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掌门低调点 251、【剑意第五层】(二合一)

书名:掌门低调点 作者:幼儿园一把手

  青州与北州的交界必经之地,崇灰整个人瞳孔放大,脸色苍白,寒毛直立。


  他眼前的这把剑是那么熟悉,而耳边的那一声叹息,以及那一句“活着不好吗”,又是那般的张狂。


  “路朝歌!?”他脑海中瞬间就冒出了这三个字。


  紧接着,他的身体起了本能地反应,立马运转体内的力量,格挡住了这一记飞剑。


  紧接着,他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由于仓皇接招,一时之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竟在这一剑下受了点轻伤!


  崇灰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在此地守株待兔了这么久,明明自己才是那个有耐心的猎人。


  而这只被他盯上的羊羔,居然在此刻冲他露出了獠牙!


  “他怎么发现我的?”


  “他为何会突然向我出剑!”


  “他怎么敢主动向我出剑!”


  崇灰的心中有着无数个问号,但在这一剑之下,他已然不再掌握主动权。


  节奏本在他的掌控之中,现在却是被路朝歌带起了节奏。


  真·节奏大师。


  崇灰自然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成为对方系统【地图】上的小红点,成为对方晋级任务中的关键人物。


  当然,他肯定都理解不了何为系统,何为【地图】,何为晋级任务。


  总之,他此刻在心头大震时,也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路朝歌的强大。


  “这是……..第四境大圆满!”崇灰一眼就看出了路朝歌那未作任何隐藏的境界。


  这直接就颠覆了他的认知。


  根据他所获得的消息,现在的路朝歌,明明应该是才进入到第四境没多久才对。


  怎就突然大圆满了!?


  相传,破境于他如吃饭喝水,应该是真事。


  这一点,崇灰也从未产生过怀疑。


  只是,没想到他一天竟然吃这么多顿饭,喝这么多次水。


  简直就是离谱!


  “好在第四境大圆满,也只是第四境大圆满。”崇灰在心中道。


  差别就是,本来可以毫不费力地将其直接抹杀,如今却要废些力气了。


  路朝歌看着崇灰,还真在他脸上看出了几分与崇岩的相似之处。


  但他依然还是没搞清楚,是父子还是兄弟。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至于崇灰看着路朝歌的长相,则有了更强烈的想要把这张脸弄成血肉模糊的冲动。


  你既然心中恨一个人,那么这个人越是突出,你便会越恨。


  而路朝歌的长相,已然不是突出二字可以形容,是到顶了。


  路朝歌的第二剑,紧随而至。


  墨色的气流,开始在天地间席卷而来。


  “找死!”崇灰大喝一声,直接迎向剑光。


  与此同时,白银蚂蚁也破土而出,紧随其后的还有另外一只异兽。


  这只异兽有着六只脚,两个头,有点像狮子,却又没有尾巴。


  它周身有火焰缭绕,六只脚上,如同踏火而行。


  只是,怎么看都觉得这玩意长得又怪又丑,就跟崇灰那张打折出售都没人要的脸一样。


  路朝歌在一剑斩向崇灰后,整个人就原地消失不见。


  紧接着,朝着它们丢了侦测。


  “51级,53级。”他很快就得到了等级反馈。


  狗系统真是绝了。


  这50级的橙级晋级任务,难度系统可以说是逆天了。


  “这等于是要我同时面对三个域级!”


  光是3个域,就会显得极为棘手。


  这任务,根本就不是玩家们配做的。


  倒不是有意冒犯玩家,不配就是不配。


  不过想来也对,50级本就是一道天堑,哪有那般好迈。


  而且选择的还是最为艰难的橙级,本就是在逆天而行。


  “但我可以。”路朝歌在心中道。


  暗金色的双眸紧盯着前方的妖修与异兽,他甚至还有心情发出一声嗤笑。


  下一刻,他手中的剑光就变得更为猛烈。


  白银蚂蚁的周边,开始凭空出现银制般的护盾,阻挡着路朝歌的剑气。


  异兽到了50级以上,也会有类似域一般的能力,但又与域不一样,更偏向于多了一种神通。


  此时这凭空出现的白银护盾,便是一种。


  它坚不可摧,寻常的第五境初期的大剑修,根本无法撼动其分毫。


  崇灰站在白银蚂蚁身后,开始结印。


  他并不认为路朝歌有资格破开这道屏障。


  然而,当剑气席卷而来时,剑光消散后,白银护盾看似平整,可在一个呼吸以后,竟出现了道道裂痕!


  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忘了告诉你,我其实有两把剑。”路朝歌开口道。


  你能挡得住我的有形之剑,可你这护盾,能挡住我的无形之剑吗?


  暗金色在路朝歌的双眸间瞬间就变得更为浓郁。


  剑斩肉身,心斩灵魂!


  刹那间,一股精神震荡就此产生,崇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前的异兽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仿佛经历着莫大的痛楚。


  “这是…….神魂方面的神通!”崇灰结印已然结束,猛地在地上一拍。


  一道道细密的紫色光线如同蛛网一般产生,这便是他的域。


  他身旁的两头狮站立于蛛网之中,火焰开始向四周蔓延,使得蛛网上沾染上了炽热的烈焰!


  二者达到了完美的结合。


  在同境界的妖修里,崇灰是比较全面的。


  白银蚂蚁负责防御,他负责在后头进行打控制,两头狮负责攻击。


  这也让路朝歌明白,怪不得狗系统会选择他作为橙级晋级任务的目标,的确有这个资格。


  嗯,反正应该不至于是为了顺着族谱杀他全家。


  白银蚂蚁的异况,让崇灰意识到必须速战速决。


  同时,这边闹出的动静比想象中要大,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在察觉到路朝歌的动向时,迅速将其制服,然后带离此处,关到法坛内,将其折磨致死。


  没想到他的实力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已没法将其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甚至斩杀他都要废很大的力气。


  妖修都习惯了速战速决,否则的话,周边的修行者会越来越多的朝这边赶来。


  到时候就麻烦了!


  殊不知,路朝歌也是这样想的。


  根据晋级任务的要求,必须完全独立完成。


  他现在名气太大,潜力无穷,是青州最闪耀的新星。


  他很担心有人多管闲事,对他过于热情,为了结交与他,然后悍然出手。


  当然,也不排除他人真心帮忙的可能性,毕竟总体上来看,青州剑修们在对敌方面,还是保持一致的。


  只不过这种情况会好心办坏事,导致路朝歌哪怕将崇灰斩杀,晋级任务也是会冻结一段时间,然后再重置。


  并且会影响到后续的奖励判定。


  晋级任务1次就过,奖励会是最丰厚的。


  如果数次才过,那会逐渐下滑。


  所以,对他来说,如果真有人赶来此地,那在边上为我喊个“666”就够了,看着我秀!


  “我只要掌声。”


  此时此刻,带着炙热火焰的蛛丝开始切断路朝歌的退路,将他重重包围。


  长相颇有一种畸形感的双头狮子,虎......狮视眈眈地看着他。


  “我这就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要你付出代价!”崇灰道。


  域的存在,给了路朝歌很大的压力。


  级别上的压制,再加上以一敌三,近乎无解。


  但也只是近乎。


  路朝歌打开了自己的人物面板,然后在心中告诫自己,必须速战速决。


  “等会想来又要闹出什么大动静了吧?”路朝歌一剑劈开蛛丝,一剑斩退双头狮后,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剑意】,升级!


  【心剑】,升级!


  一瞬间,3200万点经验值就此挥霍,完全就是在豪撒!


  但这本来就是路朝歌在晋升51级前,就要做的事情。


  以第四层的剑意与心剑,突破为大剑修,和第五层的剑意与心剑,绝对是不一样的。


  这甚至会影响到他觉醒【剑域】后,【剑域】的档次与强度。


  这世上在他之前,就不存在以第五层觉醒【剑域】的剑修。


  因此,想必到时候的剑域会格外可怕!


  3200万点经验值,路朝歌花的还是有点心疼的。


  而这股心疼,终将发泄到崇灰身上。


  刹那间,青州与北州的边界处,风云色变。


  天地异象就此产生,一下子就能吸引到周边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把半透明的巨剑汇聚而成,贯穿天地!


  与此同时,方圆数十里内,凡是第五境之下的剑修,整个人瞬间就都愣住了。


  因为在这贯穿天地之剑产生之际,他们的本命剑竟开始在剑鞘内颤抖,并发出阵阵剑鸣!


  “怎么回事?”


  “幻觉吗?还是海市蜃楼?”


  “我的本命剑为何会发生这样的迹象?”


  其实路朝歌自己也不明白,为何自己升级剑意与心剑,会发生越来越可怕的天地异象。


  “特效这么足的吗?”他在心中道。


  至于为何唯独只有他这般夸张,他倒是从未产生过自我怀疑。毕竟天选之子,毕竟不愧是我。


  而这贯穿天地之剑,则让一部分青州剑修与玩家觉得眼熟。


  “路朝歌!与路朝歌上次突破时有点像!”


  “是!只不过这次更加可怕,更加壮观了!”


  “在哪里?他在哪里!”


  这么大的阵仗,直接把崇灰给搞愣了。


  哪怕是在紫月会内,他见那些强大的高层们破关,也不曾见过这等宏伟的景象!


  理智告诉他,如果在数息时间内,无法击杀路朝歌的话,就该跑了。


  否则的话,等汇聚此处的人越来越多,他必死无疑!


  而这个时候,路朝歌整个人的气势却在不断攀升。


  “你要告诉我死字这么写,你说我是在找死?”路朝歌手持【不晚】,暗金色的眼眸淡漠地看了崇灰一眼。


  紧接着,他久违地歪嘴一笑,格外张狂。


  声音郎朗如雷,震慑四方。


  “第五境,本座又不是没杀过!”


  下一刻,天地仿佛都在瞬间变得暗了一些。


  仿佛有浓墨泼出,在天地画卷上直接渲染开来。


  墨色迷人眼。


  无形的心剑,也在这个时候向着四周肆虐!


  崇灰的心跳,在这个时候慢了半拍。


  他切身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这,真的是第四境大圆满吗?


  ……..


  ……..


  在距离青州与北州交界处还有数十里的地方,御剑飞行的赵志奇眉头紧皱,在空中悬浮,然后看了一眼这壮观到了极致的天地异象。


  “何方高人在此突破,竟能引动这般异象?”赵志奇心中震撼,还有几分艳羡。


  在他看来,这莫不是有什么第七境巅峰的剑修,突破到第八境了?


  然而,随着他的神识不断向前延伸,他却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是……..路朝歌!?”赵志奇整个人瞬间一愣。


  紧接着,他便感知到了极其可怕的第五层剑意!


  已然超越他一层的第五层剑意!


  “这天地异象,竟是因他而产生,他的剑意竟已入第五层!”赵志奇微微一颤,眼神变得越发阴毒。


  若是再这样放任他成长下去的话……..


  赵志奇脚踩飞剑,开始提高速度向前飞去。


  他已然感知到那边还有妖修存在,路朝歌正是在与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好像跟自己抢活儿一样的妖修战在一起。


  这感觉,就像是杀手半路上又遇到了抢生意的同行。


  ——您的“杀了吗”订单已被人抢单。


  在这个时候,赵志奇突然想到了【魂玉】。


  “不行,等会最好连着这个妖修一并斩了,路朝歌的储物戒指里,应该还有【魂玉】!”赵志奇在心中做出决断。


  以他第六境七重天的恐怖修为,也不过是从斩一剑,变成斩两剑罢了。


  而等到他飞至战场后,站在飞剑上向下望去,却看到超乎想象的一幕。


  尸体,他最先看到的就是尸体。


  异兽的尸体,还有…….妖修的尸体!


  那个一身黑袍的男子,此刻正浑身浴血,鲜血顺着他的衣袍,以及他那通体漆黑的长剑,不断地往地上滴落。


  或许,有的是妖修与异兽的血。


  或许,也有他自己的血。


  他明显已然脱力,道躯受损严重,灵力也已挥霍一空。


  路朝歌的头发略显凌乱,有种披头散发的感觉。


  一阵风吹过,几缕发髻遮挡住了他那有鲜血飞溅上的脸庞。


  而那双暗金色的眼眸,却在黑发后熠熠生辉,紧盯着御剑而来的赵志奇。


  这双眼眸,是那般淡漠,那般平静。


  他就这样以第四境面对第六境,还敢对着赵志奇开口道:


  “下来求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