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 第104章 第104章西装暴徒-过客鲸(2……

书名: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 作者:莫如归

    渔船的出现就像做梦一样,挺难以置信。

    然虎鲸们激的声音就回荡在耳边,他们欢呼雀跃,像是一群在操场放飞自我的孩子。

    “渔船!渔船!”

    “咦,亚历山大又说对,他没有乱说。”

    “那我们下次都听他的。”

    乔七夕麻:敢情你们先前都觉得我是忽悠。

    “真的找到。”说话的是奥狄斯,似乎只有和乔七夕相关的事情,他才乐于开口,奥狄斯对渔船没有什么执着,过亚历山大一语成谶,怎么看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小熊,我们去看看。”

    “啊?”乔七夕瞬间奔溃得,真是的,为什么连稳重的奥狄斯跃跃欲试,像个大孩子一样:“奥狄斯,你对掀翻渔船有兴趣吗?”

    “还好,过他们没有我,掀翻渔船。”

    有时候奥狄斯挺疼伴的,明明他是智商最高的一位,却偶尔配合伴们做蠢事,比如现在…

    原来如此,是对伴的纵容啊。

    乔七夕莫名感起来,是,他们只是一群虎鲸已,放肆地做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错?

    为什么要阻止?用阻止!

    “渔船,我们来!”巴拉拉他们已经靠近渔船,正兴致勃勃地在路讨论作战计划,a觉得应该这样,b觉得应该那样,果就是吵得可开交。

    团长就很生气,觉得这些光吃饭长脑子的家伙造反,他大喝一声:“以前都是我决定的!”

    失态他抱歉,只能怪巴拉拉太可气,净出些馊主还觉得自己特聪明。

    “可我们是第一次攻击渔船,艾利欧你没有经验,你能保证成功吗?”巴拉拉挺委屈的,他只是发表一下自己的见,希望被采纳。

    “失败很正常。”团长说这句话的时候,乔七夕猜他可能正在翻白眼,单纯按智商来说,团长确实有资格鄙视一出是一出的巴拉拉:“你的主漏洞百出,毫逻辑。”

    “你试试怎么知道?”巴拉拉嘴硬,就像被踩到痛脚,理直气壮地胡搅蛮缠:“我觉得我提出的主成功率更大。”

    “我觉得我的更大。”

    “我的更大——”

    单纯听声音言…乔七夕觉得他们更像是在比谁的声音更大,额,过他已经习惯,这就是虎鲸吵架的方式,要么比谁更大声,要么比谁更强。

    “唔,你们吵。”埃迪弱弱地劝架,从来跟伴打架的他,既害怕战火烧到自己,又秀一下智商:“为什么问问亚历山大呢?”

    “就是。”嘉里虽然挺看团长狂揍巴拉拉,过现在来说还是渔船更吸引他,以有机再看巴拉拉倒霉。

    达成共识的abcde,异口声地呼唤乔七夕:“亚历山大!你快来,渔船要跑!”

    “放吧,渔船跑的。”已经听他们吵一路,乔七夕来到目标附近,将脑袋探出水面窥探情况。

    被虎鲸们看的渔船大,至于有多大,乔七夕好形容,自从他自己长到三四吨以,他对体积的概念已然扭曲…

    渔船的人类却觉得自己的渔船挺大的,当他们看到远处的虎鲸背鳍,立刻发出起哄声。

    “是虎鲸,他们干嘛?”听起来好像担虎鲸袭击自己的船,众所周知,虎鲸鲜少这样干的,更何况他们的船小。

    “真走运,有他们在鱼都跑光。”有经验的捕鱼人高兴见到虎鲸,他们又是观光的游客,他们是靠捕鱼为生的人罢。

    经常能见到一群一群围过来偷鱼的虎鲸,已经稀罕。

    “那怎么办?我们好容易才找到这个地方。”这里有很多鱼,他们刚刚撒下一网。

    “快收网吧,然鱼都被他们吓跑。”

    乔七夕听到他们用英文交流,连忙通知自己的伴们注:“他们在收网,等他们的鱼被吊甲板,我们就冲,为自保,他们把鱼扔下来。”

    至于船翻,那就看天!

    西装暴徒们没有见,他们觉得乔七夕的主听起来很完美,一副成功的样子。

    “我觉得可以。”巴拉拉说。

    “我觉得可以。”嘉里说。

    巴拉拉:“嘉里,要学我说话!”

    乔七夕扶额,感叹一声,好活泼啊:“开始收网,你们捡漏吗?”

    俗话说漏网之鱼,捕鱼人收网的时候有很多鱼挣扎着跑出来。

    “唔…算吧?”大家兴致缺缺,好像志在鱼?

    那你们究竟诉求是什么呢?!

    就是为玩人类的态吧?

    船,一大包鱼被缓缓地吊起来,船的捕鱼人露出丰收的笑容:“wo!收获错。”

    这就算,他还对着海洋里的虎鲸们竖一根中指,似乎在说:看老子怂你们?

    乔七夕都惊呆,是,这素质…

    “他在做什么?”好奇满满的埃迪询问,对于人类,他知道一些知识,听说人类特喜欢虎鲸:“亚历山大!他是跟我们玩吗?”

    “看起来像。”达亚一向是挺敏感的一头虎鲸,他从这群人类的声音中没有听到太多的友善。

    确实是哎。

    乔七夕没有说什么,但他的中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凭什么呀?

    ,他能惯着这个骂人的家伙。

    当然,他的回击很轻,只是冲过去用尾巴溅起一滩浪花,淋那个人一头一脸。

    “法克……法克!”那个人惊呆,回过神来一直骂。

    他的伴们则在旁边哈哈大笑,用语言奚落被虎鲸戏弄的事,甚至还拿出手机拍他,说要把他放face。

    “法克!”恼羞成怒的年轻人四处找找,从水桶里拿出一只一次捕捞来的海龟,朝离自己最近的虎鲸扔去。

    虎鲸们一阵惊喜:“人类真的扔鱼哎!”

    过仔细一看,却发现是一只海龟,他们感兴趣地用尾巴扇飞乌龟:“要海龟要海龟,我们要鱼。”

    乔七夕奈:他是在戏弄你们呀!

    真的太可恶。

    “我喜欢他。”奥狄斯来到乔七夕边,停留一下,就向船冲过去。

    站在船边比中指的年轻人,自己正演得高兴,忽然却觉得船一晃,他嘴里的那句‘法克’还没说全,人就掉进海里。

    扑通一声,周围的虎鲸们都愣一下,过马又恢复兴奋:“要开始吗?”

    “掀翻渔船,快。”他们再管那只可怜的海龟,通通开始攻击渔船,一时间整艘渔船在海面摇摇晃晃。

    乔七夕的第一法,捞人,可他发现那个人游泳,且可能对自己利,唔,那就犹豫一下下,要等半死活的时候再捞?

    船的人类很着急!

    “有人落水,有人落水!”

    一时间乌拉乌拉,又有很多人从船舱里出来,开始营救掉进水里的事。

    时还要稳住摇晃的船。

    有人在骂:“这他妈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额,是一群虎鲸在攻击我们的船,老板。”工人丧丧地回答。

    “虎鲸为什么攻击船?”渔船老板说:“你当我是傻子?”

    他在海做捕鱼生这么久,从来没有遇见过虎鲸攻击渔船的经历:“肯定是有原因的,快说!”

    其中一个工人终于老实交待:“某某对那些虎鲸比中指算吗?我觉得这样很荒谬。”如果遭遇攻击真的是这个原因。

    “你们更荒谬,天呐,竟然…”渔船老板觉得他们,简直变态。

    再说说落水的那个年轻人,掉进水里的他慌得一比,差点儿就忘自己游泳!

    直到呛几口海水才起来划手脚,时他害怕极,因为一群虎鲸环绕着他,啊啊啊!

    刚才被他骂过的虎鲸咬死他吗?

    当其中一头虎鲸向自己靠近,吓得年轻人都快哭,他悔。

    过对方没有咬他,是将他托出水面,让他至于在冰冷的海水里泡着。

    否则这么冰的海水,肯定要对方的半条命。

    青年瑟瑟发抖,两眼呆滞,回过神来待在虎鲸背的他,呐呐地道歉:“对起,对起。”

    以及:“谢谢…”

    热闹的海面,巴拉拉他们还在摇船,使出吃奶的劲儿,却发现还是能把船掀翻。

    “,这条船太大,我们掀起来。”跟着尝试几次,达亚就得出结论,这样是可能成功的:“是谁选的这条船?”

    这个问题没有谁回答得来。

    “反正是我。”abcde辜地撇清自己。

    “没有谁,好容易出现一条渔船,大家都高兴疯,所以是谁的责任。”乔七夕害怕他们又吵起来,于是赶紧下定论,实际他表达的是:当蠢事已成定局,没有一头虎鲸是辜的。

    还待在乔七夕背等待援救的年轻人,听到虎鲸发声,吓得一惊一乍。

    这是重点,重点是…

    “啊,你的手堵住我的换气口——”乔七夕哭,好在他现在还能憋得住。

    几分钟,船的软梯放下来,青年哆哆嗦嗦地爬□□。

    “噢……”船的人类都看到,一头虎鲸托着他们落水的事,就像海豚一样乐于救人。

    这时,虎鲸对渔船的攻击宣布全面停止,人们更加确信,是他们的谩骂和嘲笑激怒这群虎鲸。

    其中一些人感到脸红羞愧,因为确实是他们做的对。

    他们应该抱怨虎鲸偷鱼,没有哪条法律规定虎鲸能吃海洋里的任何一种鱼。

    却有法律明文规定,他们人类有些鱼是能捕的。

    “嘿!大家伙们,谢谢!”渔船老板朝船下挥挥手,这头虎鲸帮他的大忙。

    为感谢对方,渔船老板还挺慷慨,给他们扔少鱼。

    巴拉拉他们正好撞船撞饿,看到鱼眼前一亮:“亚历山大又说对,他们真的扔鱼。”

    被吹天的亚历山大总觉得整件事情有点对劲,但是又出哪里对劲,算算,吃鱼。

    最初完成第一撞的奥狄斯,看到大家满足地吃着人类的鱼,似乎挺满这个结果,虽然渔船没有翻。

    人类的鱼网中有一些鱼非常普通,奥狄斯目斜视地掠过,看得出来他的口味比较刁钻。

    其他虎鲸一样,吃个几分饱就撤,他们吃得过瘾,提议去吃鲨鱼。

    奥狄斯没有回应,有时候这种话他们一天要嚷嚷几百次。

    “亚历山大肯定吃鲨鱼。”嘉里非常鸡贼地问道:“亚历山大你说对吧?”

    被当做工具鲸的亚历山大:?

    我是,我没有。

    你们吃鲨鱼就去抓,要扯我的大旗!

    可是扯他的大旗,这个计划注定要泡汤。

    慢条斯理吞下几条味道错的鱼,奥狄斯似乎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他靠近乔七夕疑惑地问:“小可爱,你吃鲨鱼吗?”

    乔七夕一愣,这么劣质的话术,为什么奥狄斯还信。

    过说真的,奥狄斯一本正经地喊他小可爱的样子,满满的反差萌…

    “你说呢?我都可以。”乔七夕说。

    奥狄斯眨眨眼,忍住侧过头去亲吻伴侣,虽然只是一触即离,为表达自己的好情。

    周围有很多双眼睛看着,且都散发着八卦的光芒,似乎恨得他们当场就滚两圈…乔七夕自在地腹诽:你们这群单鲸看什么,没看过谈恋爱吗?

    哦,好像是,这群断情绝爱的西装帅哥日子过得热热闹闹的,似乎都需要谈恋爱。

    这又是什么原因?

    去抓鲨鱼的路,乔七夕忽然对他们的感情生活充满兴趣,于是悄悄地问奥狄斯:“嘉里他们,为什么谈恋爱?”

    ‘恋爱’这个词汇,他对奥狄斯解释过,形容的就是他们现在的情况。

    奥狄斯应该能回答的来吧?

    “他们。”奥狄斯说。

    乔七夕懵懵,其实没有明白,过没有再问。

    看着一群虎鲸扬长去,渔船的人类松一口气,今天的遭遇实在是太惊险。

    其中有人将画面都拍摄下来,是单纯为发布,实际这些资料非常珍贵,可以卖个好价钱。

    比如卖给新闻社。

    果然这位捕鱼人一五一十的爆料卖个好价钱,且大力赞扬自己的老板、宣传自己工作的渔船。

    太聪明。

    几天老板看到新闻仅没有骂员工,反还给一笔奖金,因为这是他和他的渔船第一次报,且还是一份主流报纸!

    对虎鲸竖中指的年轻人:你们没有。

    报纸发之,这则新闻成当月最受欢迎的新闻榜首,在网引起一轮又一轮的讨论。

    要小看这则新闻,其中有太多可以讨论的角度。

    每个角度都是相当严峻尖锐的问题。

    第一,海洋的生存环境,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保护工作刻容缓。

    第二,人类应该怎么做才能和保持一个平衡、和谐的关系?

    等等等,关这些问题的各界人士都发表自己的看法,虽然一定能够对眼前的情况造成多大的影响。

    当然乏一些人类表示:关生存是圣母发作,这么有爱,那平时吃肉吗?鸡鸭鹅是吗!

    相信很多爱的人,在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一时之间找到适合的话来反驳。

    那就需反驳,坚信自己的信念就,但凡跟这种人多说一句,都是自己输。

    几头撞渔船又扬长去的虎鲸,知道自己哥几个报,且彩色的照片就登刊在头版头条,几乎占据半个版面。

    亚历山大:彩色照片?我哦,但是我们配。

    几头种类都一样的虎鲸群相当好辨认,只差在脑门贴着‘我们很特’的标签,曾经追踪过他们的组织,根据捕鱼人给的地理位置,又再一次跟踪到他们的踪迹。

    这一群破天荒攻击渔船的过客鲸,之前去一趟北冰洋,但很快又从那里退出来,原因明。

    许他们适应那里的水质和食,近10年内,北冰洋确实很少再流入外来的虎鲸,这是个事实。

    人们非常欣慰地发现,包含三种类型虎鲸的小团体,相处得格外和谐,现在他们一路往南太平洋去,按照他们吃喝玩乐的速度,大概在七~八月份的时候抵达。

    被拐进这个群体的南极小虎鲸适应良好,这得益于奥狄斯对他的细照顾,只过跟拍几天,人机就拍下奥狄斯在岸边抓到海豹,立刻转交给隔壁的小虎鲸。

    还拍到他教小虎鲸使用搁浅术,用活的海豹当工具,每次海豹将要逃脱,奥狄斯又把对方叼回来。

    反反复复,像个父亲一样有耐。

    要是解情况,根本看出来奥狄斯面对的是自己的伴侣。

    用**做练习,连亚历山大都觉得好残忍啊,还是直接吃吧,要搞豹豹的态。

    “你饿吗?”奥狄斯好笑。

    “是…我觉得还是用海藻练习吧。”乔七夕眼珠子到处乱转,很快就在海面找到一块大大的海藻,决定就用来练习!

    “随你。”奥狄斯没有见,随大家都看到他,傻乎乎地陪着亚历山大用头撞海藻。

    “……冲呀!”乔七夕找好角度一把窜过去,狠狠地张嘴咬住海藻。

    蹲在岸的一群海豹:“……”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 m.w.com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