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侠文女配觉醒后 她还是在意的!(只要不开始,她就不算失去...)

书名:仙侠文女配觉醒后 作者:三日成晶

  冷慕诗几乎能够感知到骨剑的冰冷, 这剑穿透了萧勉的胸膛,似乎还在一直向下,几乎要将他整个从中间刨开。


  她料定这手持骨剑诛杀萧勉的幻境, 是幻生狐给她编织,来扰乱她的心神的, 可是这幻境未免太过真切, 她甚至能够闻到萧勉身上的血腥,感知到她内心在那一刻的错愕。


  不过随着冷慕诗将幻生狐的妖术一缕缕抽出,这幻境也很快跟着分崩离析, 且随着丹炉之中幻生狐的哀叫越发的微弱, 整个幻生狐巢穴的幻生石, 也开始逐渐随之暗淡。


  冷慕诗的丹炉之中精纯无比的灵力越发浓郁, 那便是借由幻生狐的身上,自它巢穴中抽取的幻生石的灵力。


  这些灵力在芥子丹炉中满溢出来后, 反哺给了冷慕诗,她撕裂的经脉得到修复, 被幻生狐稚嫩却尖利的牙齿咬穿的神魂, 也经由这充裕的灵力得以恢复原样。


  越来越多的弟子开始清醒过来, 整个幻生狐巢穴也因为灵力的抽取, 开始开裂甚至顺着墙壁之上震动脱落。


  很快整个巢穴都震荡起来, 失去灵光的幻生石墙壁蛛网一般蔓延开裂, 弟子们几乎都清醒过来,萧勉却还堵着洞口处, 手持长剑不许任何人靠近洞穴, 面对着一众弟子们, 包括自己师门的冷天音和易图星洲,满面沉肃。


  萧勉一直没有回头看, 他并不知道冷慕诗早已经不需要他再这般的护着,莫说□□控的弟子们早已经因为幻生狐的妖力所剩无几,从幻术之中清醒过来,就算现在他们依旧被蛊惑神志,也再也没有谁能够靠近冷慕诗。


  足以媲美一整条灵脉的精纯灵力,正在疯狂地朝着她的经脉中灌入,经脉承受不住撕裂,却又瞬间被充裕的灵力治愈,冷慕诗在痛苦中反复煎熬,经脉越来越宽,直到能够容纳下所有的灵力流转。


  很快这些灵力又自冷慕诗身体中满溢出来,开始在她的周身形成够搅碎一切的罡风,环绕在冷慕诗的周围旋转。


  她要进阶了,没有修士能够在另一个人进阶的时候攻击他,就算最低阶的弟子进阶的时候,大能修者也伤不得。


  因此此时此刻,她无需萧勉再为她拼命,她是无敌的状态,周身转动的灵力罡风,能够搅碎任何灵器。


  碎裂崩乱的幻生狐结界终于轰然破碎,与此同时,冷慕诗周身的灵光终于浩然直冲天际。


  这魔族遗境之中,并没有代表祥瑞的鸟雀能够前来环绕,倒是他们置身的山洞彻底坍塌之后,那些魔鸟轰然而上,被这灵光彻底搅碎,在半空化为一缕缕黑色的烟尘随风而去。


  弟子们暴露在晨曦乍起的天幕之下,一个个愕然地抬头,看到那些阴犀魔鸟如同趋光的飞蛾一般对着灵光前赴后继,后又尽数被这进阶的灵光冲成飞灰。


  一波过去,弟子们拿起武器正铺开阵势准备迎战,便又从冷慕诗的身上爆出了第二波冲天的灵力。


  “连进两阶……”欢喜宗的倪含烟神色复杂地看向冷慕诗,眼中惊疑,口中喃喃,“丹修现在都这么厉害了吗?”


  真武寺的佛修也以卜金为首,一个个祭出法器,却根本使不上,就只看着冷慕诗发呆。


  她面对着丹炉,连进两阶连眼都没睁,身边环绕的精纯灵力,达到了肉眼可见的白雾程度,无法尽数被她吸取,就都冲向了天际而去。


  这是何等的浪费?可是此时此刻,却无人敢上前蹭一蹭这等灵力,怕的是蹭不成还要被劲霸的灵力罡风所伤。


  倒是太初宗的弟子们,虽然也露出了艳羡的神情,却并没有太过惊讶的神色,进重都见过了,连进两阶算什么稀奇。


  反倒是游子疏素来无甚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惊讶之色,只有修到月重以上的修士才会知道,月重进阶何等艰难,根本不是日重进到月重这等进重能够比拟,修士进阶,越是到最后,越是步步登天。


  冷慕诗月重以上修为连进两阶,在整个修真界中,连上古记载都凤毛麟角。


  而到这时,还不算完,在丹炉开启之前,冷慕诗周身再度爆出了强横无比的灵光,在初升的晨曦之中,晃花了一干弟子的眼睛,竟是生生又进了一重。


  “连进三重!”太初宗有弟子惊呼不断,与有荣焉地高声喊到。


  萧勉站在距离冷慕诗最近处,他一错不错地看着冷慕诗,在一片残垣断壁之中,他不似其他弟子一般闭上眼亦或者用手臂遮挡,他双眸被强烈的灵光晃得流出了眼泪,也没有挪开视线。


  他一时间,竟分不出冷慕诗和这天地间初升的太阳,到底哪一个更加的耀眼。


  他在流着泪直视他的太阳。


  冷慕诗直接从月重上品,进境到月重巅峰,只差一步,便迈入日重大能行列。


  而她身上爆出的三波灵力过后,原本铺天盖地的阴犀魔鸟,几乎全部被那灵光搅为烟尘,剩下的小波聚集,弟子们动手清理起来就非常的容易了。


  整个山洞都坍塌了,好在弟子们撑开了结界,竟是没有任何伤亡,而那迷住了所有弟子的幻生狐,已经在冷慕诗的丹炉之中失去了声音。


  她可以将它直接抽干妖力弄死,但是等它剩下最后一个尾巴的时候,冷慕诗睁开眼睛,停手了。


  开炉的声音比卜金引来的雷声还要惊天动地,冷慕诗却不会再被丹炉炸飞,她稳稳立在丹炉面前,将丹炉之内残余的妖力和灵力,一并注入那些散发着赤金光芒的丹药之中。


  成丹了,总共六十三颗。


  冷慕诗面上露出笑意,将储物袋打开,那些赤金色的丹药,便尽数飞入了她的储物袋。


  最后她伸手,将奄奄一息,浑身毛发被灵火灼烧得紧贴皮肤的幻生狐,提着后颈皮从自动缩小的丹炉底部拽出来,轻轻嗤笑了一声,“真丑,跟个死老鼠似的。”


  那幻生狐还有些许意识,听了冷慕诗这话,顿时一蹬腿,差点直接气死了。


  它仅存的一条尾巴,紧紧勾在两腿之间,像个被打怕的流浪狗,夹紧了尾巴一声不敢出,瑟瑟抖成了一个焦糊的圆球。


  “看在你并没有真的吃了哪个弟子的份上,留你一条小命。”冷慕诗说,“但是咬我的仇不能不报。”


  冷慕诗转身看到了被易图和星洲扶着,脸色惨白狼狈不堪的冷天音。她不敢和冷慕诗对视,从幻术中醒来,她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她竟然扼住了姐姐的脖子,试图杀了她!姐姐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原谅她了……


  冷天音吓得也在发抖,某种程度上,和冷慕诗两指提着的小东西一模一样。


  冷慕诗走到冷天音的身侧,看了眼她,直接将那小狐狸扔给她。


  “你不是要我把它还给你吗,给!”


  冷慕诗将小灰老鼠一样的幻生狐扔给了冷天音,冷天音下意识地接住,然后眼泪便开闸了一般,“哗”地流出来。


  她那么努力地修炼,发誓以后无论遇见什么样的危险,都不再让姐姐涉险,可终究她努力修来的能耐,却对着冷慕诗出手,这让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羞愧得几乎要双眼流血。


  “姐姐……对不起!”冷天音垂头说,“是我没用,我……啊!”


  冷慕诗懒得跟她说什么废话,其他的弟子都在收拾残存的阴犀魔鸟,冷慕诗一把扯过冷天音发白的手指,拔出靴子里的兽骨小刀,照着冷天音的指尖就直接一刀。


  血霎时间流出来,冷慕诗抓着冷天音的手,在空中快速画下了缔结坐骑契约的阵法,然后捏起正朝着冷天音怀中钻的幻生狐的脑袋,直接点在了它的脑门上。


  灵光一闪,符文消失,契约建立。


  冷天音双眸迅速闪过幻生狐原本的毛发颜色,幻生狐被烧没的毛发,也很快生出来,又变成了毛绒绒的小东西,钻进了冷天音的怀里。


  “你不是喜欢吗,那就留着玩吧。”冷慕诗说完收起匕首,但低头看了一眼这兽骨匕首,顿了顿,不由得想起了在幻生狐幻境之中,看到的那一幕。


  骨剑贯穿萧勉的胸膛,他却还用那种温柔的眼光看她。


  冷慕诗收起匕首,这才在人群中寻觅萧勉的踪迹。


  她有些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如果他注定要在天魔觉醒之后消失,那他们之间,又能有什么结果?


  她能抽取死魂,能抽取生机死气,也应该能够抽取人魂,但是她唯独不知道如何抽取一缕虚不可触的意识,她或许……根本就留不住他。


  萧勉正在协同其他的弟子将最后盘旋不去的阴犀魔鸟斩杀,弟子们暂时获得了安全,可是在现如今这种群魔乱舞的结界之中,刚才又那么大的动静,很快便会吸引来其他的妖魔兽。


  “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游子疏四处看过,然后站在一处高的石头上对着所有人说,“我试图联系外面,各派的救援弟子正在赶来,但是即便是很快到,从外面开启阵法也需要一些时间。”


  游子疏用那张没有表情和波澜的脸说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接下来,我们还要在这结界之中待上几天,直到魔族遗境从外面被打开,我们才能出去。”


  “但是鉴于不能让这秘境之中的妖魔兽出去霍乱人族,所以救援弟子可能也要分批进入,先捕获大部分容易在开启秘境之后跑掉的妖魔兽,再以阵法囚住,我们也必须尽力帮忙,这样才能出去得更快。”


  游子疏说完,欢喜宗的弟子和真武寺的弟子们,也都各自商量了下,最终决定大家一起走,武力不分散,也有助于保护低阶的新入门弟子们。


  商议好了这个决定,众人很快整装,他们这一次要朝着高境历练场的方向去,毕竟那里才是能够从外部打开的,最近的出口。


  而现在妖魔兽乱窜,早已经分不清到底哪里安全……


  正在说话的时间,弟子们突然感觉到地面一阵震动,转头看去,便见一个足有一房高的独角魔兽,朝着他们这边跑来――


  三宗弟子们连忙结阵后退,可是心里也不由得生出深深恐慌,这东西实在是太大了,这一看就不是初阶弟子们能够对付的魔兽。


  它背生鳞甲,跑动间半个山都跟着震动,一撞之力怕是能够令山体坍塌,他们高阶弟子不足,新进阶一个,还是不善打斗的丹修,这可怎么好!


  游子疏和另外两宗领头人打头阵,雪灵在他的手中发出轻颤,低阶弟子们都躲到了还没完全塌陷的一大排幻生狐洞穴后面,眼见着这独角魔兽便要朝着他们冲过来!


  守护阵法结成,散着属于欢喜宗的浅红,真武寺的赤金,和太初宗的纯白色,在半空中形成护盾,也不知能否抵得住这独角魔兽的奋力一撞。


  毕竟他们不能跑,这么多低阶弟子,要是跑起来,不知道要被踩死多少,真跑散了,在这秘境之中也不见得有命活。


  于是只能硬抗试试。


  不过就在那独角魔兽即将撞上守护盾的时候,一声撼天动地的嘶叫,从不远处的树丛中传来,弟子们有些修为实在低微的,被震到双耳嗡鸣,流出了血来。


  下一刻,山崩一般的震动传来,弟子们纷纷闭眼,但臆想中两个魔兽一同袭来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反倒是从树丛之中冲出的那个魔兽,直直地朝着那个独角魔兽撞去――


  两只魔兽很快厮杀在一起,翻滚着离他们的守护盾越来越远,弟子们劫后余生一般地庆幸的同时,又不由得疑惑。


  这时候三宗合力结成的守护盾收起,卜金站出给众人解惑,“刚才帮我们赶走独角魔兽的,应该是傀儡兽。”


  游子疏点头,“应该是的,我与宗门联系的时候,宗门便已经第一时间派人营救,同时也将宗门操纵的傀儡兽都变为了我们的守护兽。”


  游子疏说:“这魔族遗境之中,各家宗门用于试练的傀儡兽不计其数,我们不是单打独斗。”


  弟子们闻言,心中恐慌顿时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如果这些傀儡兽都变成了守护兽,那么他们横穿中阶和高阶的历练场,就不是毫无生还可能。


  那打斗的声音逐渐消失,独角魔兽跑了,那个傀儡兽在战斗中重伤,很快也消失在不远处,弟子们再一次整装上路,他们打算先横穿树林,朝着中阶的历练场去。


  “林中至少能够缓解大型妖魔兽和飞禽的攻击,但是也需格外的小心,”欢喜宗的倪含烟,将欢喜宗弟子们的香包都拆开,洒在走在外围的弟子身上,“这些能够驱散一些蛇虫鼠蚁,但是有惑心的作用,大家不要想自己的情人就好。”


  一众弟子闻言有些忍不住笑了出声,毕竟他们是真的很幸运。进入魔族遗境之后,遭遇了这么多的危险,都只是有惊无险。


  经历了幻生狐一遭,那些幻生石甚至治愈了他们身上的伤处,可谓无死无伤,他们不可能不存在侥幸心里,纵使依旧恐慌害怕,但也有心情在这样的时候笑上一笑。


  “我还当欢喜宗带的都只是香包,竟然还有祛除蛇虫鼠蚁的作用……只是想心上人这可忍不住,真想了会怎么样啊?”


  倪含烟闻言笑道:“倒也不会如何,顶多难捱些,幻生狐的幻境都经历过了,你还怕端着长\枪走吗?”


  又是一阵哄笑,连卜金都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共患难果真是拉近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最好桥梁,三宗弟子们边行走边小声谈论说笑,是真的庆幸,也是舒缓彼此心中不安,一时间好得像是师出同门,连欢喜宗和佛修之前素来的明显不和,也淹没在这大难不死之中。


  这一片树林直通中阶和高阶的历练场,树林的侧面便是山崖。


  冷慕诗修为在弟子中算是高阶,但她是丹修不善战,且她才救了所有人的命,修者们虽然没有一人上前说什么,但是俗话说,大恩不言谢,他们很默契地把冷慕诗包裹在队伍中间走,护着的意味明显。


  冷慕诗也不客气,这样更好,离萧勉远些,倒也有助于她理清心头的纷乱思绪。


  若你发现自己喜欢了一个人,甚至刚刚下定决心,为了他你连所谓的宿命都要争一争,你以为你们好歹是两情相悦,可你却发现他甚至连个人都算不上,无魂无生机,只是一缕残存的意识,你要怎么办?


  没有人不会迷茫。


  尤其冷慕诗知道了一个注定,注定萧勉要在这秘境之中觉醒天魔,也就是说,她所喜欢的那个人,马上就要随着天魔觉醒而消失了。


  冷慕诗不知道要怎么办,她甚至开始怀疑所谓法则,所谓话本,所谓宿命的存在。


  萧勉在外围帮着弟子们开路,身上撒了欢喜宗的那香粉,他视线一直若有似无地看向冷慕诗,但是冷慕诗却没有跟他视线相接,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萧勉越是情浓,越是不掩饰眼中的对于她突然不理自己的疑惑和浓重的恋慕,冷慕诗就越想逃避。


  她在自保。


  她畏惧结束,畏惧失去,所以选择不开始。


  只要不开始,她就不算失去。


  冷慕诗寡情薄意地想,我注定留不住一缕意识,我何必自苦?


  可这世上唯有爱意藏不住,她纵使心中决绝的不肯自苦,但却忍不住一直看向萧勉,忍不住看他得不到自己的回应,落寞又忧伤的背影。


  冷慕诗又忍不住心中撕裂般地疼着,想着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偏偏连个人都不是,魔也不是,哪怕他是个魔,是个注定危害人间的天魔之体,她也能够豁出去尝试伴他走上一程。


  可他偏偏美好得如同虚幻,同样脆弱得也如同泡影,在风平浪静的阳光下美得五彩斑斓,一旦遭遇狂风暴雨,便要霎时间粉碎得无影无踪,她甚至无法为他招魂,追溯他的来生转世。


  于是在弟子们一同行走的内外,两个人的心脉不曾相连,却如出一辙的拉扯刺痛着,冷慕诗是因为窥见了不该窥见的事情,而萧勉却不是因为那欢喜宗的香粉难捱,而是心脉处的撕扯疼。


  他心上的人就在不远处,却不知为何不肯再看他一眼,他忍不住去想,忍不住去动情去悲伤,心脉处便一直撕扯着他,疼得他步履维艰,面色惨白。


  “师弟,你怎么了?”易图扶住按着心口处走得跌跌撞撞的萧勉,问他:“可是有暗伤?”


  萧勉眼尾泛红,那是强忍心痛的原因,他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易图便说:“那你去内圈走,这里我和星洲来看顾。”


  萧勉便被推到了内圈,正好和冷天音撞上。


  冷天音怀中抱着那幻生狐,也是满面愁容,萧勉是这些人里面最最了解幻生狐的人,一见冷天音怀中那恢复了不少的小东西,便知幻生狐的状态。


  见冷天音眉间忧郁,萧勉不想让她误解冷慕诗,便说:“幻生狐生来便是日重修为,即便被抽取妖力,只剩一尾,恢复了也很厉害,你姐姐为你和它缔结契约,是想要这东西能够在危急的时候为你挡灾,它还剩一尾,认你为主后,能为你舍出一条命,救你于危难。”


  萧勉说完,冷天音傻兮兮地瞪着他,眼泪簌簌下落,快速抽噎着,简直不知如何反应。


  她都那样对姐姐了,姐姐还如此为她,冷天音不敢去搜寻冷慕诗的身影,怕自己太过失态,便只是抱紧了幻生狐,低低地哽咽出声。


  易图闻声连忙过来安慰,萧勉却转头看向了冷慕诗。


  巧的是这一次他正好对上冷慕诗的视线,因为在冷慕诗方才的视角看来,便是萧勉对冷天音温柔软语,而冷天音好一番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冷慕诗冷冷地挪开视线,萧勉心中一惊,便知她误会了,但紧接着又一喜,她还是在意的!


  萧勉挤进弟子中间,想要同冷慕诗解释,正这时候,前方队伍骤然停住,抽气声不断响起,有弟子出声道:“我踩着了什么东西……天啊跑……快跑!”


  “大家不要乱,随我结阵――”游子疏手中雪灵骤然灌注灵力,极速地在空中画下符文。


  但是阵法尚未结成,那几乎和枯树一般,乍一看根本分不出是树干还是什么的东西,便自弟子们的脚下晃动起来。


  紧接着,那原本空无一物的树丛之间,慢慢显现出一个庞然大物。


  它在众弟子的前面慢慢抬起上半身,遮天蔽日地投下了阴影。


  它身有五尾,背生尖刺羽翼,长颈之上赫然生着一个龙头,开口龙吟阵阵,低阶弟子直接被这龙吟之声,震得内府灵力暴\乱,喷出鲜血来――


  “这是……冲毁历练场阻隔法阵的五尾妖龙!”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疯了,乱了,如同炸了锅的蚂蚁一样,四散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