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豪门之敛财天师[穿书] 第257章 第 257 章

书名:豪门之敛财天师[穿书] 作者:婻书

    严青醒来的时候, 有一瞬间分不清自己是严青还是周蒙。随着这场梦境,许多被他刻意去遗忘和封存的东西,不受控制的涌现了出来。他是喜欢周蒙的, 这份喜欢或许比他以为的还要多,因为周蒙可以说是他整个青春。

    一个乡下小孩初初来到这座繁华又陌生的城市, 哪怕他长得好, 每天把自己洗的白白净净的,可是破旧的衣服,短时间内扭转不过来的口音, 都好像成了他被排挤, 被鄙夷, 甚至被孤立的原罪。

    没有人跟他玩,课堂实践也没人跟他一个小组,上课回答问题, 他一开口就全班哄堂大笑, 这对于一个才十岁的小孩来说, 真的是记忆里无法磨灭的黑暗, 哪怕他现在穿的再光鲜,也掩盖不了这份过去造就的骨子里的自卑。更不用说,被堵在巷子里威胁,拿走他每天少得可怜的午餐钱, 饿到浑身发软肚子抽痛。

    结束这一切的是周蒙,他就像个从天而降的英雄,打走了那些坏蛋, 保护他上下学, 明明是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孩, 却已经可以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去处理事情, 就好像已经去到了他渴望却又暂时无法去往的世界,这让他充满了兴趣和崇拜。

    有一段时间严青甚至想着,要如果他的家里平平顺顺,爸爸没有被朋友算计丢了工作,妈妈也没有因为生病而掏空整个家底,没有那些亲戚的捧高踩低,没有那些所谓朋友的奚落嘲讽,就像这个城市里其他那些普通人一样,普普通通的上下班,普普通通的生活,周蒙第一次做的项目没有出现意外,或许赚不到什么大钱,但有能力一点一点的积攒,他的人生是不是就会完全不一样。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那天晚上,他放学回来,看到周蒙经常等他的那个路灯下有好多好多血迹,小区里围满了保安和警察,据说有命案发生,但尸体已经被抬走了,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心突然空了一下,有种想哭却又哭不出来的茫然无措。直到第二天,学校里好多人都在谈论这件发生在他们这座城市,甚至他们身边的凶杀案。

    严青都不知道那一天他是怎么过完的,周蒙死了,昨天他看到的那滩血迹是周蒙的,一想到这一点,他就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连去警察局给周蒙收尸都办不到。

    从那以后,他将这个名字给封存在了记忆里,彻底撇开了过去,目标无比明确的去奋斗他想要的。

    他以为只要自己不去触碰,有些东西总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去,但实际上,时间只会将一些东西刻画的更深,几乎要深刻入骨了。

    温然看到严青醒来后,从满脸迷茫到一点一点的溢出悲伤,直到哭的不能自己,无声一叹,最大的错过就是生死了吧。

    祁云敬虽然看不到严青的梦境,但情鬼两个字足以说明一切,不由得握住了温然的手,温然回头朝他看了一眼,笑了笑:“这种人鬼情未了的场面你应该见过不少了,还这么有感触?”

    祁云敬也忍不住轻叹了一声:“每当这时候,我感受最大的是,还能这样牵着你,真好。”

    一旁的狐狸精忍不住轻咳了一声:“还有人在呢,别太过分了啊。”

    温然道:“剩下的事我不管了,警察局那边你们也处理一下。”

    狐狸精摆摆手,就没见过这么会推事的天师,要不是看他长得帅,还是个她打不过的高阶天师,不多摸两把讨回本都对不起她的种族传统。

    温然走了之后,狐狸精嫌弃的用脚踢了踢还在哭的严青:“哭一哭就行了,没啥事你也能走了。”人都死多少年了,这会儿才来哭,迟来的后悔和爱比草贱。

    严青从梦里醒了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周蒙的鬼影了,被这个红唇美女推了一下,连忙擦着眼泪追问:“周蒙呢?他在哪儿?我,我能再见见他吗?”

    狐狸精轻笑了一声:“人鬼殊途没听过?他已经去了他该去的地方,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严青急切的想要伸手去抓她:“你让我再见见他,求求你了,让我再见一面,就一面!”

    狐狸精一甩手便轻松将严青给推开了,冷漠道:“都说别想了,而且你之前见到的并不是他的魂魄,而是残存的执念,这执念是双向的,你心里放不开,他死后放不下,这才形成了情鬼,我劝你最好是彻底放下,否则对你自身也没有好处,他现在是力量太弱,你才感受不到什么,若你执念渐深,他所能吸取的力量越多,你以为你还能安然的站在这儿?要知道他今天能为你杀一人,今后能为你杀更多的人,以后凡是靠近你,或者你靠近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严青这才反应过来,今天那个老刘,恐怕不是突然猝死,他的死是真的与自己有关,意识到这一点,严青瞬间手脚冰凉,他是有着不切实际的梦想,他也想要不计代价的出人头地,可再如何,他都没想过,会因为他而死人。

    狐狸精见到他猛然变白的脸色,继续道:“情鬼这东西叫着好听,但真遇到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因情而起的执念,远比恨要恐怖的多,他会一点一点将你蚕食,毁掉你身边的一切,然后编织一个牢笼将你禁锢住,让你除了他,谁也触碰不到,真到了那时候,无论你怎么逃,都逃不出他为你编造出的世界,这是发现的早,那情鬼尽管杀了人,但还没成气候,要是再晚一点,可不是你轻轻松松来这一趟就能解决的。”

    要不怎么人们经常会说的是爱恨情仇呢,爱在恨前面,情在仇前面,这衍生出来的力量哪个更大显而易见了。

    温然刚到家,就接到公会那边打来的电话,不过电话那头的人是严青,估计是公会不愿意将他的手机号给严青,于是干脆帮他打了一个。

    严青的呼吸有些急促,听到温然的声音后,反倒是沉默了片刻才开口:“我,我还有一个问题,就一个。”

    温然道:“问吧。”

    严青几次张嘴,好不容易才将声音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来:“那天在古堡,是不是他救了我。”

    温然的回答没有半点犹豫:“是。”

    严青道了谢,挂了电话,也没再纠缠着狐狸精,只是询问了一句他是否需要对老刘的死负责,得知并不用后,便像掉了魂一样走出了公会。

    看着夜幕降临,路上的人要么神色匆忙的赶着下班的公交,要么牵着放学的孩子边走边笑,严青再一次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

    温然挂了电话后,用严青的八字给稍微算了一下,然后嫌弃的轻啧了一声。

    祁云敬疑惑的看过来:“怎么了?”

    温然叹了口气:“还以为经此一事,他的命数能有什么变化,看来并不是每个人经历一些事之后就能大彻大悟的。”

    这个严青,本身的命数就比较波折,稍微一个人生岔道就能走出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走向,当初的情路他就走错了岔道,如今面对未来的选择,又选择了一条不好的岔道。不过这人生的路,是对是错那还是要看自己,他现在选择了他想要,或许对他自己来说,就不是错的路。

    这事之后,温然再也没有私下见过严青了,后来没过多久,他在网上看到了一些严青的消息,在一个网剧里面饰演男三号,还有一些营销号发了不少吹捧的软文,但并没有因此掀起什么水花,不过这大概也算出道了,然而严青实在是时运不济,不是错过了大火的剧,就是好不容易拍一个戏份比较多的,结果因为主演的一些丑闻,剧根本上不了,这么掀不起浪花的折腾了几年,温然就再也没在网上看到过严青的消息,不过对于只有数面之缘的人,那时候温然怕是早就忘了曾经认识过这么一个人了。

    情鬼的事情公会处理干净了,那个刘姓商人最后以心梗猝死定案,据说他家里为了他的遗产闹得不可开交,互咬之下竟然牵扯出一桩逼死公司实习生的事件来,这刘茂实十分|好|色|,在他们那个圈子算是人尽皆知,毕竟他玩起来从不遮掩,但在外人看来,基本也都是你情我愿,谁也没想到,刘茂实竟然还有不为人知的肮脏一面。

    那个实习生进公司没多久,她的父亲查出了重病,一场重病足以摧毁一个普通家庭,家里的亲戚都劝那个女孩放弃算了,否则钱和人一个都留不住。那女孩不愿意,到处筹钱给爸爸治病,这事被刘茂实知道了,刘茂实便借给了女孩一大笔钱,说是欣赏她的才干,在这笔钱还清之前,她要一直留在公司里为公司创造收益。

    女孩实在是无路可走,想着若能依靠工作还钱,她一定会卖命工作,对于老板的出手相助,她是感激的。结果没想到,一场又一场的手术下来,父亲的病有了起色,但钱却不够了,女孩无人可求,再次求到了刘茂实那儿,刘茂实却提出了一|夜|情|交易,还说如果女孩不愿意,就把之前借给她的钱都还回来。

    女孩哪有钱还,爸爸的手术如果再拖下去,前面好不容易抢回的生机也都没了,最后那女孩一咬牙,就答应了,结果可想而知,被录了像,还一再被威胁。

    如果刘茂实给了钱,救回了女孩的父亲,说不定还不会因此逼死女孩,可刘茂实根本没给钱,还用录像威胁。女孩的父亲最后没能熬过死神的召唤,自己又成了这样,于是留下遗书直接在刘茂实的公司楼上跳了楼。

    这件事还是被跟着刘茂实做事的一个亲戚帮忙扫尾收场的,现在刘茂实死了,又死的突然没有遗嘱,他的钱和公司自然归刘茂实的妻儿所有,那个亲戚就不高兴了,之前是暗中威胁,结果刘茂实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甚至打算□□,最后双方互撕之下,把这事给捅了出来。

    网上对这件事讨论的很激烈,各种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批判,批判姓刘的人渣,甚至批判那个绝望跳楼的女孩,温然看完新闻就关了网页,人已经死了,那事情就到这儿吧,至于另外一个更为无辜的女孩,有时候掩埋的真相,也是一种保护,至少保护了她的家人,不必承受二次伤害。 m.w.com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