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快穿女主她不讲武德 第127章 黑心赘婿要造反59

书名:快穿女主她不讲武德 作者:弱水西西

  可丁易怎么逃得了?


  黑衣男从后边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襟,跟提个三岁孩童一样把他给拽住了。力量悬殊太大,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挣不开。


  而且由于臂长相差太远,所以丁易即便努力往后不断肘击,却还是一下下都击空了,他压根连后边那人衣服都碰不着。


  “你放开我!抓着我做什么!我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我不揭发你就是!你让我走!”丁易彻底慌了。


  “那可不行。”


  “我那包东西给你,我只当没见过你,行了吧?”


  “呵呵。”


  “你究竟要怎样!”


  “我抓到了贼,你说我要怎样?”


  “你……”难道不是贼?“说了我是这家的人,我不是贼。我不认识你,你究竟是谁?”


  男人上来一把扯下丁易的帽子,又扯掉了他的口罩。


  丁易的一张脸曝光在了灯光之下。


  “我是这家的客人!”黑衣男道:“我也不认识你!我这就打电话给老爷子,让他们赶回来,看看你究竟是不是这家的人!不过在他们回来前,你不能离开!”


  “你放开我!我真的是这家的人!”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担心了。等他们回来,自然知道这是场误会!”


  那男人倒是松开了丁易,却一脚踢上了屋门。


  整个屋中,只剩了他两人。


  丁易整个人都打起了颤。


  客人?丁易想起男人一下就打开了客厅灯,这明显是知道开关在哪儿!


  他信了。他信这男人一直在这家里了,所以,自己被抓包了!


  怎办?


  他眼看着男人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伯父,是我。你们还是先赶回来一趟,爷爷这里四合院,有不速之客,偷东西的,对,我抓到了……”


  丁易彻底慌了。


  等杨悦他们回来,要是看见偷东西的是他,那他便彻底完了。别说婚姻别说钱,就是工作也得丢。


  他的人生有了这样的污点,就彻底毁了啊!


  他必须离开!


  只要走出这个四合院,他又是好汉一条!


  只要在杨悦他们回来之前离开,就没人知道是他!


  对,他有不在场证据。只凭一个陌生人的口供,压根就没法抓住他把柄!


  他得赶紧离开。


  可他压根就打不过这男人啊!


  趁着男人打电话,丁易又试着跑了一次。


  结果,和刚刚一样,他的手指还没能碰到门锁,便被男人一脚踢了出去。


  丁易直接撞上了茶几。


  整个茶几都跟着他重重砸地。


  茶壶碎了,果盘翻了。


  他也摔倒在地。


  怎么办?


  丁易哭了。


  他输不起啊!


  无措之时,他看见了手边的水果刀……


  趁着男人打电话……他是不是可以搏一把?……只要能逃出去。


  这样一想,丁易伸手将刀抓紧在手,藏在了袖中。


  他蓄了下势,猛地起身,再次往门边去。


  果然,身后又有风袭来。


  这次,丁易猛一转身,水果刀闪着冷芒被他刺了出去……


  张辰身手敏捷,一个侧身就避开了要害。他早有防备,这水果刀只是擦着他手臂过去。


  丁易是全力使出这一刀,所以张辰手臂还是瞬间开了口子,有血溢下。


  而丁易的第二刀,也已如约而至……


  到这一刻,张辰眼中已瞬间弥漫了狠意!


  他一直手下留情来着。


  他一直以为丁易只是贪婪,只是下作,只是无耻,却没想到还这样的狠毒和不折手段。


  他生气,愤怒。


  不是为他,而是为杨悦。


  她究竟是嫁了个什么畜生!


  当日杨悦找他跟踪丁易,他只是当做普通的婚外情去帮忙。可越查下去,这丁易越是让他恶心。


  但杨悦说,丁易的龌龊无耻,还远远不止这些。说他的恶和毒,还没显露。


  张辰以为杨悦只是夸大其词。


  但杨悦说,她要做个圈套,问他愿不愿意配合。她要让丁易暴露他的恶毒秉性,利用法律来制裁他!


  所以,一切都是杨悦设的计,让丁易心甘情愿暴露了自己,主动入了局。


  张辰也是按着杨悦的意思,并未对丁易使出全力,反而是在故意逼急了他。


  水果盘是他准备的,水果刀是他放的,丁易,也是他故意推过去有刀的茶几的。他要看看这个人的底线。


  结果,杨悦的推测是真,狗急跳墙,为了不败露,丁易竟是毫不犹豫,没有任何心理挣扎,真就拿了刀凶光毕露刺了来……


  张辰下定决心,哪怕为了杨悦的安全,他也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待。


  这样的禽兽,要是不一口气给他踩死,那她永远都摆脱不了他!所以为了杨悦,他不能手软!


  于是,眼看丁易刺来第二刀,张辰眼中寒芒闪过,整个人气场也是大变。


  他就势一拉,拖着丁易顺势倒地。似乎完全被丁易压制。


  他仰躺在地,丁易正举刀对准了他。


  丁易的刀尖渐渐逼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我出去,我就放过你。”


  “休想!”


  丁易咬着牙,面目狰狞。


  他是个谨慎人,此时此刻,他依旧没想堂而皇之杀人。这种杀人手段太过明目张胆,风险太大。所以他的主要目的还是只在阻止这人拖自己后腿。


  而他之所以敢暴力,是因为他戴着手套,不怕留下指纹。只要顺利离开,他依旧是好汉一条!……


  张辰当然知道丁易并不在取自己性命。只可惜,世人却未必会这么想。


  他眼睛余光瞄了眼天花板角落那盏灯,那里有他亲手装的一个探头。


  他知道,现在探头里拍摄下的,是绝对凶残震撼惊险的一幕——丁易在杀他!而他,被压下边,正奋力挣扎。


  探头在上方,自然拍不到现在丁易看着张辰那渐渐如见了鬼一般,目生恐惧的表情。


  因为从他把黑衣男压在下边,举刀威胁之后,匕首的实际控制权就不在他的手上了——虽然他依旧紧握匕首!


  他在被黑衣男带着走!他是被黑衣男控制在了现在的姿势!


  不是他下方的男人在挣扎,而是现在的他挣脱不开!


  就连刀尖距离下方黑衣男脖子的距离,也是对方在控制!


  他抽不开那把刀!


  为什么!什么意思?


  丁易浑身都在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