顾筱心里松了口气,这下行了,沈羲和该走了。

    谁知,沈羲和换了个方向,继续给她揉肚子。

    顾筱明天没事做,在床上躺一天都行,可沈羲和一大早就要去书院,还得上课呢,顾筱脑子里想的全是这些,忽然间,她感觉到沈羲和握住她的手了……

    沈羲和手是热的,很暖和,比她手热多了……

    好在沈羲和也是这样想的,他握着顾筱的手,便没有松开。

    桌上油灯灯芯微晃,沈羲和低头看着顾筱,好像睡着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手这么凉,他知道的都两回了,要是月月来这么一回,真够受罪的。

    沈羲和想去医馆问问,要不要喝点药调养一下,药虽然喝着苦,但喝完以后就不疼了。

    顾筱应该是不爱喝的,要是家在县城,他可以日日回去,盯着顾筱喝药,然后买蜜饯给她吃。

    “小小……”沈羲和轻轻喊了一声,“还难受吗?”

    顾筱没那么疼了,沈羲和很好,她比刚开始好多了,可她在装睡,不能说话。

    顾筱不答,沈羲和就以为她真睡着了。

    不疼了就好,顾筱疼,他心里难受,想替她疼。

    沈羲和松了口气,轻声道:“要是能替你疼就好了。小小……你为什么把钱袋也给放榻下,你若不用,我就拿去买药了。”

    都两回了,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应该去医馆看看,买点药调养,喝药虽然苦,但是喝了就不疼了,况且,他还会买蜜饯回来。

    “你连姜水都不愿意喝,喝药肯定更不乐意,可是良药苦口。”

    沈羲和小声说着,“那我看着你喝,反正你也不用钱袋里的钱……你以后别跟我见外了,我说娶你就会娶你,我们是未婚夫妻,你见外做什么。”

    沈羲和想幸好顾筱睡着了,不然听了会想揍她。

    他下床灯吹了,沈羲和不放心,就躺在床边那一小块地方上给顾筱揉肚子。

    顾筱动也不敢动,她听沈羲和说话早忘了肚子还疼。

    沈羲和说这些做什么,什么叫不必跟他见外,什么叫拿钱去买药,她好好的,喝什么药。

    而且什么是以后会娶她,他们为何成了未婚夫妻,沈羲和到底怎么回事。

    顾筱脑子里乱七八糟,好像十几股线缠在一块儿,找不线头。

    她甚至想睁开眼,问问沈羲和,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筱轻轻动了一下,身边的人呼吸均匀,手还搭在她肚子上,估计是睡着了。

    她翻了个身,冲着墙,不知想了多久,脑子昏昏沉沉的,这才慢慢睡去。

    这一晚上委实不易,沈羲和躺在床边睡了两个多时辰,顾筱紧紧挨着墙,一张四尺多的床中间还能塞个人。

    一早起来,沈羲和身上僵的厉害。

    他用手背探了顾筱的额头,见没那么凉了这才放下心,轻手轻脚地把东西收拾好,又把榻下压的钱袋子拿着,然后从西屋出去。

    顾筱不愿意花那就买药吧,把身子调养好,以后才不会一直疼。

    这些钱买药应该能喝挺久。

    ————

    顾筱睡得晚,今天醒的也晚,她肚子没那么难受了。

    外面天光刺眼,她闭眼待了一会儿,依稀记起昨晚沈羲和给她揉了半夜肚子,还说了好多话。

    她脑袋沉沉的,收拾好从西屋出去,周氏见她出来,道:“锅里温着粥呢,再添把火热热。这几天别碰凉的,想喝水烧热水喝。”

    顾筱脸一下就热了,她昨晚肚子疼,周氏怎么知道的,是沈羲和说的?

    很快周氏就道:“三郎说你肚子疼,让我早上别喊你,我一想就是这事儿,亏他还知道煮姜水。”

    顾筱揉了揉耳朵,“娘……”

    “快把粥给吃了,要是还难受我一会儿给你煮一碗,喝了就没事儿了。”周氏看顾筱脸色不好,“也别干活,去床上躺着去。”

    周氏现在有活干,家里多了十六只小鸡,她来喂,家里小米不多了,还得从别家买点。

    顾筱点点头,把粥热了热,又从罐子里夹了萝卜咸菜,一晚上折腾得难受,她胃里空荡荡的,热粥进肚整个人才精神起来。

    肚子不疼了她就回屋里做走马灯,做着做着就忍不住想起沈羲和说的话来。

    沈羲和不会真把钱袋拿走买药去了吧,顾筱搓搓手,走到塌边把垫子掀开,钱袋不见了。

    顾筱:“……”

    她以为沈羲和说着玩的,没想到真拿走了,他……早知道就不装睡了。

    顾筱把垫子放下来,她说什么好,肚子疼不碰凉的就好了,哪儿用的着吃药,沈羲和去了医馆,也会被大夫赶出来。

    一想到沈羲和,顾筱就想起那些话。

    娶她为妻。

    第一次听这话她就当玩笑话,沈羲和又说了第二次。

    沈羲和为什么想要娶她,是因为喜欢她?好像沈羲和是跟以前不一样了,会给她夹肉,会照顾人。

    顾筱坐在桌前,看着还没做好的走马灯灯架,轻轻嘘了一口气。

    沈羲和对她很好,给她揉肚子,给她煮红糖姜水,可是,他是沈羲和啊,以后要青云直上。

    顾筱把那点感动抛之脑后,她想的是赚钱过好日子,和沈羲和不一样。

    沈羲和可能有一点点喜欢她,就一点点。

    顾筱理了理心绪,专心做走马灯,而沈羲和趁着中午那会儿,去了趟医馆。

    中午医馆人不多,很是清静,沈羲和进去,老大夫看他一眼,“哪里难受?”

    沈羲和赶紧道:“不,不是我,是我未婚妻。她月月肚子疼……我想抓点药,给她调养调养。”

    老大夫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让她来,看病就医,还让人代看,闻所未闻。”

    沈羲和,“打搅了。”

    老大夫看沈羲和是个读书人,遂道:“女子宫寒体弱不是病,年纪轻,调养用不着喝药,毕竟是药三分毒。姜祛寒,红枣补气血,不碰凉物,下个月就不疼了。”

    沈羲和点点头,“多谢。”

    “每天用热水泡脚,时间长了,寒气就祛除了,这不是大毛病,你倒也不必如此紧张。”

    沈羲和:“我没有。”

    老大夫:“你没有,巴巴地来医馆,还以为什么要紧事儿呢。”

    沈羲和一阵耳热,“光这些就行了吗?”

    老大夫想了想,道:“有些人怀孕生子之后就不疼了。”

    沈羲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