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当影帝穿成花瓶女星后 第二十八天穿了(虐妻狂魔)

书名:当影帝穿成花瓶女星后 作者:魔安

  


  高菲听到这个声音后, 心中一抖。


  她再次低头,看向自己这只抓着馒头的手。


  手也很脏,指甲缝里全是泥,但这手脏却小, 指骨纤细修长, 处处透着柔软。


  并且最关键的是,这一看, 就是一只女人的手。


  高菲对这只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因为这是她自己的手, 属于女人高菲的手。


  高菲在心里卧了个大槽。


  怎么,怎么回来了?


  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啊啊啊!


  她听到耳边的声音嘈杂, 立马抬头,发现自己身处一条古色古香的街道。


  街上所有人都穿着古装,然后不远处, 有黑洞洞的摄影机乘着摇臂朝她推近。


  高菲在看清楚摄影机后, 联想到刚才那声“action”。


  她发现, 自己不仅回来了, 还可能直接穿回了拍摄现场。


  意识到这个残忍残酷且惨不忍睹的事实, 以及推得越来越近的镜头,高菲心跳xiu地一下停止, 身子直接往后一倒。


  监视器外, 导演周万认真盯着屏幕。


  《长安妖杀》开拍后的第一场戏, 就是拍摄长安繁华的街头。


  长安城大酒楼里小二忙的脚不沾地,街边小馆飘出阵阵食物香,街上人来人往,小贩挑着货物吆喝, 小孩儿聚在一起踢球,买菜的妇女正和菜贩吵架。


  这片繁荣中当然也少不了最底层, 有流浪的小乞丐刚刚从小贩的笼屉里偷了一个馒头跑,小贩骂骂咧咧没有追,小乞丐抓着刚偷的馒头,蹲在街角狼吞虎咽。


  现在镜头里的应该是狼吞虎咽小乞丐。


  可惜这个小乞丐却直面镜头,眼里先是充满了茫然,然后随着镜头的推近,眼里的茫然逐渐转化为震惊和恐惧,在最后,竟然一屁股跌坐在地。


  周万立马:“咔!”


  他站起身,看向那边跌坐在地的高菲,拿起扩音小喇叭:“高菲!”


  高菲被这声呼唤吓得一个机灵。


  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哪里,以及刚才,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高菲几乎是哭着从地上爬起来,冲监视器的方向深深鞠躬:“对不起导演,对不起。”


  周万看向正鞠躬道歉的人。


  他不知道高菲试戏的时候明明表现惊艳,怎么一到开拍第一条戏,就演成这个狗样子。


  周万不悦地坐下,继续用小喇叭:“各部门准备准备,再来一条。”


  高菲捏着手中的馒头慌了神。


  她是在拍戏,这一条的内容是什么,她要演什么啊!


  她这些天一门心思全都扑在顾南岸“陆荀朝”的角色上,对于自己“小织”的这个角色,了解仅限于在通篇阅读剧本时看到过,印象还不怎么深。


  有比这种学渣玩儿命复习了大半月,走进考场拿到卷子才发现自己复习错了科目更造孽的事情吗?


  很显然,对于现在的高菲来说,没有了。


  她抹了把眼睛,拼命告诉自己不要慌,现在还没有开始,还有点机会挽救。


  开拍后灯光什么都精细调试好的,演员不能随意走动,向原又站得远,看不到高菲招手让他把剧本拿过来给她看看。


  高菲只好在心里自己分析。


  她的角色叫“小织”,是个在长安城里流浪的小乞丐,现在地点是在一个街边角落,她穿回来的时候是蹲着的,手里还拿着半个馒头。


  如果她没有分析错的话,应该是饥饿的小乞丐偷了或者抢了馒头,然后蹲在路边吃?


  这时,导演再次喊了“action”。


  群演一秒进入状态,纷纷走动起来。


  高菲望着手里的馒头,一口要咬上去。


  导演这次没再喊咔,只是这条拍完之后调整了几个群演的位置,然后又对高菲说刚才的馒头吃的不够狼吞虎咽,你是个乞丐,乞丐偷了东西会吃的这么斯文?


  道具师重新给高菲手里递了个新的馒头。


  高菲对着手里的又大又白又瓷实的馒头,只能悲愤点头:“嗯。”


  ……


  当晚,酒店房间。


  “呜呜呜呜哇哇哇,我们怎么突然就换回来了哇呜呜呜呜……”


  女人的哭声听起来十分悲惨。


  高菲声泪齐下,悲痛欲绝地哭倒在沙发扶手上。


  顾南岸对着一收工回来就哭的昏天黑地的高菲,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他今天在开拍前突然一阵头晕,再一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酒店房间里,面前是《长安妖杀》男主陆荀朝的剧本,旁边还摆了杯喝一半的奶茶。


  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窍,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举措,突然之间,两人就换回来了。


  顾南岸隐隐听说今天全组开拍第一场戏高菲就被导演骂了的事,伸手顺了顺哭倒在沙发上的人的脊背,然后问:“饿不饿,想吃点什么?”


  “今天放松点吃个夜宵吧,我点些吃的让酒店送到房间来。”


  结果平常一听夜宵就两眼放光的女人,现在听到吃,立马扶着沙发扶手干呕了一声。


  顾南岸吓了一跳,忙坐近:“怎么了?”


  高菲也没呕出什么东西,直起身,泪眼望着面前顾南岸:“顾大哥你知道吗,我今天一次吃了六个馒头,整整六个馒头哇呜呜呜呜……”


  “导演说我吃的不够用力啊,不投狼吞虎咽啊,一直让我再来一条再一条,”她脸上写着往事不堪回首的痛,“可是我越吃越饱,越吃越撑,所以就越吃越吃不动,越拍拍不好,最后我就吃了好多,直接吃吐了呜呜呜呜呜……”


  “我再也不想吃馒头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吃馒头了呜呜呜呜呜……”


  顾南岸对着正处于人生悲痛时刻的高菲,又是心疼又是辛酸。其实他们拍这种吃东西的戏大都有一个技巧,对着镜头狼吞虎咽,镜头一走,立马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如果全吃进肚子里吃撑的话,多拍几条就麻烦了。


  可惜高菲貌似没能把这技巧用上。


  顾南岸最后伸手,把哭倒在沙发扶手上的高菲直接捞进自己怀里。


  他伸手隔着衣服在她肚子上揉了揉,然后问:“还难受吗?要不卖点健胃消食片?”


  “唔?”


  高菲本来正哭,陡然被顾南岸捞到他怀里,立马安静下来。


  她坐在男人的腿上,感受到男人放在她肚子上的手。


  这是第一次,高菲感受到顾南岸。


  用他原本男人身体的顾南岸。


  他用怀抱把自己抱着。


  从前顾南岸比她矮比她轻比她力量小,现在却完全反了过来。


  高菲这才意识到,自己在男人的怀里,是多么弱小无助可怜的一团。


  顾南岸:“还难不难受?”


  他说话时的气息打在她的耳廓和头顶。


  高菲耳朵唰一下就红了。


  她不自觉地紧张,浑身僵硬着不敢乱动,说:“还,还好。”


  吃的虽然多,但是到现在,也早已经消化的七七八八了。


  顾南岸感受到怀里人的僵硬,轻轻叹了口气,问:“怎么了?”


  高菲听着耳边顾南岸的心跳声,老实回答:“顾大……顾南岸,我还有点,有点不习惯我们现在这样。”


  现在的顾南岸胸是平的,高菲终于再次,感受到男女之间深刻的差别。


  顾南岸却明没有松手,只给怀里的人换了个更舒服的抱着的姿势,他说:“会慢慢习惯的,女朋友。”


  “女朋友”三个字听得高菲小脸一热,不自觉地去揪顾南岸胸前衬衫。


  尽管今天怀疑了一天的人生,刚才还哭的稀里哗啦,但是现在,她是平静的,温馨的,心中还泛起丝丝的小甜蜜。


  高菲简单地陈述这个她用了一天的时间去反应的事实:“我们终于换回来了。”


  顾南岸抓住高菲的小手在掌心轻轻揉捏,颇为感慨:“是啊,终于换回来了。”


  高菲终于在顾南岸怀里柔顺下来:“恭喜我们。”


  顾南岸:“是该好好庆祝。”


  高菲没再接话,在顾南岸怀里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顾南岸开口叫她:“高菲。”


  “嗯?”高菲抬头看向男人。


  顾南岸的吻轻轻落下来。


  并且终于不用紧闭眼睛催眠自己他吻得不是本人而是高菲。


  顾南岸这次吻得很慢,很安心,甚至一开始都没有闭眼睛,仔细去欣赏高菲的脸颊一点一点爬上害羞红晕的样子。


  明明之前当男人的时候就亲过,还不止一次,但是现在换回来了,高菲还是紧张到过分。


  半晌,他终于结束这个吻。


  高菲双唇红润,微微张着,通红着脸在顾南岸怀里轻轻喘气,手指一直死死揪住他衬衫的扣子。


  套房客厅里有一台电视。


  高菲微微偏头,从电视屏幕倒影里,看到自己现在缩在顾南岸怀里的样子。


  啊啊啊她看起来怎么那么小女人啊!


  昨天还是个大男人的高菲被自己现在的样子给羞到了,从顾南岸怀里钻出来,又面向他,跪坐在沙发上。


  高菲还用手背冰了冰脸颊,觉得这恋爱谈起来也要不得,好像一开始卿卿我我就会亲个没完。


  顾南岸这回也不再伸手把人捞回来了,看高菲这个样子,明显是有正经话要跟他讲。


  高菲想起自己今天白天在片场。


  好在她今天就一场戏,两个镜头,连句台词都没有。


  她幸运地猜中自己要演的戏,一连吃了六个馒头,导演才终于给她喊了过。


  可是后面该怎么办呢?


  高菲又想到自己之前看剧本的时候,一直在感叹陆荀朝这个角色,如果是由真的顾南岸本人来演该多好啊。


  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倒是真实现了。


  顾南岸对着高菲表情纠结的小脸,不用她开口,也知道她现在想说的是什么。


  他酝酿着什么,最后却只说了一句:“高菲,你可以的。”


  高菲眼神里并没有自信,低低问:“真的吗?”


  顾南岸起身,去把自己还在当高菲时,整理的关于“小织”这个角色的剧本拿过来。


  跟顾南岸陆荀朝厚厚一摞还分好几本的剧本相比,小织的剧本很薄,就那么几页。


  高菲接过来,看到剧本上面有很多顾南岸做的笔记。


  她立马当宝贝一样地收下了:“谢谢。”


  顾南岸挑眉:“只是声谢谢就完了?”


  高菲选择装一装傻:“那还想怎么样?”


  她从沙发上跳下来,穿好鞋,回自己的房间。


  关门的时候,高菲还留了个脑袋看向房间里的顾南岸,笑嘻嘻:“顾老师,晚安~”


  她说完就关上门跑了。


  顾南岸笑意清浅。


  ................


  由于戏份不多,除开第一天的两个镜头,后面几天的安排里都没有高菲的戏。


  向原发现高菲又突然一下子女人味回来了,感动不已,问她要不要趁没戏的时候接几个通告,赚钱重要。


  高菲却摇头拒绝。


  既然是拍戏,这次她想在自己的戏份杀青之前,都好好待在剧组里。


  高菲没戏的时候也不闲着,分析自己的角色,练台词,练表演。


  她本来想让顾南岸像之前陆荀朝那个角色一样,他先演下来,然后告诉她怎么演,让她跟着模仿就好了,没想到早就已经吃透小织这个角色的顾南岸却摇头,说是让她自己揣摩。


  陆荀朝这个角色是他的,那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所以他会演出来让她模仿,但现在换回来了,小织这个角色是高菲自己的,她应该自己用心去演。


  如果一个人的表演只会模仿的话,那么将很难再有进步。


  高菲一开始本来还疑惑,后来知道顾南岸的用心后,也认真点点头,答应下来。


  她自己慢慢重新摸索小织这个角色,自己对着空气演,然后还跑到现场去看顾南岸和其他人怎么演。


  古装的顾南岸长身玉立,贵气十足,文戏细腻真挚,打戏干净利落,看的高菲胸口小鹿乱撞,然后拼命反思自己之前四年怎么就瞎了眼不喜欢这个男人呢,这个男人难道不值得被喜欢吗!


  是她的错。


  片场其他工作人员本来有些嫌弃男朋友拍戏也要黏过来的高菲,结果发现两人在片场的交流很平常,没有那种看得人掉鸡皮疙瘩或者是想翻白眼的情侣行为,顾南岸演戏的时候高菲看,别人演戏的时候高菲也看,大家这才发现高菲过来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黏男朋友,而是为了学习。


  不过虽说没有让人掉鸡皮疙瘩或者翻白眼的情侣行为,高菲顾南岸的举止细节中信息量却都很丰富。


  收工回去时要悄悄拉拉手,中午两人吃饭顾南岸给高菲剥虾壳,顾南岸去拍戏,高菲能肆无忌惮地用他的手机开两个号刷机。


  众人想着之前那个影帝对女友铁石心肠冷眼相对的新闻,再看看面前这个给高菲剥虾壳剔鱼刺的男人,怎么看怎么都傻了。


  这不是同一个人吧?


  演给外人看也不用演的这么用力以及入戏啊。


  并且如果抛开从前的冷血无情滤镜,这对小情侣,怎么看怎么都好甜……


  啊啊啊突然想磕cp怎么办!


  于是逐渐有帖子发布到八卦论坛――可能大家都不信,但是某top级男演员真的是宠妻狂魔。


  帖子里披露很多该男演员的宠妻小细节,下面提名猜测的人有很多,但是几乎没人猜到顾南岸头上。


  毕竟对于现在大家眼里的顾南岸来说,不虐妻就不错了,哪来的宠妻。


  ..............


  酒店房间,高菲复习完台词,瞄了眼手机,然后刷到那个“爆料某top级男演员是宠妻狂魔”的帖子。


  高菲开头看了几个细节觉得还挺甜,直到看到开两个手机刷机才猛然反应过来,这踏马不就是她跟顾南岸吗?!


  那些小细节?有吗?她都没注意啊!


  她发现可能是因为自己习惯了,所以才没有特别去注意。


  高菲抿了抿唇。


  她心跳着往下翻了翻,带着点小希冀,可是提名谁的都有,十八线都有人在疯狂cue,就是没有人提名正儿八经的top级顾南岸。


  好不容易有人提名顾南岸了,下面立马又有人回复这位不是宠妻狂魔,这位是虐妻狂魔。


  高菲对着“虐妻狂魔”四个字:“………………”


  她垂眸,到现在还很懊悔之前那天晚上的事情。


  然后高菲又对着那个“妻”字噘了噘嘴。


  哪里就是妻了?明明只是女朋友啊。


  顾南岸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看到高菲正对着手机皱眉头。


  高菲听到顾南岸出门的声音,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顾南岸穿着拖鞋,一身灰色睡衣,胸膛微露,正在用毛巾擦湿润的头发。


  嗷好一幅美男出浴图。


  高菲不争气地春心一荡,然后悄悄打开相机,对着顾南岸拍照。


  结果她忘了手机还开着快门音,“咔嚓”一声,房间里听起来格外清晰。


  顾南岸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一下。


  高菲默默放下手机,往地上看看有没有缝,她能不能钻得进去。


  顾南岸把毛巾搭在肩上,看高菲的眼神颇为玩味。


  高菲干笑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我先回房间。”


  顾南岸:“不对词了吗?”


  今晚高菲来找他,主要是来跟他对台词的。


  明天是高菲进组的第二场戏,也是两人的第一场对手戏。


  陆荀朝在破庙里差点杀了小织的那一场。


  高菲这才想起她是来找顾南岸对词的。


  其实说是对手戏,两人也没有多少互相对话的台词,小织身份低微,陆荀朝又高傲持重,所以小织跟陆荀朝助手的之间对话反而更多些。


  高菲被抓包后不好意思:“额,要不我还是去跟小丁对词吧。”


  小丁是演陆荀朝助手的那个演员。


  她抓起自己的剧本就想跑。


  顾南岸一把从后捞住想跑的女人。


  高菲低头看到自己腰上的手臂,感受到自己的脊背贴在男人的胸膛。


  顾南岸把高菲直接捞到沙发上放好,然后在她头上弹了一下:


  “这么晚了,不许往异性房间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