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侠文女配觉醒后 那魔丹何来?(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书名:仙侠文女配觉醒后 作者:三日成晶

  看着别人正在和他臆想中的自己亲热是什么滋味?


  冷慕诗看得津津有味。


  萧勉还真的敢想, 冷慕诗看着他虚空地扶着身上不存在的人,露出痛苦又欢愉的神情,说真的这个体\\位她还算能接受……


  不过就在她看得来劲的时候, 萧勉突然痛苦地按住自己心口的位置,接着“噗”的一口血喷出来, 然后他迷离的视线就清晰了起来, 看向了冷慕诗的方向。


  冷慕诗:……什么情况!


  萧勉按着自己的心口,撑着手臂坐起来,又看了眼自己手上系着的腰封, 算是明白了冷慕诗的意思, 面红耳赤地看了她一眼, 而后盘膝坐在地上, 借用这幻生石的治愈能力,开始运转灵力, 驱散体内的妖气。


  “你怎么了?”因为腰封就算接在一起,距离也十分有限, 因此萧勉就在洞口, 冷慕诗趴在黑暗处问他, “你怎么回事, 破了幻境吗?怎么破的?”


  萧勉没有回答冷慕诗, 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说, 守宫砂的事情是玄竹为了防止他对冷慕诗不轨给他点的,这倒是没有什么不可说, 但他刚才的幻境……


  幻境实在是羞于启齿, 尤其是还当着冷慕诗的面, 搞得他好像什么色魔一般,萧勉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再也不出来了。


  冷慕诗见萧勉不说话了,便也不出声打扰他疗伤,萧勉没用多久,身上的伤处就全都好得差不多,包括动欲被守宫砂撕扯的心脉伤。


  可他置身在幻生狐的巢穴,每分每秒,身边都有“冷慕诗”在,温柔地询问他还疼不疼,贴着他耳边说,要永远跟他在一起,甚至来抱他,亲他。


  萧勉反复地把自己的舌尖咬破,来维持清醒,他知道冷慕诗就在他身后的黑暗洞穴中看着他,他羞于在她的面前再做出什么羞耻至死的事情来。


  再加上幻生狐幻化出来的冷慕诗,虽然一模一样,连她身上因为和萧勉依偎沾染的血迹都一样,却和真的冷慕诗性情完全不同。


  现实中冷慕诗并不会如这般对他温柔耳语,对着他缠绵不休,更不会主动凑上来亲他。


  这样的冷慕诗,是萧勉曾幻想两人在一起之后的模样,因此他格外的动情,但动情就会牵动心脉处的守宫砂,就会疼得清醒过来。


  萧勉一时竟然觉得这样很好,至少他不会沉沦。


  等到身上的伤处彻底不影响了,萧勉便趁着自己意识清醒,转头对冷慕诗说:“我去设法将弟子们带出来,这幻境影响不到我。”


  冷慕诗虽然不知为何影响不到,萧勉刚才又是如何从幻境中清醒,但无疑这是最好的。


  她点头应声,看着萧勉走走停停。


  看他有些时候做出沉迷的样子,但很快按住心口清醒,晃了晃头继续走,又再度的神色迷离。


  这一路走下来,他的前襟处满是鲜血,但是他的脚步越走越快,到最后这幻境幻化出的,极尽温柔缠绵的“冷慕诗”已经不足以让萧勉沉迷。


  他首先走到了那群欢喜宗弟子的面前,试图召唤他们,但他们虽然没有如同其他弟子一样的沉沦,在结对抗幻术的法阵,可他们却听不到萧勉的声音,对于他的召唤全无反应。


  冷慕诗这时候在门口喊道:“别管他们了,直接把冷天音和那幻生狐带出来!”


  萧勉从无数环绕在他身边的冷慕诗的声音中,竟然真的分辨出了冷慕诗的话,他有些迟钝地回头,看向洞口,而后直接朝着冷天音走去。


  冷天音正在抱着幻生狐睡觉,萧勉咬得自己的舌尖都烂掉了,嘴唇染着鲜血,额角的青筋暴突,他艰难地维持着清醒,直接弯腰将冷天音抱了起来,连同她怀中的幻生狐一起。


  但是回程的路步履维艰,幻术不断地在萧勉的身边幻化出他期盼的所有场景。


  这些场景中,每一幕都有冷慕诗,都是萧勉曾经幻想过他们会在一起时候的样子。


  甚至还有发生过的那些事情,他们在苍生殿中,那些平静相处的过往,每一幕无不让萧勉沉溺。


  萧勉艰难地抵抗,抵抗着来自自己内心深处的期望,他抱着昏睡的冷天音几乎要到洞口,突然幻境的场景一变,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在无限地缩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这幻生石构架的巢穴,为他编织了一幕荒凉的场景。


  到处都是饿死病死的灾民,进城的路边上全都是濒死的人,大人小孩,到处弥漫着腐尸的味道,还有即将死去的人的身上发出的那种腥臭味。


  萧勉感觉自己就孤零零地躺在路边,他已经饿得一动也不能动了,马上就要死去的时候,有个声音告诉他,“吃掉旁边的那个人,吃了她,你就能活了。”


  这是萧勉经常会做的那个噩梦,就连他的问心阵,也是这一幕。


  可是这一次的幻境并没有如同每一次的噩梦一般,在他侧头看去的时候戛然而止,而是还在继续着。


  萧勉甚至不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在看,而是身在其中,难以自拔。


  他艰难地咽了口口水,饥饿和对死亡的恐惧,致使他侧过头,看清了身边已经死去的尸体。


  那是一副骨瘦嶙峋的女尸,看上去苍老又灰败,萧勉在进山之前的记忆都没了,可是在看到这具女尸的瞬间,他想起了这具尸体,是他的娘亲。


  他们逃荒来到这里,可因为他们中间的某些人患上了瘟疫,城门不开,这座城镇不肯接纳他们,疾病和饥饿加上长途的跋涉,跟他们一起来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而他也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好像唯一还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咬住身边的尸体,吞食她的血肉活下去。


  那蛊惑的声音不断地在耳边说话,萧勉翻身慢慢凑近了那尸体的肩头部位。


  冷慕诗眼看着萧勉神色再度迷离,在距离洞口不足三步的地方,“噗通”跪了下去,怀中的冷天音直接滚了下来――


  冷天音全无意识,宛如睡死,可是因为这翻滚下来的姿势,幻生狐被她的手松开了,朝着地上落下去。


  这么摔在地上,万一这个畜生醒了,就一切都完了。


  危机时刻,冷慕诗顾不得什么,直接向前一扑,伸手在幻生狐落地之前,稳稳地接住了它。


  可是她也半身都在因此扑到了幻生石的照射中,正要后退回黑暗,冷慕诗一抬头,便看到了她的娘亲。


  女人笑意温柔,是冷慕诗印象中最最年轻漂亮的样子,还没有因为她的父亲变成一朵即将枯萎的花,她现在简直像一株吸饱了雨水的初荷,娇嫩欲滴。


  那双温柔得能让冷慕诗肯用一切去换一个抚摸的手,就抓着她的手,在这幻境中,冷慕诗也无限地缩小了,她被自己的娘亲抓着,灵魂都被拖进去似的,只有几岁的大小。


  “你怎么躲在这里啊,要吃饭了,今天有你爱吃的糖醋肉呢。”女人的声音和冷慕诗最美好的记忆中的声音重合,她身后就是他们家中的院子,正堂的门开着,那里面传出了幽幽的香味,和拉着她的女人身上的气味一起顺着清风钻进冷慕诗的鼻子里。


  那是属于娘亲和快乐童年的味道。


  那是她毕生也无法回溯的美梦。


  冷慕诗几乎就要被蛊惑了,如果能够再回到那个时候,她愿意付出一切去换。


  一切。


  可就在她马上就要沉沦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指上一阵轻微的刺痛。


  她低下头,在那双幻境中来自于娘亲温柔双手的虚影之下,看到了一个巴掌大的小东西在咬她。


  只瞬息,冷慕诗从那种陷入泥沼般状态中抽离了片刻,她狠狠一咬腮肉,接着攥紧了手里已经醒过来正在咬她的幻生狐,退回了黑暗之中。


  地上昏睡的冷天音骤然睁开了眼睛,迅速也跟着幻生狐钻进了黑暗之中。


  而萧勉还躺在幻生石照射的范围,沉沦在那个噩梦一样的幻境之中,听着来自他身体里,来自他脑中声音,一遍遍地蛊惑着他去吞吃身边女人的血肉活命。


  而退回山洞的冷慕诗,疼得发出了尖叫,脱离了幻境,她眼看着娘亲在她的面前消失,而幻生狐直接咬在了她的手掌之上,这并非是普通的撕咬,而是直接咬在神魂之上,这个小东西要吃她!


  冷慕诗回神的瞬间扼住了幻生狐的脖子,它的嘴松开了一些,但是下一刻,冷慕诗的脖子也被狠狠地扼――是来自冷天音!


  “把它给我!”冷天音一字一句,对上冷慕诗的双眼中,却流转着不正常的灰,显然,她抱着幻生狐的时间太久了,已经被它彻底地蛊惑驱使了。


  冷慕诗呼吸不畅,抬脚去踹冷天音,却被冷天音迅速躲过,她的速度敏捷得不可思议,简直不符合她现在的修为。


  这不必说,又是幻生狐的原因。


  “冷天音,你给我清醒点,你敢杀我?!”


  冷慕诗对着她咆哮,手上捏着幻生狐细嫩颈项的手却没含糊,幻生狐被她掐得痛哼一声,彻底松了嘴。


  冷天音也有瞬间的迟疑,就在这瞬息之间,她被冷慕诗一脚踹飞了出去,又飞回了幻生狐的洞穴之中,正好砸在萧勉的身侧,下落的手臂狠狠砸在了萧勉的脸上。


  萧勉的幻境还在继续着,他已经听从了那个声音,对着身侧女人再一次张开了嘴,并且贴上了她冰凉的皮肉,几乎就要咬下去。


  而恰好这时,来自冷天音的巴掌“啪”的一声,狠狠砸在他脸上。


  萧勉恍然,面前的空间扭曲,但很快又恢复,他用那模糊不清的视线,看到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在他的脸上不断地拍着,然后粗暴地将手中水囊里面的水朝着他的嘴里灌,粗暴地塞了能噎死他的点心。


  他努力地想要看清小女孩的模样,却因为自己已经濒死,眼皮沉重的几乎闭合,根本无法看清这个好心人,这一切和他经年做的噩梦重叠,萧勉就在这时候,猛地从这幻境之中清醒过来――


  他猝然坐起,剧烈地呼吸,就看到身侧的冷天音从地上爬起来,尖叫着对着洞穴里的冷慕诗喊:“把它给我!”


  接着就要朝着洞穴里面的冷慕诗冲去。


  萧勉想也没想,直接向前一扑,将冷天音扑到在地,而后急急地对着正准备把幻生狐扼死在手里的冷慕诗说:“不能杀死,幻生狐有四条尾巴,每一条都是它的命,它死不了的!会害死弟子们!”


  新生的幻生狐有四条尾巴,每一条在它遇见致死的创伤后脱落,它会重新生在它洞穴中的任何地方,到时候再想抓它就难了,况且现在伤愈陷在幻境中的所有人,都在幻生狐的掌控之中,它如果死了被惹毛,所有人就都活不成了。


  冷慕诗闻言猛地松手,只提着那小东西的后颈皮,那幻生狐虽然小,却凶狠得厉害,一口又咬在冷慕诗的手臂上,疼得冷慕诗差点跳起来。


  她此刻一手拎着幻生狐的后颈皮,一手在自己的储物袋里面摸索能够制住这玩意的东西,不防又被它凶横地转头叼住了手腕,并且这一次是咬在经脉之上,冷慕诗感觉自己的灵力和力气都在迅速被抽离。


  疼痛和恼怒直冲头顶,千钧一发之际,冷慕诗做的甚至不是从储物袋里面抽出手来再度掐住幻生狐的脖子逼迫它松嘴,而是直接龇牙咧嘴,以牙还牙――一口照着幻生狐的脑袋就咬上去了。


  这小玩意生得小,整个也就一巴掌大,不然也不可能被冷天音捧在手心,冷慕诗愤怒之下张大了嘴,一口含进去半个狐狸脑袋,然后齿关狠狠闭合――


  “嗷――”


  那小东西吃痛,立马松嘴哀叫起来。


  俗话说狗咬你一口,你不能回头去咬狗一口。


  但是这种事情,就看你怕不怕咬一嘴毛。


  冷慕诗顾不得什么,叼住了幻生狐半个小脑瓜,它嗷嗷叫着蹬腿,身上和肚子也被冷慕诗给掐住了,彻底没了能耐。


  幻境中被迷的弟子们顿时停滞一阵,连冷天音都迟疑了一瞬,但也仅仅是一时片刻,毕竟就算幻生狐被制住了,一整个洞穴的幻生石也会让这些弟子不得逃脱。


  冷慕诗气喘吁吁,在萧勉与冷天音搏斗时抽空看向她的复杂视线里,咬着幻生狐不松嘴,像个比幻生狐还要凶相毕露的兽,索性将储物袋直接抖翻在地上。


  除了装那些控魂丹和她五行丹的布袋,就是芥子丹炉,其余的是日用品,没有能够制住这个小东西的袋子。


  得亏幻生狐和她一样,是个只会幻术不会什么厉害攻击术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和冷慕诗这个只会炼丹不怎么会打架的丹修一模一样。


  又因为幻生狐是新生,所以一时被冷慕诗凶狠地咬住了,但是它幻术不绝,哪怕没有幻生石的照射和辅助,也在不断地给冷慕诗构建着幻境。


  自然还是她的娘亲,她毕生最爱的人。


  冷慕诗不客气地通过幻生狐的幻境看着她“活生生”的娘亲,泪流满面地缅怀着她,但是嘴里叼着的毛绒绒无时不刻地在提醒着冷慕诗,这是什么情况,她可以贪婪的注视回忆,悲痛欲绝,却不能沉溺,所有弟子的命,都在幻生狐的幻术之中,此时此刻,都叼在她的嘴里。


  她找不出能够制住幻生狐的东西,索性将芥子丹炉掏了出来,变化成大小占据整个洞穴空间的程度,然后迅速将灵力输入其中,引燃了灵火。


  接着她狠掐着幻生狐的脖颈,将它从自己的嘴里拿出来,用法则在它湿漉漉的头顶上狠狠砸了一下,却不至于死的地步。


  冷慕诗拎着迷迷糊糊的它,起身说:“我正好有个疯狂的想法,想着能够把招式和攻击都抽取封存于丹药。”


  冷慕诗提着晕乎乎的幻生狐,爬起来朝着丹炉走,“但是没有条件和尝试的时机。”


  冷慕诗走到丹炉的旁边,打开了炉子,把才清醒一点的幻生狐,再度抵在丹炉上用法则砸了一下,它就又迷迷糊糊了。


  “欺负你个小东西实在没有成就感,但是你慑住了那么多弟子的神魂,我实在不可能放过你,吃自己娘亲的畜生,绝不是什么好畜生,就拿你练练手吧!”


  冷慕诗说着,将晕乎乎的幻生狐直接扔进了燃着五色灵火的丹炉之中,接着抹了一把自己咬狐狸的口水,“呸呸”吐了嘴里的毛。


  她咬破了指尖,以血在丹炉四周画下囚兽阵,将已经清醒过来,正在叫唤撞击的炉壁的幻生狐,封在了丹炉之中,加大了灵火。


  幻生狐巢穴之中的弟子们,都受到了幻生狐的影响,在抓挠尖叫,他们所沉溺的幻境在扭曲,他们不断抱着自己的头在痛苦地嘶喊。


  冷慕诗和已经彻底制住了冷天音的萧勉对视了一眼,萧勉对着她笑了笑,开口道:“放心去做,剩下的交给我。”


  冷慕诗盘膝而坐,闭目运转灵力疯狂投向丹炉,第一次尝试着将幻生狐的妖力抽取出来――


  而那些被幻生狐迷住的弟子们,再度疯狂地抱着自己的头尖叫,而后在冷慕诗抽取出第一缕妖力之后,他们齐齐地扭头看向了洞口这边。


  萧勉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后又缓缓地吐出,他水云剑铮然出鞘,灵光浮动环绕,致使他的长发和衣袍无声自动,俊秀的少年仙君持剑而立,前襟沁血,满面肃杀,水云嗡嗡战意凛然。


  萧勉双手握住水云,直指整个秘境之中,被幻生狐操控的弟子们。


  而冷慕诗则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她一缕缕抽出了幻生狐的幻术妖力,同时也看到了幻生狐操控的那些弟子们身上的生机之力神魂之力。


  一个疯狂的,简直罪恶的思想出现,她可以将这些弟子生机和魂魄,也如幻生狐一般抽取出来,炼制成活人丹!


  既然死魂能够炼制,那为什么活人不能?


  若是炼制成丹,这些活人全会为她所用,她往后都不用去尝试封存招式,有的是人为她前赴后继地送死。


  她在这万千危急的时刻,窥见了一条能够直通天际的歧路。


  她到现在总算明晰,为何最初修丹的人,会走上人偶和巫蛊这两条被世人唾弃的路上。


  这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操控别人的生死,凌驾于一切之上,她甚至能够通过幻生狐操控的弟子们,随意将他们的生机抽取放置在另一个人的身上,没有人会知道,甚至没有人会相信!


  冷慕诗晃了晃自己的头,睁开眼睛看向了萧勉。


  萧勉不是那些被幻生狐幻术迷住的弟子们,他正和那些弟子们厮杀得难舍难分,为的是阻隔住他们,为她争取时间。


  他站在一片光明中寸步不让的厮杀,守的是漆黑的洞口,也是置身黑暗的冷慕诗。


  他没有对她的做法生出什么的异议和疑心,他背对着洞穴,为她一个人,对上这小天地当中的整个世界,甚至不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好像从来如此,好像永远不会变。


  冷慕诗不知自己抽取幻术的同时,也被幻术所影响,她心中数不清的阴暗想法在咕嘟嘟地冒泡发酵,她喜欢萧勉,这她很确定。


  可是剧情里萧勉是别人的,是冷天音的,不是她的!


  这何其的不公呢?这命她才不要认!


  而萧勉觉醒天魔之后会性情大变的原因,冷慕诗都已经找到了。


  冷慕诗通过幻生狐的眼睛,通过与所有的幻生石间巧妙的联系,看透了他身体状况,他的体内确实有包裹在灵力当中的魔气,却不是来自血脉中,而是来自他的内丹。


  他与寻常修者无疑的内丹灵光流动,可那灵光之下,确实浓黑的魔气。


  他的身体却确确实实是血肉之躯,也就是说,他不是生来便是天魔,不是被压制了魔族血脉,一切都是因为他体内与他生机相连的,包裹在灵力之中尚未泄露的魔丹所致。


  他是个人,那魔丹何来?


  冷慕诗通过幻生狐的眼睛,通过这能够堪比一整条灵脉的幻生石力量,短暂的拥有了能够看透一切的眼睛,发现了这样一个荒谬的事实,萧勉甚至连人魂都没有,他的生机也是魔丹维系,他可能……


  可能只是一缕残存在这具血肉之躯之中的意识罢了。


  所以魔丹觉醒,他自然会性情大变,因为那时候,他这薄弱连人魂都没有的意识已经消失,不再是他了。


  而她爱上的,是一个无魂的,寄生在天魔丹维系的身体里的一缕意识。


  冷慕诗心中巨震,收回了看着萧勉的视线,这一瞬间,她是真的想要将这些和萧勉对战的弟子们的神魂全都抽出来,炼制过后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可咬破了腮肉,满嘴的血腥,冷慕诗最终拔出了兽骨刀,狠狠在自己的手臂之上划了一刀,才勉强忍住这致命的诱惑。


  她闭着眼,一步步从那条通天的歧路上退下来,然后疯狂地朝着丹炉输入她的灵力,迅速抽取着幻生狐的妖力。


  外面厮杀的声音不绝于耳,萧勉在幻生石的作用下愈合的伤,被厮杀中的新伤覆盖。


  他一直堵着洞口,对上这么多同门和不同门的修士,他伤痕累累,几度险些被斩杀在洞口。


  冷慕诗知道,萧勉如果死了,这缕意识就会消失,包裹在内丹之中的天魔丹意识,就会觉醒,那样萧勉就彻底没了。


  冷慕诗灵力输出得经脉隐隐撕裂,迅速地抽取着幻生狐的妖力,心中不断地在索性抽了弟子们的人魂阻止他们,和索性用灵力绞杀了幻生狐,将这些被迷住的弟子们都杀了了事中抵死挣扎。


  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那个始终背对着她,信任她,也为她豁出命的萧勉,她没有走上邪路。


  终于,幻生狐的妖力被抽取过半,高阶的弟子们□□控的意识回归,先是游子疏,而后欢喜宗的弟子们,再然后是易图星洲和佛修们,他们一个个站到了萧勉的身边,帮着他一起对抗其他还未曾摆脱控制的弟子们。


  而冷慕诗泪流满面。


  她脑中不停的在想,这世界难道真的是一个话本吗?法则到底是什么,萧勉又是怎么回事?她看


  到的一切是真的吗?


  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她在幻生狐哀叫中,在周身经脉渐渐撕裂的痛苦里,迷乱地仿佛看到了满脸痛苦隐忍的萧勉。


  他苍白着脸,抿着嘴唇,嘴角流出了一点点血,额头和侧颈游走着血色的纹路,妖异极了。可眼中却如星辰一般的闪烁明亮,看着她的眼底有无尽的温柔和缱绻,如每一天在苍生院中冷慕诗抬头对上他的眼神一样。


  而他的胸前盛开着朵朵血花,殷红蔓延的源头,插着一柄花纹诡异的骨剑。


  那剑便握在冷慕诗自己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