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侠文女配觉醒后 玩一把刺激的(……呦吼,这幻境看上去还...)

书名:仙侠文女配觉醒后 作者:三日成晶

  萧勉的腹部是被分魂妖兽所伤, 分魂妖兽乃是日重妖兽,虽然在这秘境当中,能力施展终究有限, 可是也并非是萧勉和游子疏能够对付的。


  两个人将这妖兽引开,其实一直都在逃, 根本不敢跟这妖兽对上, 却还是被追着伤到。


  萧勉还算轻的,游子疏被分魂妖兽的主魂追赶,并且咬穿了肩膀, 伤得比他重多了。


  不过此时游子疏被众弟子抬进山洞里面去了, 中阶弟子会给他疗伤, 再说萧勉也在他受伤的第一时间, 给他塞了伤药,止住了血。


  很快洞口处的人走得差不多, 最后只剩下冷慕诗和萧勉一靠一卧,在洞口处无声地依偎。


  冷慕诗不断地朝着萧勉的伤处输送灵力, 萧勉窃喜了一会, 悄悄地闻了闻冷慕诗身上味道, 而后也开始调动体内灵力来祛除妖气。


  伤口是分魂兽的爪印, 残留的妖气致使他吃过了伤药, 也还是有丝丝缕缕的妖气, 在内府盘踞不去。


  萧勉皱眉,冷慕诗却并不觉得离奇, 妖兽爪子残留的妖气而已, 若是萧勉被魔兽所伤, 才是他觉醒天魔的原因。


  自古妖魔不分家,妖气进入天魔之身, 流连忘返又有什么可意外。


  只是冷慕诗看着萧勉死死地皱眉,在竭力地驱逐那一缕环绕着他内丹不去的妖气,捂着腰腹的手指缝,不断地渗出殷红的血线。


  他很痛苦。


  冷慕诗靠着墙壁垂头看着萧勉,看他汗津津埋在她腰腹的侧脸,用手指尖拨开他湿贴在侧脸的鬓发,摘下他的储物袋看了看,里面的丹药全都空了,只剩下一些日常用品,还大多都是她的。


  连洛骨丹也在分魂兽的爪子下逃命的时候用掉了,冷慕诗顿了顿,掏了掏自己的储物袋,将里面在离山之前,花掩月和她一同开炉,专门为她炼制的保命丹药――五行丹,拿了出来。


  不同于其他的丹药,大多是黑色,土褐色,或者赤红色,这五行丹是五色,五道属于五形的颜色,如有生命一般在这小小的丹药之中流转缠绕。


  这丹药用药极其奢侈,每一味都是花掩月在天南海北的极地寻来,辅以冷慕诗的五行之灵,一整炉,成就了这么一枚。


  只要她没咽气,无论伤得多重,都能够将人救回来。


  她用捏着丹药的手指指节,搓开萧勉紧皱的眉心,正要将这几乎能够逆转生死的丹药送到萧勉的嘴边,法则骤然在她脑中开口。


  ――你可想好了,这丹药喂下去,他无法依靠妖魔之气觉醒天魔,这段剧情你走不了。


  走不了,法则自然不会教她压制其他的灵根之法,冷慕诗怎么会不明白它的意思。


  冷慕诗迟疑了片刻,萧勉这时候睁开了眼睛,看到冷慕诗手上这枚丹药之后,便突然撑着手臂坐起来。


  接着他一把将丹药抢下来,不由分说地打开冷慕诗的储物袋,将丹药塞了回去。


  储物袋都是有专门的符文封印,可萧勉开冷慕诗的储物袋,就像打开自己的,冷慕诗垂头看他封好了袋口,这才想起自己的储物袋口符文印,也是萧勉画的。


  他真是悄无声息,占据了她几乎所有的空间。


  “这个你不要拿出来,要保存好,”萧勉说,“我没事,你……”


  他想说,你怎么这么傻,这药若是给了我,你一旦遇见危险,不慎受伤的时候怎么办?


  这枚丹药有多重要,萧勉怎么可能不知道,临走时,玄竹可是亲自同他说过的。


  这是花掩月取了冷慕诗一缕魂丝炼制,为的就是哪怕她真的出现了意外,最坏的那种意外,死了,也能够凭借这一缕魂丝,牵制她不入黄泉,不被勾魂官勾走。


  而冷慕诗居然想要给他吃……


  萧勉都不是感动,他是惊愕,当然惊愕过后,更多的是心脉处如同被烈火焚烧被岩浆淹没的炙热。


  冷慕诗不可能不知道这丹药的作用,哪怕她向来不吝啬丹药,这等同于她的第二条命。


  萧勉一错不错地看着冷慕诗,她总是看上去寡情无意,知道他心思之后,对他多番拒绝和疏远,但他只要肯退一步,她却还是愿意让他亲近,将大部分对锻造经脉有益的药,都给他吃。


  而就连她的疏远,也不是毫无因由,萧勉曾经在问心阵中,亲眼目睹她娘亲和她父亲的事情,又如何不懂,她是怕,亦是不信情爱。


  萧勉甚至都做好了三五十年,她都不能解开心结的准备,他也不急,他们都还年轻,这一次不成,他纵使会难过,也可以再退回去,继续陪伴她走下去。


  修者最长的就是寿命,他有数不清的时间解开她的心结,让她相信自己并非如她想的那般少年轻薄。


  可萧勉却未曾想过,她一遭回应,竟是如此浓烈如岩浆烈火般的回馈。


  萧勉想:他这短暂的一生,缺失了一段关于父母亲人的回忆,剩下的所有时间里,他从未被人如此堪称疯狂地爱过。


  被这样炙热浓烈的感情包裹,他想,他再也无法爱上别人。


  他按着冷慕诗的储物袋,一时间心中百转千回,千言万语,却只是从红了耳根,到红了眼眶。


  他想问她,你都肯将魂丝炼制的丹药喂给我,你还敢说你不喜欢我,不爱我,不要我?


  可最后萧勉声音低哑,到底连逼迫她承认心思也舍不得,只含着笑意说:“杀鸡焉用宰牛刀,你未免太小题大做,我这点伤……如何需要用五行丹。”


  冷慕诗有些不自在地偏开头,但片刻之后又转回来,看着萧勉说:“妖魔之气入体,如果不能及时清除,会损毁修为,甚至灵根尽废,大师兄之前说的话,并没有说全,你该是知道的吧。”


  萧勉没有应声,看着冷慕诗片刻,说:“我知道的。”


  “没关系,我这点伤还是不碍事的,我尽力祛除,伤及些许修为也无碍,大不了……”他看着冷慕诗,没心没肺地笑起来,“大不了跌了境界,等回到门中,你再炼制几炉晋升修为的丹药给我。”


  丹药提升的境界,就像是豆腐做的斧子,若能行得通,修士早就趋之若鹜,丹道就算再难走,又如何会凋零呢。


  可萧勉说得这样轻飘飘,好像他真的对修为不在意一样。


  他的勤勉和积累,冷慕诗都是一点点看过来,知道他是说假话。


  可冷慕诗也说假话了,因为萧勉妖魔气入体,不会损伤修为,也不会灵根尽废,而是会唤醒天魔血脉。


  剧情里,唤醒了天魔血脉,萧勉就会性情大变,像变成了另一个人,就只喜欢冷天音那样的女修……与她爱恨痴缠,对她强取豪夺。


  冷慕诗想到这里,悚然明白自己为何会想着将那五行丹给萧勉喂下去,她当时拿出来的时候,只以为自己是见不得萧勉痛苦,可现在她明白了。


  她只是不想萧勉改变。


  她没想过,这所谓男欢女爱,不明则已,一明晰,竟然比最烈的烧刀子还要后劲十足。


  她有些慌张地站起来,背对着萧勉,装着整理衣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淡然。


  “我们……”冷慕诗说,“我们也进去吧,我扶你。”


  她转头,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弯腰扶起萧勉,将他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萧勉一手搂着冷慕诗的肩膀,一手扶着腰上已经稍稍好些的伤处,在这洞穴中的昏暗光线里,慢慢的跟着冷慕诗的脚步走,近距离地看着冷慕诗。


  冷慕诗被他看得实在是不自在,她脑子还乱糟糟的,很多事情没有理清楚,但她清楚的是她并非突然如此……


  都怪萧勉,日复一日的让她不设防地接受了,到如今她想抽离,却被他浓稠的情谊胶住了双腿,迈不开半步。


  可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完成,她还有不得不走的剧情。


  冷慕诗实在受不了萧勉的视线,微微站定,指节顶着他的下巴转动他的脑袋,说道:“看路。”


  萧勉轻笑一声,当真老实地看路。


  这山洞越是朝里走,脚下的碎石越是多,他们俩一路走得磕磕绊绊,终于走过了易图和星洲说的漆黑山洞,见了前面一片豁然开朗的开阔地,两个人却在出口处陡然站定脚步。


  里面看上去十分的祥和安宁,到处都是言笑嬉闹的弟子们,这里繁花似锦树木茂盛,巨大石台之上,甚至还有延伸自顶端不知何处的瀑布。


  而他们头顶之上并无遮蔽,此刻确实繁星密布,是黑夜无疑。


  可这开阔地之中却光线亮若白昼,而这些光线都来自开阔地的岩石,好似每一块岩石都如长明灯一样散发着亮光,连在一起,可不就与白昼无疑。


  这倒也不算离奇,毕竟这秘境之中季节便与外面全然不同,遇见些许夜间能够照明的石头很正常,天地万物都是来自天道的馈赠,之前萧勉带她看过,连草籽也能发出萤火之光,冷慕诗站定的原因,并非是为这小天地的光亮。


  让她站定,不再往里走,让她觉得离奇的是,本该休息和运转灵力祛除魔气残留的弟子们,都在嬉闹玩耍,追逐欢笑。


  他们身上很多沾染着血迹,可见之前的伤处仍在,却好似不知道疼痛一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宁静祥和,愉悦欢欣。


  好像他们并没有遇见阴犀魔鸟的袭击,好像外面没有因为阻隔法阵开启,导致群魔乱舞的危机。


  这实在太诡异,冷慕诗和萧勉同时注意到不对劲,他们就站在未出洞口的漆黑处,没有迈入这片小天地。


  “我觉得里面好吸引人啊。”萧勉声音在冷慕诗耳边响起。


  “好像进去就不会疼了,也不会受伤……”萧勉正喃喃着,被冷慕诗一把拧在大腿里最嫩的那块肉上。


  她下手可不轻,拧了大半圈,萧勉疼得倒抽一口气,强压住嗓子里的尖叫,发出了急促尖锐的哼声,宛如被掐住了脖子的母鸡。


  “这里不对劲……”萧勉并拢双腿,用两条腿相互搓着去缓解疼痛。


  冷慕诗见他没有再出现那种和里面弟子如出一辙的迷离神色,这才道:“确实不对,应该是幻术,这片地方直通天幕,都没有遮蔽,却看不见一只阴犀魔鸟,明明我们距离山洞洞口也没有很远,那些阴犀魔鸟,几乎覆盖了整个低阶秘境的。”


  萧勉探出头四外看,两个人隐匿在黑暗山洞处,一伸手就能被石壁上发出的光亮笼罩。


  光和影应该是不可分割的,但是这里见光不见影,不会斜着照射,弟子们的身后也没有正常的影子。


  因此他们就站在那小天地的边上洞穴里,小天地里面的光,直得像是被刀切过一样,在洞口入口处戛然而止,照不到两个人。


  而冷慕诗视力极好,她看到连本该重伤的游子疏,都坐起来伸手,去碰身边一簇散发着幽幽光亮的野花。


  游子疏半身浴血,看上去伤势惨重,可他那永久性的死人脸,竟然是温和的,还带着笑意,他的指尖上,甚至停留着一只色彩鲜艳的蝴蝶。


  冷慕诗朝着真武寺的佛修看去,见他们面色尚且算寻常,不见沉迷,可佛修在集体念经,那本出口能杀阴犀魔鸟的经文,赤金色的字迹却飘在半空中,和那些花间飞舞的蝴蝶嬉戏。


  而号称擅长破除幻术的欢喜宗弟子们,倒是没有如其他弟子一样露出迷离神色,他们面色肃然地盘膝而坐,口中念念有词,一个手搭着另一个的肩头,似乎正在结阵。


  “欢喜宗弟子应该还有意识,我们得想办法让他们出来……”冷慕诗说,“这到底是什么幻术,这么厉害,连游子疏都没能幸免吗?”


  毕竟游子疏是他们中修为最高的,哪怕是受伤,也不该这般没有抵抗力。


  萧勉观察了半天,凝重地开口道:“遭了,这里可能是幻生狐的巢穴!”


  萧勉说:“可幻生狐是高阶历练阵里面的妖兽,怎么会在这里筑巢?这巢穴绝不是短时间能够筑成。”


  也就是说,早在这阻隔历练场的阵法破碎之前,这低阶的弟子历练场里,已经有了幻生狐。


  “什么是幻生狐?”修真界各种妖魔兽不知凡几,冷慕诗知道的很多,但也并非所有的都知道,她更多的时间耗费在能够接触到的妖魔兽身上,还有忙着炼丹和演化新的丹药。


  萧勉不一样,他为了能够帮上冷慕诗分辨草药和妖魔兽,藏书阁的书借一批还一批,看得十分多,都是关于草药和妖魔兽一类,因此他恰好记得这幻生狐的记载。


  萧勉侧头对冷慕诗说,“幻生狐但生来便是日重巅峰的修为,擅长幻术蛊惑,等同日重大能构建的幻境。”


  冷慕诗闻言心中一凉,萧勉继续道:“有幻生狐栖息的地方,就有幻生石,幻生石便如那些石头一样,能够散发出灵光,也是最浓郁精纯的灵石。早年间很多修士成群结队地带着法器去捣毁幻生狐的洞穴,为的就是它们洞穴里面的极品幻生石。”


  “但前提是……幻生狐必须先被引出去,否则就连天重修为的大能,也可能迷失在幻生狐和幻生石合力制造的幻境当中,被困死在里面。”


  “我看到了好多骸骨,就在那瀑布的下面,好多啊……大小不一,什么形状都有。”冷慕诗眯着眼看向了水下,那瀑布之下确实是森森白骨铺就。


  萧勉继续说,“幻生狐不主动攻击,但它们会引诱食物进入巢穴,它们什么都吃,且只吃活物。”


  “记载中它们将伤重濒死意志薄弱的其他妖魔兽引入巢穴,并且依靠幻生石中精纯无比的灵力治愈它们,再给进入洞穴的活物编织这世界上最美的幻境,最终将它们在极乐的状态下活生生吞噬。”


  “因此弟子们或许不是身上不疼了……”萧勉皱眉道,“可能是伤处真的好了。”


  冷慕诗说:“所以他们全都中了幻术……我想起来了!”


  冷慕诗一拍大腿,“易图和星洲之前进里面探路的时候,拿出了一只巴掌大的狐狸崽子,给冷天音玩来着。”


  冷慕诗看着萧勉说:“那不会是幻生狐吧?”


  两个人视线相对,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糟心。


  这可真是吃了没有见识的亏,但凡易图和星洲认识幻生狐,也不能引着三宗弟子,都跑幻生狐巢穴来。


  “那可怎么办?”冷慕诗说,“有小崽子就肯定有大的,我们得想办法弄醒弟子们,否则大狐狸回来了之后,我们不是要全灭吗?”


  萧勉按着伤处摇头,“幻生狐不群居,新生的幻生狐,会吃掉母亲和父亲,且只要我们不在幻生石的照射范围,应该就不会中幻术。”


  “吃掉父亲母亲?这是什么邪恶的狐狸?”冷慕诗恶寒的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萧勉唇色有些泛白,抿了下说:“我没瞧见那幻生狐的踪迹,你之前说幻生狐巴掌大,那应当是新生,新生总要睡很久,只要它睡觉不进食,弟子们尚且安全,我们设法把他们拖出幻生石的照射范围就好。”


  “那巴掌大的小狐狸保准是狐狸崽子……之前确实在睡觉,”冷慕诗说着,眯眼搜寻冷天音的所在。


  果然看到她坐在一处平台之上,正托抱着幻生狐,不知道是不是被那小狐狸影响,冷天音没有如其他弟子一样醒着沉沦在最美的幻境当中表情迷离,而是在抱着那小狐狸睡觉。


  易图就在她不远处抱着一棵树正啃呢。


  “你看那里,”冷慕诗指给萧勉看,萧勉受伤内息纷乱,五感自然下降,闻言仔细循着冷慕诗手指看,就看到了。


  “我用控魂丹试试。”冷慕诗说着欲直接将储物袋全抖了。


  萧勉却压住了她的储物袋,“将七百多颗死魂丹都抖出去,死魂太多了,恐怕惊醒幻生狐。”


  冷慕诗闻言顿了顿,说:“那就先试图唤醒那些对抗幻术还算厉害的欢喜宗。”


  说着她将储物袋中之前炼制的死魂丹拿出来,放出了一颗。


  正是夜哭郎平安。


  “姐姐,好久不见。”平安用胖乎乎的小手跟冷慕诗打招呼。


  冷慕诗点头,“你进去召唤那群红衣服的哥哥姐姐,让他们来这里。”


  小孩子的魂魄最弱,先试探一下。


  平安受到冷慕诗的驱使,听话地走进去,还感叹道:“这里好美啊。”


  “死魂不会也被蛊惑吧……”冷慕诗嘟囔。


  还真的被蛊惑了!


  眼见着平安撵一个扑蝶的女修叫阿娘,冷慕诗连忙将他召回。


  下一瞬,平安受到了拉扯,哭叫着不肯松开那女修,被冷慕诗收丹硬扯回来,塞进了储物袋和他真的阿娘作伴去了。


  “幸亏没有都放进去,”冷慕诗看着萧勉,“这可怎么办……”


  萧勉有些痛苦地换了个姿势,“也不奇怪,幻生狐吃活物,向来是连带着魂魄一起吃的,所以幻生狐的巢穴,鲜少被人知道。”


  毕竟知道的连人带魂都被吃了,无影无踪,幻生狐的巢穴自然泄露不出来。


  “等我好些,我去寻一寻影宗,”萧勉说着盘膝再度运转灵力,额头瞬间出现细密的汗珠,“你别急,那幻生狐太小,估计要睡很久,他们暂时不会有事。”


  萧勉说:“寻到影宗,说不定能够有办法。”


  冷慕诗看着萧勉,伸手搭在他的经脉之上,以灵力探入,很轻易地窥见他内息纷乱,越是急着冲散那缕妖气,越是乱。


  他急得不行,怕冷慕诗担心,抽回手不让她窥探,“我没事的,我一会就好了。”


  不肯吃五行丹,又要去外面群魔乱舞的秘境去寻可能已经出秘境的影宗,还要安抚她,可真是把萧勉忙坏了。


  冷慕诗看着他这样,不合时宜的就想笑。


  他能力有限,却为了不让她担心,装着能够搞定一切的样子,让冷慕诗心头热乎乎的。


  有时候人在危险无助的时候,甚至需要的不是一个真的能够挡住一切风雨的臂膀,而是一个愿意张开臂膀的人,哪怕那臂膀还细瘦得很,尚且抵挡不了刀风剑雨。


  冷慕诗伸手把萧勉的腰带给扯下来了。


  萧勉突然感觉到衣襟一散,顿时惊得睁眼,灵气走茬,内息更乱了。


  结果睁眼就见冷慕诗一把把自己的腰封也扯下来了。


  萧勉:……!


  “你这是……这是做,做什么啊。”萧勉一时间不知道是按住自己散落的衣襟好,还是按住冷慕诗散开的衣襟好。


  冷慕诗迅速把两个人的腰封系在一起,看着萧勉笑了下,“怕什么,不是喜欢我么……”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冷慕诗说着,用这腰封绑住了萧勉的一只手。


  萧勉:“可,可,我们,我……”他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明知道这状况不对劲,也知道冷慕诗突然的不可能……但是他还是在冷慕诗凑近他的时候,心跳如擂鼓。


  冷慕诗还故意道:“反正我们也出不去了,外面妖魔兽那么多,你出去就会被撕碎,影宗根本不知道在哪,可能已经走了,至于各派救援,来也要好几天呢……”


  冷慕诗把萧勉的手系得死死的,贴着他的耳边说:“不如临死前,我们玩一把刺激的,对不对?”


  萧勉脑子要烧起来了,和他的脸跟脖子一起,他抓住了冷慕诗的手腕,勉强压住心中悸动和妄念,声音有些发哑地说:“你疯了,是不是受到了幻生石的影响,我们现在应该想办法救弟子啊,我们……离这巢穴远一些,你就不会被影响了。”


  冷慕诗拉着绑着萧勉手的腰封,捆在了他头顶上一块突出的石头上。


  “不急,救人先救己。”


  冷慕诗看着萧勉,伸手弹了下他的鼻尖,“待会大可以放开了去想,这机会可不多……”


  “想什么?”萧勉一脸的迷茫。


  冷慕诗站起来,扯了扯萧勉手上和石头上的腰封,还算牢固,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萧勉说:“就想你现在脑子里想的事情。”


  接着一脚蹬在萧勉的肩膀,带上些许灵力和巧力,直接把萧勉踹出了漆黑的山洞出口,把他踹进了幻生石的照射范围。


  幻生狐洞穴的幻生石治愈了那些弟子们,自然也能治愈萧勉,他们救人之前,先自救。


  冷慕诗蹲在黑暗中看着萧勉腰腹的伤处,果真渐渐的不流血了。


  他的神情,也从惊慌寻找她的身影,逐渐迷离,最后慢慢躺在地上,呼吸越发的急促……


  冷慕诗挑了下眉。


  他又很轻地哼了一声,屈起了一条腿,双手抬起来,像是虚虚地环抱着什么人。


  冷慕诗:……呦吼,这幻境看上去还挺带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