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万有引力[无限流] 第140章 千人追击战(二十)

书名:万有引力[无限流] 作者:骑鲸南去

    仗着有道具辅助, 劳哥含上了一支香烟,另一只手挟着一方火柴匣,悠闲问精英男:“现在动手吗?”

    尽管信心满满, 出于谨慎,精英男还是将一只手扶上半框眼镜精致的金丝边,笑道:“别急。先让我看一看。”

    【在?看看未来?】。

    S级道具,外形是一副平光镜。

    功能是将未来三分钟之内发生的事情压缩,以最低一倍速、最高六倍速的速度高速播放。

    精英男点选了六倍速。

    快进的片段迅速从眼镜男的镜片上掠过。

    在三分钟的未来中,他们故意弄出了一点声响。

    江舫瞬间警觉,对李银航小声说:“走。”

    按照正常逻辑, 他们自然会选择从发出响动的反方向离开。

    机会!

    他手一摆, 劳哥就像以往每一次,将火柴在擦火皮上引燃, 还骚包地借火,给自己顺势点了个烟。

    他咬住过滤嘴,抓住二人转身欲逃时背后留出的空档, 往前速冲两步, 爆燃火柴脱手飞出。

    【爆燃火柴】, 一匣便携的、制作成火柴形状的手·炮。

    使用流程和普通火柴一致。

    使用效果足以把一个人当场火葬。

    去死吧!

    然而, 和爆燃火柴同时飞出去的,还有他的手臂。

    因为手臂牵坠,爆燃火柴偏离了航向,撞在了墙上。

    轰——

    以舔上天花板的灼热火舌为背景,劳哥疾冲的身体就在精英男眼前, 向四下里分裂开来, 被斜斜切成了数块。

    在四分五裂的尸块中, 精英男看到了劳哥微微张开的唇上粘着的过滤嘴, 以及不可置信地睁大的双眼。

    那双眼像是空洞的玻璃球一样,映出了走廊上纵横交错、钢缆一样横在半空的光线。

    如果不是溅染上了血,精英男甚至发现不了那死亡之网的存在。

    光线异常锋利,分割肢体的丝滑程度,基本等于切开黄油。

    ——陷阱!!

    温热的血液像是径直溅射到了他的眼镜上,骇得眼镜男下意识往后一仰,脑袋碰在了墙面上,发出了沉闷的一声。

    砰咚——

    走廊彼端霎时一静。

    精英男满溢自信的脸像是被迎面揍了一拳一样难看。

    劳哥回过头来,诧异又责备地望他一眼。

    弄出动静,怎么不打招呼?

    虽然纳罕,他还是快速且无声地抽出了火柴,预备动手。

    精英男一把摁住了劳哥的手,手背都和脸一起煞白了下来。

    等等,别动!

    ……先别动……

    李银航望向声响传来的地方,问:“什么动静?”

    江舫闷笑一声:“有老鼠吧?”

    李银航有点警惕,捉紧了手里的匕首:“我们走?”

    “不。一会儿他回来,会找不到我们的。”

    江舫一眯眼,爽朗反问:“还是说,你怕老鼠?”

    拐角处猫着的四只老鼠:“……”

    劳哥不爽地一皱眉,看向精英男:干不干这个小毛子?

    精英男扶住沾了些汗水的眼睛鼻托。

    他的手有点抖。

    “……等会儿让。我再看看。”

    偷袭不成,那么,强攻呢?

    四打二,怎么样也……

    不等精英男将强袭计划构想完毕,他镜片上就又溅上了新鲜的血光。

    在选择强攻的那个未来里。

    他眼睁睁看着冲在最前面的小个子刚把手中的爆燃火柴扔出去,就被独身向他们冲来江舫一把接住,在火柴头转为代表“危险”的赤红前,稳准狠扼住小个子的脖子,将火柴喂入他的口中,随即反跃到他身后,将他一脚踹入旁侧房间。

    伴随着脊骨碎裂的声音,小个子喉咙里卡着爆燃火柴,一头撞飞了门板。

    下一秒,一个燃烧着惨叫的人影,在墙上一侧投下了狰狞的剪影。

    劳哥的小跟班怒吼着掏出超低温氮气·枪,试图朝江舫喷射。

    然而,他扳机刚一扣动,枪口就被人一脚踹成了仰射角。

    天花板挂上了一层浓重的霜花。

    小跟班鼻孔里喷出的粗气和喷射的氮气响在一处,狂乱的心跳、短时间内高速向心脏集聚的血液,让他迟了几秒,才感受到手腕的折痛。

    江舫反手几折,将枪反夺到手中,拉下扳机,温声点评:“……下次果断一点。”

    言罢,枪已经被夺到了江舫手里。

    他将可以将人急冻致死的细细枪口塞到小跟班的口中,猛然启动。

    嗡——

    血温的骤然降低,让小跟班登时休克。

    短短几秒钟,连折了两个兄弟,劳哥的眼睛笼罩上一层血色,将一口牙咬得咯咯作响。

    但那道银色身影已经距离他们太近了,爆燃火柴再想使用,威力就会波及己方。

    劳哥刚将一只手变幻成剃刀状,就见江舫拿出不知道何时从小个子掌心里夺来的半盒火柴,指尖一顶,将匣身顶离匣子,任火柴哗啦啦落满一地。

    他迈前两步,任火柴在墙上划出暗灰色的痕迹。

    嗤的爆燃声响起。

    ……伴随着江舫的一声玩味的弹舌音。

    他手持嗤嗤冒着星火的火柴,嘴角勾着一点笑意,脚下加速,朝劳哥冲去。

    劳哥瞳孔顿时缩小,马上放弃攻势:“操!疯子!!退退退!”

    火焰燃烧的影响范围起码三米起步。

    谁他妈想要跟疯子同归于尽?

    谁料,江舫也只是虚晃一枪,

    当火柴的燃烧时间抵达爆燃的临界点时,他随手一掸,将火柴吹熄了。

    眼睁睁看着那即将爆炸的火柴就被他这么一口吹灭了,精英男脸都青了。

    ……这他妈也行?

    这可是他们自己的道具,扔一根少一根,他们不舍得拿这东西做试验,更是从来都不觉得这种杀伤力级别的东西是能被吹熄的。

    难道这个小毛子也有类似的道具?

    不然,他第一次用,就敢冒这种险?

    他不怕死?

    精英男惊疑中时,被他手中的爆燃火柴骇得被迫转身奔逃的劳哥,已经被江舫一把抓住头发,利索地从喉结处一刀。

    他扳着他吱吱冒血的脖子,优雅地轻声耳语:“拜拜。”

    精英男作为旁观者,在幻境里,他做不了什么,也没来得及做出什么。

    他刚刚反应过来,江舫就已经来到他的身前。

    他S级能力是他的一身西服。

    它能自动制造出一层理论上无法侵入的防护罩。

    但是这个防护罩无法移动。

    在和队友打配合时,精英男西装革履、看似不好行动的样子,是最好的诱饵。

    他负责吸引火力。

    但现在,当队友都死绝后,精英男现在成了一座最安全的孤岛。

    江舫只多看了他两眼,甚至没有在他身上浪费哪怕一个S级道具,就从精英男极力掩饰发抖的双腿上看出了他的窘境。

    他往后一退,倚靠在精英男对面,笑着看他。

    目光仿佛在看一只把自己困进了米缸的老鼠。

    精英男的冷汗好像倒流封堵进了毛孔中,惹得搐动发抖的筋骨麻痒难忍。

    劳哥的话音传入他的耳中:“喂!”

    精英男喉头一缩,下意识看向声音来处。

    劳哥正满心诧异地看着他。

    “心灵通讯器”里,还平稳地有着四个人的呼吸。

    ……这一切尚未发生。

    走廊另一端,仍是平静异常。

    精英男冷汗如瀑,抖着手用手帕印了印额头。

    他眼前还有血的残影,还有三个死不瞑目的队友。

    无论强攻,还是偷袭,哪一种未来,迎接他们的都是死。

    他果断咬牙道:“走!”

    劳哥和其他两人都把目光对准了精英男,面色疑惑。

    但注意到精英男不妙的脸色后,劳哥当机立断,对其他两个年龄小的挥了一下手:“撤!”

    出于一点不安的心思,精英男鬼使神差,再次打开了预知的开关。

    这次,因为过于心慌意乱,他忘记调节倍速了。

    隔着眼镜,他看到他们四人转头。

    现实里,小个子也恰好转过头去。

    然后,他像是听到了什么,迅捷转过头去。

    他的颈部钉上了一张薄薄的扑克牌。

    红桃7。

    一线鲜血顺着他的咽喉缓缓滑落。

    起先,精英男以为这是镜片中的幻象。

    而当他意识到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时,他的鸡皮疙瘩悚然跳满了一身。

    ……

    数分钟后。

    江舫在精英男那除了折磨他精神之外全然无用的防护罩对面,仰后靠着墙壁,看着对面瑟瑟发抖、汗透后背的精英男。

    他银色的头发溅上了一抹血色。

    他用舌尖顶了顶从劳哥那里顺来的香烟,尝了一下烟草的味道,夸赞道:“烟不错。”

    精英男原本自以为刀枪不入的精神,被接连三次的刺激,已经折腾得摇摇欲坠。

    他呢喃着:“饶了我吧……饶了我……”

    被一群人的突袭打断了和南舟谈话进度条的江舫心情实际上非常糟糕。

    但他越心情不好,脸上的笑容越灿烂。

    这是他在赌场养成的职业习惯。

    江舫将指尖的十数张扑克牌拢在一处:“唔,我试试看。”

    当精英男的精神稍稍松下来一点后,江舫走到他的防护罩外面,叩了叩“门”后,将扑克牌一字抹开。

    在走廊的光影下,他脖子上暴·露出的K&M伤痕,就像一个凶恶的图腾。

    江舫对面色惨灰的精英男,用诱哄的语气道:“挑一个。喜欢哪个呢?”

    ……

    不远处的走廊,其他人被南舟一个人包了圆,活活给追成了失了魂的兔子。

    成功拧断了落单的第十三个人的脖子后,南舟把他抱到走廊边沿,免得其他逃跑的玩家不慎踢到尸身。

    他从蹲姿起身,扫了扫膝部的灰尘,余光瞥见了一个被慌不择路的玩家撞歪了的小天使头像脑袋。

    南舟顺手帮铜雕把小脑袋摆正。

    正要起身时,南舟突然抬手摁住了小腹。

    “嗯——”

    熟悉的燥热和倦怠感卷土重来。

    他颤抖着咬着牙,掀起了自己的衬衫下摆。

    淫·纹重归鲜红,灼灼地在他冒出汗珠的小腹上绽开一朵肮脏的血莲。

    那里的皮肤,因为沾染了一层薄薄的液体,干涸后的感觉异常紧绷。

    回去……

    要回去舫哥身边……

    当他的手勉强扶住墙壁时,突然听到一阵阴冷的怪笑。

    走廊一端,款款走出一个少女。

    如果不是她脸上的伤口开裂、脸侧又沾染了脏兮兮的污血,这本来会是一个相当闪亮的登场。

    苏美萤的笑容透着股急不可耐的狰狞:“终于不行了?”

    从另一侧堵住南舟的魏成化已经高如巨塔。他低头看向比他足足矮小了两头的南舟:“比我们预想中可要慢了很多。”

    苏美萤:“只要结果好,不就不会浪费我们的布局了吗。”

    说着,她虚作怜悯地望向了墙角的那具尸体:“号召他们组队,他们就真的组队,一群傻逼。”

    南舟扶在墙上的手指缓缓收拢。

    他想要集中气力,但漂亮的背肌耸动了两下,身体就软了下来。

    魅魔化发作得太急了。

    蝴蝶骨像是脆弱的蝴蝶翅膀,随着他难受的呼吸,一起一伏。

    没有……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