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嫁金钗 033(朋友之妻不可欺...)

书名:嫁金钗 作者:笑佳人

  平西侯一大家子都来了, 平西侯夫妻、世子戚伯威及其夫人女儿,以及戚二爷戚仲恺。


  气氛该有些尴尬的,毕竟端午宫宴上, 平西侯夫人拿镯子羞辱魏娆时, 英国公夫人也在场。


  好在都是受过名门教养的当家主母,平西侯夫人、英国公夫人都表现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平西侯夫人还笑着夸赞了魏娆。


  魏娆的回应亦端庄得体。


  只有戚仲恺,目光复杂地看了眼魏娆。


  魏娆微微颔首,随即专心地跟在英国公夫人身边。


  贺微雨的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默默扶住了贺氏。


  探望过陆濯后, 众人分成了三波, 英国公领走男客,英国公夫人带走了女客, 戚仲恺与陆濯的情分特殊, 留了下来。


  陆濯还是侧躺的姿势。


  戚仲恺打发了阿贵,搬把椅子坐在陆濯面前, 可他坐着, 脑袋的位置仍然高出陆濯一大截。


  陆濯见他笑不像笑哭不像哭, 索性闭眼假寐。


  半晌, 戚仲恺深深地叹了口气, 气息都喷到陆濯脸上了, 陆濯甚至都知道他早饭吃了什么。


  “离我远点。”陆濯毫不客气地道。


  戚仲恺万万没想到他好心来探望挚友, 挚友与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戚仲恺偏不挪, 瞪着陆濯道:“你还算人吗?你昏迷的时候我难受地寝食难安,听说你醒了我一大早就赶过来看你, 你竟然嫌我挨得近?怎么,我挡着你看屏风了?”


  陆濯屏住呼吸, 过了一会儿才道:“一嘴葱味儿。”


  戚仲恺:……


  好吧,早饭他的确吃了大饼卷葱,蘸的辣椒,心情沉重,只有辣的才能刺激他的食欲。


  知道陆濯讲究,戚仲恺配合地挪到旁边,坐稳了,他继续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看着陆濯。


  陆濯:“有话直说。”


  戚仲恺看着陆濯憔悴的脸,又是心疼又是气愤:“回来的时候我说了多少次让你别逞强,你偏不听,这下好了吧,把自己折腾成死人一样,害老夫人她们担心了这么久,与谢六姑娘的好婚事也黄了!”


  最后一句,戚仲恺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陆濯瞥他一眼:“你是惋惜我与谢家的婚事黄了,还是恼火我娶了你想娶的人?”


  陆濯可没忘了,出征前戚仲恺跑去找过魏娆,都被魏娆拒绝了,他还恨不得舔.干魏娆送的西瓜的汁水。陆濯甚至都能想象,如果戚仲恺真的娶了魏娆,一定会变成惧内妻奴,被魏娆当狗耍戚仲恺都心甘情愿。


  面对陆濯的犀利提问,戚仲恺摸了摸鼻子,瞪着陆濯道:“我就是想不明白,老夫人怎么突然跑去承安伯府提亲了?你不是不待见四姑娘吗?”


  陆濯虽然没有说过魏娆的坏话,可戚仲恺能感受得到。


  陆濯这人,甭管心里怎么想,明面上都十分君子。两人一起在边关历练的时候,有时会进城买酒或上山打猎,去了就能遇见几次姑娘,或是城中悠闲逛街的富家小姐,或是一身布衣的农家女,陆濯对这些姑娘,温雅知礼,一副好皮囊哄骗了不知多少姑娘的芳心。


  唯独在四姑娘面前,陆濯笑都不带笑的。


  陆濯低声澄清道:“你为何觉得她好,老夫人就为何喜欢她,为何选她给我冲喜。之前我听过一些有关四姑娘的闲言碎语,对她确实有些偏见,不过既然已成夫妻,四姑娘对我又有救命之恩,以后我自会善待她,与她做一对儿恩爱夫妻。”


  戚仲恺瞪大了眼睛,恩爱夫妻?


  陆濯收了笑,正色道:“戚兄,她现在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还请戚兄断了曾经的念想,你我是在战场上同生共死的兄弟,莫要因为一个女人生出罅隙。”


  戚仲恺闻言,大怒道:“我是那种人吗?我读的书虽然没有你多,但朋友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我比谁都懂!你尽管放心,从今往后,她只是我弟妹,我对她若有半分不轨不敬的念头,就罚我天打雷劈不……”


  “不再吃葱?”陆濯故意道。


  戚仲恺差点被他气死!


  陆濯笑道:“好了,你我兄弟,何必发那种毒誓,我自然信你。”


  戚仲恺哼了哼,想到自己母亲对四姑娘的不喜,戚仲恺提醒陆濯道:“你对她好点,她真没有外面传得那么坏,那些妇人就是嫉妒她母亲二嫁都能进宫当贵人,闺秀们则是嫉妒她长得美,脸比不过,就使劲儿踩她的名声。”


  陆濯明白,他从未把魏娆当那种为了高嫁便不择手段的人,否则云雾山两次偶遇,魏娆但凡有攀附之心,都该想办法勾引他,而不是冷冷地保持距离。


  他只是觉得,魏娆身为伯府家的闺秀,不该那般野,大雪天独自进山打猎,光天化日之下在山中脱袜戏水。她的名声已经被人蓄意弄坏了,越是这样,越该谨言慎行捍卫自己的清誉,而不是破罐子破摔变本加厉。


  明知一件事会引起非议还要去做,这叫不自重。


  一边在外面随心所欲,一边又在名门夫人们面前巧扮温婉试图换取好名声得以高嫁,虚伪且自负。


  名门夫人们又不是傻子,被她做几场戏就骗过去了,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被祖母聘来,以魏娆的行为举止,这辈子她都难以嫁入高门。


  .


  戚家一行人走了,又来了新的一波客人。


  从早到晚,英国公府门庭若市,连元嘉帝都派了郑公公过来确认陆濯的情况。


  陆濯苏醒的喜讯,渐渐传遍了京城。


  承安伯府,魏老太太高兴地给家里供奉的佛像上了三炷香。陆濯醒了就好,孙女的第一关算是过去了,魏老太太只盼陆濯懂得珍惜孙女,别按照什么五年之约过日子,当然,强扭的瓜不甜,陆濯不愿意,魏老太太也不强求。


  至少眼下,那些长舌妇们再也无法诟病孙女什么,只能羡慕嫉妒却无可奈何。


  郭氏、魏婵母女就是“长舌妇”中的二人。


  魏婵比任何一个想嫁给陆濯的闺秀都要羡慕嫉妒胸闷不甘!因为最终嫁给陆濯的是她的堂妹魏娆,英国公夫人既然看中了魏娆,说明她认可承安伯府的门第与好名声,如果没有魏娆,那个机会必然属于她魏婵!


  最可恨的是,魏娆风光了,被魏娆越过去的自己却成了闺秀们口中的笑柄。


  自从知道陆濯醒了,魏婵就再也吃不进饭,一个人躲在闺房里又是砸床又是丢枕头,满腹怨气无可排解。


  郭氏安慰女儿:“婵婵别气,没什么好羡慕的,英国公夫人看上魏娆,是因为其他闺秀都不愿意嫁,不敢冒险去做寡妇,英国公夫人没得挑了,才选了魏娆。如今陆濯醒了,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变成曾经那个人人想嫁的世子爷,到时候,英国公府还能看得上魏娆做长孙媳?早晚都会找个理由休了她,德不配位,就是这种下场!”


  魏婵听了,心里舒服了很多,只是想到魏娆小狐狸精似的脸,魏婵又开始担心:“她长得那样,陆世子被她迷.惑了怎么办?不是说陆世子的母亲就是小户女吗,当年全靠姿色才嫁进的英国公府。”


  郭氏笑道:“陆世子的母亲美虽美,人很老实本分,魏娆她本分吗?就算能靠姿色吸引陆世子一时,时间一长,她又去外面勾三搭四落下把柄,迟早还是会被陆世子厌弃。我的婵婵呢,今年娘就给你挑门好婚事,虽不如英国公府那么显赫,却也能显贵一生。”


  魏婵轻轻呼了一口气,这样最好,她可不想嫁得比魏娆差。


  清平巷,谢府。


  打探消息的小丫鬟退了下去,杨氏与丈夫谢三爷并肩坐在榻上,都是一脸沉重。


  沉默许久,杨氏悔得扇了自己一巴掌:“都怪我,都怪我!如果我胆子大一点,答应了英国公夫人让画楼去冲喜,现在英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就该是画楼,被陆家四房感激的也是咱们画楼啊!”


  谢三爷看看妻子微红的脸,叹道:“不怪你,冲喜就是赌,画楼是咱们最小最疼爱的女儿,便是你胆子大,我也不敢拿她一辈子的喜乐去赌。罢了罢了,别想了,这就是命,咱们画楼与世子有缘无分,你在我面前惋惜两句就是,千万别去画楼那里说,勾得她心里也难受。”


  杨氏悔得眼泪都出来了,那可是陆濯啊,未来的英国公,未来的神武军主将,皇帝器重百姓爱戴,放眼本朝,都挑不出第二个能比得上陆濯的好男儿,论爵位之高、容貌之俊、才干之强,陆濯样样都是头筹!


  “咱们画楼该怎么办啊?虽说她只用守一年的丧,可咱们做父母的没有出孝,就不方便替她张罗婚事,一耽误就是三年,再议婚的时候画楼都十九了,还有什么好婚可挑?”纵使不后悔,杨氏也有别的事要发愁。


  整个谢府的清流名声,仰仗的全是老太傅,如今老太傅人走茶凉,谢家三位爷官职最高的,也只是五品的刑部郎中。对了,三位爷都守丧辞官了,三年后的官场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形。


  杨氏想的越多,就越后悔!


  谢三爷烦躁地捏捏额头,去灵堂守灵了。


  谢老太傅刚去世三日,还没有下葬。


  杨氏不敢去见女儿谢画楼,也不敢叫人把陆濯醒来的消息告诉女儿。


  可这么大的事,又与谢府相关,谢画楼还是从身边众人的态度中察觉了不对。


  她派小丫鬟稍微一打听,就知道了。


  谢画楼没有见过陆濯,却听了一箩筐关于陆濯的美谈,说他貌似潘安,说他骑射了得,说他带兵如神。


  这样的男儿,便是能为他守寡,谢画楼也是愿意的。


  可惜,家人没有问过她的意思,做主退了婚。


  谢画楼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她要替祖父守丧,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求着去嫁她心目中的大英雄。


  如今,陆濯醒了,却再也与她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