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家山头通现代[六零] 发展(三更合一)

书名:我家山头通现代[六零] 作者:香酥栗

  


  有时候啊, 喜讯这个东西,就像是互相说好了的,大家商量好了, 就一起蜂拥而至。


  今年本地的文科状元出自于他们补习班, 而今年中考的第一名,竟然也出自于他们的补习班。宝珠趁热打铁, 跟他们的家长连同本人签约了形象, 不仅退还了他们在补习班的费用, 还格外给了一千块钱的奖金。


  而他们的照片都挂在学校的宣传牌上, 同时还有大条幅的加持。


  高考的李梦家里条件不错, 可是因为她报的科目多, 家里也是挺紧巴的,这次所有费用都退了,她还拿到了一千块。不仅如此,她在作文班学了大半年,投稿还成功好几次,可以说是赚大了,她觉的学校虽然贵, 但是对她帮助很大, 这次自然是乐意的。而中考的男孩子家里很困难,他成绩很好, 但是偏科严重,文科格外不行。而这次他们家也是狠了心才给他补习了语文, 没想到真的有用。他拿到退款和奖励的时候,他爸还哆嗦着念叨:“老话儿说书中自有黄金屋, 没想到,这读书真的能挣钱。”


  这两个都格外的高兴, 而其他人也高兴啊,接连几天的功夫,他们补习班就收到了六七个锦旗。这基本都是学生家长送过来的,宝珠是第一时间安排人统计成绩了,但是有的人收到录取通知书比较早,也有的比较晚,所以还是有差距,到最后,合计了一下,竟然发现他们学校冲刺班的通过率,竟然达到百分之九十了。


  而精讲班也达到了百分之六七十以上。


  普通班高一高二的同学多,高三的其实不太多,不过成绩也是可圈可点的。


  这还仅仅是大学生,考上大专的如果也算上,那成功率就更高了。


  能吹自己的时候,宝珠可从来不含糊,立刻就张贴了大字报。本来他们补习班就被关注的比较多,加上还有学生彼此之间的交流,结果导致他们二期班直接人满为患。


  一听到这个学校这么有用,多少望子成龙的家长的疯狂了。


  平日里啊,只觉得大家好像也没多少钱,但是这个时候给儿女花钱,就觉得钱好像不是钱了。


  报名上,一定得报名上。


  甚至有人托关系拖到了宝珠他们班主任那里,搞得双方都无言以对了。不过招生的火爆倒是让宝珠完全没想到,她想到会很好,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好。


  在各方面的成绩出来的时候,她就加开了几个班,但是没想到啊,仍旧不够用。


  说来也是,别看宝珠他们这边都人满为患了,但是倒是没有别的补习学校开起来。这时招娣在私下里就跟李建棋感慨,这就是有技术含量和没有技术含量的区别。


  开一家补习班没有什么,但是要找到好的老师,就很难了。


  而田宝珠补习班的招牌之一就是她自己,真是别人没有办法复制的,即便是眼馋,也不可能挖人。挖人可以,但是总不能挖人家老板吧?


  再一个,田宝珠给工资应该很高,他们学校的老师本来就是她的同学,工资又很高,一般情况下真的很难让他们跳槽。


  所以,能够与宝珠他们媲美的补习班,还真是没有。


  因为人才难得。


  想要聚拢一群人,就更难得了。


  而他们做生意就不一样了,他们卖头花挣了钱,转头儿就有人也卖头花。


  他们卖包包挣钱,转头又有人跟上了。


  虽说这个有他们设计的理念在其中,但是现在又不讲究这个,别说现在了,招娣是知道的,她重生之前,还是这样呢。


  所以她感慨:“你看人家,再看看我。”


  李建棋倒是挺直白的:“你日子也挺好的,这不是挺赚的?”


  招娣笑了笑,心中苦涩自己知道,她不过是借着重生的优势罢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优势再降低啊。她说:“我想毕业之后去深圳。”


  李建棋惊讶的看她。


  招娣:“看情况吧,你……毕业之后怎么打算的?”


  她认真看着李建棋,李建棋:“我会留在首都。”


  招娣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这才是李建棋啊,他本来就不可能跟她走的。想到这里,招娣也笑了笑,说:“那我们都得努力了。”


  李建棋:“嗯,对了,你家盼弟找到了吗?”


  招娣摇头:“没有,随她吧。”


  “以后真的不回去了?”


  招娣冷笑:“回去什么?那家子是什么狗东西?”


  五一的时候,老家竟然破天荒的发来了电报,说是田奶奶受伤了,要让想弟回家照顾一下,招娣看到之后气血上涌,恨不能杀了这一家子。她知道,这是为了骗人回去,因为,根本不是什么受伤,而是盼弟跑了,他们想让想弟回去替嫁。


  上辈子就是这样,这辈子,她都带走了弟妹,没想到还是这样。


  招娣简直气的狠了,差点昏过去。


  她坚决不会让人回去,也没理会老家,因为她发现,不管她给多少,都是没有用的。也是这个时候,她跟那头儿撕破了脸,她更是一次性还了田奶奶的钱,不是直接寄过去,而是寄到县里的,找了她以前跑黑市儿的一个下家,招娣以五百块钱感谢费为代价,顺利解决了此事。


  这一家人别看对几个孩子刻薄,看到一班大老爷们登门闹事儿,还是很怕的,也拿回了所有的欠条。


  招娣原本采取的是花钱买清净的怀柔政策,现在才知道,根本不行,那家子贪得无厌。正是因此,她才破釜沉舟。


  以前田家在村子里很得意的,毕竟招娣给钱,但是这次一群人上门,村里人可没有人帮忙,人家上门“还钱”拿借条,也不是真的闹事儿,还钱,还不行吗?


  这个时候村里人也在背后骂这家子缺德,说什么最疼这个孙女儿,其实哪儿啊,这供人家读书,可是写了一堆欠条的。就这,人家也顾着这个家。


  可是呢?


  他们竟然想用孙女儿换钱。


  招娣找的那些人都是以前混黑市儿的,都不是什么讲究人,把他们家那些狗粑粑事儿倒了个底儿朝天。


  可是招娣找的人没闹事儿,只是“坚持”还钱要欠条,盼弟说的那户人家却不干了,非要上门要人要赔偿,两家打了好几场呢。闹来闹去,竟然给老太太气的中了风。


  现在两个儿媳妇儿都不拿她当人呢。


  招娣虽然没有回去,但是也从别的地方知道了这些,心里真是格外的爽快。


  “那这介绍信不是半年一次……”


  招娣冷笑:“每次需要,我就找人登门,他们不配合,人就不走,我看看他们怕不怕!”


  李建棋:“这样倒是也好。”


  招娣:“我以前,就是太好说话了。”


  李建棋倒是不这么想,他说:“我觉得你以前那么做也没有错,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你就是不容易脱离家里。现在情况不同的。”


  招娣看着李建棋,心中泛起丝丝涟漪。


  这个人真的很懂她,可惜,他不会喜欢她。


  人都是有感情的,招娣其实对李建棋有些意思的,虽然她说过自己不想再嫁,但是感情是控制不来的。不过,李建棋不愿意。


  关于李建棋的心思,其实招娣看出了几分,也许别人看不出,但是谁让她喜欢李建棋呢,总是能看出来几分的。她知道,李建棋也不会如愿的,所以他也从来没想说。


  大概是都“求而不得”,招娣反倒是能平心静气的把他当好朋友。


  “还是赚钱吧。”招娣这么感慨了一句。


  李建棋点头:“你说的对。”


  说的再多,没有赚钱重要。


  只有这个事儿,才是能够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对了。”李建棋看向了招娣,说:“关于老田家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别跟宝珠说。她这边忙的要命,别让她操心了。”


  招娣:“这我知道。”


  两个人达成了共识。


  其实他们不知道啊,他们不说的事儿,其实人家也是知道的。


  宝珠早就知道的,宝乐这个人其实也有隐藏八卦基因的啊,老田家不好,其实他们还挺高兴的。他对田家可没有什么感情,所以跟看热闹没啥区别。


  不过看过了热闹,日子总是要正常过的,宝珠这头儿紧锣密鼓的增加了课程,现在学校所有教室都用上了,明明五层的小楼,光是教室就有将近三十个,现在各个都满满当当的,几乎全天午休,搞得他们许多老师都觉得,只有回学校上课做学生才是真的休息了。不过,这种事情是痛并快乐着。


  谁让,他们上课越多,挣钱越多呢。


  田宝珠这里的合同是两种,一种是针对她的同学,基本都是按照毕业的年限来算的,每个月基础工资五块钱,但是上课多是有提成的。这部分算是绩效工资。


  他们学校讲课做多的一位,他比较勇,光是暑假那个月就挣了三百六,给他自己都吓蒙了。要知道,他妈是个工人,一年才挣这么多。


  别看看起来五块钱真的很少,但是绩效工资这部分比重真的很大了,基本上,他们所有人,平时每月能挣个五六十。要是赶上寒假暑假,最少的人也有二百了。


  基本上,过了三百的也占很大一部分。


  而另外一种合同就是针对老陈这样能坐班的老师,这样的老师是五个,都是老陈介绍来的。别看政策变动了,但是当时好多受过苦的,却已经草木皆兵,生怕政策在变化,所以再回来重新分配之后,也有不少人假托身体不适,坚决不再回学校了。谨小慎微的过着生活。


  但是这眼看两年了,似乎是稳定了下来,而政策越来越多,年初的时候还开放了回国探亲,至于小面额交易更是允许了一段时间了,一切都在向着更好发展。


  正是因此,有的人在家有坐不住了,再一个,在家也是坐吃山空。


  老陈干的风风火火,少不得让人羡慕,一来二去,老陈就介绍了几个旧识过来。老陈的朋友可没有年轻的,最年轻的也四十了,不过都是些很有才华,早期就受过优良教育的人。


  这一部分人宝珠开的基本工资是二十,但是他们需要坐班,宝珠他们这些年轻老师平日里都要上课,补习班平日里也只有晚课和周末课程。


  这不仅仅是为了配合他们这些老师,也是因为学生白天自然要在学校的。


  所以这世间倒是合得上,不过宝珠还是安排了人白天上班,平日里白天有人咨询课程或者有学生来问题,都可以有人解答。自然,这几位老同志也是有绩效工资的。


  在新岗位上散发新的热情,而周遭又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倒是让大家也干的热火朝天。


  万事开头难,宝珠的已经过了最难的时间,培训学校也渐渐上了正轨,八零年的夏天,宝乐果然顺利的考上了大学,成了宝珠同校同系同专业的师弟。


  戚玉秀虽然在县高做门岗干的也挺舒适的,但是这次儿子也考上了大学。现在的政策是只要考上大学户口就必须迁到大学所在地,这是为了方便人口管理。


  宝乐迁走了,戚玉秀也把户口迁走了,现在是个有房子可以落户口的年代。


  户口千难万难,但是如果有房子,总是好说的。这看起来很简单的,但是在这个念头想买一个房子却是千难万难的,戚玉秀是占了宝山的光。


  当然了,就算没有宝山爷爷的赠与,她们家也是买得起房子的。


  宝珠的补习班是很挣钱的,买一个房子还是很轻松的。不过戚玉秀倒是没有着急,他们家做事儿惯常沉稳。


  戚玉秀倒不是说没有任何的骨头,只会依附儿女,只不过啊,打小儿孩子都在身边,戚玉秀是不想分别的太远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就决定也跟着儿女去首都。


  只不过,戚玉秀倒是没想着去帮宝珠,她没读过很多书,认字儿和算数儿都是后来学的,过去也没啥用处,倒是不如做点自己擅长的事儿。


  不过宝乐以省理科状元的身份考上大学,倒是给宝珠帮了不少忙。


  他一拿到录取通知书来到首都,就被宝珠抓了壮丁,自家弟弟不用,那不是傻?


  宝乐试讲了两节课,就得到了很多家长和学生满意,报名转化率很高。虽然宝珠他们学校现在生意特别好,几乎是一个名额难求。但是入职新教师,宝珠都还是会安排试听课的。


  这是为了大家好,而试听课的转化率也说明这个人的水平。


  宝乐算是转化率最高的,宝珠他们开会分析为什么宝乐的转化率这么好,他们可不觉得完全是因为省高考理科状元的身份。因为他们现有的年轻老师可都是北大出身,你能说谁不好?


  倒是丁兰仔细想了想,说:“我觉得,是因为田宝乐同学长得好。”


  “噗。”这让大家直接喷了。


  但是仔细想一想,未尝没有的道理啊。


  宝乐这两年越长越高,他今年十七,已经一米八七了,男孩子这个年纪,总是还能跟在窜一窜的,再长个两三厘米肯定肯定是可以的。


  毕竟,他姐宝珠同学在来了首都之后,可能是换了水土,人还窜了点,现在都一六九了。


  所以宝乐还能长一点点,也是必然的。


  现在这个年头儿,营养跟不上,所以个子特别高的很少的。即便是大家比较公认的长得比较高大的北方人,男孩子里同样年纪像宝乐这么高的也不多,而宝珠也是一样。


  她现在都是他们班最高的女生了。


  言归正传,宝乐一八七,眉眼英俊,人也白净,斯斯文文。


  他不像是一般男孩子不修边幅,头发清清爽爽带着洗发精的香气,夏天里一身T恤和长裤,口齿清晰,严肃认真中又能适时的带着一点点幽默。


  这种一看就很好学生,也又精神又上进的男孩子,自然是很容易得到家长的认可。


  家长认可,这报名率可不是就高?


  宝珠开玩笑说:“那以后咱们学校的学生也多少给我打扮的清爽点啊。”


  “那也得有一张好的脸啊。”


  宝乐不像是现在大部分男生那样穿衬衫,他一贯都是穿T恤,有点宽大的T恤显得人更是高挑又清瘦,但是就……很赏心悦目。


  其实现在并不流行T恤这种衣服,大家还是习惯穿衬衫,但是宝乐穿了一个夏天,不知道怎么的倒是带动了流行的潮流,搞笑的是,想弟就蹲在他们学校不远处卖服装,生意还贼好呢。


  宝乐跟宝珠念叨:“我就该去找他们要代言费。”


  宝珠笑着拍拍弟弟的肩膀,当然了,宝乐也不过就是随口说说,他忙的很呢。随着一个假期的过去,他报道之后就去军训了,这个时候宝珠感慨,宝乐在的时候还真是挺有用的。


  他这一走,她的活儿还多了呢。


  不过好在他们补习班早就成熟,很多工作还需要按部就班,即便工作变多了一点,宝珠也没觉得很累,总之就,还好。


  宝珠难得轻松几分,不过宝珠轻松了,戚玉秀倒是没有,她在再三的考量之下,找到了宝珠,说:“我打算去一趟深圳。”


  宝珠:“啥?”


  宝珠知道她妈妈最近一直都整天往外跑,做“市场调查”,但是听到她妈妈准备去深圳,还是愣了一下。


  戚玉秀:“我最近在市场上到处看了看,我觉得,现场市场空缺最大的,还是衣食住行。食品我短期是不考虑的,让我自己做吃的我愿意,但是把这个作为职业,我不行。住房和出行我也考虑不了。所以我想,还是从服装下手。我看招娣他们卖服装,效果还是很好的。但是他们没有稳定的拿货渠道,只能通过关系拿到料子自己做,虽说招娣搞了个几个人的小作坊,但是我反倒觉得,不如直接去深圳拿货更好。今年成立的深圳特区,我是很看好的。事实上这个特区也真的发展起来了,所以我想去看看。”


  宝珠点头:“那,您自己去吗?”


  戚玉秀:“对,你知道的,我不会吃亏的。”


  宝珠抿着嘴,担心的说:“双拳难敌四手。”


  戚玉秀笑:“我第一次去,不贪多,主要是过去踩踩门路,看一下具体的情况。凡事儿要趁早嘛。要不是怕你们担心,我都想走一趟俄罗斯看一看了!”


  宝珠嘴角抽搐:“……”


  她妈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宝珠都记不住,小的时候,妈妈是什么样子了。


  果然啊,人都是随着环境在不断的改变的。


  戚玉秀自己也想到了这个,笑了起来,说:“我刚结婚那会儿,自己去公社都胆怯。”


  宝珠双手合十,柔声:“妈妈,您可别吓唬我,俄罗斯那条线路,你可不能走,多少亡命徒啊。咱们不能要钱不要命啊!你去深圳,我都很担心了。要不这样,我帮你打听打听,给你找两个保镖跟着吧。”


  戚玉秀:“????”


  她惊讶的很:“我还用人保护?”


  这一点上,宝珠很坚持:“安全至上,你觉得你自己很厉害,但是人外有人啊,我都不敢说,我学习是天下第一。你真的不能太自负的。”


  虽然宝珠整天哔哔自己多厉害,但是心里可是一个很有数儿的人。


  戚玉秀:“这上哪儿找人啊。”


  宝珠:“上哪儿不能找人?”


  她说:“这件事儿交给我。”


  还别说,宝珠在这边这么久,认识的人也多,不说旁的,她接触过的学生家长就不少了,宝珠很快的就找到了两个退伍的军人,她也不要求他们拼命,就是跟着她妈往深圳跑一趟,能保证安全,做个劳力就行。


  戚玉秀心里是真的觉得没有必要,但是闺女的话,她也是听在心里的。戚玉秀很快的就出发了,只是戚玉秀走了,宝珠倒是有点恍惚,心再大,对妈妈也是有点不放心的。


  老陈看了,颇为奇怪:“既然你不放心,为什么不拦着你妈?你要是坚持,她应该不会跟你唱反调的。”


  宝珠笑乐:“我妈妈首先是她自己,然后才是我妈妈。我小时候,我妈妈都不会要求我按照她的规划走,我长大了,怎么能强迫她根据我的规划走呢。再说,我也希望我妈妈有点自己的事情。她有自己想做的事儿,人生才充实啊。我妈妈为我们付出很多了。现在她想自己找事情做,我不能拦着的。”


  老陈细想了一下宝珠的话,说:“你和你妈妈,都是通透的人。”


  宝珠:“哪儿啊,您没看吗,我其实担心着呢。”


  老陈笑了出来。


  他说:“那工作吧,工作忙碌起来就忘记那些担心了。”


  宝珠:“噗!”


  不过说起工作,宝珠说:“陈叔,我想买一家印刷厂,您觉得,可行吗?”


  别看当时只是因为买房子拉了这位老人家过来帮忙做见证人,但是后来两年相处下来,宝珠还是跟他处的很好的,也很信任这位老人的建议。


  老陈思考了一下,惊讶的看着宝珠,似乎没有想到她有这样的打算,但是仔细想一想,好像也无不可,他们学校现在用的试卷量很大,他们都是一直委托北大下属的一家印刷厂,虽然合作很顺利,但是那边企业性质的关系,多少也是有些不方便的地方的。而且,不能加急。


  在这样的情况下,宝珠其实一早就萌生了自己搞一家印刷厂,甚至自己办一个出版社的想法。


  这个想法不是空穴来风,自从她出版了的那本诈骗案例手册,她就一直在琢磨这方面的事情,只不过以前不太行,那是因为政策不太行。


  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政策已经放开的很厉害了。


  “如果真的办一家印刷厂,也不是坏事儿。但是你算过经济账吗?这件事合适吗?如果我们只承接自己学校的订单,能支撑起印刷厂吗?”


  他又继续说:“现在基本这样的印刷企业都是国有企业,人家干的好好的,也不会卖。如果是我们自主开办一个新的企业,那么手续能不能批下来。还有机器,全新的机器也不会便宜。”


  老陈提到的这些,宝珠都想过了,她点头说:“我知道的,但是我想如果要给这个整体的体系完善起来,这些都必不可少的。同样的,我还缺少的是一家出版社。”


  宝珠其实也是想过的,她说:“如果我们有了一家出版社,即便是不接外面的活儿,我们也可以承担自己的教辅书,我想做教辅书籍。”


  老陈眼睛一亮,说:“这个好。”


  现在教辅书籍是很少的,很多人想学习,都买不到什么参考资料。至于像是他们用的这些卷子,一般学校也不会打量提供给学生。所以如果能够做出这些,其实是一件大好事儿。


  老陈越想越觉得这事儿靠得住,他说:“你要是这么说,确实好,那铺货……”


  宝珠笑:“事在人为啊。”


  当初他们刚开了补习班要招生,宝珠也从来没有做过,但是还是宣传起来了,也做起来了。现在如果真的是盘一家出版社加印刷厂,虽然看起来千万个艰难,但是事在人为,只要目标在,努力就好了。


  宝珠想了想,说:“那我稍后会做个计划书,看看需要多少资金。”


  宝珠很快的忙碌起来,她主要是怕自己这边的收入不够。虽然这两年补习班收入一直很好,但是一家出版社和一家印刷厂。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不过,好在啊,宝珠还有一个坚定后盾。


  那就是,她妈妈!


  宝珠这头儿计算了一下,又安排了人开始跑手续,其实现在的要办企业可不容易,特别是这样的实体企业,如果说开办一家服装厂,那可能还简单点。但是如果是出版社印刷厂,这样的行业总是难一点的。


  不过虽然难,好在他们“卓越培训学校”有点名气,所以在这方面还是有加持的。


  宝珠他们是年底之前才把场地机器执照等等手续全部落实,要说这事儿,还是老陈帮忙,宝珠真是十分感谢老人家。宝珠他们需要办理出版社,但是却不想距离培训学校太远,正是因此,她一直没有找到十分合适的地方。倒是老陈,他把自己房子卖给了宝珠。


  他们家的院子在卓越旁边,如果他把房子卖给宝珠,可是说对宝珠来说,这是最优选择。


  正因此,宝珠格外感谢老人家,她价钱给的也很优越。


  人家这么帮她,宝珠肯定不能让他吃亏,她是知道的,首都的房价,那肯定是要飙升,所以宝珠也帮老陈找了几处不错的。老陈本来觉得有没有房其实也不差啥,但是宝珠这么热心,他想了想还是跟老太太挑了一处买了房子。新房子面积跟他们旧房差不多,地点也好了一些。


  其实这个房子也是宝珠之前看好的,但是那边虽然距离这边不远是个大大的好,但是这个房子确实不能改成商业建筑的,所以一开始宝珠就不能选,不然宝珠早就选择那边了,宝珠这边很快的动工。老陈家和宝珠这个地方是紧挨着的邻居,面积差不多大,宝珠这边本来是凹字形模式,不过她倒是在两边相接的地方设计了一个圆弧形的小门,两边联通,格局也是一样的。


  宝珠将原本的教室宿舍还有小食堂都改在了右边,将这些地方空出来的地方重新装潢,变成了新的教室,扩大了教室,同时,作文班还有几个高山冲刺班也都挪到了右手边的新楼,而楼上则是出版社。


  可以说,申请办理一个出版社并不容易,除了这些实实在在的场地人手方面的问题,主要还是跑各种手续,宝珠没有亲力亲为,反而是安排了手下的人去跑手续。


  如果她事事都亲力亲为,那她早晚得给自己累死。


  也好在,虽然现在是最严格的时期,也是最宽松的时期,在经历了几个月来回的审核之后,宝珠终于拿到了自己的营业执照。同时在申请的,还有印刷厂的营业执照。


  不过他们选择印刷厂的位置倒是有点偏了,可是这个没有办法,印刷厂是有噪音的,总归不能在居民区盖印刷厂。可是也有好处,就是现在的首都可不是几十年后的首都,现在看起来有点偏的地方,要是隔一段时间,也算是热门地带了。宝珠选择的是一处城中村的废弃学校,学校搬到了新盖的楼,这里闲置下来。


  这里距离他们学校车程差不多是将近半个小时。


  大家都看到宝珠干的风风火火,但是却不知道,宝珠其实心里压力也是有的。那怎么没有呢?买地,买机器,厂房的建设,还有雇人,几乎是把他们家的积蓄花了个精光。


  不仅宝珠在卓越补习学校的收入都花掉了,戚玉秀来回从深圳拿货挣的钱,还有她早期两头折腾攒的现金。更有甚者,为了给员工开工资和戚玉秀自己拿货,她还卖了家里存的金条。


  可以说是两手空空,一穷二白。


  戚玉秀一直都安慰闺女,大不了从头再来,他们还有这么多实体产业呢。宝珠也一直都是信心十足,但是都是一家人,从小都相依为命,谁骗的了谁。


  别说戚玉秀这个当妈的,就连宝乐都知道宝珠的压力。


  他又何尝不是压力大呢。


  但是他们开始了,就不能停止。


  他一定要跟姐姐“并肩作战”。


  从宝珠有了建设出版社和印刷厂的心思到完全做成了启动正式的走上正轨,用了一年多,这个时候已经是宝珠的实习期中段了,她婉拒了学校安排的实习单位,说实在的,宝珠这样成绩从来不放松,还能抽空参加各种比赛,还能兼顾补习学校教出很多大学生的能人。那是各个单位都抢着要的。不过宝珠还是跟学校商量,婉拒了实习的单位。


  她的实习单位,还是选择了自己的补习学校,而学校也晓得,她还是打算放弃分配的,这几乎是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毕竟她现在也算是很成功,她总归不可能放弃现有的事业去从事自己未见得合适的职业。


  不过她在准备毕业论文答辩的同时,也在准备年底的考研。


  这一点上,学校还是很欢迎的。


  要说宝珠看人的眼光是真的不错,几乎她选择的补习学校的老师,基本没有离职的。虽然现在人人都想要铁饭碗,宝珠的同学如果真的等待分配,也会很好。而宝珠他们这里根本称不上是什么铁饭碗。但是走掉的人还是凤毛麟角。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留下来。大学毕业,正式成为他们公司的员工。


  这一点,宝珠也觉得自己好有眼光,以前政策是不允许私企达到七人以上,但是这一条从去年结束了。宝珠几乎是处处踩着点,处处都不冒头,但是却又处处都做的很快,从不落人口实。


  像是他们出版社第一波走起的教辅材料,就很快的谈妥,他们学校虽然在外地不算什么,但是在首都那是很有名气的,几乎是各个学校都统一采购了教辅资料,同时他们还打入了新华书店。


  新华书店自然就不是只有本地的店面,全国上下,那都是有新华书店的,他们的货也会经过首都的总店统一调配。现在教辅读物的市场还是很大的。


  宝珠再赌,读他们的教辅材料可以得到大家的青睐。


  “你们跟新华书店那边负责人多沟通,交流一下,如果空了立刻补货。”他们现在的模式的按级向下配送,主打的推荐肯定也是几个国企出版社的教辅资料。


  不过卓越出版社这边好又好在,他们的教辅材料模式新颖。


  这一块儿,是一般国营出版社做不到的,正因此,宝珠他们才能占有一席之地,但是主推是不可能的,他们都是按照比例配送,但是如果卖的好,是可以填写调货单,再跟上级要货的。


  首都的各个学校都订购了他们的教辅资料,其实对宝珠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个缓解了,但是如果想要彻底的打一个翻身仗,还是要看新华书店这边的销售。


  现在其实也有一些报亭,但是他们这种参考书总归不能走那个渠道,所以只有新华书店这个渠道是最合适的。


  而新华书店的货已经配送下去几天了,倒是不知道,接下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