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家山头通现代[六零] 说开与指点(三更合一)

书名:我家山头通现代[六零] 作者:香酥栗

  “你可真是个好人。”


  姜粤冷不丁得到一张好人卡, 相当的迷茫。


  这,咱们都是女同志,彼此不用发这个卡的。


  姜粤:“你们别住在山里了, 孤零零的也不安全, 你们来我家住吧!我租的房子,一次性租了三年的, 我基本也不在家, 你们就住在这边。身份的问题, 我去打听打听, 看看能不能帮你们想想办法。”


  话虽然这样说, 姜粤的眉毛已经皱的能夹死苍蝇了。


  现在对户籍的管理可是很严格的, 这平白冒出来的人,就算有关系都怕是要千难万险。更不要说,姜粤就是一个普通人。她其实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呢?”她原地绕圈儿。


  戚玉秀都没有她着急,戚玉秀看着她这样团团转,说:“你不冷吗?”


  脸都冻得发白了。


  姜粤:“冷。”


  她说:“我这不为你们着急吗?”


  戚玉秀看着姜粤,沉默一下, 觉得虽然很冷, 但是内心却暖和。她说:“我们不用你操心的。”


  姜粤:“那也不能住在山里。”


  她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 那就不能这样了。


  戚玉秀想了想,直接说:“我们还能回家啊。”


  姜粤:“神马!”


  她瞬间又尖叫了出来, 整个人宛如一个尖叫鸡,头发都成了蜂窝状。


  戚玉秀:“我们可以回去的。”


  她其实不该说的, 但是戚玉秀还是决定相信姜粤。他们跟姜粤认识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也有半年多了, 从第一次见姜粤就帮忙,可见这人人品是很好的。


  正是因为人品好,戚玉秀才决定实话实说,毕竟,处处说假话,真是太难了。


  她不可能跟那边的人说,因为他们要生活在那边;但是这边还是差一点的,只要他们不再来,别人就找不到他们的。所以戚玉秀想要尝试一下相信人。


  她说:“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们穿过山头,就能回家了!”


  姜粤:“你你你、你说什、什么?”


  她使劲儿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说:“一定是我幻听了。”


  戚玉秀看着姜粤,她真是狼狈的不像话。


  她犹豫了一下,说:“你穿的太少了,还是回去吧,以后我们再见……”


  “不行!”姜粤一把抓住戚玉秀,说:“我这不弄清楚,我哪里睡得着觉。要不,你们来我家吧。”


  她举手,再三说:“我不会出卖你们,我如果出卖你们,跟别人说你们的事儿,就让我天打雷劈!我如果报警把你们是上交了,就让我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走路摔死,一辈子不得好死!”


  她对自己的誓言真的很重了。


  这吓了戚玉秀一跳,她说:“你不必……”


  姜粤认真:“你们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我,我肯定不会做出卖朋友的二五仔的。”


  她冻得哆嗦,刚说完就打了一个喷嚏。


  “你们来我家说吧。”


  戚玉秀迟疑了半响,点头:“好吧。”


  这条路其实不怎么远,但是回去的时候姜粤还是冻得只擦鼻涕,她立刻去煮了一壶姜茶,说:“我们都喝一点去去寒。”


  虽然忙活着,但是却偷看着戚玉秀,随即又低头看三个小孩儿,来来回回看了好多次,戚玉秀终于开口:“我们真不是妖,就普通人。”


  姜粤:“我知道你们不是的,我就是想看看,以前的人跟我们有啥不一样。”


  她赶紧解释起来,但是解释过之后还觉得有有点怪里怪气,不好意思的笑。但是又是真的很好奇了,她说:“你们是从什么时候来的啊?”


  戚玉秀:“六十年代。”


  姜粤:“卧槽!”


  她惊讶的睁大了眼,六十年代啊,怪不得他们这么穷。


  姜粤煮好了姜茶,一人一杯捧着,她叮嘱几个小孩儿:“虽然姜茶趁热喝,但是你们也小心点别烫着。”


  姜粤看着几个小孩儿,冷不丁的说:“哎不对啊,你们怎么会知道这是几十年后?我不是你们第一个碰见的人?”


  小宝珠:“我和哥哥发现的。”


  小姑娘脆生生的,嗓音里却又带着几分软,她说:“我们从你那里发现了,但是没有说。”


  姜粤:“???”


  她看着小宝珠,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又是好半天,她终于明白了:“你们跟我们遇到,然后从我们这边发现了端倪?然后一直藏着掖着?”


  小宝珠软软的点头。


  她身边的小宝山也附和着点头。


  姜粤:“……”


  一瞬间,姜粤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棒槌,是很大很蠢的棒槌。他们几个大人,竟然还没有几个小孩儿会察言观色,也没有几个小孩儿有心计?


  这……姜粤觉得自己就要深深的自闭了。


  她惆怅的看着这几个人,说:“我果然是个二傻子。”


  小宝珠拍拍她的手,说:“不要难过,姜朗哥哥许婷姐姐也没发现……”


  这种安慰,有与没有有什么区别?


  姜粤:“我蠢啊!”


  她仰天长嚎。


  几个小孩儿带着笑看着她,姜粤哀嚎够了,说:“你们进屋继续看电视吧,我跟你妈妈聊一聊。”


  小宝珠小耳朵动了动,抿着小嘴儿不想走。


  一旁的小宝山更是安静的不说话,但是也没有动。


  倒是戚玉秀说:“行了,你们听话都过去吧。”


  几个小孩儿这才磨磨蹭蹭的走开,姜粤:“你们去吃零食。”


  将几个小孩儿打发了,姜粤还是觉得这事儿不可思议。真的就,难以想象。


  可是,姜粤没怀疑。


  为啥呢?


  因为细想之下,这几个人确实是有点问题的。


  而且啊,小说看得多了,电视看得多了,社会发展到今天,什么重生,什么穿越,什么来回往返与现代与古代,都有固定的程序了,就说穿越,都有车祸、摔死、猝死、病死、被杀……种种意外穿。


  还有这种各式各样的睡死,做梦等等无知无觉穿。


  至于重生,也有许多种表现形式。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但是谁穿越重生了会说呢!


  她还觉得历史上的王莽是穿越党呢。


  所以啊,姜粤相信了戚玉秀。


  除了对这件事儿的“见多识广”,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她对这家子的人品也是信任的。就像是戚玉秀决定相信她的人品一样,姜粤也决定相信戚玉秀的人品。


  这种信任,是建立在他们这段时间的交往上,彼此都因为真诚而得到了对方的信任。


  姜粤仔细打量戚玉秀,说:“我真的蛮难以想象的,你是哪年生的啊。”


  戚玉秀:“我是四零年生。”


  姜粤算了算:“卧槽!”


  她喃喃:“我是九零后。”


  真是可怕啊!


  他们竟然差的这么多。


  姜粤感慨:“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奇遇,那你穿越的那一年是六几年啊。听说六几年是最艰难的时候。”


  “我们刚过完年,是六七年。”


  姜粤又是一句卧槽,然后就发现自己今天脏话含量超标了。


  她平静了一下,警告自己不要拿出这样一副没见过世面的狗样子。但是,呜呜呜,她就是没见过世面,就是没有……姜粤真挚的感慨:“我真是像做梦一样。”


  不过,姜粤很快的就调整心态,说:“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遇见天选之子。”


  戚玉秀不太懂,问:“什么叫天选之子?”


  姜粤:“这么神奇的事儿你们都能遇见,那还不是天选之子?你没想过,你们能来回穿梭,代表了什么吗?”她激动起来:“你们可有把五十多年后的技术带回过去哎。”


  不过她又说:“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一个位面。”


  戚玉秀越发的不懂了,问:“什么叫位面?”


  姜粤:“……这怎么解释?”


  这一下子,她还不会解释了。


  而且,她也解释不清楚的。


  姜粤惆怅了。


  戚玉秀看了姜粤半天,说:“你要是说不明白,没关系的。”


  姜粤:“……”又被笑话了。


  她咳嗽一声,说:“我试着解释一下吧,就是我们可能是同一个时代体系的人,也可能不是。也就是说,我现在的生活,是顺着你们的生活轨迹……哎不对啊,那样就会有两个你了啊!”


  她挠挠头,觉得自己脑子真的很乱了。


  她没说的是,按照戚玉秀的年纪,现在有可能不在了,但是宝山宝珠宝乐应该还在吧?


  他们不可能对自己小时候没有记忆,可是他们却没有找来帮助自己小时候,是不是说明……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时代?


  还是说,他们都不在了?


  再或者,他们不能出现,这个时空是不能有两个宝珠的?哦不,可能同时有,但是他们不能碰面?


  总之,肯定有问题。


  不然,不然她不可能拍不到他们。


  思来想去,姜粤把自己猜测细细的跟戚玉秀碎碎念,又说:“我总觉得不安全,总之,这件事儿,你们不要再跟人说了。”


  戚玉秀点头,说:“我知道的,都有了你这件事儿,以后我们会尽量减少跟人来往的。这次你知道了,倒是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儿,以后我们会少下山的。”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笑了一下,说:“这种事儿都不好说的,也许有一天,我们突然就不能来了。也是有可能的。突然的出现,突然的消失。”


  姜粤一听这话,叹息了一声,感慨:“那我希望不要有这一天,我可很喜欢几个小孩子的。”


  如果不是偶然遇见几个小孩子,他们也不会来往上。


  姜粤:“虽说我念叨你们是天选之子,但是你们那个年代还是有点不可说的,而我这边……我也怕是同一位面,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儿咱就别大公无私了。藏着掖着吧。”


  她也看过有人心存大义。


  然而,姜粤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人,她还是希望戚姐他们一家子好好的。任何不好的可能性,她都不希望有。


  他们已经很难了。


  人家信任她,她自然也该全心全意的为他们多想一想。


  毕竟,她所接触的知识面还有其他各方面,都比戚玉秀他们一家子好多了。


  姜粤:“我觉得,除了这个……”


  戚玉秀突然就打断了姜粤,认真的说:“谢谢你。”


  姜粤:“哎?”


  戚玉秀笑着说:“你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人。”


  姜粤被表扬的脸红,说:“其实,其实……也没有啦。”


  戚玉秀笑了起来,姜粤拍胸:“我这个人,虽然胆子不大,但是对朋友那是肯定肝胆相照的。”


  姜粤认真:“六十年代……走,你等我上网给你好好查一下。”


  说到这里,姜粤也激动起来,说:“哎呀,你们很好能赶上奋起的八十年代和腾飞的九十年代啊!啊啊啊,卧槽,现在你们也可以发财啊。现在有那个,你们完全可以捡漏。”


  姜粤可是看过很多年代文的,这一刻,完完全全上头了。


  “你们能挣到大钱了!”


  她激动:“那些古董啊,还有金银珠宝啊,肯定是一点点钱,啊啊啊,还有废品收购站……”


  她这头正十分上头,那头儿戚玉秀倒是开始泼冷水了。


  “你想多了。”


  姜粤:“啊?”


  戚玉秀:“废品收购站,真的都没有啥像样的。就连柜子都被劈成柴火了,他们可能嚯嚯东西了。金银珠宝大家都知道好,那肯定是藏起来的。至于一些古董,咱也不认识啊!而且,来得及藏的谁不藏啊。来不及藏的被砸碎了的,也不值钱了……也许可以捡漏儿,但是真的不是很多,我觉得我们够呛。”


  姜粤:“啊。”


  她耷拉下脑袋,这跟想的不一样啊,不是说这种东西都扔在道边儿没人捡,也被嚯嚯砸碎了,烧掉了很多吗?


  这么想,姜粤自然这么问。


  戚玉秀摇头:“这个我不知道,祸害肯定是祸害了不少,但是要说扔在道边儿,那没有的。不过我也说不好,我不怎么去城里。我们没人管这个的。大家就是上工下工,吃饭睡觉。”


  姜粤:“……”


  怪不得他们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小宝珠说他妈妈上工不能来,她还没有多想,现在想想可不是吗!如果是队里干活儿,那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请假。


  其实对六七十年代,姜粤只看过小说,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还真是不太懂。正好遇到戚玉秀,少不得要问问:“你们那边有知情吧?有没有下放的知识渊博老教授?这种人要跟着学习啊!”


  好多主角都是这么变得更加学识渊博的。


  戚玉秀:“知青有,下放倒是没有,去年开过会说会安排人来。不过到现在都没见着。其实就算是真的见着,俺们也不去接触,才不趟这个浑水。”


  姜粤:“可是如果能学习到东西……”


  戚玉秀:“你怎么知道下放的就一定是好人,也许真的就是不好的呢?学识又不等于人品。再说了,村里就那么大点地方,做事情肯定是要被发现的。这就是大麻烦,我领着几个孩子。不能惹麻烦的,我宁愿孩子什么也不会,也不会让他们掺和到这样的事儿里。”


  姜粤:“那倒也是。”


  别看戚玉秀看着挺大大咧咧,但是想的也算是细致。人家在那边生活,肯定比她这个只有“道听途说”的人更加判断精准。


  姜粤沉吟一下,豪爽说:“没事儿,咱不接触他们,我也能教导小宝珠他们啊。”


  戚玉秀挑眉。


  姜粤:“我可以的!”


  她正色:“我说真的啊,当然啦,我也不是说我,我是说我有办法。嘿嘿,我找个平板给你们下小学生课程。怎么样?聪明吧?”


  戚玉秀:“平板?这是啥?”


  姜粤:“就是……啊,你等我去拿。对啦,你们那边是不是没有电?”


  戚玉秀:“没有。”


  姜粤:“那我给你准备几个充电宝,你用完了就出来充电。”


  戚玉秀是真的一点也没懂,不过却看着姜粤,认真听讲。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家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我觉得,以后一些比较现代化的东西,你们不要拿出来。”说完又觉得自己挺悖论的,刚才还说拿平板转头儿就说不能拿现代化的。


  她说:“我拿这个是为了让你们家小孩儿好好学习,你们用完赶紧藏好了,但是为了便利生活的一些东西,最好不要拿。既然有来这边的机会。那么我自己是觉得,除了吃饱之外。你们更该注重的是知识。这么先进的知识,不赶紧学,才是亏了呢。”


  戚玉秀眼神闪烁,带了浓郁的兴趣。


  姜粤:“打个比方啊,你拿个香皂回去,方便了啊?方便了。但是意义大吗?根本不大,而且别人看到了很特殊,还不好解释。但是如果你学了知识。这东西就是你脑子里的,谁也不能八到你脑子里看,你说对吧?”


  姜粤其实刚开始还没想那么多,但是这边说边完善自己的理论,倒是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啊。


  “但是你学习了很多东西,也许一时半会儿是用不上的,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等七九年政策放开了,一点点的你们就可以开始做小生意挣钱了。这个挣钱要趁早。”


  她又说:“像是宝山宝珠他们,还是要学习,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含金量很高的,像是我现在大学生遍地。但是那时候可不是。”


  戚玉秀点头。


  姜粤领着戚玉秀来到工作室,说:“你等我一下,我找个纸笔,我给你拉一下这几年的大事件,你心里也有个数儿。”


  戚玉秀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姜粤笑了起来,得意洋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们现在来说一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七六年这个时间点,这个时间点正好是……”


  戚玉秀认真听讲,这个时候她才觉得,自己真是耽误了一些时间。如果早早的就跟姜粤说开了,也许就能更早的知道这些,她不懂什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但是却知道姜粤说的这些,都是她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很有道理的。


  不过要说后悔,倒是也没有,如果刚认识,彼此都不熟悉,也谈不上信任。可能也不会说这么多。


  两个人说的很认真,却没发现,小宝珠从屋里出来,她站在客厅没有看到妈妈和姜姐姐,转悠了一下,听到书房有声音,凑了过去,就听姜粤正在说:“不管什么时候,学习都是很重要的。如果宝珠他们几个学习好,肯定还是首选首都的清北。而你们到了首都,一定要听我的,买房,买房太重要了……”


  他们正在说话,小宝珠站在门口听了一嘴,揉揉小脸蛋儿,转身离开,她也不是存心要偷听的小孩儿啊。小宝珠去而复返,小宝山对她招手手,说:“妈妈他们呢?”


  小宝珠软糯糯:“他们再谈大事儿的样子。”


  她爬上了炕,顺着小宝乐一躺,说:“真是坐着不如躺着。”


  小宝山:“……小懒猪。”


  他坐在宝珠身边,宝珠和宝乐两个人都躺着看电视,十分惬意。


  电视里正在演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叫什么智勇大通关,一群人在奇奇怪怪的地方跑,一不小心就要掉到水里。看的三个小孩儿觉得惊险极了。


  “哥哥,他们为什么要跑?”


  小宝乐就不是很懂。


  但是宝山看明白了,说:“他们跑过这些障碍不掉到水里,就能拿到奖品了,好多很值钱的奖品。”


  小宝乐:“哦。”


  小孩儿们还看的兴致勃勃呢。


  小宝珠挪了挪脑袋,枕在了哥哥的小腿上,说:“哥哥,你想快点长大吗?”


  宝山赶紧点头,他最想快点长大了。


  他长大了,就能照顾妈妈,也能照顾弟弟妹妹,让他们过好一点的日子,他们家以前日子苦,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劳动力。所以他可想快点长大了。


  但是他现在想快点长大,就不是因为这个了。


  现在他们家日子好了,他有没有劳动力变得不重要了,他就希望,早点长大,早点看到这些好日子。他喜欢暖和的屋子,喜欢窗明几净,喜欢不愁吃喝,喜欢电视电影……喜欢很多。


  也希望家里人能够不用在偷偷摸摸的,而是光明正大的吃好用好。


  所以他想长大。


  小宝山:“我可想时间过得快一点了。”


  小宝珠咯咯笑,软软的说:“我也是呀。这样真好。”


  小宝山:“会好的。”


  “姐姐,困了。”小宝乐扯了扯宝珠的衣服,宝珠拍拍弟弟:“那你睡一会儿。”


  小孩儿哦了一声,滚到了炕头儿,小宝珠戳戳哥哥,说:“哥哥,你去问问弟弟可不可以盖被。”


  宝山:“好。”


  很快的,姜粤跟着宝山回来,将被子给孩子盖上,说:“饿不饿?”


  其实现在是午饭时间,不过因为姜粤拿了好多零食出来,几个人倒是也不饿,虽然没吃饭,小肚子依旧鼓鼓的。姜粤:“我叫个外卖,等一下你们吃吧。”


  小宝珠:“不饿的,就是困了,我也困了。”


  他们来回折腾,小孩儿的力气就那么些,可不是没怎么着都已经累了么。


  姜粤:“那你们休息会儿,这边的被子你们都能用。”


  她又说:“电视想看就看,不想看就关了,我和你妈妈在书房,你们有事儿过来叫我们。”


  小孩儿乖巧点头。


  圆溜溜大眼睛的小可爱的乖乖的,看的姜粤直乐呵。她回了书房,跟戚玉秀说:“你家几个小孩儿养的真好。”


  戚玉秀点头:“嗯,他们一直都很乖的,特别是他爸走了之后,家里过的难,他们就格外的懂事儿了。不过我们村子懂事儿的小孩儿还是很多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俺们那头儿根本没有富裕的。”


  说起这个,姜粤突然想起来一茬儿,她说:“你说你知道一个小孩儿突然就认字儿了?”


  戚玉秀不知道姜粤怎么又提起这个,不过还是点头:“不过你不是说那算是正常?”


  姜粤理直气壮:“我以前没觉得有神奇事件,自然是觉得不可能。但是你们都能过来……她有没有可能也是这样的情况?然后有人教了他?”


  姜粤想到这里,赶紧追问。


  戚玉秀摇头:“我觉得不是。我们家是住在山里,她是住在山下,而且一大家子,如果她很多时间都消失,那家里人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她上山也会被人看见的啊。一次半次可能没人见到,可是不可能一直没有人见到的。我们能瞒得住,完全是以为我们家日子过得不好,住在半山腰,周围没有人家,有啥别人根本注意不到。但是如果住在村里,我觉得没可能的。”


  姜粤:“这样啊……那,应该就不是了。你们村子也没有来什么下放的老教授,所以也不可能有人教……”


  戚玉秀犹豫了一下,抿抿嘴没说话。


  姜粤看到了,问:“还有别的?戚姐,你既然都说了,就直接说呗。”


  戚玉秀:“之前我不是提过我们家遭小偷儿的事儿了吗?”


  她说:“其实我提前知道了,她偷偷给我写了一个纸条,所以我才能设局抓到贼。”


  姜粤眼睛一亮:“你确定?”


  戚玉秀:“其实,也不算确定,但是看着自己十分像。你知道的,我们那头儿没多少人识字儿的,大家更是写的不太好。但是她比我们很多人都强了。”


  姜粤沉吟了一下,说:“也许,是重生。”


  她排除了穿越。


  穿越不可能提前知道这些事儿,可是,她知道。


  那么最大的可能是……重生。


  “你听过重生吗?”姜粤幽幽,随即又觉得自己这个语气仿佛是“你听过安利吗?”,于是赶紧说:“重生,就是一个人死了之后重来一次,基本上他们重来都有一个契机,例如受伤或者……”


  “受伤!”戚玉秀:“招娣受伤过!”


  她说:“当时说她生命垂危,一度断气儿又缓过来了……”


  姜粤:“你看你看,对上了,就是这么回事儿,一般来说……”


  姜粤可真是没想到,自己还能遇上这样的事儿,不仅遇到了能穿越时空的人,还遇到了重生的人。现在她不觉得戚玉秀是天选之人了,她觉得自己才是天选之人啊。


  她普普通通的生活了二十多年,这突然间就见识了这么多。


  感觉,整个人都激动了。


  “我怎么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啊!”


  戚玉秀:“我才是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人生,可以重来一次吗?


  如果她有机会重来一次,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她的男人好好的。


  她揉揉眼睛,说:“如果我也能重来一次,该多好。”


  姜粤侧眸看向了戚玉秀,见她眼眶泛红,低声:“你……”


  “我想我男人了。”提起丈夫,戚玉秀笑中带泪:“我们可是自由恋爱。”


  五十年代的自由恋爱啊,真是挺难想象的,姜粤可以看出来,他们夫妻感情一定很好。


  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但是今天见识了这么多,只能从玄学的角度安慰人,说:“你家大哥虽然不在了,但是他这样的好人,就算是下辈子投胎,一定也能投胎到一个很好的人家。”


  戚玉秀使劲儿点头:“对。”


  她真诚:“他是可好的一个人了。”


  戚玉秀:“那你觉得什么功德最大?”


  姜粤疑惑:“功德大?”


  戚玉秀十分的认真:“我要给我男人攒功德,老话儿不是说,功德大投胎好?”


  姜粤:“……”


  没听说。


  不过,她也认真:“要说大功德,肯定是修桥铺路建学校啊。”


  戚玉秀:“等我以后有钱了……”


  眼神十分的坚定。


  姜粤笑了起来。


  她说:“如果要赚钱,不是只靠力气大就能行的。我倒是觉得,你该学点东西。”


  戚玉秀认真的听,说:“你说。”


  姜粤:“你有什么比较擅长的吗?”


  戚玉秀:“只有力气大。”


  姜粤:“卖力气,永远赚不到大钱的,而且会给身体给耗垮了,我不是说劳动人民不好。但是你现在是有选择的……”


  戚玉秀是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跟无头苍蝇一样。


  姜粤也不晓得她擅长什么,想了想,说:“那如果不考虑赚钱,你现在有什么想学的吗?”


  要是这么问,戚玉秀还有点懂了,她说:“我有的。”


  她几乎没有犹豫:“我现阶段,最希望自己厨艺可以好。我想学会很多菜,让孩子们吃的高兴,身体健健康康。”


  姜粤:“行,那么我们现在就把练习厨艺放在第一位。”


  她说:“我是不会做菜的,但是我可以给你下载一些的学做菜的视频。你回去可以学习。”


  姜粤找出了一个全新的平板,说:“这个是我之前参加活动的赠品,不是大牌子,似乎是个山寨货,不过你可不要小看山寨,这个容量特别大。你们用还是合适的。”


  姜粤晓得,戚玉秀那边是别想联网的,所以容量大电池抗用,就合适了,至于某果某为某米那些,虽然也不错,但是很多功能,戚玉秀根本用不上。


  倒是不如实在点。


  “但是我家没有那么多充电宝,你等我去狗东买几块,现在买明天就能送到。你们今晚住下,明天再走。”


  戚玉秀:“这不必了……”


  姜粤:“怎么!你还怕我卖了你们呀,今晚住下吧,明天吃过午饭往回走。稍后你找我,我还没空呢。我工作变多了,回来的更少了。不过我把钥匙留给你,你如果充电就过来。我会跟周围邻居说的,你是我找来打扫的。每隔一段日子过来打扫房屋……那啥,你别介意哈。我不是有心贬低你。但是我家在这边有亲戚,而且许婷家也是这边的,我说你是我的亲戚就没人信了。如果是朋友……朋友总不会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总来。所以清洁工最合适。”


  虽然她盘算的好好的,但是戚玉秀很坚定,“这个我肯定不能拿的,其实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的,但是我过来真的不方便,太远了。你都帮了我这么多了,如果真的有啥,我也该自己想办法。不能全都依赖你。这些能自己做的事儿,我会自己来。你已经教我很多了。”


  她掏兜:“我有钱的,买东西的钱,我给你。”


  姜粤:“你们还要生活的,你们不过就摆个小摊子,还不出摊……”


  戚玉秀:“我之前卖了一根人参,卖了四万块。”


  姜粤:“卧槽!”


  戚玉秀笑:“以后我打算卖烤地瓜了,其实卖烤地瓜没什么不好,但是等开春大队就要上工了,我这边实在是没有时间了。大队我不能耽搁的,不然人人都知道不对劲儿了。”


  姜粤想了想,说:“你的烤地瓜那些家伙事儿是不是还在许婷她姥那儿?”


  戚玉秀点头。


  姜粤:“这样好了,平板你拿走,充电宝我也帮你买,你就别跟我计较。你那个烤地瓜的家伙事儿就抵给我。”


  戚玉秀:“哎?”


  姜粤:“我听许婷说她姥干的热火朝天,正琢磨自己也搞一个,咱们置换,他们也不用折腾了……”


  戚玉秀:“哎哎?”


  姜粤:“就这么定了,别在这些小事儿上跟我磨蹭。”


  她笑着说:“我给你下载一些菜谱,然后我们在下载一些小学生课程。你们现在都是什么课程?”


  戚玉秀:“语文和数学,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她根本没有上过学的。


  姜粤:“那行,我给你们下载这些,你也可以跟着学。戚姐,我知道你过了上学的年纪,但是你多学一点,对将来有好处的。改革会开放的,这个时候,你就懂了,你会的多。就比别人多机会。”


  戚玉秀点头:“嗯。”


  她重重的点头,说:“我晓得。”


  许多许多年以后,戚玉秀想到这个时刻,这个和姜粤说起这些的时刻,都要感慨,自己运气真好,如果不是遇到了姜粤,她的人生恐怕是另外一番境地。


  也许,她一样总是穿越,能够赚一些小钱。


  但是绝对不会有许多的眼界,真的也许金手指会消失,但是知识永远不会辜负你。


  正是因为姜粤今日的提醒,才让她学的更多,懂得更多。


  这不仅仅是影响她,也是影响了她家的几个小孩儿。


  她很感谢,姜粤对她的指点,不过现阶段她的目标还不大,她认真的说:“咱们学啥样的菜色?”


  姜粤:“你想做大菜,还是小菜?”


  她分别解释了各个菜色的特点,这个时候,姜粤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万能小助手。


  戚玉秀:“由小到大吧,现在太大的菜,我连试都不能。”


  这话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姜粤:“那我给你找家常菜,我看看啊……虽说网上这个不如去报班更好。但是现阶段你也不适合去报班学习,网上学习其实对于你这样几乎没有基础的人来说也行的……”


  戚玉秀:“这个好奇怪。”


  姜粤:“没事儿,等会儿我教你这么样,这个其实一点也不难的,你看哈……”


  两个人认真起来,连午饭都忘记吃,他们说的很热烈,以至于到了夕阳西下,还没有结束的意思。小宝珠睡醒了,坐在炕上揉眼睛,她侧眸,看着哥哥小宝山还在看电视,赶紧问:“哥哥没有睡吗?”


  小宝山:“我睡醒了。”


  小宝珠看着小宝珠看电视没有声音,问:“怎么没有声音呀?”


  宝山抬起遥控器,摇了一下:“你们再睡觉,我把声音关掉了。”


  小宝珠一愣,随即立刻搂住哥哥的脖子,说:“哥哥对我们最好。”


  小宝山翘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