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初恋暗号 第 16 章(盛厘,你有病吧?...)

书名:初恋暗号 作者:陌言川

  回去的路上, 圆圆小心翼翼地问:“厘厘,你们真的有暗号啊?”


  盛厘靠在椅背上看手机,没抬头:“有啊, 但不能告诉你,这是我跟余驰的秘密。”


  圆圆嘀咕:“我也没问是什么呀。”


  谁知道是不是什么十八禁,不可言说。


  圆圆转头看她,又小声说:“就是那什么……暗号可能也不太安全, 你们要见面, 还是我来打掩护更安全……”


  “这是情趣你不懂。”


  “……好吧,我单身狗, 我不懂。”


  今天拍了一天戏,盛厘这会儿才有空刷刷娱乐新闻,她上微博看了看封煦的瓜, 这家伙大概是要被冷藏一段时间了。


  她看到了一条高赞评论。


  【封煦要是被冷藏, 那最高兴的应该是路星宇吧,路星宇上次那个代言不是被封煦截胡了吗?这次封煦被冷藏,那之前那个代言说不定路星宇又能接手了。】


  底下的回复也很精彩――


  【路星宇约-炮-睡-粉私生活混乱,被曝出来好几次了,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吗?只能说容桦公关厉害,每次都能洗白白, 不过也只有粉丝信了, 路人缘差的一哔。】


  【房子是塌了一个又一个,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干干净净的弟弟,让姐姐好好疼爱一下呢?】


  【圈子太乱, 没有。】


  谁说没有?余驰不就干干净净的吗?


  余驰除了长得好之外, 身上可营销的点太多了,要红要爆那大概只是时机问题。前提是, 他愿意进这个圈子,愿意演戏,以及有个能力过关的经纪人。


  那个姜南,就算了。除了眼光好,觉得余驰能红之外,没一点可取之处。


  电梯抵达十楼,盛厘刚回到房间,余驰就把他出租房的地址发了过来。


  竟然真发来了。


  盛厘乐了好一会儿,给他回了一条。


  盛厘:【好,等姐姐去临幸你。】


  余驰没搭理她。


  盛厘洗澡的时候一直在琢磨,如果刘导真的要试镜选‘杨凌风’的话,她要怎么说服余驰参加试镜呢。她还是不相信余驰真的不想演戏了,如果他真的非常确定自己想要什么的话,就不会在她问他想选那个专业的时候,随口说:“计算机吧,热门。”


  他对剪辑影视剧很有兴趣,剧组的枯燥有时候连她都受不了。


  但余驰能在剧组呆一整天,并不见烦躁。


  最重要的是……


  手机忽然响了,打断了盛厘的思路。


  是容桦打来的。


  她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洗漱台上,对着镜子护肤。


  容桦一向不说废话,开门见山道:“我准备让路星宇去剧组试试杨凌风这个角色,如果能定下来,你在剧组正好能看一下他。他最近风评有点差,回头剧播了,可以捆绑你……”


  “容姐,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帮再帮那家伙当洗白剂了。”盛厘飞速打断她。


  从容桦签下盛厘和路星宇开始,公司就一直把两人捆绑在一起营销,什么师姐弟情深,一起成长一起红,姐姐好关心弟弟,弟弟对姐姐真好等等。


  两人还有好几个超话,粉丝们磕得飞起。


  其中最壮大的当属两人的CP粉,盛厘有一次好奇点进那个超话看了一次。好家伙,竟然还有人给她和路星宇写了九宫格的小-黄-文。


  随便扫了一眼,她就觉得自己脏了。


  当下点了举报、举报、举报……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觉得她能看上路星宇呢?


  那个垃圾种-马渣男。


  她又不瞎!


  去年有一次,两人不幸进了同一个剧组,路星宇把炮-友带到酒店,当时他就住她隔壁。因为狗仔偷拍的距离有点远,像素也有点模糊,加上那个炮-友背影跟她还有点像。容桦手下的公关团队愣是发了通洗白通稿,说那不是炮友,是师姐弟俩订了宵夜回房间,两人一起吃了个宵夜而已。


  去他妈的宵夜,盛厘气得要死,当晚就发了一条微博。


  那条微博只有几个讽刺专用的[微笑]表情包,本来她粉丝带的节奏是“滚,别来沾我们盛白雪,女儿就是雪白雪白的,容不得你路狗来玷污”,后来混进来一批洗白的职业粉和CP粉,节奏变成“天天偷拍,偷拍尼玛啊偷拍,他们一起长大相互扶持了好几年,一起吃个宵夜也要拍”。


  要不然怎么说容桦厉害呢,她手上资源多,手下的公关团队也真不是吃白饭的。


  盛厘给路星宇当洗白工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她不是容桦一手捧起来的,她早就翻脸了。


  “我不想跟他一个剧组,这个角色当时你还嫌番位低呢,怎么现在又让他接了?”


  容桦对盛厘和路星宇的定位都比较高,盛厘这三年接的电视剧几乎都是女一号,偶尔客串一下出彩的角色。路星宇虽然混蛋,但演技确实不错,这两年容桦就没给他接过四番的角色。


  如果容桦插手了,那这个角色百分之八十估计就要落到路星宇手上了。


  她还想让余驰去试试呢。


  盛厘的合约还有一年不到,如今她人气很高,又没什么黑点,容桦今年年初就开始跟她谈续约合同了,所以现在她的态度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强硬。


  “这个角色还不错,能吸粉。”容桦叹了口气,语气微缓,“那就这样吧,刘导要试镜选人,我不插手。让路星宇去试镜,刘导用就用。”


  盛厘皱眉:“那路星宇愿意?”


  那家伙才是真的拽,还爱装逼耍大牌。


  容桦冷笑:“他惹了那么多麻烦,还有什么人权?”


  盛厘一阵心累,懒得再多说。


  第二天,刘导就喜滋滋地跟盛厘说:“叫了几个小鲜肉来试镜,就定在明天。厘厘啊,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来看看,毕竟跟你对手戏最多。”


  当时魏城也在旁边,盛厘看了他一眼,才对刘导笑道:“好啊,不过导演,我能推荐一个人吗?”


  “路星宇啊?他也来。”刘导说,他没把魏城和盛厘当外人,“他颜值和演技都在线,最开始我就想用他来着,不过这个角色对他来说番位低了,容桦直接给否了。他最近风评不太好,也太不稳定了,就跟个□□似的。我就怕……就实话跟你们说,我就怕他哪天搞个大新闻出来,回头要是被抵制封杀,那戏份又那么多可怎么办?AI抠图吗?”


  刘导神色有些挣扎:“不过我确实挺中意他的,要是没人表现得比他好,那就……也还是他吧。”


  盛厘忍不住笑了声:“我说的不是他。”


  刘导好奇:“那是谁?”


  “我家余助理啊。”盛厘笑盈盈地说。


  “谁?”


  刘导以为自己听错了。


  盛厘说:“余驰。”


  她看了一眼魏城,眼神透着求助讯息。


  魏城愣了一下,很快笑了笑:“刘导你还记得《花杀》电影里面,演我小时候的那个小男孩吗?”


  “记得,小孩演技不错,他现在长什么样了?有在演戏吗?”刘导有些疑惑,“好像没这号人了,他叫什么名字?”


  “就是余驰。”魏城往休息区那边看了一眼,“他这几年没什么作品,但小时候挺有天分的。而且现在外形条件这么好,如果他也想试试的话,不如给他一个试镜机会?”


  刘导愣了愣,转头看向余驰:“这小孩长得是很不错,你一说,外形和气质确实很适合……”


  盛厘连忙说:“那刘导你是同意了?我去问问余驰。”


  只是个四番的试镜而已,刘导当然说没问题。


  晚上吃完饭,有二十分钟休息时间,盛厘趁着这个时间把这件事跟余驰说了。余驰想也不想,就拒绝道:“不去,我说了我不想演戏。”


  “你不是不想演戏,你是不想让你后爹后妈和姜南如愿,不想受他们的控制,也不想当他们的赚钱工具。”盛厘目光盯着他,“你小时候宁可断手也不想去演戏,抱的也是这样的想法吧。”


  余驰正低头回班主任信息,闻言手一顿,抬头看她:“不是。”


  盛厘靠近他,轻轻说:“你是……我知道你是。以后跟着姐姐,姐姐保证,没人再强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也没人给你接破烂剧本。”


  余驰斜眼睨她,轻嗤道:“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盛厘:“……”


  她这不算强迫他,她是在帮他。


  “我跟别人不一样。”盛厘看了眼在门口望风的圆圆,又靠近他一点,“姐姐在追你,要是你从了,那你就是姐姐的男朋友了。”


  余驰往后靠,躲开她的气息,锁掉手机。


  盛厘转头,看他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有点没招了。


  她想了想,摸出手机。


  点开微博,找到她跟路星宇的CP超话。


  忍着恶心,找到几张她跟路星宇的小-黄-文,保存图片。


  再点开微信,一股脑,全部发给余驰。


  盛厘给你发了一张图片。


  盛厘给你发了一张图片。


  盛厘给你发了一张图片。


  ……


  余驰看了一眼被盛厘刷屏的屏幕,抬眼看向盛厘:“你发的什么?”


  盛厘叹了口气:“你自己看。”


  余驰:“……”


  那几个图全是密密麻麻的字,网速有点差,图片又大,余驰随便点开一张,转了一分钟才转到80。


  他有点不耐烦,什么鬼东西?


  图片终于转完了,余驰把图片点开,放大,用他那过目不忘的眼睛扫了一眼……


  三秒后,他咬牙切齿地踹了一脚盛厘的椅子:“盛厘,你有病吧?让我看你跟别人的小-黄-文?”


  盛厘不慌不忙地扶了下桌子,微笑道:“如果路星宇进组了,那大概就是CP粉的狂欢了,CP粉写手大大大概每天都要写三万字我跟他的小-黄-文来庆祝。”


  “CP超话粉十来万,十来万的粉丝都能看到。”


  “你忍心让姐姐受这种委屈吗?”盛厘靠近他耳边,低低地说,“姐姐不是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