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第109章 技术难度

书名: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作者:陈词懒调

  风羿的要求,风乞都认真记下,并没有多问。


  其他人就算心里好奇风羿为什么买摄像头放卧室,也不会问出来。他们现在还处在实习期,跟老板也刚开始相处,不熟悉,所以还是多做事少说话。


  四人离开之后,屋里只剩下风羿和管家。


  风羿想着怎么问管家一些事情。


  不过管家先出声了。


  “您是否有什么困扰?或者,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风羿想了想,说道:“是有一点小变化,我先观察两天。”


  并没有跟管家说太多,他想先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问、怎么回答。


  管家想上去帮他收拾房间,风羿也没让。


  “卧室我自己收拾。”


  趁其他人不在,风羿还有一些问题想问问管家。


  “我姑奶奶留给我的人才只有他们四个?”


  看这取的名字,甲乙丙丁,后面是不是还有其他?


  “以天干为代号的话,有10个呢!”风羿说道。


  “当然风女士当初确实选出了10位,不过您也知道了,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管家神色平静,这些并不是不可以说的。


  风羿明白了。双向选择,就选他有意向,别人未必愿意过来。没条件就没法吸引人才,就算强制叫过来了也留不住。


  单看小丙厨师就知道,这些人才未必缺钱,如果没有足够的条件,没有足够的吸引,他们是不会过来的。


  优秀人才有他们自己的骄傲,风羿当然给予尊重。


  而甲乙丙丁这四位,他们的要求也不高,职业定位上,从某种角度来说,属于基础配置。


  对风羿而言,标配就够了,他又不打算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高端人才他也用不上,强制让人过来也是大材小用,更何况他还强制不了。


  那就各自安好吧。


  风羿打算将后面那些人才都暂时抛开。


  不过想来想去,风羿还是多问了一句,“小戊的职业定位是什么?”


  “私人医生。”管家道。


  风羿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沉默半晌。


  “还是要争取一下的。”


  他要建自己的医疗实验室,得有医疗人才!


  这个太有吸引力了!


  要不然他生病了找谁看去?医院又去不了!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将这个人才拉过来……总得将医疗实验室建好。不然就算将人叫过来也没有用武之地。


  医疗实验室和游泳池这两个目标,风羿将医疗实验室绝对前置。


  还是没钱啊!


  至于小戊之后的人才,风羿没问。他担心问了之后自己眼馋,也没法提供足够的条件将人才吸引过来,徒增压力。


  一步步来吧!


  在此之前各自安好。


  “以天干为名,有什么特殊意义吗?”风羿又问。


  “并无,只选出来了十位,就以天干为名,省事,好记。”管家道。


  风羿:“……行吧。确实好记。”


  “接下来您是否有什么计划?”管家又问。


  “没有。你有什么建议?”


  风羿就算心里有想法也不会说出来,他现在对管家这些人还有些防备。不过现在听管家怎么问了,他也想知道管家还有什么想法。


  “冬季要来了。”管家说道。


  “嗯,然后呢?”


  “您这个冬天可以去阳城过,正好将在那边的房产转给您。”


  风羿记起来了,他姑奶奶还留了一套别墅给他!


  昨天管家就说过这事,只是风羿昨天太困,大脑不在状态,没多留意。


  一想到那套别墅风羿就兴奋了。


  “阳城哪里的房子?”成年之前风羿都是在阳城生活,对那边还算了解。


  “禄海。”管家道。


  风羿:!!!


  风羿端起茶杯又喝了口水。


  平息一下情绪,声音还是明显激动,“阳城禄海?就是很有名的那个,阳城禄海?!”


  “是。”


  风羿深吸一口气。当初他从陆跃他们公司赚2000万的时候,陆跃问他买房想买哪里,风羿说“阳城禄海”,陆跃觉得他在想屁吃。


  风羿其实也只是想一想,他也知道自己买不了。


  但现在!


  他姑奶奶竟然留了一套阳城禄海的房子给他!


  这是什么神仙姑奶奶!


  但同时风羿又不解,他姑奶奶是有自己的孩子的,禄海的房子竟然就这么给他了?


  据他所知,阳城禄海随便一套房,10个亿也不一定能拿下来,更何况那边的房主基本不卖。


  而且,钱都是其次,那代表了一种身份!


  当年阳城禄海炒得最火的时候,没点能耐都留不住房子。现在虽然阳城禄海人气没那么高了,曝光率也少了,但是历史地位在那儿摆着,排行榜上依旧靠前。


  像这种有极大附加值的房产,不留给自己的直系血亲而是留给风羿这个旁系血亲?


  “我姑奶奶在禄海有几套房?”风羿问。


  “一套。”


  “就一套,为什么她会把禄海的房子留给我?”


  “那套房子其他人住不合适。”


  风羿眉梢高挑。


  “不合适?怎么一个不合适法?”


  “您去了自然知道。”


  “你对那边了解吗?有没有视频照片什么的?”


  “并无。风女士买下那套房子之后,在那边住的次数并不多。不过我觉得应当是适合你的。”


  是否适合,风羿没见到,也不知道。不过管家这个建议确实很好。


  阳城的冬天确实比这边暖和,他虽然不需要冬蛰,但是现在刚经过一个进化的拐点,天气暖和的地方确实会更舒服一些。


  还有禄海的房子,他也很好奇,一是禄海的历史光环,二是想看看他姑奶奶给他留下的房子究竟是个什么样,为什么管家会说更适合他居住?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


  因为来这里越冬的小天鹅以及其他候鸟数量增加,瑢城有关部门对钺山南滩湿地及沿河岸区做出调整。


  盯着这一带的人挺多,每天还有天鹅吵闹,说不准还会有天鹅飞到阳台啄门,不够清静。


  有其他选择,暂时离开这里肯定是个好主意。


  风羿在心里计划着,又开始思索他自身的问题。


  等小乙将摄像头买回来,风羿就回到楼上房间里安装摄像头。


  一开始风羿想着将摄像头直接装在昨晚那条痕迹的下面,正对着床头。


  但是又一想,不太安全,要是晚上踢到了呢?


  墙面结构层都能踢伤,那摄像头不是一踢就坏?


  于是风羿又调整了角度,旁边平移偏离一些。


  调完还是觉得不多完美,风羿又将它移到更高处,离地板垂直距离一米八左右。


  果然从更高的地方对着床面拍摄,看得更全面,也不容易被误伤。


  摄像头可以连手机可以云储存,不过风羿只是利用这些功能看了一下它的拍摄画面,方便调整角度。


  放置好摄像头之后,风羿就将摄像头的网断开,摄像头里面插了储存卡,晚上睡觉之前打开就可以了,然后等明天早上起来再查看。


  断网状态下只用储存卡虽然麻烦一些,但是这样更安全。


  设置好摄像头,风羿就去跟几位新员工熟悉熟悉。


  小甲开车他已经了解过了。小乙是个人才,现在工作方面没有什么事情,只当个生活助理太浪费,风羿跟他谈过之后,拨了一笔钱给他打理,该有的证他都有,还有执业理财师经验。


  小乙的佣金比较高,但是,只要有与之匹配的能力,风羿不介意高佣金。


  当然,风羿也问了小乙,他这样的人才,为什么会选择来自己这里?不觉得委屈吗?


  对此,小乙助理并不觉得委屈,“这是一种投资,我认为这会超过我所有其他投资,给我更好的回报。”


  小丙负责早中晚餐,厨艺确实不错,吃得多了风羿还可以点餐。


  至于小丁,陪着风羿打了两小时的电子游戏,又去小区的羽毛球场打了一小时的羽毛球。


  老板和员工都平静地适应了第一天。


  晚上,风羿睡觉之前打开了摄像头。


  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酝酿了一个小时还没睡着,直到熟悉的困倦感来袭,风羿才陷入沉睡。


  这天晚上他又做了与昨天差不多的梦。


  他又梦到了一条蛇在转圈追它的尾巴,但是不管怎么追还是差一点点,风羿看着干着急。就差那么一点点。


  这么追是追不上的!


  绕的圈小一点不就能追到尾巴了吗?!


  蠢!!!


  绕的圈儿这么大,身体又不够长,跑再快也追不到尾巴啊!


  风羿在梦里给那条蛇出谋划策,但是那条蛇就是听不见似的,继续这么转圈,也一直就差那么一点点。


  凌晨两点左右。


  咔嗙!


  坚硬物被拍碎的声音从二楼响起。


  房间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墙面结构层受损,声音传到了楼下。


  睡在楼下房间的四人睁眼。他们对声音的敏感度比寻常人高。


  昨晚上也有动静,他们也不知道这正不正常,先去问了管家。不过管家说“莫慌,他只是做梦了”,所以他们也没上去瞧,白天也没表露什么。


  做梦嘛,正常,不就是动静大了点,习惯就好。


  但是今晚,这动静更大了,好像还打碎什么了。


  属于他们四人的【四大护法】群——


  【护法丙】:羿少的房间又响了!动静比昨天还大!


  【护法丁】:肯定又做梦了!是不是白天打游戏打球都没打尽兴?


  【护法甲】:好奇羿少做梦梦到了什么,这动静,是做的噩梦吧?


  【护法丁】:那我们现在是去表示一下员工的关怀?还是装作不知道继续睡?


  【护法乙】:继续睡吧。管家不是说最近晚上可能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声响?


  【护法丙】:太可怜了!我明天调整一下菜单,多做些安神补脑的。


  屋内再次安静下来,二楼也没了动静。


  天亮以后。


  风羿醒的时候,脑子里还在转圈,等梦里那些画面渐渐消失,意识也清醒了。


  打了个哈欠,风羿记起了重要事情。


  先盯着对着床的那面墙。


  墙上又多出一道痕迹,不过位置不在昨天那道附近,而是放置摄像头的地方。墙面结构层也刮得更深。


  这些都先抛到一边,摄像头呢?


  我安装在那里的,那么大一个摄像头呢?


  怎么连墙皮都没了?!!


  风羿赶忙起身去看。


  昨天刚买的,崭新的摄像头,现在只剩下地板上散落的一个个碎块。


  风羿提了提有些下滑的睡裤,快步走到那边,蹲身在那些碎块里面寻找储存卡。


  幸运的是,储存卡看上去还算完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读取。


  电脑拿出来,风羿将储存卡放进读卡器,插入电脑。


  能读取。


  风羿舒了口气,又有些忐忑。点开储存卡里面拍摄的视频。


  夜间拍摄的画面比较清晰,风羿看了看时长,缓缓拉动进度条,眼睛盯着屏幕上画面的变动。


  他晚上睡相是不太好,左右滚来滚去,还踢被子。


  风羿发誓他以前不这样的!


  一定是进化带来的副作用!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风羿紧紧盯着屏幕。


  当进度条快拉到末尾的时候,画面突然开始变白。起初画面模糊,像是起了雾似的,到最后完全是一片白色,什么都看不见,然后咔一下,就没了。视频只拍到这里,那时候摄像头已经被打掉了。


  风羿看了看最后拍摄画面的时间,凌晨两点多。


  也就是说,墙面上这个新增的刮痕,是凌晨两点左右造成的。


  不仅刮了墙面,还打碎了墙上的摄像头!这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检查脚后跟。跟昨天一样,脚后跟也沾着墙面漆的粉末。


  风羿抹了把脸,又查看室内空气湿度数据,变化不大,在凌晨两点左右的时候确实有波动,湿度略有上升,但涨幅不大,在室内空气调节系统的工作下,也算稳定。屋内也没有明显的受潮迹象。


  这就是说,镜头画面中那些遮挡的白色,并不是雾气。


  风羿将摄像画面回放,尤其是最后那一段,从画面变白那时候开始。画面刚开始变白时,虽然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到拍摄物的。


  比如踢被子。


  风羿盯着仿佛被一层白雾遮挡的画面,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他这踢被子也踢得太有技术难度了!


  怎么就感觉,踢被子的,不是脚呢?