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掌门低调点 253、【与剑尊的初见】

书名:掌门低调点 作者:幼儿园一把手

  大雨如注,倾盆而下。


  天是灰的,云也压得很低。


  青州与北州的边界处比较荒芜,周边的植被与你们的头发一样稀疏。


  豆大的雨珠直接敲打在稍显坚硬的泥地上,然后飞溅起阵阵细小的水花。


  眼前的中年儒士,出现的过于突然,可奇怪的是,明明眼前突然冒出了一个大活人,路朝歌却不觉得眼前的一幕有多么的突兀。


  对方站在雨中,并没有刻意的施展屏障来隔绝雨滴,但愣是周身都没有被雨水打湿。


  路朝歌则是任由大雨洗刷着自己脸上、身上的血污,使得一头黑发都湿漉漉的紧贴于额前。


  一个儒雅温和,温润如玉。


  一个恣意随性,放荡不羁。


  就连二者身上的衣袍,都有着明显的差别。


  中年儒士是一身白色的儒衫,路朝歌则是一身黑袍。


  路朝歌知道他是谁,但没想到他竟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路朝歌也想过,自己终会与眼前的中年儒士相见,但也没想过会是今天,会是在这样的场景里。


  青州年轻一辈的最强者,与青州真正的最强者,就这样在大雨中相遇了。


  ………


  ………


  青州与北州交界处的小山坡上,插满了长剑。


  好端端的一座山坡,就这样变成了一座剑山。


  那些被赵志奇强行借剑的剑修与玩家们纷纷上山,寻找起了自己的本命剑。


  在将剑从山体中拔出后,他们纷纷感知到了本命剑剑灵的情绪。


  有敬畏,有恐惧,有厌恶…….很复杂的情绪。


  这让他们在将剑入鞘后,忍不住向不远处的屏障看了一眼。


  大雨还在下,屏障周边,产生了一层又一层的浓雾,让人看不真切里头的景象。


  但所有人都清楚,路朝歌在里面。


  原来刚才那横贯天地的巨剑,是因路朝歌而产生的。


  刚才也是有邪祟强行夺走了大家的本命剑,但邪祟已被路朝歌所杀!


  可是,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在场虽然没有大修行者,但也有好几位第四境的剑修。


  甚至还有一位第四境大圆满。


  这位个子不高的普丑剑修皱眉开口道:“先前被夺剑时,我甚至都来不及做出反应,也无法做出任何抵抗。”


  他这句话一出,顿时就让周边的所有人心惊。


  同时夺走一千柄本命剑,这本就是很可怕的事情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连第四境大圆满的剑修,都完全无法做出抵挡,那么,这个夺剑之人,修为又该多高?


  普通的第五境,绝对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了。


  不出意外的话,怕是第六境的存在!


  “路朝歌竟然斩杀了一个第六境强者!?”这个念头一经产生,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第六境,那在四大宗门里,都是执事级、长老级!


  在场的很多剑修,他们宗门里都没有这样的强者,可能宗主都不过是个第五境的大剑修,甚至更低。


  如果说,路朝歌真的能靠自己的实力斩杀第六境,那么,这不就代表着………路朝歌可以屠宗!


  他可以凭一己之力,对抗我们整个宗门!


  “不至于不至于,应该不至于,哈哈,哈哈哈哈。”不少剑修干笑了几声,觉得大家的探讨有点过于夸张了。


  根据传闻,路朝歌的修为是第四境才对。


  第四境杀第六境?那不扯淡嘛!


  心中虽然都这么想着,但他们看了一眼自己的本命剑,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因为剑灵的恐惧与敬畏,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路朝歌!


  “刚刚在屏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剑修们心痒难耐,无比好奇。


  至于沙雕玩家们,直接就开始抓狂了。


  “战地记者呢,今日份的战地记者呢!?”


  “该死的,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神秘,这该死的神秘感,这男人好让人上头啊!”


  论坛上对于此事,立马就展开了热议,那群墨门玩家们开始不断地被其他玩家艾特,可是……..自家掌门做了啥,关我们屁事?


  你们凭什么觉得我们墨门弟子知道的就比你们多啊。


  话说,我们通常收到的也都是江湖上流传的二手信息啊……..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那是因为路朝歌本人都没想到,杀死赵志奇这件事,是否要对外公开,还是将后事处理干净,神不知鬼不觉。


  死的毕竟是春秋山的长老,肯定还有些连锁反应。


  而中年儒士的出现,一切又变得不一样了。


  至少没法神不知鬼不觉了,除非把他杀了。


  但是,这怎么杀?


  中年儒士看着路朝歌,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开口道:“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路朝歌点了点头,自己当前的情况,自然不可能瞒过眼前这位的眼睛。


  “我来自剑宗黑竹林,是季长空的师兄。”中年儒士对路朝歌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他的身份,路朝歌在看到他时便已然知晓,此刻便也只是看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拱手道:“剑尊前辈。”


  其实按照辈分算的话,他勉强也可以喊一声师伯,毕竟季长空于他而言,是一剑之师。


  中年儒士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微微颔首后,对路朝歌道:“不如你就在此闭关,我会为你护法。”


  此言一出,路朝歌也没有要拒绝的意思。


  在这附近随便找处地方闭关,总归不安全。


  他这次闭关,怕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身边没人护着,还真不安心。


  而由中年儒士进行护法,那这待遇,简直就是顶天了。


  完完全全的高枕无忧,什么都不用担心。


  并且由此可见,自己虽然当着他的面,击杀了一位春秋山的长老,可他似乎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一念至此,路朝歌看了一眼地上赵志奇的尸体。


  中年儒士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道:“他既然要杀你,你还手杀他,也属应当。”


  好像是很简单的道理,但也有着明显的偏袒。


  毕竟,中年儒士明明就全然不知道赵志奇要杀路朝歌的理由。


  手持书卷的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下,道:“春秋山那边,我会进行飞剑传书,后续琐事,你无需担忧。”


  路朝歌抬起头来,觉得中年儒士对待自己未免有点太好了些。


  这等同于是他进行插手,直接处理此事了。


  路朝歌只需到时候修书一封即可。


  毕竟赵志奇二五仔的身份,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要不然后来也不会被玩家们给挖掘出来。


  只是当前的他,还没有露出马脚而已。


  对于此事,路朝歌其实没有太大的担忧,反倒是中年儒士的态度,让他更为关注。


  “是因为小梨子的关系?”路朝歌想着:“所以他把我当做了晚辈看待?”


  但直觉告诉他,应该也不仅是如此。


  “那便麻烦前辈了。”路朝歌开口道。


  坐在石头上的中年儒士,已然翻开了手中的书卷。


  他的意思很明显,自己要看书了,而你也可以开始静心闭关了。


  路朝歌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打开书卷后,从内页里取出了一片竹叶,黑色的竹叶。


  竹叶应该就产自黑竹林,被他拿来当类似于书签的东西使用。


  路朝歌看了一眼平平无奇的黑色竹叶后,便原地盘膝坐下,双眸中的暗金色如潮水退潮一般消散,变为了原本的黑眸。


  然后,他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先领取晋级任务的奖励吧。”路朝歌在心中道。


  ……..


  ……..


  浓雾依然在四周飘散,天上的大雨却已悄然而止。


  中年儒士低头看着手中的书,书名叫《异兽志》。


  其实以他的见多识广,书中的大部分异兽,他都是见过的。


  但谁叫他就是爱看书了。


  在被师父带上山前,看书便是他唯一的爱好,直到手中有了剑,才又多了一项。


  而且,看一遍别人对于异兽的描述,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虽然这本书里……..很多地方其实是错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中年儒士读得很慢。


  他看书的速度一向都很慢,有时候看到一半,还会又往前翻几页,然后又重新看上一遍。


  但好在他并不缺时间,所以看得慢一点也没有关系。


  看着看着,中年儒士突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不远处正盘膝而坐的路朝歌。


  “嗯?要凝结出自己的剑域了吗?”中年儒士开口道。


  修行者到了第四境大圆满,便会遇到一个大瓶颈。


  把这层膜突破了,那便是水到渠成,完全蜕变。


  不只是修为暴涨,更是能形成自己的【域】。


  通常情况下,修行者到了第四境大圆满,对于【域】,便已然会有一定程度的感悟。


  但感悟有深有浅,因人而异。


  等到瓶颈破开,到达第五境后,便可慢慢成型。


  是的,【域】也并不是到了第五境后便会自然产生的。


  只能说到了第五境,才可以拥有自己的【域】。


  就像有的剑修,可能修炼到第五境二重天时,剑域都还未完全成型,还是看自己的感悟有多深。


  只不过,对于那些天纵奇才,天赋异禀之辈而言,很多都是到了第五境后,立马就将【域】给成型。


  因此,对于眼前的一幕,中年儒士并不觉得意外。


  路朝歌既然能在第四境的时候,便把剑意给修炼到第五层,想来他对于剑道,已有了自己深刻的感悟与见解。


  那么,他距离【剑域】,自然也只是差了临门一脚。


  “他的剑域,又会是何等模样呢?”中年儒士有了几分好奇。


  时间又往后过了一炷香,中年儒士握着书卷的右手却轻轻一抖,转而一脸惊奇地看向路朝歌。


  “这世上竟有这等无赖的【剑域】!?”中年儒士有点哭笑不得。


  他都有些想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剑域产生。


  最离谱的是,这种剑域为何会存在啊?


  就在刚才,中年儒士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莫名其妙的少了一缕。


  而这股力量,就是向着路朝歌那即将完全成型的剑域而去的。


  中年儒士放开自己的神识,感受了一下四周。


  他发现以路朝歌为中心,方圆一里内,天地万物,都被这个“窃贼”给窃去了一小缕力量!


  世间万物,皆有其【力】,但这股力量,竟然任由眼前这位年轻剑修窃取。


  虽然他窃取的并不多,或者说是九牛一毛,但这个举动就很离谱,打破人的认知。


  实际上,若非中年儒士修为高深,达到了很可怕的境界,所以有“明察秋毫”的能力。否则的话,只是少了这么一丁点,可能还真会忽略到。


  但是,不要小瞧这一丁点。


  聚沙成塔,便是这样的道理。


  方圆一里内,草木、动物、修行者……..甚至是石头,沙子,风……..不管是什么存在,皆会被他窃取!


  而这些力量汇聚在一起,所造成的加持,便是他的【剑域】!


  这个窃取,还是一种持续性的窃取。


  中年儒士能感觉到体内的力量在以极慢的速度被偷走,持续被偷走。


  “这般另类,这般无赖,这般蛮不讲理的剑域,还当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中年儒士啧啧称奇。


  在他看来,这在剑域里,已然算是一种上等剑域了。


  有这种剑域加持,剑修将很难产生力竭的现象。


  一边输出,一边进补,有时候还能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


  简单点说,有点像是向四周【偷蓝】,然后给自己【回蓝】,以确保自己不会没蓝。


  “才刚刚成型便有这等奇效,若是以后得到了提升……..”中年儒士想了想,觉得很是有趣。


  与此同时,他更好奇的是,这个剑域可否对单人使用。


  比如说,在窃取的时候,只窃取一个人体内的力量。


  如果可以的话,对单人使用的时候,会不会加大窃取的力度呢?


  还有一点就是,他现在只能窃取方圆一里内的力量,那么,以后呢?


  这个范围是否可以不断扩大呢?


  而且从目前来看,这个剑域所能吸纳的力量是有极限的,这个上限值,想来也是可以得到加强的。


  在中年儒士看来,这个剑域的潜力,是十分可观的。


  确切的说,如果上限够高的话,这个剑域........会无比可怕!


  倘若他没有上限,那便是偷天窃地!


  中年儒士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转而低头继续翻阅起了手中的《异兽志》。


  路朝歌应该还要花费一点时间,不如继续看书吧。


  他对于书,已有了爱不释手的程度。


  只是,大概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中年儒士突然从石块上站了起来,并直接合上了书页。


  眼前突如其来的异况,让他直接看不进去了。


  这书没法看了!


  “怎会如此?”中年儒士看着盘膝而坐的黑袍年轻人。


  因为路朝歌的身上,居然又涌现出了一股新的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