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大佬们的储备粮[穿书] 第66章 第 66 章

书名:穿成大佬们的储备粮[穿书] 作者:寒雪悠

    白嘤嘤第一冲上飞机, 很快就有一家无人机跟着她飞了上来,悬在她的头顶,镜头一直盯着她看。

    白嘤嘤缓缓呼出一口气。

    这架飞机一看就是一架运送伞兵的飞机, 飞机内部不像一般飞机内部一样有着一排排的座位,唯一能坐的地方只有左右两侧,一侧贴着“A组”,另一侧贴着“B组”。

    见她上来,一个打扮干练的男人递给她一个大包。

    白嘤嘤眨眨眼。

    男人解释道:“我是训练场的工作人员, 我会指导你们跳伞的, 这个伞到达一定高度会自动弹开,你们也不必担心自己因为第一次跳伞,手抖到打不开伞。”

    “即便自动弹开装置出了问题,这个包也会弹出备用伞, 如果点气真就这么背, 连备用伞都打不开, 这个包还会有第三阶段的拯救装置。”

    白嘤嘤:“那连第三阶段也不好用呢?”

    男人咧嘴一笑, “那没办法了, 运气这么非, 重新投胎吧。”

    白嘤嘤:“……”

    男人:“幸好你的包比较小,有些来训练的学生背着那么大的包, 像是生怕降落伞的承重到达不了极限一样,简直是上赶着自己找死。”

    白嘤嘤:“呃……”

    白嘤嘤突然有些后悔。

    她将自己大包留给步时昴的举动该不会害了他吧?

    小包里有什么?

    白嘤嘤翻开只有巴掌大小的小坤包,里面只有一把折叠水果刀、一块压缩饼干、一支口红大小的手电筒、一面小镜子和一个打火机, 连瓶水都没有。

    完了完了, 这次她可真是噩梦开场了。

    系统满不在意道:【开局一条狗, 装备全靠苟。】

    白嘤嘤:“哪里有狗啊!”

    正说着话, 耿欲大步一迈, 迈上了飞机。

    他与白嘤嘤对视一眼,他后背正背着一个……哈士奇狗头造型的儿童背包。

    “噗——”

    白嘤嘤忙捂着嘴转过头去。

    看来耿欲的运气也不怎么样嘛。

    耿欲坐在她身侧,长腿随意伸展,整个人慵懒极了。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白嘤嘤身上斜跨的小坤包,皱眉道:“这是你的包?”

    白嘤嘤凶巴巴道:“看什么看,我开局这个背包就够了。”

    耿欲欲言又止。

    白嘤嘤:“不许说话,敢说坏话,我就把你踹下去了。”

    耿欲耸耸肩,微微举起双手,作出一副举手投降的架势。

    他单手撑着两人坐的长椅,微微探身,鼻尖几乎凑到她的发丝上。

    他靠近一点,白嘤嘤就往外一歪;他再凑近一些,白嘤嘤更歪一些。

    到最后,白嘤嘤整个人都快侧躺到长椅上了,他却嗅个没完没了。

    白嘤嘤:“你够了呀,我忍你很久了。”

    她“刷”的一下转过脸,却与凑过来的耿欲四目相对。

    白嘤嘤猛地往上一冲,用额头顶了上去。

    耿欲却及时后撤。

    白嘤嘤刹车不及,一头撞进了他的心口。

    耿欲手臂向两侧打开,像是早已做好迎接她的准备,可真当她一头撞来,他却发现自己的血液无法承受她的毒了。

    他呼吸急促,头脑晕眩。

    耿欲喉结微颤,艰难道:“行行好,把你的毒收回去吧,我快要呼吸不畅了。”

    白嘤嘤忙往后退了一步。

    她谨慎地打量着他,看他是不是不小心被自己碰坏了。

    见他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呲牙道:“这下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耿欲垂眸,“早就知道了。”

    他的头发自从褪色后,他就没有重新染过,眼下他的头发是一种寥落的灰败色。

    他顶着这样一头发,又因为他个高又消瘦,便有一种病态的美感,像是之前流行过的病系美少年。

    耿欲撩开霜色的眼睫,用冰蓝色的眼眸一眨不眨注视着她。

    他低声道:“我想好好记住你的味道,这样也好找到你。”

    “我解释清楚了吗?”

    白嘤嘤抱着手臂,哼哼道:“你早说不就好了嘛,也不至于受到这么多苦了,反正我是不会错的。”

    耿欲无奈一笑。

    他心道: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受的苦还少吗?

    “那你能为我解开你的能力了吗?我已经中毒颇深了,再深入下去,我就不行了。”

    “……”

    白嘤嘤真不知道他臆想出来她的能力是如何运作的,他现在居然还臆想她在给他下毒了。

    对了,白大黄也是往这面考虑的。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儿啊?

    难道聪明人就容易想得多?

    白嘤嘤试探性地伸出一根手指,在耿欲的心口戳了一下。

    她挑眉看他,“感觉怎么样?”

    耿欲一愣。

    他下意识摸着心脏,轻声道:“感觉好多了,很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是一股一直郁结在心中的感觉被她这么一点就轻易消失了。

    他看着她细嫩的手指,轻声道:“……我这样不就彻底完了吗?”

    他的心完完全全落在这个小恶魔的手心里了。

    白嘤嘤心想:刚刚那一戳居然还真的好用!你干脆别当男主了,去写书吧,我演的都比不上你脑补的快。

    她心里嘟囔着,脸上却露出骄傲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才是最厉害的。”

    耿欲挣扎道:“不,我还没有放弃。”

    白嘤嘤捧着脸看他。

    他脸上露出纠结复杂的神情,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全都吞咽下了。

    “算了,我们回去之后再说。”

    耿欲嘟囔道:“我可还没有原谅你。”

    白嘤嘤一脸沉迷。

    系统:【你干嘛呢?】

    白嘤嘤:“男主不愧是男主,靠着自己的脑补就可以演绎一处荡气回肠、缠绵悱恻的故事了,我一定要好好学习。”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一声怒喝突然响起。

    白嘤嘤扭头看去,就见步时昴正背着一个硕大的包,怒瞪她。

    白嘤嘤:“……”

    “系统,我刚刚有干什么吗?”

    还没等系统回答,步时昴就自己解释了——

    “你们两个没事挨得那么近做什么!”

    他猛地跨前一步,冲了过来。

    步时昴后背背着伞包,前面还背着那个几乎比白嘤嘤还要高的登山包,他这么一挤过来,就像是挤过来了整个横断山脉。

    耿欲皱着眉,“你做什么。”

    他神情冷漠,“滚开。”

    步时昴狞笑挑眉,“耿欲,老虎是吧?小猫咪洗干净脖子等着老子来杀你了吗?”

    耿欲冷笑一声,“说的就好像你不是猫科动物一样,以为谁不知道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变成原型,冲人喵喵直叫吗?”

    “你可真是个变态。”

    “你!”

    步时昴被气得简直头顶冒烟了。

    白嘤嘤忍不住心想:你们两个都是小猫咪,小猫咪又何苦难为小猫咪呢?

    步时昴一爪子朝耿欲挠了过去,耿欲往后一躲,伸手扣住步时昴的手腕。

    耿欲冷漠道:“要动手也不是在这里,况且,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步时昴脸色狰狞道:“好大的口气,咱们两个谁胜谁负,还要比过才知道。”

    身姿矫健的花豹与王者风范的白老虎对上了。

    白嘤嘤想要劝,可一只小仓鼠应付体内的天敌威吓就已经够勉强了,哪里还能干得了逼得。

    他们两个战火不断升级,从吵架变成了动手,动作还越来越激烈。

    这两只猫咪所散发出来的气场,让白嘤嘤手脚发软、头晕目眩。

    果然,天敌在面前,小仓鼠只有瑟瑟发抖的份儿了。

    白嘤嘤一时没有支撑住自己,身子一摆,整个人倒了下来,额头正好磕在了步时昴的脊背上。

    步时昴猛地一僵,全身的毛都要吓得立起来了。

    步时昴:“白嘤嘤!你偷袭我!”

    他刚想转身,肩膀却被耿欲扳住。

    耿欲阻止他回头。

    “让她睡。”

    步时昴挑眉,“关你鸟事儿!我还有跟她的帐没算清楚呢!”

    耿欲:“手下败将,有何面目去跟胜利者理论?”

    步时昴脸色铁青一片,“你不也一样!”

    怎么又吵起来了啊!

    被人脑补成睡觉的白嘤嘤依旧手软脚软站不起来,只好闭着眼睛,真的假装睡觉了。

    步时昴穿着衣服的时候感觉很消瘦,尤其是那豹子腰,细的简直让人觉得能单手环住,然而,当他脱掉衣服,或者贴近他后,就能感受到他肌肉的力度、热度与弹力。

    耿欲慢吞吞道:“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是她一直专门针对的对手,她很看好我。”

    白嘤嘤:“……”

    你是怎么把这么羞耻的话如此平淡地说出来的啊!

    步时昴:“别胡说八道了!她看好的对手明明是我,我才是她命中注定的对手,要不然,她也不会一次两次对我是使用能力了!”

    耿欲:“要说能力,她在我身上使用的更多!”

    步时昴:“她让我的心脏为她跳的加快。”

    耿欲:“她控制我的血液为她沸腾。”

    步时昴:“她让我头晕目眩,变成了一个整日里只知道想她的废人。”

    耿欲:“她更是对我下了毒,让我对她越来越欲罢不能!”

    白嘤嘤:“……”

    这是哪门子的小学鸡吵架啊!

    两人越吵越没了理智。

    步时昴粗重地喘着气。

    白嘤嘤的脑袋抵在他的后背上,隔着他的后背甚至能够听到他剧烈的心跳声。

    步时昴咧嘴轻笑,“这些都算得了什么啊,白嘤嘤可是亲自把我变成了原型,挂在了她的身上,她是想要我!要我全身心臣服她!”

    耿欲:“那你有过被她亲手按在心口施展能力吗?她对我用了。”

    耿欲语速极快道,“她是想要掠夺我的身心,她是想要俘虏我,要我为她族群繁衍生息,她是想要与我交呸!”

    步时昴扯着嗓子喊:“她也是想要与我交呸!”

    白嘤嘤用尽力气,大声朝着两人吼过去:“我不想!”

    他们脑补的她到底是多么丧病女王啊,她简直受不了这委屈!

    系统:【呃,毕竟是动物世界嘛,可能你无心的一举一动在小动物的眼中别的样子。】

    【就比如说,你只是喜欢兔子,所以摸了一把,可谁能想到兔子只是被人摸了一把,居然还会假孕!】

    怀孕……

    白嘤嘤一股热血冲脑,支撑起自己站起来。

    系统:【所以,还是趁早解释清楚,虽然不像兔子一样假怀孕……】

    怀孕……

    白嘤嘤一边听着系统的话,一边对着他们义正言辞道:“……我不想你们怀孕的!”

    机舱内顿时一片安静。

    老虎和花豹并排坐着,乖巧又惊吓地注视着白嘤嘤。

    白嘤嘤眨了一下眼,又眨了一下眼。

    她乱成一团的脑子好像此时才彻底清醒过来。

    等等,她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系统:【这可不赖我,是员工你一心二用说秃噜了嘴。】

    啊啊啊啊啊!

    她都说了什么啊!

    白嘤嘤的脸颊“刷”的一下子变成了春日河岸的桃花——一片又一片的粉霞绽放。

    她扭过头,准备下飞机,却看到门口排成一列,不断探头往里看的同年级同学们。

    白嘤嘤:“……”

    完蛋了,她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

    系统:【想想看,这也未必不是好事,比如说……你的名声黑红了呀。】

    说的也有道理。

    虽然她极不情愿走上这种坏名声之路,但走都已经走了,就、就这样吧。

    白嘤嘤伸出双手,拽着自己的双马尾,一阵心累。

    系统:【怕只怕一件事……】

    系统暗戳戳想:等到白嘤嘤的真身暴露,恐怕所有人都觉得之前关于白嘤嘤的传闻是恐怖故事了。

    毕竟,一只仓鼠如何驾驭一只老虎和一只花豹?

    人群中有人悄咪咪说道:“一个小号试管和两个大号试管刷?哇塞,真不愧是白嘤嘤大佬,就是天赋异禀。”

    白嘤嘤:“……”

    大兄弟,你说话声音太大,所有人都听到了啊!

    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内涵我咩?

    步时昴和耿欲一开始没有听明白,后来慢慢明白过来,两个人齐齐呆住了,他们的脸颊也越来越红。

    步时昴一高跳起来,手足无措。

    “啊,啊……”

    他的长手长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动了。

    即便他肌肤颜色深,众人也能看出他脸上的红晕……话说,他到底是有多脸红害臊啊。

    “是谁!是谁在这里胡说八道呢!”步时昴色厉内羞地大喊。

    谁都没说话。

    耿欲慢慢低下头,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然而,他灰白头发下的耳朵却红得滴血。

    白嘤嘤默默地开始解身上的降落伞。

    系统:【等等,员工,你又要做什么?】

    白嘤嘤一脸的生无可恋,“我想要不带降落伞,直接从飞机上跳下去。”

    我已经社会性死亡了,请让我重启这本书的剧情吧!

    系统:【……我们没有那种功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